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非职业半仙 30.度狐

时间:2018-04-23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

    谢灵涯感觉到施长悬也走过来了,两人对视一眼,他把唐启僵硬的头转了一下,不再对着窗外,然后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唐启表情十分僵硬,又透着一些疑惑。

    谢灵涯小声道:“狐戴髑髅拜月,是在修行,不要打扰。”

    看来那几个头盖骨就是被它们拿走的,唐启还以为是附近村的大胆小孩。

    传说狐狸经过修行,能够从狐身化成人身,还能修成正果,民间历来就有供奉狐仙的风俗。尤其唐初以后,此风盛行,大小村落里都有祭祀狐仙的。

    有民间传说,狐狸戴着髑髅拜月,髑髅不坠,就可以化为人形。但化人条件当然不可能这么简单,戴着髑髅拜月就够了。其实,那是修炼到最后了。

    人之所以是万物之灵,因为人的头脑、思想。狐狸也具有一定的智慧,所以比其他动物更容易成精。不过这种智慧也是相较其他动物,比起人还是差远了。

    于是,狐狸头顶着人的髑髅,以期获得人的思维,这个部位是人生前主魂所在。

    这几只狐狸可能是有一定灵性,所以知道偷髑髅来修行。谢灵涯让唐启不要作声,是怕打扰了狐狸修行,它们心中记恨。

    唐启小鸡啄米一样点头,又想继续往外看,又不太敢,因为谢灵涯没解释全,他想的尽是没想到世上还真有狐狸精,它们会不会来抓我的天灵盖啊。

    “那现在怎么办啊……”唐启又小声说,“今晚还办法事吗?”

    谢灵涯也犯难了,这头盖骨是出现了,但是在狐狸手里,谁知道狐狸还不还回来了,他不禁问施长悬:“它们听得懂人话吗?我只会和鬼交流啊。”

    唐启:“……”

    施长悬:“如果是老狐,可能听得懂。”

    谢灵涯赶紧开始穿衣服,他想出去守着,想办法把头盖骨要回来。狐狸借头盖骨修行可以,这算是它们的本能吧,但无意中害得别人尸骨不全了。

    唐启哪敢一个人留在这里,赶紧也穿好衣服,跟着出去。

    谢灵涯绕到房子旁边,上矮崖可没有大路,得爬,但一动就会打扰到狐狸了,让人很犯难。

    这时,有两只狐狸把头盖骨拿了下来,叼在嘴里,又碰了碰旁边那只小一点的狐狸,小狐狸如梦初醒一般,也照样取下头盖骨。再看天上,难怪,月亮已经躲进乌云里了。

    眼看三只狐狸要带着头盖骨钻回林子里,谢灵涯急了,喊道:“等等,骨头还我啊!”

    三只狐狸一听到声音,却是毫不犹豫地蹿进了草木中,无影无踪。

    谢灵涯:“……好像确实听不懂人话。”

    就算听得懂,可能也不会理他吧。

    谢灵涯很郁闷,“这怎么找得到啊,施道长,有没有什么符可以用?”

    古代进山是寻常事,所以道家中也有很多可在山里用的符箓。他们又不是打猎的,隔着那么远能把狐狸捉住。

    唐启也很郁闷,“不会本来啥事儿也没有,狐狸偷了头盖骨,那些‘好兄弟’反而因为尸骨不全闹起来吧?”

    施长悬想了片刻道:“那几只狐狸看起来有些灵性,试试说《常清静经》把它们唤过来吧。”

    “这样?”谢灵涯琢磨了一会儿,“确实可以试试。”

    唐启不明白了,“什么意思?”

    ……

    唐启跟着谢灵涯他们俩,气喘吁吁地爬到了矮崖上,然后看到谢灵涯席地而坐,把手机拿出来,对着手机上的字念道:“老君曰: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

    这是《太上老君常清静经》,谢灵涯之前在刘伯合讲经时记下了,但为防错漏,还是谨慎地用手机搜出来照着念。

    唐启一听也知道是道家经典,但他不知道为什么施长悬和谢灵涯说念这个能把狐狸唤过来,但今晚已经发生过令他各种惊吓不解的事情了,也不急着现在就要解释,所以他索性一屁股也坐在一旁的石头上,手撑着膝盖看谢灵涯“表演”。

    不过听着听着,唐启还真听出几分滋味,虽然听不懂其中意思。谢灵涯声音清越,在林中念经更有种空静之感,速度不疾不徐,带着奇异的节奏韵律,令人不知不觉也心平气和了。

    《常清静经》不过几百字而已,没几分钟就能读完。谢灵涯反复诵读,在他读到第七遍的时候,听入神的唐启,忽然听到后方草丛里悉悉梭梭的声音,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侧头去看,草丛缝隙里有几个绿点儿。

    唐启惊了,这是反光的狐狸眼睛啊,什么情况,狐狸还真来了!

    他心道我去,难道是来听念经的,这狐狸是真的成精了吧?

    谢灵涯也看到了那几双眼睛,不过他并未停下来,念完这第七遍后,又开口解释:“道,先天地而不见其始,后天地而不见其终。无形无状,无物不是道,无物是道。所以说大道无形……”

    原本蹲在大约□□米外草丛里,警惕听着的三只狐狸,这会儿竟是钻出了草丛,一步一步靠近了谢灵涯的方向,不过那三个头盖骨却不见踪影。

    月亮再次从云中露出来,加上不远处的灯光,可以看到它们土黄色的皮毛和棕黄色的眼睛,不时转动着,防备一旁的人。

    谢灵涯不动声色,解释完一遍后,三只狐狸距离他只有两米了,大眼瞪小眼。

    谢灵涯慢慢伸出手来:“还我。”

    小狐狸在大狐狸怀里扭动了一下,磨蹭着脑袋,斜着眼睛看谢灵涯,兀自撒娇,大狐狸则舔着小狐狸的被毛。

    谢灵涯很气,“听经就会听,让还东西就听不懂啦?”

    ——之前刘伯合教抱阳观的居士们学习经典时就提到了,经文一定不能念错,私下熟练了才能公开诵习,否则伤人伤己。与之相对,念对了,就是度人度己了。

    道家说诵经获福无量,一个人诵经,不止度人,度己,还能度十类万灵,路过的生灵都跟着沾光。如果里头有灵性的,更是能听经悟性。

    施长悬和谢灵涯就是想,这狐狸都会拜月了,想必有一定灵性,就试试在这里念经,它们听到了,如果有心沾这个光,自然会出现。

    且听经悟性,比起戴髑髅拜月修炼,也一点也不逊色,且谢灵涯先前念经,看它们躲在草丛里,就又讲解了一遍。

    玄门以道、经、师为三宝,道无经不传,经无师不明。不是人人都有谢灵涯这样的领悟力,经典口口相传,秘诀出师口,入徒耳。因此,这就更难得了。

    谢灵涯便想可以借机让狐狸把头盖骨还来,就当做个交易。这样也不用使用暴力,狐好,尸好,大家好。

    而这几只狐狸也的确出来了,不过它们悟到什么没有谢灵涯不知道,装傻谢灵涯倒是看出来了。

    施长悬看看,却是道:“应该是还要东西换吧,事先没有约定好听经就还髑髅。”

    谢灵涯:“……”

    ……谢灵涯觉得自己把它们想得太甜了,要么就是他太甜了。按照谢灵涯看过的传说故事,这动物听什么道士、高僧讲经,都会自觉奉献一点什么,狐狸们倒是会算账,一码归一码。

    没办法,谢灵涯只好让唐启去拿些吃的来。

    唐启原本远远看着狐狸顶头盖骨拜月,心里很害怕,但也不知道是刚才谢灵涯念经的作用,还是这些狐狸耍赖导致的,现在已经没什么畏惧了。

    他也不好再把其他人扯进来,免得把野狐吓走了,自个儿拿了矿泉水、两个海碗还有一些肉过来。

    谢灵涯把矿泉水拧开,倒进碗里,两个碗放在面前。

    狐狸们蹲着看他倒好了水,便施施然走过来,埋头先舔了几口水。那小狐狸更是半张脸都扎了进去,一甩脑袋,又在旁边的碗里咬住了一块鸡肉。

    两只大狐狸等小狐狸嚼了一会儿后,才各自迫不及待地扒了一块肉,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唐启不禁道:“它们能变成人吗?”

    就跟故事里的狐狸精似的,变个大美女。

    “应该不行,这不还在修炼么。”谢灵涯说道,目前来说,它们应该还在开启了智慧这一步吧。

    毕竟这年头,野生动物修行不容易啊!

    山林面积减少,栖息的地方都少了,到处都是人,这几个小家伙,看这吃相,平时怕是吃都不一定吃得饱。

    “吃饱了东西得还给我啊,”谢灵涯在旁边碎碎念,他怕狐狸太精了,又不认账,“别以为你们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就能耍赖了……”

    唐启&施长悬:“……”

    三只狐狸把肉吃了个精光,肚子都鼓了起来,又喝矿泉水,把身上的皮毛舔得油光发亮,如此吃饱喝足了,大狐狸才用脑袋顶了顶小狐狸。

    小狐狸叫了几声,往草丛里走,一步一回头。

    大狐狸催促地叫了一声,小狐狸便一下蹿出去了。

    谢灵涯也是手贱,在后头撸了一下大狐狸的尾巴,这狐狸长得和狗有那么点相似,但尾巴大而蓬松,他从上撸到下。

    狐狸一下回过头来,谢灵涯早已把手收回去,无辜地看着它。

    大狐狸慢慢把尾巴搂到身前舔了舔,眼中带着些许“狐疑”。

    施长悬在旁边看到这一幕,眼中不禁带上一丝笑意,不过夜色中谁也没发现。

    过了大约三四分钟,小狐狸才回来,它慢慢悠悠地从草丛里钻出来,头上顶着三块叠在一起的头盖骨,把耳朵都压得向两边塌下,大概是怕掉下来。

    走到谢灵涯面前后,小狐狸才一低头,三块头盖骨便从它头上滑了下来,然后对谢灵涯叫唤了几声。

    谢灵涯看小狐狸棕黄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盯着自己看,有心摸一下它的脑袋吧,又想到那上头刚刚盖过骨头,然而面对小狐狸纯真的眼神,他只好退而求其次,伸手在小狐狸脖子上搂几下。

    谢灵涯的手刚碰到小狐狸的脖子呢,它就顺势一滚,躺在地上四脚朝天。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要碰瓷。”谢灵涯不禁说了一句,然后从善如流地在小狐狸肚子上又搂了几下。

    两只大狐狸倒也不担心,兀自在一旁互相梳理毛发。

    唐启真不是什么热爱小动物的人,但此时看到这一幕,竟也有些心痒痒。

    这就是三只野狐狸,毛色也不漂亮,甚至玩儿髑髅,但是唐启眼睁睁看到它们从充满警惕,到试探着靠近,再到亲近地躺下来,这个过程让他莫名的心情好。

    唐启也小心地蹲在旁边,两只大狐狸立刻盯着他,但是看到唐启只是伸手摸了一下小狐狸的背,就没管他了。

    “还挺滑。”唐启说道,“我都不知道该不该叫它们以后常来了。”

    谢灵涯:“来了再把人给吓着。”

    “我就是这么想的。”唐启也就是表达那么一个愿望,不管为了人还是为了狐狸,它们都最好往偏了走。

    时间接近子时,两只大狐狸梳理好了毛发,唤了小狐狸一声,它就从唐启和谢灵涯手里一下翻身起来,跟在父母身后,拖着毛茸茸的尾巴,一起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

    谢灵涯用符纸把三块头盖骨包了一下,拿了回去,给尸骨拼好了。

    老汪说:“我刚想说呢,去村里的人问过一圈了,都说没拿。你们这是哪儿找到的?”

    谢灵涯看看唐启,自个儿没说话。

    唐启也没打算说出自己见到狐狸精(虽然水平一般)了,免得传出去人心惶惶,胡说道:“怕是野狗叼走的吧,我洗澡时看到后头白白的,过去一看不就是那几块头盖骨。”

    老汪也没想那么多,“这样啊,那好在捡回来了。”

    这时间也到了,施长悬结坛做法,谢灵涯也把要用的净坛符、破秽符等等拿出来,他之前还画了一整套的太上秘法镇宅灵符。

    这一套符足足共有七十二张,分别能够招金银入宅、厌除恶鬼、厌除疾病之灾、厌除山精树魅等等。据说,这一套符,能够镇宅十年、使主家大富贵二十年,灾祸不生,扫除精怪,永镇门庭。

    古时候这套符流传很广,灵验多次,最显赫的是据说某朝帝王家也用过这套符。

    到了半夜两点多,一场法事才算做完。

    之前温泉泡到一半,就被狐狸打扰了,这会儿昨晚法事,唐启又招呼着让他们去泡澡消除疲劳。

    “我不泡了,想早点睡觉。”谢灵涯打了个哈欠,“唐先生你自己去吧。”

    唐启又看向施长悬,结果施长悬也摇摇头,他只好自个儿去浪了。虽然夜深了,但是施长悬刚刚才昨晚发誓,唐启有底气得很,一个人也不怕了。

    做法事也是体力活,你在学校罚站一节课都累得不行,何况是几个小时的法事。施长悬和谢灵涯都累了,两人各自回了房间。

    施长悬困倦地洗漱完,躺在床上,一沾枕头眼皮就黏在一起了。

    可也是一沾枕头,一阵叫喊就把他吵得微微睁眼。

    被放置在枕头边的商陆神终于等到他回来了,语气何其凄凉:“商陆神,商陆神,知几预报最勤恳。泡汤撸狐弃置我,木灵满面泪涔涔。”

    施长悬:“……”

    施长悬抬头看了一下,把商陆神埋在枕头下了。

    .

    第二天,大家起来吃早餐。

    谢灵涯看施长悬又没挂商陆神,便顺嘴问了一句。

    施长悬自从有了这个商陆神之后,总是取了又摘,摘了又取,此时把它从背包里拿了出来。

    商陆神一被拿出来就大哭,施长悬微微皱眉,把它抛到谢灵涯手里,“你帮忙拿一会儿吧。”

    谢灵涯接住商陆神,放到脸边听了一下。

    商陆神:“……”

    商陆神:“……呃!”

    抽泣,没憋住。

    谢灵涯没听明白,还以为它打嗝呢,顺手挂在自己身上了。

    唐启看了十分敬畏地道:“这难道就是……养小鬼?”

    他自己虽然怕邪门不弄,但是知道有的生意人或者明星喜欢养小鬼帮忙,道士当然也有养的。

    “……嗯,怎么解释呢,有点像吧,耳报神你知道么?”谢灵涯说道。

    唐启有点模糊的概念,还是觉得和小鬼差不多,“那施道长养的这个……凶么?”

    虽然这个木偶被打扮的很可爱,但是唐启有个先入为主的概念,越可爱反而觉得越诡异,搞不好超凶。

    谢灵涯:“不凶的,萌。”

    要施长悬来想,凶是不凶的,但他一直怀疑被雷劈得错乱了。

    “真的么,那他都会做些什么?”唐启问道。

    施长悬竟有点想冷笑。

    谢灵涯说:“会唱歌……”

    唐启:“??”

    谢灵涯:“还会算命……”

    唐启:“哦哦!”

    这还差不多!唐启又道,“不过小谢老师自己也算算命吧,难道施道长不会算?”

    “施道长也会,”谢灵涯解释道,“但这个没有冲突,耳报神本身也算一种占卜法,属于柳人预报术的一种。而且施道长养这个,最大的好处其实是度化它,修功德。”

    “有道理。”唐启肃然,趁此机会,拿了张卡给他们,里面有五十万。本来事先答应好的是三十万,昨晚唐启回去一想,又加了二十万。

    主要是他亲眼看到谢灵涯念《常清静经》,把野狐狸也招来了,可以确凿小谢老师道法高深啊!当然,施道长也很卖力,帮忙设计了一个专供佛寺的风水局。只是昨晚那出比较震撼,让唐启大开眼界。

    唐启琢磨着高人难得,于是抱着结交的心思,另外又加了钱。

    本来三十万谢灵涯就很惊喜了,人家主要是请施长悬设计的费用比较高,他们抱阳观没这个名气,画符也卖不到这么多。

    现在唐启还主动加了钱,谢灵涯喜滋滋,他和施长悬四六开,也能拿到不少了。

    唐启又一车把他们送到抱阳观了才离开,下车前和两人又用力握了下手,意味深长地道:“小谢老师,施道长,以后咱们常联系。”

    唐启后来琢磨,想到以前听过一句话,也是道家传出来的。叫“天地大造化,总在一窍中。人能知此窍,万法总能通。”

    ——像这样的说法道门其实很多,比如谢灵涯舅舅提过,人有修行一生不得其门而入,也有十六步功夫成仙者。又或是:“一点灵光即成符,世人枉费墨与朱。”

    总之唐启现在一点不觉得小谢老师年轻怎么了,他已经简单粗暴地认为,小谢老师和陈三生比也不差了。

    谢灵涯大方地道:“好说,也欢迎唐先生以后有空来我们小道观喝个茶。”

    像唐启和高总那样的生意,谢灵涯一个月能接到一两件,就不愁扩大抱阳观的资金了。再给舅舅多收几个徒弟,他才觉得不辜负舅舅临终前的遗憾。

    ……

    谢灵涯背着包回来,正是午休时分,他不在,大家都吃的盒饭。

    谢灵涯和众人打了个招呼,“回来啦。”

    海观潮顺手给他接了一下,戏谑地道:“辛苦,谢总赚钱养家回来了。”

    大家都知道,谢灵涯在外头“无证驱鬼”,还不是为了赚钱回来贴补抱阳观。

    谢灵涯脸红道:“好说,毕竟上有老下有下,这是作为男人应该做的。”

    众人:“……”

    海观潮环视一周,“上有老上有小?你不是不承认我是师爷吗?”

    谢灵涯用大拇指比了比灵官殿,“上有老,”又指了指肩上的商陆神,“下有小。”

    众人:“…………”

    施长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