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非职业半仙 16.鬼拜灯

时间:2018-04-23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

    杻阳人论坛

    [杻阳趣闻]主题:昨天有人路过金桂步行街吗?

    内容:楼主现在还很怕, 白天才敢发帖子。我昨天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加完班从金桂步行街那边路过, 打抱阳观门口经过, 听到里面有唱经的声音,好奇之下就扒着门缝往里看。结果看到了好多人,我还想怎么这么晚还在这儿,但是仔细一看特么这些人脚都不沾地的,然后猛然想起昨晚是中元节, 道士唱经是在做法事!

    1l:???吓死人了, 真的假的

    2l:我靠别开玩笑了,金桂步行街那边黎明广场晚上还有人跳广场舞,有鬼也吓跑了吧

    3l:昨晚好像没人跳广场舞, 但是那一带也够热闹的

    4l:楼主你出现幻觉了, 去医院吧

    5l:怎么又是抱阳观, 前两天还有个来问抱阳观的符到底灵不灵的帖子,你们不会是抱阳观的水军吧。

    6l:呃,楼主你是不是最近运势特别低?运势特别低中元节就不要晚上出门了啊,很容易看到这种东西的,幸好你是在道观法事上看到……

    ……

    18l:我在抱阳观附近上班, 这地方真的很神,楼下有个公司的员工不信, 在道观门口说了些不尊敬的话, 倒霉了好几天, 后来去上香才好的。

    19l:之前传抱阳观没蚊子, 我去参观过, 确实没蚊子,另外发现了一个很心酸的事。他们全道观穷得只有一个道士,估计没钱请水军?

    ……

    45l:……我有点信了。我姑妈昨晚在现场,她倒是没看到鬼,但是和我说有两个信众中途觉得冷冷的,好像周围多了什么。而且晚上回去后,我姑妈还梦到我爷爷了(昨晚就是给去世的爷爷弄了灵位),说爷爷在梦里对她笑,还让她以后照顾好自己。

    46l:啊啊楼上别吓我了我会当真的!!

    .

    谢灵涯把网页关上,他听说本地论坛有关昨晚中元法会的帖子,特意上网看了一下。他平时是不怎么上这个论坛的,但这时看看对于了解本观形象倒是很不错。

    因为帖子的主题名只带了金桂步行街没带抱阳观,谢灵涯还找了好一会儿,进去一浏览,发现昨晚自己竟不是唯一一个看到百鬼手抓饭的人。

    不过这个看到鬼的楼主呢,和他不一样,应该是因为运势太低或者火气太弱了。

    这种人还是少见的,像贺樽,他也属于最近运势不怎么好的,但他昨晚也没直接看到,只是感应很强而已,说明楼主比贺樽还要衰。

    楼下已经有人提醒楼主中元节晚上小心了,谢灵涯也就没再关注。

    昨晚抱阳观的中元法会规模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口碑极好,参加的信众和围观群众皆有所感。今日,好几位信众都特意再来道观,告诉张道霆他们昨晚梦到了去世的亲人。

    有了这件事他们可以说更加笃定信仰了,向张道霆讨教起如何修持,甚至还有几个信众询问起是否能到观内来做义工。抱阳观还挺缺人的,自然不会拒绝。

    常常到抱阳观的人也听说了法会的事,一时成为了他们好几天的热议话题,后悔没有来参加法会。那些参加了的信众有种奇妙的使命感,不厌其烦地告诉来问之人他们的经历。

    这事一传十十传百,加上本地论坛上竟也讨论得沸沸扬扬,令抱阳观更增加了一层神秘色彩。

    与香客们不同,对那些没有信仰、信息辐射圈外围的人来说,他们更感兴趣的,当然还是都市异闻,中元节下夜班女子见鬼云云。

    到晚上,谢灵涯又去找了一下丁爱马,“你昨晚有没有来围观?”

    丁爱马说道:“我一直听到你们那里传来的法铃声,但是我不想去,因为我感觉那是叫我去死……哦不,去超度的。”

    中元法会招魂自然不是强制性的,有的鬼不愿离去,也就不会前往。

    “这么远你都听得到啊,是超度的没错。”谢灵涯说道,“昨晚鬼意调查我是没做成,太没经验了,不知道明年还有没有机会。不过,我看被超度的鬼都一脸安详,应该不难受。”

    “这倒是其次,主要听起来他们这就了无生趣了!”丁爱马说。

    谢灵涯:“??”

    了无生趣?你知道你在用什么成语吗?

    丁爱马说着眼中出现了一丝憧憬,“我还是继续做鬼吧,我觉得它们被超度完都没什么奔头了……我打工是想以后住大房子的,这地方都建好开始装修了,很快我钱都不用花就能住上大房子了。”

    谢灵涯听完竟是有点羡慕,没错,他真羡慕啊,这地方比他们道观的装修岂不是好多了。

    “算了,强扭的瓜不甜。”谢灵涯看了一下时间,“我先回去了。市区这一带都没什么供野鬼的,你要是想吃东西,到我们道观后门吧,晚上在那儿放饭的。”

    丁爱马咽了口口水,“好的!”

    这大概就是丁爱马做鬼唯一不满意的地方了,很多食物看得到吃不到。

    凡阴间鬼神,如果不是阳间人特意祭祀食物,他们是没东西吃的。所以有句话,叫“人得一饱,可耐一日,鬼得一饱,可耐一年。”

    ……

    今晚因为还在七月十六,道观关门关得早,谢灵涯在后院教张道霆画符,不过不是人人都有他那样的天赋,张道霆说:“唉,我觉得我背那些法会科仪,做手决还行,画符真是太难了!”

    那么复杂的文字,要一气呵成地画好,还要分心存想,单是一张符就够他练上许久了,而道家符箓何止百数。

    谢灵涯让他好歹把抱阳观的招牌符都练会了。

    施长悬则在一旁和他的导师联系,据说对方虽然是学者,但是研究多年,对他们的内部真实情况还是有那么点了解的,和施长悬家里也早就认识。打电话来,正是关心施长悬的生活问题。

    施长悬将自己日后仍是寄住道观的事告诉了导师,也没多说就挂了。

    “学校你还没去过吧,还挺大的,开学那天我给你带路。”谢灵涯十分好心地说,还未等到施长悬回答呢,听到后门外有些吵闹声,起身开门去看。

    只见外头一些商贩之间,有个穿着警服的年轻民警,是管他们这片儿的王警官,身边一个学生模样的小姑娘,正哭哭啼啼。

    “这是怎么了?”谢灵涯不禁道。

    有个卖水果的认识谢灵涯,说道:“小谢啊,这姑娘先前在这儿掉了个包,被捡走了,里面装了三个月的生活费呢,这里刚好是监控死角,正在问谁看到了。”

    不过像这种情况,他们心里都知道,希望比较渺茫啊。

    王警官看到谢灵涯,也问道:“谢灵涯你有没有开后门,看到什么情况?”

    谢灵涯刚想说我们后门根本不怎么开的,忽然想到什么,说道:“你等一下,我问问其他人。”

    他跑回去拿朱砂,在眉心迅速画了灵官神目,这次再出去时,就能看到他想看到的了——果不其然,丁爱马正蹲在台阶上刨饭,旁边还有两个野鬼在和他抢,三鬼一手厮打一手抽空吃东西。

    谢灵涯:“……”

    有人看到谢灵涯回来额头上还画了东西,直道:“怎么脸还画花了呢?”

    谢灵涯打了个哈哈,“正闹着玩呢。”

    再看丁爱马,他张大嘴拼命往嘴里塞饭,嘴角被另一个鬼抠着,塞进去能漏三分之一出来。

    丁爱马抽空看了谢灵涯一眼,知道他什么意思,含含糊糊地道:“有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看旁边没人,直接揣走了,穿浅蓝色牛仔裤,黄色上衣,胸口印了个猴子,好像还戴了一条红色的手串。”

    谢灵涯于是对王警官说:“王哥,问清楚了,应该是一个穿浅蓝色牛仔裤、黄底猴子图上衣,戴了个红色手串,大概三十多岁的男人捡走的,你看看能在监控录像里找到脸不。”

    那小姑娘顿时满怀希望,围观的商贩也都直呼太走运了,还真有人看到。

    王警官也觉得幸运,不但有目击者,而且连细节都记得这么清楚,赶紧让谢灵涯代为道谢,又要带小姑娘去看录像。

    小姑娘看看谢灵涯,却是脸微微一红,小声道:“那个……”

    虽然谢灵涯眉心画着个奇怪的符号,看起来略中二,但是鲜红的朱砂衬得他更加肤色白皙,眉眼好看了,她鼓起勇气道:“能不能留个联系方式,找到了我想道谢。”

    众人均是一脸暧昧的笑意,心想这个小妹妹倒是机灵,就算没找到包,能捞着一个男朋友也不错啊。

    就连王警官都觉得无语,没想到她刚刚还在哭,这会儿倒有心情搭讪了,不过倒也没催。

    还有好事者调侃道:“这个地方是个道观。”

    小姑娘脸垮了,这地方是道观她从后门真没看出来,那这人住在道观,难道是出家人?

    “不过小谢可不是道士。”又有人说破。

    “……”小姑娘觉得自己的心情就跟坐过山车一样。

    谢灵涯哭笑不得,这小姑娘看着也就上高中的年纪啊,“你还是快去找钱包吧,要是想道谢,回头直接来抱阳观找张道长就行了。”他毫无压力地直接甩给了张道霆。

    “好吧,谢谢。”小姑娘留恋地又看了谢灵涯几眼,这才离开。

    张道霆他们就坐在后院内侧,门开着,虽然看不到外面,但声音也隐约能听到,包括谢灵涯把包甩在张道霆身上,不过他又能说什么呢。

    谢灵涯回来后,张道霆好奇地道:“老大,你什么时候看到捡钱的人啊?”

    明明吃完晚饭以后,他们都坐在这里学习符箓啊,而且老大让小姑娘找他,他可没开过后门。

    谢灵涯胡诌:“我学了透视眼,看到的,你早点学会十组符,我也教你。”

    张道霆一愣一愣的,还转头问施长悬:“施道长,不会是真的吧?天眼通真的存在?”他觉得施长悬世家出身,应该知道得比较多吧,而且看上去不像爱忽悠人的。

    施长悬摇头,“没那么玄。”

    张道霆:“哎我就说……”

    施长悬:“应当是问了门口的鬼。”

    张道霆:“…………”

    喂不是,这也很玄了……!

    .

    又过几日,就是鹊东学院开学的时候了,谢灵涯兴致勃勃地陪施长悬一起去报道。

    他是本地人,又在鹊东学院上了四年学,自然熟门熟路,虽然不认识哲学系的人,但带个路报道、缴费总是行的,流程都差不多。

    路上谢灵涯还遇到了几个认识的学弟学妹,他们头一个问题就是:“学长,听说你出家了?”

    谢灵涯:“……胡说八道!我就是在道观上班而已!”

    谢灵涯先是在抱阳观实习,然后又帮程杰驱鬼,程杰因为他说以后还想继续考研,就主要说他介绍的施长悬,但是不知怎么的,传开后就变形了,竟是变成他出家了。

    学弟学妹们释然,那还差不多,道观也需要财务嘛。不过他们不知道,一般这种场所的财务,也是要求信仰宗教,甚至要是居士的。

    “听说你们道观还卖符,咱们学校还有人买呢,是真的很灵吗?”抱阳观的名气在杻阳市也是日益广为人知,连学弟学妹们都听说了。

    何止是我们在卖,其实就是我画的,谢灵涯心道,“灵不灵,你们自己去试试就知道了,报我的名字打八折。”

    “哈哈,那敢情好。”不过大家还在意一个问题,那就是谢灵涯陪着的这个大帅哥是谁。

    谢灵涯考虑到施长悬不是爱热闹的性格,住在抱阳观的一小段时间里,平时都过得十分克制,手机都不怎么玩,就轻描淡写地介绍过去了,搞得有点想要施长悬联系方式的学妹也不好意思说什么。

    施长悬见状也没说什么,默认了。

    告别这些学弟学妹,谢灵涯陪施长悬办完了手续,又顺便参观了一圈鹊东学院,给他简单介绍一下这里才回去。

    ……

    谢灵涯回道观在前面没看到张道霆,顺口问了一下在这里做义工的一个信众。

    中元节后一共有三位信众成为了抱阳观的义工,他们会轮流过来帮忙,做一些接待登记之类的工作,减轻了张道霆不少负担。

    义工答道:“张道长和人去后院了,好像是为他们解惑。”

    解惑?也是信众么?谢灵涯觉得奇怪,和施长悬一起去后院的房间里,只见张道霆与一男一女坐在桌前,那两人都穿得比较职业。

    两人看到谢灵涯两人都非出家人打扮,还以为也是来找张道霆解惑的,说道:“同学你能先在外面等等吗?我们和张道长还没聊完。”

    “没没,误会了,这是我们道观的……负责人,谢灵涯师兄,还有在我们这边挂单的施道长,他是正一火居道士,所以不做出家打扮。”张道霆连忙解释了一番,因为他们终于回来还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那两人听完,再看张道霆的神色,都反应过来谢灵涯身份很重要。现在很多景区的寺院、道观都被承包了,但是那种老板肯定不懂得寺庙内里的事,谢灵涯就不一样了。

    张道霆在人前称呼谢灵涯师兄,是因为谢灵涯教了他点东西,但他又和谢灵涯平辈论交,两人听了就更觉得谢灵涯也是内行。

    两人找沙发坐下来,谢灵涯随口问道:“几位来是想做法事吗?”

    其中年纪最大,大约有四十多的男人说道:“……差不多吧,我们是翼水矿业的,想请张道长给我们看看风水,再做个道场。”

    鹊山省矿产丰富,尤其是金玉,翼水矿业就属于省城国企鹊山矿业集团的,在杻阳有好几个矿。如果是这种公司,那信道也没什么奇怪了。

    杻阳产黄金、白银、煤炭,所以地名里也老爱带什么金啊玉的。而且杻阳的矿山多在非市区的地方,或者下辖县里。

    谢灵涯他爸工作在县城,就和谢灵涯说过矿区比较迷信,很多矿不会让女人下矿井,诸如此类的忌讳很多。那边有民间神棍给矿上做法事,收的钱比太和观这样的正规道观都高。

    这还是好了许多的。六七十年代牛鬼蛇神一概打死,一直影响到□□十年代,大家还是认为迷信是不对的,至少不可言说,中元节烧纸都要偷偷摸摸。再到如今,矿上有的人又讲究起来,但风气也没有那么重了。

    做道场还好说,谢灵涯对风水还没什么研究,张道霆刚才就是在为这个烦恼,他补充道:“老……师兄,是这样的,他们有个煤矿最近经常闹鬼,因为兴建过新建筑,就怀疑风水出了问题。从一位信众处听闻了中元法会的事,希望我们过去也做个超度道场,顺便看一看风水。”

    原来如此,难怪他们不在县里找人,抱阳观的中元法会效果拔群,把他们给吸引了。

    谢灵涯对风水了解不多,最近只在符箓和杂术上下功夫了,按理说这个活儿他要接也只能接一半,但是他知道施长悬会风水堪舆之术,上回贺樽叔叔出事,施长悬就稍稍露了一手。

    但是按理说施长悬只是挂单在这儿,依照太和观道士的说法,他也不是随便接活的,之前谢灵涯把施长悬哄来的时候还说不要他做什么呢。

    这会儿,谢灵涯厚着脸皮看施长悬,期期艾艾地喊他:“施道长……”

    施长悬:“……”

    施长悬对翼水矿业的人道:“有照片吗?”

    照片?他们反应过来,应该是说建筑的照片,连忙拿出一个平板电脑,给施长悬看了个小视频,“就是这里,柳河矿,这个大楼是新建的,当时没请人看风水,现在总觉得不对。”

    谢灵涯问道:“具体什么地方不对?”

    他们过来看到道观外观时,还觉得有点不靠谱呢,不过进来和这里的信众聊了几句,听了一些事迹还看到了无蚊现场后倒是改变了看法。这时听谢灵涯提问,也无有不答。

    “小刘,你都在矿上,你来说吧。”那为首的男人对旁边那个三十岁左右的男性说道。

    这位刘先生点头,说道:“大楼还没建好时,矿上就出了事,那次好在没死人。建好后,有位工人在井下出事,去世了。自打他去世以后,矿井下就常发生怪事,而且前不久矿上停电,还有人在办公室里……见鬼了,直接病倒。

    “在那之前,我们矿已经连续六年零伤亡了!那次运煤的溜子突然断链,工人修理时就莫名其妙跌下落煤点致死,唉!太蹊跷了,事后又闹鬼,所以怀疑是大楼改了风水导致的,想问问有什么补救的方式。然后,也做个道场超度一下亡魂。”

    采矿历来是很危险的,工人们多少有安全问题,而且矿井中黑暗封闭,这也是为什么矿上多少有点迷信的原因。

    柳河矿连续六年没有出过安全事故,大楼建好后就出了,而且矿井发生怪事,再到现在连办公室里都闹鬼,这即便风水没问题,也确实需要做下法事了。

    施长悬这时也看完了视频,说道:“单从视频上看,并无问题,新大楼建在中轴线,且修了广场,藏风聚气,两旁的旧楼如抱,反而增添了平衡感。后方山势如楼台,与大楼也并没有冲突之处。”

    “对对,以前也有人说过我们矿山山势很好。”刘先生忙点头道,“但是我们只有大楼发生改变了啊。”

    施长悬轻轻摇头,“我是说单从视频看。采矿掏山,大楼内格局也未拍到,不一定。”

    如是有明显的问题,他从视频上也就看出来了,但要是细节或隐蔽处的问题,只能去现场查看了。

    那为首的男人说道:“所以想麻烦高人到柳河矿去帮忙解决这个麻烦,车马住宿我们都报销,事后酬金十五万。”

    施长悬神色不是很感兴趣,但谢灵涯对这个金额感兴趣啊,又有点犹豫:“一定要做三天的道场吗?”

    他们道观人本来就少,一出去就是三天,难道全让居士顶着,不太方便啊。

    刘先生道:“这……是的,必须三天。”

    谢灵涯又看向施长悬,除了时间问题,这风水也得施长悬出马啊。

    施长悬:“我只有周末两日有空。”

    谢灵涯一喜,“够了。那道霆就在观里,我和施道长一起去。”

    那三人本是来请张道霆的,看他们内部商量让谢灵涯和施长悬去,倒也答应了,反正张道霆管谢灵涯叫师兄,而施长悬刚才也稍稍露了一手。

    刘先生又问道:“施道长的事能稍微提前吗?如果能周五就最好了。”

    施长悬淡淡道:“不行,周五我上课。”

    三人:“……”

    虽然他们已经在心底说服自己,年轻不代表没本事,但是听到施长悬说上课,还是有点怪异,原来道士也会上学啊……

    ……

    翼水矿业的人离开了之后,谢灵涯想了好一会儿,对施长悬和张道霆说:“你们觉不觉得哪里怪怪的,既然他们也讲究风水,当初建大楼时为什么没找人看看?”

    施长悬并不意外地道:“确实有蹊跷之处,应该有什么顾忌没说。”

    谢灵涯一想也是,毕竟是个很多人的企业,也是第一次和他们合作,不一定事事都交代详细,“有道理,我反正只管做道场。”

    .

    到了周末,那位刘先生开车来接谢灵涯和施长悬。

    谢灵涯带了设坛要用的东西,一些大件的不好带,已经让他们提前准备在柳河矿了。

    柳河矿距离杻阳市区大约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外围是一些家属楼,往内开慢慢就可以看到刘先生他们说的那个新大楼了,大约有十层高,连同前面的喷泉广场都是崭新的。

    刘先生在广场旁停了车,带他们进大楼,施长悬说先看这里。

    这办公大楼是略有弧度的方形,施长悬在里面看了一圈,一直没说什么,看完后才道:“去矿上看看吧。”

    他又转头问谢灵涯要那个去世工人的生辰八字,因为要做道场,刘先生早就把资料和一些基本情况发给谢灵涯了。

    谢灵涯把手机拿出来给施长悬看,他都记在里头了。

    刘先生一边带路一边迫不及待地问:“大楼有什么问题吗?”

    “看完再说。”施长悬看完八字,并不打算开口的样子。

    其实谢灵涯也特别好奇的,但是有外人在场,他只好也跟着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说道:“刘哥,不要急躁。”

    刘先生讪讪道:“我有些担心。”

    刘先生把两人带去煤矿,施长悬又要求下矿井,因为施长悬说过采矿挖山,刘先生也没想那么多,找了个老工人来带路。

    老工人叫周茂,本来有些不耐烦,他现在是休息时间,听刘先生耳语几句后,态度立刻好了一些,“大师,我带你们去换衣服。”

    谢灵涯心里估计刘先生是和他说他们是来超度、看风水的,这个身份在这里还真好使,很多工人不一定笃信,但也会比较敬畏。

    刘先生的任务大概就是全程陪伴,即使心里有点忐忑,但还是和他们一起换上了防水衣、套鞋和安全帽等,还发了定位器。

    穿衣服的时候,周茂盯着谢灵涯整理符箓,他提前画了一些符箓备用。

    一般矿山找驱鬼师买符,一张都得几百上千。最近井下老出怪事,他也是心里头有点毛。

    “给你们一人一张。”谢灵涯也没想那么多,反正这次翼水矿业要给酬劳的,搭两张符怎么了。

    他话音刚落,周茂和刘先生就迫不及待从他手里拿过了符,好像抢一般。

    抢完两人也讪讪一笑,周茂说道:“不好意思啊,我本来也算胆子大的,但是最近实在是……你们知道的。”

    刘先生大致给谢灵涯讲过一点,但不是很详细,待会儿要下去,谢灵涯想以防万一也有个心理准备,便问:“周师傅,能不能说说,井下都发生过什么怪事,你遇到过吗?”

    现在还没下井,阳光普照的,周茂又是老工人了,开口便说起来:“我还真遇到过一次,不单是我,我们队里好几个人都遇到了。那天我守在竖井下头看盛煤,就我一个人,忽然听到脚步声,我出去看吧,又什么都没有。”

    谢灵涯:“脚步声,什么样的脚步声?”

    周茂没想到他还要问这么细,这大师胆子就是大:“就是套鞋声啊,我坐那地方也就一平米,有个帘子挡着,外头是通道。

    “我听到通道里传来叮哐的声音,还带着回声,起初没多想,反而到外面看了看,但什么人也没有。回来坐着,又有脚步声了,看了两回,什么玩意儿也看不到,吓得我心脏都快蹦出来了。”

    谢灵涯点点头,“还有吗?”

    周茂想想又道:“有一次我不在,我们整个工作面的顶上啊,就轰轰响,跟打雷似的。当时我们队里几个工人,都不停地说:罗小军咱们一起上班的,玩得也不错,你别搞我们啊!好一会儿那声音才没了!”

    罗小军就是出事那个工人的名字,一般人遇到疑似亲朋熟人的鬼魂作怪,都是这么喊几声,让他们别闹了。

    谢灵涯隐约觉得奇怪,和施长悬对视一眼,暂时按下没说什么,“走吧,去矿井里。”

    ……

    虽说外界是大白天,但井下一片漆黑,而且由于深入山腹,空气流通没怎么好,会有些憋闷,又潮湿,矿灯能照到的区域也有限。

    谢灵涯一到矿井里就想,在这样的环境下,的确很容易害怕。

    周茂说:“我们这井下呢,尤其讲究风水。不过不是大师你们那个风水,而是通风和排水。”

    谢灵涯点头,矿井中有些有毒有害气体,粉尘什么的,通风十分重要。

    要是吸入有毒气体,人一晕容易产生幻觉,所以这种地方的迷信规矩,有的其实只是大家总结的有用经验,只是当时不懂原因才套上一个迷信的外壳。

    周茂反复强调,一定要听他的,不能脱下矿灯、安全帽,不能带火种,井下很危险,种种安全事项可以说都是保命的关键,不能有侥幸心理。

    大家一一记住,这些方面周茂说了算。

    施长悬一直拿矿灯照着周围看,周茂就给他介绍各处分别是干什么的,到了一个弯弯曲曲的巷道,周茂照了一下里面说:“这里是存放炸.药的,还要进去看吗?”

    “看看吧。”施长悬示意往里走。

    周茂走在前面带路,顺口解释:“必须这么造弯,也是为了安全。”

    弯曲的巷道内除了矿灯照射的地方全是黑暗,潮湿憋闷,偶尔还有水珠滴在谢灵涯的安全帽上,滴答作响。

    谢灵涯走在后面,忽然感觉前面的人停住了,“怎么了?”

    周茂牙齿打架:“前、前面怎么还有灯啊。”

    谢灵涯觉得奇怪,探头一看,还真是,前面弯道壁上隐隐有光亮,“你同事吗?”

    “谁、谁啊?”因为身边好几个人,周茂鼓起勇气往前走了几步,又问道。

    空荡的巷道内没有丝毫回答。

    而且他一往前走,那灯光也往前,凭着弯道,仿佛在躲他一般。

    刘先生忽然带着点哭腔道:“不是……那有光怎么没影子啊!”

    谢灵涯一寒,往旁边一看,没错,他们几个人打着矿灯,巷道壁上是有光也有人影的,怎么前面没有呢?

    一时间巷道内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只剩点滴水声。

    滴答,滴答。

    周茂往后退,口中说道:“小军啊,我老周对你可一直挺好!你别闹我!”

    谢灵涯捏着符,拦住周茂:“别走啊。”

    周茂这么大一个汉子,这时也虚得很:“你们和他聊呗,我在道口等。”

    谢灵涯:“……”

    不对不对,周叔一定没看过恐怖片,你和道士分开还能行?

    施长悬却按了一下谢灵涯的手腕,“收起来吧。”

    谢灵涯不解地看着他。

    施长悬把矿灯晃了两下,淡定地说道:“那是我们的灯光反射在地面的积水,前面什么也没有。”

    三人仔细一看,还真是如此!

    谢灵涯:“…………”

    周茂和刘先生反应最大,不禁闹了个大红脸,“我、我还以为……”

    谢灵涯非常理解地看了他们一眼,不是什么人都能在这种情况下冷静思考的,刚刚他差点也想就地超度了,“哈哈哈,虚惊一场,走吧。”

    施长悬忽然道:“直接去罗小军出事的地方吧。”

    周茂和刘先生都僵了一下,他们心跳还没恢复过来呢,“现在、现在去啊?”

    施长悬点头。

    刘先生只好白着脸道:“那,那去吧……周师傅。”

    得亏周茂老工人了,提提胆给他们带路。快走到的时候,周茂战战兢兢地介绍。

    罗小军去世的地方,也就是前方,是一个落煤点,煤从溜子运到落煤点,从一个斗口倾斜下去,一个落煤点能储存上百吨的煤。

    施长悬看了一眼运煤的溜子,问道:“他是跌死的?”

    之前刘先生就是这么说的,周茂听了却是有点发寒地道:“他在那儿摔下去啊,本来斗口处还有个挡墙,不知怎么他居然翻了过去!那后面的煤全都砸在他身上,挖出来的时候已经没气了。我觉得,是埋死的!”

    一个能装上百吨煤的大空间,先跌下去,然后是那么多煤源源不断砸下来,重重压在身上,层层叠叠。

    一时间没人说话,刘先生的呼吸声更是重了一些。

    似乎每个人都不由自主想象,那是一种怎样的绝望。

    过了一会儿,施长悬的声音才响起,“往前走吧。”

    啪嗒,啪嗒。

    空荡的通道内忽然响起的声音,让众人一个激灵,侧目看去。

    声音是从前方传来的,带着悠悠的回声,是什么人在向这边走来么,套鞋踏在地上,重重的,啪嗒,啪嗒……

    可这是一条笔直的通道,用矿灯照过去,什么都没有。和刚才弯弯曲曲的巷道不同,一眼就能看到底,甚至那黑洞洞,曾经吞噬过人生命的斗口,唯独看不到声源。

    周茂和刘先生脸色猛然一变,眼睛瞪大,瞳孔收缩,嘴角抽紧。

    这回总不是什么反射了吧?

    “我艹!”两人同时叫了一声就往外跑。

    “嗯??”他们跑得太快了,谢灵涯都没反应过来,“你们别跑啊!”

    喂你们跑什么,留下来看我秀一波操作再走啊!

    那两人身上都有谢灵涯画的符,他觉得完全可以留下来见证他的操作啊,他手里都夹着几张符箓了。

    这时,施长悬再次阻止了谢灵涯,他握着谢灵涯的手腕轻声道:“别动。”

    谢灵涯不解地看着施长悬,只见他抬手在自己眼皮上抹了一下,冰凉的手指蘸着什么液体滑过,待谢灵涯睁眼再看去,矿灯所照的地方赫然多出一个“人”。

    隔着段距离看去,“他”半边身体都在斗口之内,上身死死扒在斗口的挡墙上,穿着套鞋的脚一下一下往上扒拉,想要爬上来……

    正是这样的动作,发出了类似脚步的啪嗒声。

    谢灵涯下意识退了一步,但很快看着这个鬼,“咦”了一声,“还真不对啊。”

    ……

    周茂和刘先生跑出去一段距离后,也后悔了,但是一瞬间太吓人了,他们下意识拔足狂奔。

    “我们回去找大师吧。”刘先生战战兢兢地说。

    周茂却有些怕,“先喊喊……”

    “不然我们找几个人来吧?”

    不等他们讨论完,就见两束灯光照着谢灵涯和施长悬出来了,两人不疾不徐,十分镇定,衬得周茂和刘先生更怂了。

    “谢老师,施道长,没事吧?”刘先生汗道,“我们正想回去找你们……”

    “罗小军,他的套鞋是不是绿色的?”谢灵涯问了一句。

    还真是,那天周茂看过遗体,他顿时冷汗齐下,“你们看到他了?”

    “真的是他啊,那就不对了。”谢灵涯看向刘先生道,“施道长查看过大楼和这里的风水,确认没有任何问题,包括罗小军的生辰八字。刚刚我也看到了罗小军,他魂魄非常虚弱,而且神志还停留在自己去世的刹那,都离不开这周围,不可能有害人生病的本事。”

    周茂本来就因为工作环境有些迷信,听到谢灵涯准确说出罗小军的特点,又说自己见到了他,腿都在发软了,“我们能不能上去说?”

    刘先生却是一脸茫然又惊愕,“不,不可能啊!那我们……”

    周茂也被提醒了,“是哦,那白矿长咋回事?”

    谢灵涯:“白矿长?”

    刘先生顿时有些尴尬,“呃……”

    此前谢灵涯和施长悬就有点默契,觉得翼水矿业有点隐瞒的地方,不过当时以为是什么内部纠结,他们反正不管人事。

    来了之后,谢灵涯听到周茂说起矿下发生的事情,又觉得鬼事也不对了。

    照他们说,罗小军的鬼魂都能追索到办公室去,把人给闹得大病了,怎么在矿下那么好说话,骚扰人被说了两句也就不闹了,没一个人出事。

    待看到罗小军后,谢灵涯就确定了,罗小军果然不是厉鬼。他甚至觉得之前那些事,是不是和周茂看到反射的灯光一样,大多属于自然现象,工人们自己脑补过多,归结到罗小军头上。

    出了矿井后,刘先生打了个电话,然后说道:“两位,这件事有蹊跷啊!”

    谢灵涯:“正等您给说明一下。”

    “……”刘先生有点尴尬,然后从头道来之前含糊的细节。

    其实他的职位呢,就是柳河矿白矿长的秘书,这位白矿长是一名无神论者,坚决不相信封建迷信。新上任柳河矿后,大笔一挥批了建个新大楼。

    当时就有人劝他请人看看风水,他不以为意,那时候就传遍了全矿,大家倒也不以为意。但是后来罗小军出事,便有人传是因为风水问题。

    白矿长不信邪啊,即便因为这件事他压力很大,但还是不信。

    白矿长还亲自下井排查问题,最后认为完全就是意外,井下潮湿脚滑,虽然罗小军没有违规操作,但是这种工作危险很多,很难防住所有意外啊。

    于是白矿长只要求大家加强安全工作,力求把意外也减少到最低。

    接下来就是矿下出现了一些灵异事件,白矿长同样嗤之以鼻,认为是心理作用,大家自己吓自己,完全可以从科学的角度解释。

    当然,这时候关于他破坏柳河矿风水的消息,也传遍了全矿,大家都议论纷纷,大多觉得比较玄。

    有了这一出,白矿长也是心情不佳,但仍然坚持自己的三观。直到有天加班时办公楼停电,他特别勤恳地点着蜡烛办公,就是这时见到了罗小军的鬼魂,说自己很惨,要求他请人来做三天的道场。

    白矿长病了一场,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个消息也传了出去。

    白矿长这回不敢不信了,但又有点倔,不肯找矿里联系的驱鬼师,倒是听自己一个亲戚提起去参加抱阳观的法会,他相信自己的亲戚,于是才让人去请抱阳观的道士。

    虽然柳河矿内部流言纷纷,在请道士的时候,刘秘书还是隐去了一些细节,尤其是白矿长那一节。

    话说到这里,谢灵涯才明白为什么还算讲究的柳河矿,会不找风水师就建个新大楼。而且他多少能理解那个白矿长的想法,只是这样一来,白矿长怎么会见到罗小军呢?这件事的源头其实在白矿长个人身上吗?

    “我们可以见见白矿长吗?”谢灵涯问。

    “可以,可以,刚刚白矿长也说想见见两位。”刘秘书忙道。

    ……

    白矿长才从医院回来,正在家里,刘秘书把他们带到家属区去,白矿长还在和人打电话谈工作上的事,只歉意地和他们点头打招呼。

    等白矿长打完电话后,谢灵涯两人才和他握手打招呼。

    “谢老师,施道长,”白矿长神色间有些焦灼,“我听说,我们大楼的风水没有问题,罗小军也没有冤魂不散?可是,我明明在办公室见到他了!”

    他并不觉得这两人要在这一点上骗他,太没必要了,尤其想赚钱更不会这样。

    谢灵涯现在也不清楚呢,他道:“您能详细说一下那天的情形吗?”

    白矿长不禁摸了一下自己的心脏,说起那天发生的事。

    当天晚上,白矿长加班到九点,忽然停电了,他想把最后一点工作做完,于是点了根蜡烛。

    可是没多久,那烛火突然缩小,变成了绿色。白矿长奇怪又惊讶,想站起来看看。

    这时候,烛火变成绿色后却变得越来越大,仿佛焰火一般,照得整个房间成了绿色。

    紧接着,墙角忽然冒出一个黑影,对着烛火拜了拜。它一拜,白矿长就觉得自己的心脏像被揪了一下,而烛火也暗了一些。它越拜,白矿长越痛,烛火也越暗淡。

    到了最后烛火只能豆子般一点大时,白矿长已经两眼翻白了。

    那个鬼影这时才自称是罗小军,让白矿长找人来做满三天道场,不然,下次它一拜到底,烛火灭了,白矿长也就人死如灯灭了。非但如此,还要去他家里,继续拜他家人。

    白矿长失去了意识,再醒来时已经是在医院,他本以为是自己做了场真实的噩梦,可是一检视身上,胸口分明有淤痕,他之前身体很多,完全没有心脏病的前兆,这不是被鬼拜出来的吗?

    这是什么招数谢灵涯不太了解,但是他知道另外一件事,“所以您也没有看到那个鬼影的面目,不能完全确定它就是罗小军?”

    白矿长一呆,“我是、是没看到,就一团黑影,可是他说他就是罗小军啊……”

    他说着说着就没声了,沉默一会儿才不解地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真的是做梦,然后有人趁机在我身上弄出淤痕?可是他怎么能知道我做了这样的梦呢?”

    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他办公室里还有别的阴物,但不知为什么缠着白矿长,又冒充罗小军。

    谢灵涯看了看施长悬,说道:“今天晚上,借您办公室的钥匙用一下吧。”

    白矿长出事后再也没去那办公室,他寒了一下道:“好的,两位小心啊!”

    .

    谢灵涯离开白矿长家之前,给了他一道灵祖护身符,让他随身佩戴。刘秘书则招待他们休息,吃饭。

    趁刘秘书不在,谢灵涯问施长悬:“你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吗?”

    “从未见过。”施长悬说罢又道,“但是黑影……”

    谢灵涯也点点头,如果是黑影的话,非红非绿,应该也凶不到哪里去。当时听白矿长说完,他心里就想,要是鬼也不难对付,就是不确定会不会是别的东西。

    到了晚上,两人带着家伙什进了办公楼,白矿长的办公室。

    这个点周遭也没什么灯光了,唯有远处家属区还亮着星星点点的光。

    谢灵涯把桃木剑和符箓藏起来,掏了一大把纸钱出来,把做卫生用的盆拿来,点燃纸钱,“罗小军,罗小军?你在不在啊。”

    谢灵涯不停喊罗小军的名字,真正的罗小军当然是听不到的,但他们要找的那个东西听得到就行了。

    谢灵涯喊了半晌,也没什么回应,他灵机一动,换了个说法。

    “罗小军,我们是来给你烧钱的,和你商量一个事情,白矿长请的大师一时半会儿到不了,道场要晚些做,这些钱你先拿着用,当利息,可不可以?”

    这时,屋内忽然阴风阵阵,温度瞬间降下去好几度。

    施长悬久经阵仗不必说,谢灵涯也算有了些许经验,所以都没有大惊小怪,而是扫视起周围。

    就如白矿长所说一般,墙角冒出来一个鬼影,面目全无,黑糊糊的,只有个人形,它细声细气地喊:“不行!不行!不行!晚一天,就要七天七夜的道场!”

    ……出来了。

    谢灵涯古怪地看着他,“罗小军?”

    黑影变大,几乎占了整面墙,用诡异吓人的语调凄然道:“是我,我死得好惨……”

    施长悬没等它说完,面无表情地甩出一张符粘在它身上,这黑影便瞬间缩小回原来的大小,滚在地上。

    谢灵涯也从旁边的柜子里把三宝剑抄了出来,冲上去照着它就是一顿抽,“你大爷的!你还敢骗我,我可去你的吧!罗小军?你再说一遍你是罗小军?”

    施长悬:“……”

    “啊!啊啊啊!”桃木剑抽在身上,抽得它身形越来越暗淡,抽得鬼影身上蒙的黑气都没了,露出一个中年男鬼,连连惨叫,“我不敢了,我不敢了!”

    谢灵涯打累了,坐在地上,手撑着剑道:“说,你他妈到底干什么,你和白矿长有仇?”

    中年男鬼犹豫了一下,才抖着声音道:“没、没仇。”

    谢灵涯看看他,“你不是罗小军,也没怨没仇,又来吓人,让人做三天的道场,你……”

    谢灵涯突然间反应过来,“好啊,你个臭不要脸的,你骗祀来的!”

    这孤魂野鬼多了,不是个个都有供奉,鬼生前本来就是人,自然生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比如骗祀。

    这种事谢灵涯也只是听舅舅说过,有那种冒充名人鬼魂,让人给自己供奉的,更甚者有冒充别人祖先要求吃穿的。单纯的人一听这鬼说自己是李白、杜甫的,还不立刻仰慕地献上食物。

    不过这种鬼一般没什么本事,鬼的能力也分大小,它们都做不到威胁人的性命,只能靠吓、骗,好让自己饱餐一顿。

    而且他舅舅说的也是老事,现在的人没那么信了,也就骗不到,人家理都不理你。

    好比独脚五通,它以前信徒多的时候绝没这么好对付,如今却知道它的人都没几个了,好不容易被人捡回去没吃的也不敢直接弄死,而是吓一吓。

    没想到这回谢灵涯亲眼见到一个厉害的,知道害人性命,而且排场也大一些,不是让供奉一些吃食,而是直接就让做道场了!看看人家这个野心!

    中年男鬼一听自己骗子身份被戳破,顿时羞愧难当地捂住脸,“大师!我无儿无女,孤魂野鬼一个,没有祭祀,也打不过别的鬼,一衣半食都抢不到,已经饿了十几年啊!”

    有祭祀的鬼一年也就吃几餐,没有祭祀的鬼更惨,混点施食,还不一定抢得过别的鬼。像这个混的差的,都十几年没吃过饭了。

    正因如此,它才趁着柳河矿人心惶惶,冒充罗小军恐吓白矿长,看白矿长深信不疑,更是狮子大张口,让白矿长找人来做道场。

    作为一个能力不怎么样的孤魂野鬼,这个中年男鬼吓人也得冒名,借助人内心的恐惧,人越怕,鬼的气焰才越嚣张。

    白矿长也就对罗小军有点阴影,它一说自己是罗小军,白矿长瞬间信了,而且自己就脑补了很多。

    “我怎么觉得有点漏洞,饿了十几年?你的意思是,这是你头一次做这种事吗?”谢灵涯逼问道,“这么说,你以前没有用拜灯那一招害过人性命?”

    谢灵涯一说,那中年男鬼竟是嚎啕大哭起来。

    “……卧槽?”谢灵涯吓一跳,转头看施长悬,“我这么凶吗?”

    鬼都给他吓哭了啊。

    施长悬:“……”

    中年男鬼哭得几乎抽过去,“大师啊,我苦啊!我不是骗人,我这真真的是第一次害人,还未遂!

    “我饿了十几年,去年中元节好不容易抢到一碗饭,这时候有个老鬼来跟我说,我要是把饭给他,他就教我一招鬼拜灯,我越拜人越痛,拜到灯灭就死了。

    “我哪里敢害人,我就想学了来吓吓人,所以才跟他换了。然后我努力学习,学了一整年啊,今年中元节都没出去抢吃的,我终于可以骗吃的了!

    “可是,可是我用了才发现,那骗子老鬼他妈是个清朝鬼,那鬼拜灯只拜得灭烛火,拜不灭白炽灯啊呜呜呜呜哇——”

    谢灵涯&施长悬:“…………”

    中年男鬼哭得越发撕心裂肺,“那缺了大德的老鬼啊,骗我的饭,这年头谁家还点蜡烛过日子,那比信鬼的人家还少啊!我是找来找去,找来找去,好容易才遇上柳河矿刚死过人,又停电!”

    谢灵涯&施长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