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非职业半仙 29.山水供莲花

时间:2018-04-23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

    第二天,唐启来接了谢灵涯和施长悬,这次有人帮忙,就好把办法事需要的东西都带上了。

    唐启是个办事雷厉风行的人,他重视到亲自跟着去,而且在车上还用笔记本远程办公。中间还穿插关心了一下抱阳观的规模。

    谢灵涯都怀疑他对抱阳观也感兴趣了,不过抱阳观虽然最近小火起来,但又小,周围的地又贵,也不能像他的度假区那样形成综合,非常孤单,不划算。

    昨天唐启离开后,施长悬就和谢灵涯说了,据陈三生透露,唐启以前还想承包太和观,不过陈三生扛住没同意,人家自己卖票、规划什么的,弄得也挺好。算是大片被承包,幕后坐着私人老板的寺庙道观中的清流。

    也是太和观香火比较多,唐启才打主意,现在他开发景区,就选择的寺庙,又拉来了高僧。除了佛寺好做一些之外,也是本地再新建道观没那么大的市场了。

    从抱阳观到唐启买的那块地,大约得一个多小时,到了地方后,只见现场一片黄泥,边上有些二层的移动板房。

    几人先修行了一下,把东西放好,然后唐启亲自倒了茶,有些得意地道:“施道长,我这山势如何?”

    施长悬颔首道:“起伏奔腾。”

    风水中以龙来形容山脉的变化,因为山与龙一样善变化,看山势就是看龙脉。龙脉起于山祖——堪舆家称昆仑山为山祖,山祖延伸出三条主干大龙脉,每条又各有许多分支。除了三干龙,还有三处大水,也就是长江、黄河和鸭绿江,各自夹着三大干龙。

    看山势前,看似只观察一地,其实心中得对天下龙脉有个数,知道其“来龙去脉”,才能更好的判断。

    整个鹊山省大部分山,在大类上属于中条干龙的分支。唐启买的这块地所处的山脉,是一条“进龙”,上下起伏,十分有力量,属于很富贵的格局。

    施长悬看看后方,又道:“泉口在哪处?”

    昨天唐启说过他这里还要建温泉山庄,施长悬才有此一问。大概不好看到,唐启拿出一张地图指给施长悬看:“我们现在是这个位置,泉口在那边。”

    老话说湖有千年不涸之水,家有千年不散之财。风水之法,得水为上,这温泉水汇聚在前,招财聚气。

    施长悬点头,“你将山庄修在这里,水聚天心。至于佛寺,要得生气,稍微走一遍,看看哪里聚气。”

    “好,哈哈。”唐启大为开心。

    等到休息一会儿后,他们又换上套鞋,上地势比较高的地方望气。唐启几个下属跟在一旁,心中都讶异得很。跟着唐启那么久,当然知道唐启的喜好,但是以前唐启请的都是有名的道长、高僧,一个个年纪起码四五十岁了,这俩人,却是一身便服,不像出家人也就罢了,还年轻得和学生似的。

    当然,之后他们会知道其中一个的确还是学生。

    谢灵涯本来是不用来的,但他也不好意思一个人坐着等,跟在施长悬旁边还能学点东西,就一起爬山去了。

    虽说这里都推得看不到草木,但这年头有照片有视频,足可以证明些什么了。一般草木干枯,当然不是什么好地方,唐启一开始就会排除掉了。

    寺庙要依山而建,所以先看山形,施长悬来的路上和刚才从地图里观察,已经看过了山势。然后要看地势,望气,定结穴之地。

    施长悬手里拿了一只罗盘,看着十分古旧,他家毕竟是世代做道士,谢灵涯估摸着这罗盘也是老辈传下来的。

    抱阳观传下来的东西里,就没有罗盘。虽然抱阳笔记里也有风水相关的知识,但大概不是主修的,没这么专业。

    罗盘是立极定向的,施长悬只做参考,看过几眼后,凝目查看山中生气。

    谢灵涯也眺望过去,并没看出什么不同,而且现在风都没有,也不知道怎么看生气。

    然而施长悬看了一会儿后,就指着一处说道:“唐先生看到那处圆晕了吗?应当是真穴。”

    别说唐启,所有人都拉长脖子看他指着的地方。

    唐启挠了挠头,“是那个地方吗?好像是有点若有似无的光晕……那不是水汽吗?”

    那光晕隐隐约约,若有似无,形状倒是分明,但要不是施长悬点出来,他们仔细去观察,估计看不出来。

    “这是太极晕,生气凝聚显露出来的表现。”施长悬说道,“就是因为若有似无,近看无,远看有,才叫太极晕。”

    “意思是寺庙要修在哪里?”唐启汗道,“那一块在最高处。”

    施长悬道:“所以还要挖掉一些修平,才能结穴,还需与水相迎。”

    唐启连连点头,他既早听过施长悬家里的名气,又听陈三生说过施长悬的脾气。虽然施长悬在指点风水的时候,通常说得很简单,但结果绝对有保证。

    他做事急,干什么都是同步进行,所以地拍下来,设计图也弄得差不多了,只要根据施长悬说的加以修改就行。

    施长悬将角度都说了出来,如何迎水。又凭看过图的印象说了一些要注意的地方,像是寺庙的钟塔该修在什么方位,正殿不宜在何处,如此一来寺庙撞钟、烧香、念经等活动才不会受影响。

    这望气之后看局嘛,青龙白虎玄武朱雀等等。

    唐启虽然听个大概就够了,但谢灵涯好奇啊,打破砂锅问到底,“迎水是因为要得水吗?聚财?”

    施长悬摇头,“只是其一,下方水聚天心,已是聚财之象。上下逢迎,是因为这里要修建的是佛寺。”

    因为是给佛寺择址,就要考虑到它们的特性。花开见佛悟无生,佛教以莲花比拟修行、佛性,佛菩萨都是坐站在莲台上,莲花图案在佛寺也很常见。释迦牟尼出生时,更是站在莲花之上,修行时也是一步一莲花。

    而且唐启要延请的高僧乃是净土宗的法师,净土宗别称就是“莲宗”。

    莲花更需要得水了,所以施长悬的设计全都在聚生气之余考虑到如何借用下方的水,供养上方的“莲花”。

    ——这种局在以前是没有的,无名无号。毕竟佛弟子本身讲究我在之处就是风水,而且有违反规定搞风水的,作为外来宗教,对风水研究也不深。而道门风水大师,没事考虑什么佛寺如何修建。

    这完全是施长悬根据需求,设计出来的风水局。

    谢灵涯听他说得那么详细,本来都要怀疑他早干过给佛寺看风水的事了,不过说到后面都是借助现有地势,明显是独家定制。

    谢灵涯听得都佩服了,牛逼,大气,别看施长悬话不多,这个服务态度真的是好,给释宗选址考虑得这么周全,大到自创这个“山水供莲花”的局,小到一个钟塔、一个讲经阁的方位。

    唐启虽然就是出主意,非常魔幻地让道士来给佛寺选址的人,但这时听完,也不禁道:“辛苦了,施道长对释教很了解啊。”

    这不仅是要服务态度好,行事大方,对释教也得有了解。

    施长悬淡淡道:“我专业是宗教学。”

    虽然主要方向是道教,但其他宗教也有涉猎。

    唐启一听乐了,“有道理,有道理。”

    他那些手下也狂汗,没想到还真是个学生,不过是宗教学的,听起来好像也还算对口?

    其中一人还和谢灵涯搭话:“小道长,那你也是宗教学专业的?”

    “我搞财务的。”谢灵涯对他笑,“而且我不是道长。”

    那人:“……”

    唐启哈哈大笑:“小谢老师,你不要开玩笑啊。老汪我告诉你,小谢老师虽然不是道长,但也是一位高人啊!”

    那个老汪失笑道:“我就想呢,施道长还随身带财务人员。”

    这时,唐启说道:“我听高总说,小谢老师也会算命,要不你让老汪见识一下?”

    他不知是无聊,还是就想看谢灵涯露一手。

    谢灵涯有什么好怕的,“那您把手给我。”

    老汪一边伸手,一边说:“您是看掌纹吗?”

    谁知谢灵涯手指一下搭在他手腕上了,另一手还托着下面,好让他的手不在走动中动摇。

    除了施长悬,其他人都面面相觑。接待过各路大师,还真没看过这么算命的。

    老汪情不自禁道:“怎么看着那么像……把脉……”

    “还真是把脉。”谢灵涯笑。

    众人:“……”

    唐启道:“搞错了,小谢老师,他是说您给算算,看病就算了吧,上个月全公司才做了员工体检。”

    “不不,这个叫太素脉法,我一个兄弟教我的,可以通过脉象断人凶吉贵贱。”谢灵涯解释道。

    唐启:“??”

    算命方法那么多,唐启也算见多识广了,还真没听过把脉算命的,听起来也太玄了,但是谢灵涯说得又好像煞有介事,让唐启半信半疑。

    现在已经是秋天,太素脉要结合时日来诊断,谢灵涯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在太素脉法上进步也不小,一摸老汪的脉象。

    这太素脉法中,判断命运是以脉象的轻清重浊来定,大体上来分,轻清就是富贵,重浊就是贫贱。又从各个部分看具体,比如男子的肝木部决定功名。

    老汪的肝部比较轻,而且没有断续之感,但是肺部就比较浊,这应该是才智谋略不足。其实也好猜,他如果才智谋略足,那不就他做唐启的领导了。

    谢灵涯没说这些,摸了一分多钟脉后道:“上个月的体检结果还是不错的吧,只有点小毛病而已,没什么大事。”

    老汪点头,“是,都是些什么慢性咽炎、沙眼之类的小毛病。”

    不过这一点如果懂中医也看得出来,都不用把脉,看脸色就行了,大家都不觉得惊奇。

    谢灵涯又道:“不过你可以放心,你闺女——你有个闺女对吧?她高考会挺顺利的。”

    老汪差点吓得脚一滑,去看唐启。

    唐启:“……我可没说你有个女儿。”实际上昨天他才去找的施长悬,然后才遇到谢灵涯,也没告诉过谢灵涯这里会有些什么人。

    太素脉就是这样,不但能摸出来主人的命,还能算到他后代的情况。老汪自己没有什么可以忧虑的事情,倒是象征后代的部位脉象温润,但是息数有一点杂,显然是处于某个重要关口,再一推这个后代的年纪,刚好就是高考的年纪了。

    所以也算是七分看,三分猜吧。谢灵涯不知道那些把太素脉修习到极致的人是怎样,反正他自己目前不能全摸出来,或者说摸得那么细致。比如你让他把脉算明天中饭能不能吃到肉,肯定也是摸不出的。

    饶是如此,也很让老汪佩服了,他要孩子比较晚,要说是看他年纪猜出来的,那肯定不太可能。

    “谢老师,厉害。”老汪赞道。

    “过奖过奖,我也是初学。”谢灵涯实话实说。

    ……

    做法事要到晚上,做个与祭孤相似的法术,为什么说相似呢,因为在祭祀孤魂野鬼之余,还要加上步骤,那就是震慑,让这地方以后没有孤魂野鬼骚扰。

    在山里的工事,的确是比较需要此类法事。待到施工的时候,还要将几张灵符埋在地下。

    谢灵涯先把晚上需要的符全都书写好了,要换做普通道士,这么多符大概至少也要准备十天半个月,他则是吃完饭当做休闲就画完了,放在一旁晾干。

    ——虽然是在山上,但饭菜都是市内的酒店送来的,吃了顿好的之后,唐启又热情地让他们去“泡温泉”。

    地下有温泉,虽然还没开发,但是在这里整地的工人们已经接了些水出来,平时洗澡都是用的正宗温泉水。

    唐启今晚也要在山上住,心血来潮,还让人送了浴桶上来。

    这年头,很多温泉池的温泉,都只是普通水烧滚了而已,山上夜晚温度凉一些,谢灵涯还挺感兴趣的。

    于是画完符没多久,谢灵涯就拉着施长悬去一楼了,唐启把浴桶都放在一楼,放二楼这只是个板房怕不稳。

    下去之前,施长悬想了想,把商陆神取下来放在房里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商陆神鬼哭狼嚎了一阵,然而施长悬已经拂袖而去了。

    唐启正在看着人放水,见谢灵涯拎着帕子过来了,还笑嘻嘻地打趣:“小谢老师白得很啊,身上也这么白吗?”

    “是,晒不黑。”谢灵涯也笑嘻嘻。

    “……”施长悬却不能不想起他那个坏掉的耳报神说过的话,有些无语。

    商陆神虽然不在这里,存在感莫名高了起来,施长悬仿佛都能听到它那细嗓子一字一破音地喊:谢灵涯好白的。

    这时候,老汪忽然跑过来,在窗子外头看到唐启,停下来冲里面说:“唐总,那个,那个……”

    他脸色很奇怪,眼神深处又有点惶恐。

    “怎么了?”唐启走到窗边,把半开的窗户全推开了。

    老汪咽了口口水,看了他身后的施长悬二人一眼,说道:“我去让人把之前挖出来的尸骨收拢好,等会儿不是要办法事么,然后发现,头、头盖骨不见了。”

    地里起出来尸骨谢灵涯他们是知道的,当时也约好了,一并做了法事后,选个地方归葬好。正因此,老汪才去取尸骨,那玩意儿怪渗人的,所以没有放在板房里,而是在工地一角。

    唐启都不禁起了鸡皮疙瘩,黑着脸道:“全都不见了?仔细看过周围了吗?之前是怎么收拾的?”

    老汪弱弱道:“本来有五个头骨嘛,有三个的头盖骨都不见了。我问过了,原来是用箩筐装好,防水布盖好的。”

    “这玩意儿谁会偷啊!”唐启又发毛又暴躁。

    老汪寒道:“会不会是‘他们’不想走,所以才……”

    “把自己头盖骨拿走啊?”唐启觉得很荒谬,“怎么可能!你去问问,就两天的功夫,是不是有附近的村民小孩来过,拿走了。”

    他深知,小孩是最胆小,也是最胆大的,熊起来那可什么都干得出。

    “好……”老汪只好回头再去问,心里也很郁闷。这尸骨找不到,今晚的法事是不是也办不成了啊。

    这时水也放好了,唐启却没什么心情泡澡了,他本来就是急躁的人,原地转了几圈后,忍不住道:“小谢老师,不会真的是‘他们’,不想走吧?可我们在这儿整地的时候,‘他们’也没显示过什么异议啊。”

    “不太可能啊。”谢灵涯也觉得古怪呢,“就像您所说的,不想走也没必要把自己头盖骨弄走啊。”

    “对,对,我看还是有人搞的鬼。”唐启想了想,“不行,我要去问一下。你,你二位别在意,先耍着,要是延迟了我也会赔付的。”

    他说着,匆匆出去了。

    “不会有事吧?我看这地方没什么煞气啊。”谢灵涯说道,上次和施长悬下矿的经验告诉他,凡事不能首先往神怪上头想,不然你是很容易丢脸的!

    施长悬也觉得没事。虽然起出来尸骨,但这地方风水不错,以前又不是乱葬岗,有孤魂野鬼也不会成什么凶煞。

    “那不管了,白天爬山还出了汗,我先泡会儿。”谢灵涯说着,他刚才还在房间先冲了一遍,发梢带着点水汽,可以说早就准备好了。

    谢灵涯三两下把衣服脱光坐进浴桶里,动作快得施长悬都没反应过来。

    旁边还有俩桶,自然是给施长悬和唐启的,唐启出去了,施长悬在原地一时没动。

    “我靠,真的挺烫的,你快点也进去。”谢灵涯都泪汪汪了,心想不能自己一个人烫,于是招呼施长悬。

    他趴在边上,肩背手臂都露在外面,水汽氤氲中,白皙的肌肤被蒸得有些泛红,水珠从上面滑落的轨迹如此清晰。

    施长悬思绪竟然飘忽了起来,想着幸好没把商陆神带下来,否则它嗓子大约又要喊破了……

    “咳。”施长悬嗓子痒了一下,侧过身去脱衣,一声不吭地坐进浴桶,脸颊也被热气熏得泛红,看上去倒没平时那样高冷了。

    不过他平时就不爱说话,所以谢灵涯也没觉得不对。

    “还、还是挺舒服的,就是刚下来有点烫。”谢灵涯把生理性的泪花擦干了,说道,“等这里修成了以后,我就带全观的人过来泡……哎,你说他们会不会介意这里有个寺庙,应该还行,只是在同个景区而已。”

    施长悬和他也就隔了一米多,盯着他水润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最后不自然地先移开了目光,觉得温泉水浸泡下,好像一直热到心底了,几乎沸腾起来。

    ……

    “我回来了。”唐启小跑进来,唰唰把衣服脱了进了自己的浴桶,“哎呀我去,还这么烫呢,jj都要给我烫到了!”

    谢灵涯:“……”

    施长悬:“……”

    唐启看了他俩一眼,讪讪道:“你们年轻人就是身体好啊,受得住。”

    谢灵涯哭笑不得,“大家耐热能力不一样吧……”

    和不熟的人聊这个话题实在太尴尬了,唐启倒是不见外,但谢灵涯说不下去了。

    施长悬一看到唐启,则是完全从有些旖旎的氛围清醒过来,冷漠地道:“如何了?”

    “哦,好像是看到有附近山村的小孩来玩,我让人去村子里问了,非要回来不可。”唐启很讨厌这种计划被打乱的感觉,不爽地道。

    因为比较热,他还把脸凑近了大开的窗户,反正都是男人,工地目前也没有女同志。

    谢灵涯点头,“那最好今晚能要回来,别耽误做法事了。”

    “就是这么想的,不然还得多等。”唐启摇头,“嗨,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唐启撇撇嘴,盯着外头看。

    “他们小孩也太大胆了吧,比得上我小时候了。”谢灵涯不禁感叹。

    施长悬:“……”

    唐启没说话。

    谢灵涯又问了一句:“哎,唐先生,你要水吗?”矿泉水放在一侧,他打算拿一瓶,随口问了一下。

    唐启还是没说话。

    谢灵涯觉得不对,他是在唐启旁边的,一眼看去,唐启的目光好像凝滞了一样,而且坐在滚热的温泉水里,脸却青白交加,牙关咬得死死的。

    “唐先生??”谢灵涯把浴巾一批,站起来了。

    唐启头都不敢扭,呼吸也放缓了,嘴唇微微张阖,发着颤小声说:“你,你来看,那是不是那个啊……”

    那个?未必有鬼?谢灵涯一下跨出浴桶,走到窗前往外一看。

    活动板房后面树木丛生,地势较高,形成一个矮崖。月光遍洒人间,谢灵涯看到矮崖的草木间诡异的一幕。

    三只土黄色的野狐狸蹲在石头上,前爪拢在胸口,齐齐面朝月亮的方向,头上则各顶着一块巴掌大白生生的、带着弧度的片状物。

    虽然隔着一定距离,但看那形状大小,分明是他们找了很久的那几块头盖骨。

    夜色中,这副场景简直阴森诡奇极了。

    谢灵涯站在唐启旁边,能清楚听到他后槽牙上下打架的声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