日升家园目录

非职业半仙 34.城隍借兵

时间:2018-04-23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

    别说谢灵涯,施长悬都没听过阴兵能开飞机的,这简直滑稽。

    要是仔仔细细掰扯一下,理论应该是这样:

    在丧葬之礼中,古代的有钱人大多陪葬真正的钱币、器物,以便在死后享有。平民只能凿纸为冥币,糊纸房子,但肯定不如真东西,所以经常有鬼魂托梦,告诉家人自己过得不好,多烧些东西下来的故事。

    这纸糊的,到了阴间它能用,持久度也没那么高,消耗得很快。

    试想一下,纸房子且如此,纸糊的战斗机,你就是真做出来烧过去了,能开几分钟?

    当然,认真掰扯这些都没用,阴兵的战斗方式和人根本就不一样,人得开飞机上天,阴兵还用飞么,人要炮火,阴兵用自己的法术就行了——只要不像秦立民似的,学个什么鬼拜灯的法术,还只能拜油灯。

    小量看他俩不说话,还美呢,以为是被自己给吓到了。

    “你……多看书吧。”谢灵涯想了半天,说了这么一句话,但凡是多看点道教方面的书,也不会相信阴兵能开战斗机了。

    小量却哼道:“我高中毕业了!”

    谢灵涯:“……”

    这时候赵大师已经画好了符,脚下生风,比着剑指蹚嘡往二楼走。

    朱老爷子的房间在上头,朱先生赶紧跟在后面,别看赵大师也有点年纪了,但朱先生还真跟不上。

    朱女士一看,也赶集跟上去。

    “你们要来见证奇迹吗?”小量一笑,从容迈步。

    谢灵涯:“……”

    不过在下面待着也是待着,谢灵涯和施长悬一起上去了,他刚刚打开了阴眼,上了二楼后,先看到的不是赵大师或者朱老爷子,而是一屋子的鬼魂,挤得满满当当。

    他本来想进去,一下停在门口,这也太挤了。

    朱老爷子躺在床上,眉头紧皱,身上也压着许多鬼魂,这些鬼魂轮流在他身上作怪。

    赵大师毫无所察,坐在床边把朱老爷子托起来,把符塞进他衣服里,然后剑指在身上画符,念咒。

    朱先生和朱女士都站在床边目不转睛地看着老爷子的脸,忽然不知自己身处鬼魂堆中。

    过了一会儿,朱老爷子还真的艰难地睁开了眼,动了动身体。

    小量得意地看过来一眼。

    但他们的目光被赵大师画符的动作吸引过去了,谢灵涯却看得明白,赵大师扶着朱老爷子背的时候,一手画符另一手在背上、脖子上按了好几下。

    朱老爷子只是昏睡时间越来越长,并没有完全昏迷,谢灵涯知道赵大师根本召不来阴兵,他觉得赵大师与其说会法术,不如说懂那么点中医,按了朱老爷子的穴位刺激他醒来。

    “老大,老二啊……”朱老爷子喊了一声。

    两人都冲上去,“爸爸,爸爸你没事了吧?”

    “我觉得……好重。”朱老爷子说罢,喘了几口,又闭上眼睛了。

    赵大师淡定地松开他,说道:“朱老爷子被阴魂缠身太久,虽然我已经把那些阴兵收服,还给老爷子放了灵符,但还是只苏醒了片刻,需要好生调养。放心吧,已经没有大碍了。”

    朱先生还真深信不疑。说来好笑,他们以前请的大师真的有点本事,只是没斗过而已,还吐了血。这个赵大师因为什么都没做,反而没事,又把朱老爷子给叫醒一会儿,让朱先生倒觉得他是最厉害的。

    赵大师拍拍袖子,“我明日还要前往省城为人驱邪,就不多留了。”

    “我送送大师!”朱先生说道。

    “等等,我爸爸还没醒呢。”朱女士却叫住了他们,她之前也是半信半疑,而且性格比较直,没想那么多弯弯绕绕,别说醒一会儿,可不得等完全好了么。

    “你没听赵大师说么,已经没事了,剩下的就是调养!”朱先生嚷道。

    “没事了怎么不醒啊?”朱女士柳眉倒竖。

    “……”朱先生被她绕得一下无语,“你简直就是无理取闹,你来,你请的人能让爸爸立刻好么?”

    “来就来啊!”朱女士立刻吼了回去。

    她吼完才想到自己好像没问谢灵涯,但是想想唐启说的那么厉害,又多了点自信,咳了两声道:“谢老师,那你二位来吧?”

    谢灵涯点头,“可以啊,那我在这层楼设坛吧。”

    “行,那就看看呗!”朱先生凶巴巴地道,随即对赵大师和颜悦色地说,“那就不好意思,请你多等一下了,待会儿我派车送大师回去。”

    赵大师也不怕,他觉得那俩年轻人多半和自己一样是江湖……人士。

    他这边都做好准备了,他那符上动了手脚,明天他去省城,要是之后这老爷子没好,朱先生找他。他就会让朱先生把符拆开看,然后说有人破他的法,朱先生家有内鬼。

    想着,赵大师非常自然地带着小量在一旁坐下。

    “谢老师,施道长,你们能不能也请那个什么兵马?”朱女士说道,“总得以牙还牙啊!”

    她一则是因为有法师说过父亲就是被人请鬼缠身,二则刚才赵大师他们也是请的阴兵,心里有些想较劲,才有此一问。

    谢灵涯和施长悬一时沉默了。

    谢灵涯是不会,但施长悬是会的,虽然并非他家族擅长的术法,他平时也不供养阴兵,但总是通晓的。

    那个房间确实有很多鬼魂,常人可能觉得,请一堆阴兵来对打听起来比较有胜算。

    但他们不知道如何和朱女士解释,请阴兵对打还得花费老半天,等他们打完,要是直接让谢灵涯提剑上去一顿暴力碾压,那要快多了……

    朱女士话都说出来了,才不想让人看笑话,她小声道:“要是有困难,我再加十万。”

    谢灵涯:“咳咳,没有,没问题。”

    他想想算了,既然朱女士有要求,就尽量满足呗。

    谢灵涯和施长悬在旁边商量了一下,俩人怎么分工,设坛当然是施长悬来。

    这时施长悬却听商陆神在耳边说:“请神祝将,灵涯设坛。”

    谢灵涯看施长悬迟疑了一下,“怎么?”

    施长悬便小声告诉他,商陆神希望他来设坛。这应该也是商陆神的预测,可能比起施长悬设坛,谢灵涯来会比较好一些。

    谢灵涯不禁道:“可我不会啊!”

    施长悬:“……”

    谢灵涯:“……”

    ……

    小量坐在师父旁边,一个劲看那俩人。

    他们摆好了法案,但没有立刻开始做法,而是由其中一人在给另一个人小声讲些什么,另一个人一边听一边比划动作,嘴巴微微动,仿佛在默背一般。

    小量忍不住说道:“你们是不是现学来着?”

    这句话算是问出大家心里的疑惑了,其实连朱女士也有点发愣,一开始还以为准备工作,但准备了那么久,看着真的像在临场学习……

    谢灵涯一听,立刻反驳道:“我不是,我没有,我们商量战术呢!”

    小量无语地道:“怎么可能啊,商量战术要那么久,你其实根本就不会吧。”

    谢灵涯理直气壮地道:“没有金刚钻,我们能揽这个瓷器活吗?你的阴兵可以开战斗机,我们就不能排兵布阵了吗?”

    小量:“……”

    其他人一想,这前半句也有点道理,虽然他们磨磨蹭蹭,但要真什么都不会上去做法,也不怕被打出去啊。

    谢灵涯赶紧一转头:“还有几段,我抓紧背完。”

    施长悬:“……”

    .

    谢灵涯准备妥当,开坛请兵马。

    “一炷真香达八荒,祈祷威灵赴坛场!”谢灵涯步踏天罡,手捏法诀,神色比之刚才要严肃多了。

    叫小量惊讶的是,看上去气场竟然不比他师父差多少。

    就连赵大师也在心中暗道,没想到这小子年纪轻轻,竟然也是个老江湖了。

    他干这行这么多年,遇到的同行多了去了,只要一开口,一设坛,他就能从举手投足里看出来,这个人是什么身价。

    而看这个年轻人的气势就知道,是能唬住主顾的,难怪敢接下这个活儿。

    谢灵涯哪知道自己被赵大师和骗子相提并论,他正在诵念长篇祷词,手中拿着法剑,起坛招将。

    此时外面已是一片浓黑夜色,随着谢灵涯一声“恭对威灵”,整个室内温度竟然猛地降了好几度一般,众人露在外头的皮肤更是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这个异状,是刚才赵大师做法时没有发生的,他自己都有些疑惑了,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这人在朱家内部还有人配合?

    他们这些人行走江湖,骗术多得是,一些障眼法更是不用说,还有那种从古到今传下来的手艺,世代行骗。

    《抱阳笔记》里就记载过一些,历代师祖游历的时候,也没少见骗子,也琢磨出来可能是什么方法。

    像什么请仙姑下凡,其实就是请了用绳技在空中动作,黑色的绳子在夜晚看不见,与人之间再放上一些遮挡,比如帐幔之类的。让仙姑在上头晃一圈,然后找种种借口,临时离开而不是下来。

    这种都属于比较大型的骗术了,需要配合、布置。所以那时候内部也有种说法,脑子够活的去做了法师,脑子不够活的,上街卖艺杂耍。这两者有些手法,实在是相通的。

    当然,像那种骗术在今时今日不好时了,还有一些也被科学戳破,不过骗子们的技巧也会随着时代进步。

    现在遇到温度降低的情况,赵大师第一个念头就是,谢灵涯他们的团体里还有其他人,或者是买通了朱家的雇工之类。

    谢灵涯却是眺望了一下,看自己招到了多少阴兵。

    这时,窗口处飘进来一名男子,穿着一身古代制式的衣服,进来后张望了两眼,看到谢灵涯,就飘了过来。

    谢灵涯又看了看他身后,失望地说:“就你一个啊?”

    谢灵涯对着一个空地说话,本来是挺恐怖的事情,但他说“就你一个”,大家就无语了。

    什么情况,赵大师麾下还有百万阴兵,刚才自称也调了十万过来,你就请一个会不会太简陋了?

    谢灵涯也是第一次征召阴兵,没想到竟难得地遇上了挫折。

    那鬼脸上也露出一抹尴尬,随即对谢灵涯一拱手,“小人张三,乃是杻阳城隍庙一名力士,听令特来恭候谢老师调遣。”

    谢灵涯一时乐了,“你还知道大家叫我谢老师。”

    张三:“……”

    施长悬听到那鬼自报身份时,目中就流露出惊讶,这时咳嗽一声。

    谢灵涯回过神来,一想重点好像是有些错了,又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原来是城隍庙的力士。”那一个鬼也足足够用了。

    朱女士忍不住道:“城隍庙的?施道长,这是把阴间的公务员请来了吗?”

    妈的,她心想,把大哥比下去了,太有排面了!

    小量愣愣回头看他师父,赵大师则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觉得这孩子年纪不大,江湖倒老,吹得一套一套的,还城隍庙的力士。

    前面说过,这兵马有自己养的,有现借的,现借的里头呢,又要分借周围的孤魂野鬼前来听命,或是借阴庙中的兵马。

    城隍属于阴间的地方官,属于地方守护神,对应阳间的都府州县,也就是今时今日的县长、市长等职。和人间一样,一层一级往上,分管一县一省的都是各个品级的城隍。

    城隍通常是当地去世的英灵担当,他们手里还有些“公务员”名额,也就是所谓的神夫力士,可以从孤魂野鬼中择优录取。这些鬼有了差事,就不再流离失所,也算是城隍爷的好心。

    但是借阴庙兵马,比起借孤魂野鬼难度就大上很多了。一则是在城隍那里要有面子,二则自身能力要够,这些鬼能入职,可是从众多野鬼中百里挑一、万里挑一的。

    而用赵大师的话来说,就是法师的戏也得比借一般兵马要足!

    看看这年轻人,戏就很不错,仿佛他眼前真的站了个鬼似的。

    谢灵涯对张三道:“事情是这样的,这宅子的主人朱鼎峰老爷子,遭人陷害,谴阴魂纠缠于他,我受主家所托,驱逐阴魂。”

    张三立刻了然地道:“此事就包在小人身上了,我即刻将这些阴魂锁了,带去关押几日,留一个给谢老师审问。”

    谢灵涯一乐,不愧是当过差的,真会办事啊,“行。”

    嗯,这段差了点,这段差了点,和阴庙兵马交流,怎么能说大白话呢,要文言一点,主家才会相信啊。赵大师虽然还没破解温度怎么降低的,但总算找到一个破绽,在心中感慨,年轻人到底还是年轻人。

    这时,张三飘往房间,竟是带起了一阵阴风。他作为一个城隍庙的正式员工,力量比起那些孤魂野鬼不知道大上多少。

    这阴风一刮,众人又齐齐一个激灵,寒毛倒竖。

    这比单纯温度下降要可怕多了,因为这层窗子并没有打开啊,哪来的风?

    赵大师都脸色一白,呆愣在当场。

    谢灵涯走到房间门口去看,朱女士等人也赶紧跟上,本来想踏进房间,却看谢灵涯不进去,朱先生想到这人之前好像也没进去,就问了一句,因为刚才的事情语气还好了很多,“那个,老师你怎么不进去啊?”

    谢灵涯:“不了,里面太挤。”

    众人顿时一阵恶寒。

    谢灵涯看到张三手里拿着一个令牌,轻而易举地就把鬼魂一个个拨开锁起来。这个估计是从城隍爷处得来的,应该也是城隍庙公务员的好处之一。

    张三把鬼魂悉数锁起来,只留下一个,押到谢灵涯面前,然后又抱拳行礼:“幸不辱命。”

    “多谢力士。”谢灵涯又回到坛前,烧了些提前准备好的元宝冥币酬谢张三。

    张三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这怎么好意思呢,我是听令行事,哪好再拿谢老师的钱。”

    施长悬则第二次有些惊讶,头次征召就借来阴庙力士还好说,谢灵涯天赋如此,他都要习惯了,但他从未听说神夫力士还有推拒好处的。

    大型法会上请神夫力士前来,比如中元节帮忙管理鬼群,都要烧纸备酒酬谢,是理所当然,什么时候人家和你客气过了。

    谢灵涯哪知道那么多,一把把地烧,把准备好的全烧了:“请你帮忙,这是理所当然的,不拿我才是要不好意思了。”

    他心想,反正也便宜,三千个元宝也才二三十块,这里拢共不要一百块钱……

    张三于是羞涩地收下了冥币,又道:“那便却之不恭了,不耽误谢老师办事,对了,老爷让我代他和您问个好。”

    谢灵涯笑着笑着愣住了,“老爷?谁啊?”

    张三:“……老爷啊,城隍老爷。”

    谢灵涯瞪大眼睛,“他老人家跟我问好做什么?”

    张三也一头雾水,不是,问他,他还想知道呢,他以为谢老师和城隍爷有交情,所以才毕恭毕敬,心中还想这位挺客气的。谁知道临了,问他老爷是谁。

    “这……我也不清楚,只是依令行事。”张三小心答道。他一个小小力士,老爷怎么会和他说那么多。

    咦,难道是祖师爷知道我要借兵马,特意给我打了招呼?大家都是神,说不定祖师爷和城隍爷有交情,让他照顾家里小辈呢,毕竟我应该是祖师爷最优秀的后辈。

    谢灵涯满腹怀疑,勉强想到一个解释,但也只能暂时按下这问题,“那您先回吧。”

    谢灵涯送走张三,这回一阵更大的风在屋内刮起,张三拖着一长串的鬼离开。

    他们前脚刚走,后脚房间内便传来声响,过了几秒,朱老爷子竟是穿着拖鞋,自个儿走出来了!

    “爸爸!”朱女士和朱先生齐齐惊叫,迎上去想要扶朱老爷子,朱老爷子却挥手说自己可以,他们真是彻底服气了。

    赵大师坐在一旁,四肢发麻,瞪着眼睛,竟是一个字说不出来。

    他的徒弟小量更是一脸懵逼,仍然沉浸在难以置信之中。

    ……

    赵大师就是再不要脸,也不能甚至不敢起来说朱老爷子醒来,有他的功劳了,他哪敢和谢灵涯去抢了,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赶紧走。

    赵大师勉强保持镇定地道:“恭喜老爷子,既然您醒来了,我就放心离开了,明天还有事。”

    朱老爷子刚醒,什么也不知道,连刚才短暂醒过也不记得了,还茫然地说:“多谢,那就不送了。”

    朱先生则黑了黑脸,只咬牙切齿说了俩字:“不送。”

    钱是别想拿了,赵大师灰溜溜地收拾东西往外走,小量还傻傻站在那儿,他小声喊了一句:“还愣在那里干什么?”

    小量当然没法留下来,理智上他已经知道赵大师没本事了,但心情仍是一时无法接受,深一脚浅一脚地跟着往外走,出门前还下意识可怜兮兮地看了谢灵涯一眼。

    谢灵涯没有注意到,他把张三特意剩下那鬼提起来了,逼问他做法的人在何处。

    这些鬼是要先到坛前集合听调令的,所以他肯定知道法坛设在哪里,此时忙不迭道:“我说,我说,别打我。”

    朱老爷子在儿女的解释下,知道谢灵涯才是救他的人,这时也气急败坏地道:“我倒要看看是谁害我。”

    他连日来一天比一天精神要差,身上像被巨石压着一样,直到刚才,半梦半醒之间好像听到锁链的声音,然后便猛然惊醒了。

    在那鬼魂的带领下,他们追踪到了不远处一个公寓,朱先生直接暴力地让人把门给开了,进去后就发现有法案等物品,沙发上还坐着一个中年男子,嘴角有血,动弹不得,眼睁睁看他们进来。这显然是因为阴兵全都被锁走,遭到法术反噬了。

    朱女士冲上去抓他脸:“谁让你害我爸爸的——”

    谢灵涯知道这多半就是做法的人了,那人又没法动,一下被朱女士抓的脸都花了,嚎叫道:“我只是拿钱办事啊,你别抓了我告诉你!”

    朱女士一逼问之下,那人说了个名字,她和朱先生对视一眼,都一脸骇然,头一次没有吵架,而是默契地警告:“你最好不是说谎。”

    中年男子捂着脸,“我没有,他每隔段时间都要联系我问情况的,你们可以等等。”

    谢灵涯听了,知道幕后主使的人多半朱女士认识,说不定还关系匪浅,朱老爷子那么有钱,身边有些别有用心的人也不意外。朱女士兄妹讳莫如深,他也不会探听别人家事,只做好自己的分内事就行。

    这时施长悬却忽然拿着一物过来,冷然道:“这是从拿得来的?”

    谢灵涯一看,施长悬手里拿的是几张符,好像从旁边的法案上拿的,他仔细一看,符箓上有些红色的方印图章,形状极为眼熟。

    只是片刻,谢灵涯就想起来了,这不是阳平治都功印的印章么?

    谢灵涯一下生龙活虎了,从朱女士手里抢过那人的领子,恶狠狠问道:“谁!谁给你的!人现在在哪?”

    他和施长悬都不认为是这人拿了都功印,能偷走都功印的人能这么挫,就请那么一点孤魂野鬼,还这么容易被他们抓住?

    但这人和都功印有联系是肯定的,现在他在谢灵涯眼里,头顶就像标着一百万。

    中年男子战战兢兢道:“一个萍水相逢的朋友给我的啊,我也不知道在哪,我们就上周在薄山见过一面,他看我在画招鬼符,就说帮我印一下。”

    他竟是不知道这符上印的是阳平治都功印,看来是个民间法师,否则不会知道道协内都翻天了。谢灵涯松开他的领子。

    薄山,这人还在鹊山省内!

    不过上周,现在不知道还在不在了……举报拿一百万肯定不能是过期消息啊。谢灵涯有点失望,又想也许薄山能查到一些线索呢。

    施长悬则问道:“拿印的人长什么样?”

    中年男子回忆了一下:“三四十岁的样子,没胡子,老带着帽子看不清眼睛……对了,他帽子上有个和你衣服上一样的柳灵童。”

    谢灵涯和施长悬同时想到,他们从湘阴回来时,曾在高铁站偶遇一个戴着帽子的人,身上有只柳灵童。这世上养柳灵童的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会不会那么巧,他们见到的是同一个人?

    而且,谢灵涯记得那天他随意看了一眼,那人上的车就是开往省城的。之后不久,省博物馆的都功印就失窃了。

    两人正陷入沉思之际,商陆神却是勃然大怒:“哪里一样了?哪里一样了!一个柳木一个商陆,而且它哪有我可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