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非职业半仙 24.吊客临门

时间:2018-04-23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

    大限便是寿数的意思,大限将至就是说死期到了。况且纸钱本就是亡魂所用的,耳挂纸钱,属于死兆,黄进洋左眼藏阴,就被他看了个正着。

    虽然黄进洋不懂玄学,也听不到耳报神说话的声音,但猜也猜到了恐怕不是什么好征兆,他无措地道:“这怎么回事……我要告诉他吗?”

    黄进洋这二十多年间,左眼见了很多怪事,也深知这种事情,有时候告诉别人不一定是好事。不过现在他身边有两个懂行的人,于是有此一问。

    “死兆。”施长悬低声道。

    谢灵涯远远观察了一下,说道:“我也没仔细研究过相术,但是这人面相福泽深厚,不像是英年早逝啊,难道是横祸?”他要看的东西太多了,相术此前只大致扫过两眼,主要还是看人修道的资质。

    对于黄进洋的问题,他们也无法回答。现代人看主动上前说自己有劫难的人,都像骗子,如果观念不一样,是很难说服人的。而且除了观念外,这年头骗术发达也是原因之一,抱阳观都没蚊子了不还有那么多人坚信,里头具有什么江湖手段。

    救人是功德,只是这年头救人也不简单啊。

    他们正在原地琢磨着,校长那一行人竟是往这边走了,那大耳垂和米校长说了几句话后,米校长就冲着他们一招手,“那几位同学?”

    三人几乎没有迟疑,都往那边走了过去,和米校长问好。

    米校长问:“呵呵,你们是哪个系的学生啊?”

    施长悬和黄进洋答了是哲学系宗教学的,谢灵涯和施长悬对视一眼后,取得了某种默契,没说自己是学校毕业的,就说来找朋友。

    施长悬和黄进洋就在鹊东学院就读,至少他们现在开口和大耳垂讲点神神鬼鬼的东西,从很多方面来说都不太合适,所以谢灵涯开口时就留了余地。

    这时大耳垂温和地问了几句问题,自称是他们的师兄,也是鹊东学院毕业的。他问的问题也都是关于学校生活的,旁边还有随行的人拿着相机拍照。

    谢灵涯听到米校长称呼那人“高总”,他之前就猜想这人不是领导就是老板,现在一听果然。言语之间的讯息,好像还是高总要捐钱给母校。

    问完了之后,校长说道:“高总,同学们还有课,咱们去会议室把合同落实一下吧?”

    高总应了一声,正要走,谢灵涯叫住了他:“高先生。”

    谢灵涯特意没说自己是鹊东学院的毕业生,看米校长很重视高总的样子,这时也庆幸,他待会儿说什么话,就和学校撇清关系了。

    “嗯?”高总回头,疑惑地看着他。

    米校长也看过来一眼,顺便看了看施长悬两人,不知道这俩学生的朋友什么意思。

    谢灵涯憋了一会儿,憋出来一句话:“投资道观了解一下吗……”

    施长悬&黄进洋:“……”

    高总也像是没听清一样:“投资什么?”

    谢灵涯:“道观,其实我是市区一个道观,抱阳观的人,我们是个明代修建的老道观,建筑有百年历史,很适合开发的……”

    这年头很多旅游景区的道观、寺庙都是商人做幕后老板。众人心里都明白了,找投资的啊,那倒不奇怪。

    高总好像也习惯了,微微一笑,“不好意思,我个人没有宗教信仰,对旅游开发暂时也没有兴趣。”

    其实谢灵涯根本不知道高总具体是做什么生意的,他就这么一问。

    谢灵涯听他说没有宗教信仰,心里有数,大概没法直说了,但他早有准备,顺势下坡,从怀里掏出一张用胶套包着的灵祖护身符,这胶套是定制的,上面还有小小一行抱阳观的地址。

    谢灵涯把灵祖护身符递给高总,说道:“谢谢高先生,我出门匆忙,没想到能遇到高先生,也没带名片,这个希望您能收下。日后高先生有兴趣时,到我们道观来坐一坐,最近我们道观在杻阳还挺红的。”

    谢灵涯根本就没名片,如果这护身符上没有地址,他就要当纪念品塞给高总了,这也是看高总这个人比较温和。要是换了陈默那种杠精,怕是用不了这种方法。

    灵祖护身符能驱邪、镇宅、护身等等,如果高总有横死之劫,也许这护身符能帮到他。但也不是绝对的,毕竟命数多变,影响因素很多,谢灵涯和他只是萍水相逢,只能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挺红的?”高总真好脾气地接过了护身符,还转头看了看其他人。

    他身后一人想了想,“哎,好像是听过,我女朋友去喝过茶。”

    本来大家就觉得谢灵涯来拉投资的,这下最多认为他们那里是有点商业价值,竟是没人怀疑其他。而且心里觉得有意思,去道观喝茶?看来这个道观经营得确实有点意思。

    高总哈哈笑起来,特意当着谢灵涯的面把护身符放进了钱夹里,说道:“虽然我暂时没兴趣,但是有机会我会去看看的,希望你们道观香火越来越旺。”

    “谢谢高先生。”谢灵涯腼腆一笑。

    米校长则在旁边耙了耙自己的头发,刚才他就觉得这个年轻人好像见过,要不是谢灵涯说自己不是鹊东的学生,他都要觉得就是自己学院的学生了。这会儿谢灵涯笑起来,米校长就更觉得眼熟了,但是想了想还是没说什么。

    ……

    米校长一行人走了之后,黄进洋佩服地说:“谢老师,这方法你都想得出啊。”

    “我本来想冲上去给他把个脉算命的,想想人家说不定还以为我早就做过功课,意有所图呢。”谢灵涯无奈地道,“尤其是他好像还属于无神论者,不信这些的。”

    说的也是,黄进洋心想,他虽然不懂算命为什么要把个脉,但是,这随便一个普通人,要被人拉着算命,也得掂量一下你是不是想骗钱,何况高总看起来身价颇丰,说不定早就遇到过更大的骗局了。

    这件事他们也只当是插曲一件,和这位高先生毕竟一面之缘而已。

    谢灵涯走到路口就和他们挥手道别了,施长悬两人去上课,谢灵涯去搭地铁。

    学校旁边很多各种各样的店面,谢灵涯经过一家精品店的时候,脚下顿了一下,拐进去看了看——他发现这家店有卖娃娃衣服。

    衣服有大有小,做得还挺精致,谢灵涯想到自己拿手帕乱剪了个“衣服”,就瞄了两眼。

    一看吓一跳,比较复杂的衣服赶得上人的衣服价格了,便宜一点也有百元左右一套。

    谢灵涯翻了套驼色的比较简单的男装,虽然不知道商陆神有没有性别,但他觉得男装便宜一些,“老板,这个还有更小一点的吗?”

    年轻的女老板看了谢灵涯一眼,“你娃几分的?”

    什么几分?谢灵涯伸出巴掌来比了一下,“这么大。”

    老板:“……”

    老板去翻出个盒子出来,“这个应该可以穿,都是我手工做的。”

    “老板你真是心灵手巧,那我多买两件能打个折吗?”谢灵涯还聊起来了。

    ……

    而另一头,施长悬开始上课了,只听那商陆神突然间笑出声来:“嘻嘻——”

    施长悬:“??”

    施长悬看了它两眼把它摘下来了。这可能真是傻的。

    .

    再说那位高总,他和米校长等人一起签了捐赠合同,大家又一起去吃饭,席间难免喝酒。

    高总连连摆手,“我就不喝太多了,晚上回去夫人要责怪的。”

    “高总夫妇真是伉俪情深,令人羡慕啊。”米校长说罢,端起酒,“再喝最后一杯,刚才都是他们敬,我是肯定还要再敬你一杯的。”

    “好吧好吧。”高总无奈地和米校长喝了一杯。

    结束饭局已经是晚上了,高总坐进后座,先给妻子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回来了,让司机尽量快一点,然后把车窗打开透气。

    喝了好几杯,高总也有点晕,靠着后座闭目养神。

    他松了松领带,忽然觉得腰间有某一点发出温热,因为酒精迟钝的大脑转动了一下,分辨不出是错觉还是真的,因为他身上也没带什么可以发热的东西啊,手机都是放在手边的座位上。

    也是因为这点温热,高总睁开眼来,还没等他摸出腰间的东西,一眼瞥到行驶中的车辆前方竟然站了个人,而司机还像是没有看到一样,毫不减速地继续往前开。

    “小李!”高总急喊了一声,“有人!”

    “什么人?”司机纳闷,但动作还是没变,高总急了,眼看越来越近都来不及了,他半起身扶着司机的手拨了一下。

    车辆微微变了一个角度,但高总仓促间看到,车头还是撞上了那个人,那一瞬间车辆就像撞在石柱子上一样,砰的一声车尾向旁边摆,直接冲破了护栏,最后险险停在泥地上,而泥地旁边一点,就是河。

    安全气囊弹出来,司机和高总都没什么大碍,高总也只是脑袋磕了一下。但比起身体上的冲击,车祸对他们心理上的冲击更大。

    高总的酒都吓醒了,迅速推开车门下车,在马路上看来看去。

    没有,地面上什么也没有,没有血迹,没有躯体,刚才被撞的那个人好像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时司机也抖抖索索地下来,手还在剧烈颤抖,他白着脸对高总说:“我刚才,怎么好像撞到什么东西了……”

    高总沉着脸,回头问道:“你刚才什么也没看到?”

    司机想到他说有人,脸色更难看了,“看、看到什么?”

    夜色中两人一时都说不出话来,高总神色几经变幻,最后说道:“打电话叫人吧。”

    司机也赶紧回身,拿出手机来。

    高总站在远处想了一会儿,缓缓把钱夹拿出来。刚才因为他的坐姿,兜里的钱夹就抵在腰的位置。打开正方形轻薄的钱夹,里面除了卡和几张钱之外,只有一枚用胶套装着的护身符。

    黄色的路灯灯光照在钱夹内,只见那枚护身符上原本隐约透出来鲜红的朱砂痕迹仿佛褪色了一般暗淡。

    ……

    ……

    谢灵涯把小小的衣服给商陆神套上,这是他昨天买的,因为商陆神跟人家的娃娃标准不一样,所以还是有些不合适之处。

    谢灵涯刚刚用自己拙劣的技巧给衣服补了两针,把宽大的地方缩窄了,然后再给商陆神套上。

    施长悬在旁边冷眼看着那商陆神,虽然它的脸不能出现任何表情,现在也没有凑在耳边,但他仿佛都能想象商陆神现在可能在嘀咕什么。

    “行了。”谢灵涯帮施长悬把商陆神别在领子上。

    张道霆就是这时候进来的,看了个满意,“……哎,别人都是帮忙打领带,你们这帮忙别娃娃。”

    画面太美,他真是不忍看。

    “打领带?应该是打理冠巾才对吧。”谢灵涯呵呵道。

    “老大,是外头有人找。”张道霆压了压声音说道,“我注意了一下,开豪车来的。”

    “你注意一下,你要有高人风范。”谢灵涯奇怪地看着他,“你专心修道好不好,这方面的事情我来关心。”

    张道霆:“……”

    “别养成习惯了在外人面前也这样。”谢灵涯又叮嘱了两声,这才和他出去。

    来找谢灵涯的自然是高总,他额角还带着青紫,但很镇定,看不出来经历了什么,和谢灵涯、施长悬都握了握手。

    “我是专程来感谢谢先生的。”高总微笑道。

    他不傻,回去查了一下,不但知道了朋友圈传得火热的关于抱阳观的事,那些别人不知道的,比如谢灵涯帮贺樽叔叔忙,还有他继承这个道观开始自己经营等等,都清楚了。

    这样一个道观,根本不像是寻求投资的。

    “客气了,高先生这是怎么了?”谢灵涯问道。

    高总想想,才将昨晚的诡异事件说了出来,叹气道:“我有许多朋友笃信风水玄学,也曾经有很多人想和我‘讨论’这方面的事,但我并不怎么感兴趣。这回,却是多亏谢先生了。”

    他把那枚灵祖护身符拿出来。

    谢灵涯一看就知道使用过来,拿来捻了捻,眉头反而皱起来。

    那耳挂纸钱的死兆,他认为是横祸,但高总说自己看到了一个身影,这分明是撞了阴物。可是高总是福泽深厚的人,怎么会和那种东西扯上关系,还是说,这只是个意外?

    施长悬也在观察高总,同样察觉到了怪异之处,也许他们两个了解得不全面,但都隐隐有种感觉。

    高总脸上的笑容也慢慢僵硬,他是来道谢的,按理说皆大欢喜,但这两人不太对的神情让他也不安起来,“怎么了?”

    施长悬用询问的眼神看向谢灵涯,也许他们需要借助别的手段来断定一下这件事的性质。

    谢灵涯也想,要不起一课,占卜一下吧。

    这时,施长悬耳边响起了商陆神细细的声音:“颈拦麻绳,吊客临门。”

    在主人起课占卜前,商陆神已然做出了预测。

    施长悬眼神猛然一变。

    谢灵涯察觉到他的变化,“?”

    施长悬嘴唇动了动,把那八个字念了出来,“……颈拦麻绳,吊客临门。”

    谢灵涯瞳孔猛然缩小了一下。

    死兆,还是死兆!

    吊客,便是吊丧之人,有吊客上门,岂不正是将死之兆?

    至于颈拦麻绳,黄进洋不在,他们也没有开眼,但可以猜测,多半是高总脖子上有痕迹,甚至阴气缠绕。

    谢灵涯吃惊地看向高总,昨天是耳挂纸钱,他本来以为已经化解掉了,但今天上门又有死兆了,这不应该啊,一次也就算了,高总要是能倒霉成这样,面相也不可能这么好了。

    高总听施长悬那话,也猜得出是什么意思,脸色难看地道:“我还有遇到什么?”

    “高先生,”谢灵涯严肃了起来,“这恐怕不是意外横祸。”

    他告诉高总,昨天他们之所以搭讪,是因为朋友看到高总可能遇到死劫,可是那一劫已经被化解,居然又新生一劫,同样是死劫。特别不合理,特别不对劲,那么地想……人为制造的。

    高总只觉背心发凉,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虽然这里什么也没有,但他还是很不自在。

    不过高总能走到今天,也没有那么简单,他定了定心神道:“谢先生,既然你们昨天能帮我一次,我相信你们的能力,能够帮我找出始作俑者。我虽然没有兴趣投资道观,但是我对传统道教文化、艺术很感兴趣,愿意修金身一座。”

    金身,金身一座!

    谢灵涯内心激动了,他攒的那点钱,还不够给祖师爷镀金呢,还是土豪好,土豪一出手就要修金身。不过也是,这个是性命攸关的事情。

    如果说本来谢灵涯还要犹豫的话,那听到酬劳后,为了不晚上被祖师爷骚扰也得拼了啊!

    谢灵涯抑止住激动的心情说道:“谢谢高总这么信任我们,说实话很多人一看我们年龄,就觉得不靠谱了。”

    高总却不以为意地道:“我说过了,昨天你已经帮过我一次,我相信你。”

    谢灵涯心情也慢慢平复了,“那咱们聊一聊吧,看有些什么可能。”护身符容易画,但高总想找出始作俑者,就不同了。

    高总平时与人为善,但身在商场,竞争对手肯定有,只是要说恨他恨到要他死的,他一时也想不出来。

    “这人只要做了事,肯定会有痕迹。”谢灵涯想到高总说他昨晚见到的鬼影,打定了主意,说道,“今天晚上肯定会有什么事发生,高总,你今晚就睡酒店吧,我们也去。”

    他一句话把施长悬也拉上了,不过施长悬倒也没什么意见的样子,估计对这件事也有些好奇。

    ……

    高总人际关系太复杂了,理是理不清的,谢灵涯决定以不变应万变,对方出招,他和施长悬就能顺藤摸瓜。

    谢灵涯和张道霆两人打了招呼,带上家伙和施长悬一起去高总入住的酒店。

    高总开了个大套房,比起上次见面,身边还多了四个保镖,他还让谢灵涯和施长悬也扮成保镖,“那个人一定在观察我的动向,昨天我遇到你们是个意外,他不知道,也许觉得我好运逃过一劫,又继续加害我。”

    高总不想把谢灵涯两人暴露,这样就打草惊蛇了。被人在暗中觊觎的感觉太难受了,他急于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

    高总抵达酒店后,还给夫人打电话,说自己出差晚上不回去了。挂了电话后高总对他们一笑,“不舍得让老婆担心啊。”

    高总可是要给祖师爷修金身的人啊。谢灵涯毫不吝啬地夸高总,好男人,对老婆真好,男人就不该让老婆冒险。

    不知为何,衣襟内传来商陆神幽幽的叹气声:“唉……”

    施长悬:“……”

    ——因为换上黑西装,未免画风不符合,商陆神也被塞进了衣服里,虽说鼓起来一点,总比挂在外头合适。别人都挂对讲机,他挂个娃娃岂不是很好笑。

    到了晚上,高总就一直和谢灵涯两人还有保镖待在房间里,他一会儿看文件,一会儿看电视,可以看出来脸上虽然镇定,心里难免不安。虽然说谢灵涯给他身上塞了三张灵祖护身符。

    谢灵涯本来心情还好,高总这种情绪无形中感染了他,他也忍不住手里拎着三宝剑踱步,又觉得这样显得太新手了,没看施长悬就很淡定地坐在那儿么。

    到了晚上十二点,还是什么事也没发生。

    高总的保镖好像也很无语的样子,特别彪悍地对他说:“高总,您不如早点睡吧。没事的,那玩意儿有什么好怕的啊,要闹出点啥动静,那该走咱背你跑,要自己来了,来啥我砍啥。”

    高总挤出干笑,“这不是砍就行了……唉,谢先生,你说呢?”

    “啊……”谢灵涯尴尬地说,“其实我也打算来什么砍什么。”

    高总:“……”

    保镖一乐:“您看是不是?”

    “谢先生这是让我放松呢。”高总舒了口气,“好吧,我先睡。”

    我不是啊,我说真的。谢灵涯在心底想。不过看高总钻进被窝里睡觉了,他也就没说什么了。

    谢灵涯坐在沙发上,也有点困了,洗了把脸努力睁大眼睛,然后走出厕所。

    “哎哟。”一个保镖忽然摸了下脸,手指头摩擦两下。

    谢灵涯一看,“水甩你脸上了吗?不好意思啊。”

    那保镖纳闷地摇摇头,抬头一看,“好像是上面啊,怎么五星级酒店还带漏水的?”

    漏水?谢灵涯也抬头去看。

    但他可是让施长悬给他开了阴眼的,为防打草惊蛇都没画灵官神目。这一看,便看到大套房高高的天花板上不知何时挂个了女的,脖子软塌塌,舌头吐出来,煞气凝结的口水滴答滴答,滴在那一脸茫然的保镖脑门上。

    谢灵涯顿时一阵反胃,你大爷的,这比随地吐痰还不文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