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六百三十八章 黯然销魂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杨根硕对撞过去。

    施展鬼功**身法诀。

    步伐诡辩莫测。

    六叔公一个不察,便让他近了身。

    于是,就变成了近身相搏。

    没有预料中两种能量碰撞所造成的爆鸣、气浪、冲击波,什么都没有。

    观众们表示很失望。

    不是六叔公不想,而是杨根硕不来。

    六叔公微感诧异,这小子的确有些门道,难怪,搞得公羊家族灰头土脸。

    但也仅此而已。

    六叔公倒也无惧。

    一来,杨根硕太过年轻,就算从娘胎里就开始修炼,又能有多少年的修为。

    二来,就是近身相搏,靠的无非是搏击技艺和肉身强度。

    谁占优势,谁就稳操胜券。

    六叔公不相信自己淬炼了百十年的肉身,不如杨根硕强悍。

    六叔公不信,自己地界高手的修为,武技不如这小年轻。

    一番试探性的对攻,也让观众震惊无比。

    因为,高手风范慢慢显现出来了。

    因为,那一句圣人一怒风云变色。

    尽管风云尚未变色,但两人已被一道龙卷裹挟。

    以至于,旁观者已经看不到二人。

    维多利亚一颗心提了起来。

    四名近卫军挣扎着坐起身,也是惊骇欲绝。

    他们惊骇于六叔公恐怖的实力,难怪一招落败,那是一点儿也不冤枉。

    只怕还是人家不屑,或者有所顾忌,否则,四人只怕已经魂归故里。

    公羊家族的人兴奋不已,他们一厢情愿的认为,这一切都是六叔公搞出来的。

    而不知天高地厚的杨根硕,已经深陷六叔公的领域,多半变成了案板上的鱼肉。

    唯有公羊刚毅保持清醒,想到最坏的可能。

    虽然他觉得,这种情况不大可能出现。

    但是万一的。

    万一六叔公有个闪失,那真如维多利亚说的那样,就是动摇了家族的根本。

    不会的,绝对不会,地阶高手,都说是世所罕见,若是轻易被击败,就不值钱了。

    如此自我安慰一番,他的目光再次投向了那道“龙卷”。

    龙卷缓缓移动,所过之处,就是一道深沟,如同被犁过的田地。

    所有人都拼命避开这道龙卷。

    将偌大的场地交给二人发挥。

    杨根硕一刻不出来,公羊刚毅的心就多了几分紧张。

    龙卷之中,两人依然还是试探性的攻击。

    同时,还有交谈。

    六叔公不住点头:“不错,很不错,年纪轻轻,就有这等修为,来日必定前途无量。”

    杨根硕挡住六叔公一肘一腿,冷笑:“甭废话,直接说但是。”

    六叔公哈哈大笑:“倒是个明白人。但是,你遇到了六叔公我!”

    六叔公的攻击的确非同凡响,老头儿举手投足,轻松写意,而他已经是左支右绌,相当吃力。

    六叔公续道:“而且又是这么高堪称百年难遇的资质,废了着实可惜。”

    六叔公闪电砸出一拳,如同天外飞来,杨根硕刚刚作出反应,要避其锋芒。

    却发现对方又打出一拳。

    这一拳恰好在杨根硕避让的必经之路上等着。

    是一记组合拳。

    杨根硕迫不得已,竖起双拳强行封挡。

    那拳头携带着巨大无匹的力量,砸在杨根硕双臂上,然后,连同双臂,作用于他的头部。

    这一下,杨根硕直接懵了。

    一阵气血翻腾,退出龙卷。

    而那道龙卷随着杨根硕的退出,也烟消云散。

    六叔公洒然而立。

    “大牛!”维多利亚关切地喊道。

    杨根硕放下疼痛欲裂的双臂,闭上了眼睛。

    六叔公向前一步,依然是仙风道骨,睥睨众生。

    是个人都知道杨根硕败啦。

    瞧他那苍白的脸,抖颤的身子。

    然后,杨根硕问出一句话:“那怎么办呢?”

    所有人面面相觑,觉得这话没头没脑。

    唯有六叔公明白。

    他淡淡一笑:“拜我为师,传承我的衣钵。”

    “不要啊六叔公,他是家族仇人!”公羊刚毅疾呼。

    “六叔公,我们一致反对!”家族成员,包括哪些长老,都是异口同声。

    “反对无效。”六叔公淡淡摆手,和颜悦色地看着杨根硕:“怎么样,老夫愿意为了你力排众议,冒天下之大不韪,你有没有感恩戴德?”

    “呵呵……”杨根硕摇头笑道:“老头儿,你只有武技却无武德,这种人修为再高,也不配收徒。”

    “你……”

    “而且,你就不怕我净得你的真传,然后杀了你?”

    “这个倒是不怕,你拜我为师,我必昭告天下,你若弑师,普天之下,必然再无你立锥之地。”

    “算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却没法接受。”

    “年轻人,你不再考虑考虑?”六叔公似乎不死心。

    这一刻,公羊刚毅略显忐忑,若是杨根硕成了六叔公的徒弟,以后自己还有好日子过?

    不过,更多的却是认同和钦佩,认同杨根硕说的,这个六叔公毫无武德,甚至道德败坏,钦佩杨根硕宁折不弯。

    心里点赞:杨根硕,你绝对是个直男。

    杨根硕沉默了片刻,说道:“不用再考虑了,唯有死战!”

    话罢,再次扑向六叔公。

    这一次,却是走了直线,表现出匪夷所思的速度。

    而体内,乾坤造化诀自行运转,八成的真气尽数凝聚于右拳之上。

    他凌空跃起,疯狂嘶吼,拳头举上了半空,就要来个石破天惊。

    当然,他很清楚——不成功便成仁。

    然而,六叔公直接轰出一拳,对准的却是杨根硕的腹部以下。

    后发先至。

    再次说明了不可逾越的巨大差距。

    杨根硕腹部中拳,倒飞而出。

    尚在半空,便喷血连连。

    “大牛!”维多利亚哭喊。

    “六叔公!”公羊家族振奋。

    杨根硕倒飞出去,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回荡:“终究还是差的太远啊!”

    他努力扭头,看向维多利亚的方向。

    维多利亚捂着嘴,那一抹凄婉哀绝的眼神,包含着万水千山。

    杨根硕闭上眼睛,淌下一滴泪,黯然**,不外如是。

    自己终究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女人,若是她受到侮辱,自己死难瞑目。

    然而,这一切已经由不得他。

    六叔公并没有就此放过他,展开身形,居然追上了他。

    然后居高临下,一记冲拳。

    杨根硕腹部再次中招,狠狠地掼在了地上。

    那种感觉,就像被一辆高铁撞飞,被一颗流行砸中。

    杨根硕感觉自己的灵魂已经出窍。

    “不要!”维多利亚扑过来。

    六叔公一记勾拳,杨根硕脑袋嗡的一声,不由自主偏向了维多利亚。

    维多利亚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杨根硕挤出笑容,嘴巴动了动,然后,闭上了眼睛。

    一动也不再动。

    有泪从眼角滑落。

    有血从口角淌出。

    四名近卫军呆了。

    他们碾压对方的时候,可是没取一人性命。

    难道杨根硕就这么挂了?

    “不要,啊!不要!”维多利亚扑在了杨根硕的身上,拼命摇动:“大牛,你不能死,我不允许你死!”

    公羊家族所有成员都看向六叔公。

    虽然六叔公打赢了,扞卫了家族荣誉,可是,杨根硕居然被打死了,他们似乎都没法高兴起来,反而心头有些沉重。

    因为,杨根硕死得很爷们儿,为了自己的女人而死。

    而恰恰相反,六叔公为了得到一个女人,而打死了人家的男人。

    “小妞,他挂了,以后就跟着老夫吧,老夫同你合籍双|修,老夫保证,假以时日,你的修为就能超过杨根硕。”

    说着,一只手就去抓维多利亚的肩头。

    “滚开。”维多利亚后退一大步,“不要碰我!”她厉声道:“我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因为你今天所做的一切,已经将公羊家族推入了万劫不复。”

    公羊刚毅脸色一变,差点没能站住。

    “哈哈……小妞,休要危言耸听,你能上门欺负人,我们就不能还击,这只是正当防卫而已。”

    “等着吧,公羊家族已然名存实亡。”

    “信口雌黄,大放厥词!”六叔公吹胡子瞪眼,“若是真正如你所说,你说老夫应该怎么做?”

    维多利亚一只手覆盖在杨根硕的侧脸上,流着泪慢慢摇头。

    她好后悔,早知如此,就不该让大牛过来。

    他的牺牲,自己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维多利亚俯下身子,冰凉的唇印在杨根硕的嘴上,她深情的吻着,丁香小舌却再也无法顶开杨根硕的牙关。

    泪水一颗一颗,如同断线的珍珠,跌碎在杨根硕的脸上。

    如果有人细心,就会发现,那些泪水接触到杨根硕脸皮的一刻,便纷纷气化。

    六叔公一把扣住维多利亚的肩膀:“小妞,跟老夫走吧!”

    “放开殿下!咳咳……”劳拉实在起不来,一激动就是撕心裂肺的咳嗽。

    其他三人也都一球样儿。

    维多利亚肩胛骨疼痛欲裂,“放手,你要怎样?”

    “哈哈……”六叔公大笑,“你不是说不会放过公羊家族吗?那么,在此之前,老夫自然要最大限度的开发你这具身体,总不能浪费是吧!”

    “你无耻,我宁愿死!”

    “在我手中,死都是奢望!”

    “不得无礼!咳咳……”胡巴也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六叔公癫狂地大笑:“洋小妞,你就不该来到这个国度,你说要毁掉公羊家族,为什么,有凭什么?若是我以你为人质,你的家族是否就要投鼠忌器?”

    “你敢!”

    “我的手段,尔等无法想象。”六叔公挺直身形,捋着长须,摆出一个造型。

    他认为,家族那些成员反应太迟钝,这一刻,难道不应该有掌声,闪光灯不应该闪烁?绝品野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