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六百二十七章 家族会议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听话听音,杨根硕慢慢瞪大了眼睛,这是维多利亚要跟自己保持情侣关系的意思吗?

    维多利亚一口喝光了杯中的酒,将高脚杯丢在地毯上,冲他勾勾手,“来,床上陪我,我在这边不会呆很久。”

    这种要求,杨根硕如何拒绝。

    人家也没说上了床,就要做什么呀!

    然而,一旦上了床,孤男寡女,发生这么多事,身体很累,心却很活跃。

    于是,该有的反应都有了,接下来,也顺理成章了。

    不过,没有激情四射,只有温柔缱绻,是心的融合,是爱的升华。

    杨根硕做的很文雅,文雅的令维多利亚越发刮目相看。

    原来,轻研慢挑,也别有一番滋味……

    这一夜,很多人注定无眠。

    林芷君就是其一。

    她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心头回荡起中毒那一刻的感觉,似乎并不坏。

    后来,杨根硕跟两个女人在车里做那事儿,车子剧烈的晃动,女人肆无忌惮的惨叫。

    林芷君早就成年了,并非单纯的像张白纸,这年头,资讯如此发达,平常打开一个网页,都能弹出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

    所以,她当然知道,女人的惨叫并不是痛苦,至少不全是。

    那一刻,自己的毒性虽然被大牛压制住,但是,却有种成为车内女人一员的冲动。

    现在回想起来,身体和灵魂都为一股从没有过的欲|望所包裹,就像中毒了一样。

    她双臂死死抱住枕头,按在自己胸前,双腿拼命夹紧被子,一搓,又一搓,咬着唇皮,蹙着眉头,发出痛苦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娇躯一下子紧绷起来,如一张满弦的弓。

    下一刻,弦断了。

    少女的身子放松下来,浑身上下已经湿透。

    “这就是高|潮吗?”女孩的唇边掠过一抹苦涩的笑,没想到自己的第一次顶峰,也是自己创造的。

    回味片刻,发现更空虚了。

    失魂落魄的起身,躺进了浴缸。

    心头生出一丝恨意,对杨根硕的恨意。

    ……

    龙慕云代表的是特殊部门,因为她的介入,这件事处理的非常低调。

    民不举官不究嘛!

    死伤几个人,彼此都自行消化,就不麻烦警察同志了,人家怪忙的。

    所以,普通老百姓都不知道堂堂公羊家族受到了这么大的打击,而这似乎才刚刚开始。

    当然,普通老百姓蒙在鼓里,八大家族以及西京的上流社会,都有所耳闻。

    当杨根硕和维多利亚还在床上,以老头老太太打太极的节奏,深入浅出的交流时,公羊家族正在召开家族会议。

    全体高层全部出席,没法抵达的,就通过视频、电话。气氛无比凝重。

    会议自然由公羊刚毅主持,公羊仲达、公羊叔达都在线上,五名暗影得以列席,另外还有几名家族长老。

    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公羊刚毅也没有隐瞒什么,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客观公正地和盘托出。

    至于他那可怜儿子公羊帅,此时正在承恩医院的重症病房内,还没醒过来。

    跟他关系不错的院长柳承恩分析,公羊帅四肢问题不大,因为救治及时,将来应该可以行动自如,但是能不能练功就是两说了。

    关键的,就是象征男人的那坨东西,不只是那根,还有两颗,全毁了,很彻底。

    彻底到什么程度呢?柳承恩打了个比方,连水龙头的功能都丧失了,需要手术再造。

    柳承恩让他不抱任何希望。

    公羊帅是自己唯一的骨血啊!

    还指望着他传宗接代开枝散叶呢!

    现如今……

    听了柳承恩的话,公羊刚毅心里拔凉拔凉的,当时就有了考量,等家族度过这次难关,得再纳一房妾。

    儿子靠不住,传承香火的大事儿,还得靠自己这个做老子的呀!

    他将情况说明之后,就惹来了诸多抱怨。

    “我就说人家甲方怎么突然玩消失,原来是因为这个。”公羊仲达哀叹道:“大哥啊,小帅糊涂,你也糊涂吗?人家是什么身份背景,是咱们能够招惹的吗?”

    “完了完了。”公羊叔达一迭声说,“几句口舌之争,人家就差点玩死咱们,现在倒好,给人家下药,弄死了人家的保镖,啧啧……”

    “老三,保镖的死跟咱们无关。”公羊刚毅辩驳道。

    公羊叔达叹道:“大哥啊,好吧,我承认,但是,人家呢!人家是不是已经记在了咱们家头上,要将一口恶气撒在咱们家头上。”

    “小帅都那样了,他们还不满足!”公羊刚毅也被激起了怒火。

    “大哥,依我看,小帅这一次的苦算是白受了。”公羊仲达摇着头说。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公羊叔达附和。

    “二弟三弟,别说那些没用的了。那个洋婆子的要求,我们不可能答应,现在就不要在追究责任,而是想方设法,迎接对方的怒火。”

    “养不教父之过啊!”一名尖下巴瘦骨嶙峋的长老说,“若是因为你们父子二人恣意妄为,毁了我们家族几百年的基业,我们长老会现在就将你弹劾掉。”

    “就是就是,没有家族,何来家主,家主可以再选,家族不能灭亡。”

    “没错没错,家主上位以来,墨守成规不思进取,家族并无发展,只是维持。”

    原本对他当家主有些意见的势力,一下子纷纷跳出来,落井下石。

    “呵呵呵……本是同林鸟,有难各自飞,好,好啊!”公羊刚毅苦笑着说。

    “大哥,你也别觉得长老会说的难听。”公羊仲达道,“若是牺牲你和小帅,能够平息对方的怒火,我们还犹豫什么?”

    “老二,你是我亲弟弟吗?”公羊刚毅无比激动,“小帅已经废了啊!好,我登门跪求,有用吗?人家要拿走咱们的家业啊!”

    “大哥,办法总比困难多,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老三公羊叔达说,“无论如何,正面对抗都是不明智的行为,咱们家,在人家面前,连一根毛都算不上啊!”

    公羊刚毅长叹一声:“你们说的道理我何尝不懂,但是,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咱们也不是小门小户,一点面子都不要了吗?就算不要,人家也未必肯接呀!”

    公羊仲达道:“大哥,我认为人家提的那些要求,不是不可以考虑,交出去那些东西,我们沦为三流家族,但起码家族还在,若是正面对抗,可能整个家族就此湮灭。”

    “老二,休要危言耸听,这是在我们的国家,他们蛮夷之邦,岂敢胡作非为!”公羊刚毅义正辞严。

    “大哥,我实在不想说你天真。”公羊叔达道,“但是,不说不行,怎么说呢?这件事,人家可是占着理儿啊!”

    “要不我再问问?”

    家族成员众口一词,公羊刚毅也有些动摇了。

    “早该如此。”长老会异口同声。

    “可是,那个洋婆子还要我们家的暗影。”公羊刚毅说。

    什么!

    众人惊诧莫名。

    一名长老问:“她要暗影干什么?暗影不属于哪个人,而是属于整个家族,他的职责是护卫家主,却不是家主的私产。

    “我当然知道。”公羊刚毅没好气道,“她要暗影归她所用,效忠于她。现在,你们还认为咱们需要息事宁人了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没人吭声。

    实在是这五名暗影关系重大,意义非凡。

    所以没人拍板了。

    这其实跟很多公司决策一样,一旦事关重大,那就要大家形成一致意见,即便到时候决策失误,追究责任的时候,那也是集体决策。

    会议厅中,气氛很是压抑。

    倒是五名暗影神情自若,四平八稳。

    “六叔公?”

    就在这时,长老会成员全部起来,激动的问候。

    接着,公羊刚毅和五名暗影也都起立。

    就连大屏幕上的公羊仲达、公羊叔达都诚心诚意的打招呼。

    因为他是六叔公。

    是家族灵魂式的人物,擎天柱一般的存在。

    也是世俗间极其罕见的地界高手。

    不到家族生死存亡的关头,六叔公是不会出来的。

    他一直在闭关。如今是长须及腰了。

    “六叔公,小子无能,家族一团糟,让您费心,耽误了您的修行,小子罪该万死。”

    公羊刚毅说罢,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

    六叔公仿佛修炼有成,万事不萦于怀一般,淡淡地道:“事情已经发生,咱们就要想着如何解决,家族遇到困境,大家就要齐心协力,而非落井下石,家族才是你们生存之根本。”

    六叔公的话不可谓不重,长老会几名老头满脸通红。

    “罢了!”六叔公一声长叹,“大家说的也不无道理,钱没了可以再赚,家族不能灭。不过,也不能被人欺负太狠,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

    “请六叔公示下。”公羊刚毅的目光无比殷切。

    六叔公捋着长须,从下巴一直捋到腰上,这才说道:“咱们也来个先礼后兵。”

    “怎么讲?”

    “给那洋婆子打电话,就说答应她的要求,听听她的口气。”

    “好。”公羊刚毅艰难地说道。心里却颇有些失望。绝品野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