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六百二十二章 负荆请罪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所有人都回过身来,看着这辆车。

    于是,杨根硕停下了。

    林芷君第一个下了车。

    紧跟着,是长发遮面的周筱若。

    “小君,等等。”杨根硕飞快下车。

    林芷君却没有好脸色给他。

    他右手在女孩头顶一抹,取下了那枚银针。

    之前,因为跟两个女人在车里做了那事,而且还不止一次,虽说是为了救人,可是,杨根硕面对林芷君时,还是有些心虚。

    是以,差点忘了这根针。

    刚刚,在门口的路灯照射下,那枚银针末梢反射出一抹光亮,他才想起来。

    林芷君冷冷地转身,朝着自家门口走去。

    杨根硕看了眼头发遮住半张脸,立在车旁不言不动的周筱若,越发觉得此女可疑。

    这时,瞥见维多利亚要下车,一个滑步过去,伸出一只手。

    维多利亚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右手抓住他的手掌,左手抓住他的手臂,缓缓地下了车。

    之前因为中毒,破|身的一刻,都没觉得多痛。

    现在,毒性排尽,才感觉火辣辣的疼。

    一脚落地,大腿更是一软。

    杨根硕眼明手快,另一只手穿过她的腋下,扶住了她。

    维多利亚冲着他皱了皱小鼻子,很明显再说:都怪你。

    杨根硕唯有报以歉意的笑。

    而这时候,管青丝也要下车。

    她一手扶住前面的椅背,一手扶着座椅,撑起了无力且丝丝隐痛的身躯。

    然后,看到杨根硕伸过来一只手,还有一张温暖的笑脸。

    管青丝眼圈一红,撅起小嘴,还是将自己的小手放在他的大手之中。

    然后,垂下螓首,不敢看杨根硕的眼睛。

    只觉得他的手好温暖,好有力。

    不由的想起,在车上时,这只粗糙的大手,抚过自己每一寸娇嫩的肌肤。

    身子莫名战栗。

    心里是那样的矛盾。

    杨先生你是总经理的啊!请不要对青丝这么好,青丝会爱上你的,爱上你了怎么办?

    下一刻,一声轻呼,却是杨根硕手上用力,将其揽进怀里,也是手臂穿过腋下。

    其实,他只是为了更好的扶掖二女。

    但是,落在外人眼中,就是左拥右抱的格局。

    “大牛哥,你好过分!”林晓萌居高临下喊了一句,人就没影儿了。

    “小萌,嗨!”杨根硕不知道怎么解释。

    公羊帅只想以头抢地,别人或许不清楚,但是,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自己做了那么多事,却让杨根硕捡了漏,而且一次捡俩。

    更过分的是,似乎两个女人因跟他一|炮定情。

    自己真真正正是为了他人作嫁衣裳啊!

    林芷君鼻腔里冷哼一声,扭头走进大门。

    周筱若手里抓着一把头发,忙不迭跟上。

    龙慕云款款而来,俏立在他面前,目光在维多利亚和管青丝脸上掠过。

    维多利亚抬头挺胸,面带微笑,还挑衅地将脑袋靠在杨根硕的肩头。

    管青丝仿佛做错事一样,不敢同龙慕云对视,再一次地下了头。

    “大牛,行啊!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死了好几个人,你倒好,在这里左拥右抱偎红倚翠。”

    “小云,她们身体不适。”

    “你叫我什么?”龙慕云点着自己的鼻子,“下来再跟你算账。”

    “我也要跟某些人算算账呢!”杨根硕面带冷笑,扫视公羊家族一干人等,随后,冲龙慕云道:“麻烦你帮我扶她俩进去。”

    龙慕云知道维多利亚身份特殊,于是果断将两个女孩接了过来。尽管,并不清楚,二女哪里不适。

    在她看来,杨根硕身体不适才对,脸色蜡黄,如同风干的腊肉。

    只是,杨根硕又抱出来一个身材火爆的美女,她就无暇多想了。

    然后,看到了美女胸口的血洞,唇边的干涸的血渍,以及青白色的脸。

    她心头一颤。

    这是一具尸体。

    “芭芭拉……”维多利亚离开了龙慕云的搀扶,踉跄着扑到杨根硕面前,抓住死去保镖的一只手,失声痛哭,“我……我对不起你。”

    而后扭头,瞪视公羊刚毅。

    公羊刚毅被这冰冷仇视的目光罩定,不由退后一步。

    “莉迪亚,我的莉迪亚呢!”她哭喊道。

    家主公羊刚毅亲自将莉迪亚的尸身抱起,迈着无比沉重的步伐,来到了维多利亚面前:“女士,对不起,这其中有些误会,请容我解……”

    “住口。”维多利亚打断对方,“放下我的莉迪亚,你的脏手,只会玷污她!”

    公羊刚毅一脸苦逼,却又不好将莉迪亚的尸身放在地上。

    “大牛,安排人接下莉迪亚。”维多利亚也考虑到了这一点。

    “马超。”杨根硕朝着大门喊了一声,不多时,三名荷枪实弹的保安大步出来,步伐整齐划一,在杨根硕面前站定,齐声道:“硕哥。”

    “把芭芭拉和莉迪亚抱进去。”杨根硕说,心情有些沉重。

    事实上,他的职业跟两个不幸的女孩差不多,都是保护人的。

    对于忠心护主不幸罹难的两名保镖,杨根硕发自内心的敬重。

    于是,在两名保安准备动手去抬尸体的时候,他怒了。

    “我说抱,用公主抱!”

    马超跟杨根硕接触最多,都没见过这个嬉皮笑脸的年轻人动过怒,于是连忙道:“硕哥,请息怒,我们抱,像抱媳妇一样。”

    然后,亲自监督两人用公主抱,将芭芭拉、莉迪亚抱进去。

    只是,刚刚走到门口,马超又犯难了,“硕哥,放哪儿啊!”

    这毕竟不是大活人,而是两具冰冷的尸体,哪怕再美,很多地方不合适放置。

    杨根硕略一思索道:“放我房间。”

    马超一点头,带着两名保安走了。

    “大牛,谢谢。”维多利亚拉着他的手说。

    “走吧,都进去,咱们好好说道说道。”杨根硕冷冷地说,目光掠过五名黑袍人,脸上多了一丝凝重。

    然后,搀扶维多利亚朝别墅里面走去。

    龙慕云则是搀着管青丝。

    会客厅内,马超安排了十名保安,尽皆荷枪实弹。

    将偌大的会客厅弄得像是个断案的公堂。

    杨根硕扶着维多利亚坐下,又去扶着管青丝坐下,至于那些公羊家族的成员,他就没有招呼的意思了。

    “马超,去把大小姐和周秘书请出来。”

    “是。”

    不多时,换了身夹克衫牛仔裤的林芷君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畏畏缩缩的周筱若。

    周筱若没衣服换,额头粘着血痂,衣服上也沾染了不少血迹。

    林芷君看了眼会客厅,也觉得有些像公堂,保安就是衙役,公羊家全体成员就是犯人,但官老爷却非自己。

    目光投向了维多利亚,人家才是。

    然后扫向客厅里坐着的第二个人——管青丝,管青丝连忙起身。

    因为,这偌大的会客厅,只有两个人坐着,她是其一。

    不禁扪心自问,自己算老几啊!

    然而,下一刻,杨根硕却来到她的面前,抓住她的手臂,微笑道:“没事的,你身体不舒服,坐着。”

    管青丝咬了咬唇皮,还是听话的坐下了。

    然后,杨根硕回过头,发现林芷君刚刚躲开的目光,他摇摇头,盯着公羊刚毅,“现在,谁先说说呢?”

    “杨兄弟,你看……”

    公羊刚毅刚开口,杨根硕就摆手打断他,“公羊家主,今晚这事儿,怕不是一句兄弟可以解决的了。”

    “我知道,我知道。”公羊刚毅态度诚恳,“我就是带不肖子前来负荆请罪的。”

    “想必你已经大概知道维多利亚小姐的身份,她刚刚放过了你们家族,你们倒好,非但没有感恩戴德,反而是变本加厉。”

    公羊刚毅低下头,一声不吭。

    “不关我爸,也不关家族,都是我做的,一人做事一人当!”

    公羊帅话音方落,就吃了一记耳光。

    “住嘴,没让你说话,不要轻易开口。”公羊刚毅极其严厉的说。

    公羊帅抹了把嘴角的血丝,垂下了头。

    “杨兄弟,请继续。”公羊刚毅看着杨根硕,不苟言笑道。

    “维多利亚小姐受了莫大的伤害,同时,她的两个贴身保镖也因此丧命……”

    “杨兄弟……”

    “听我把话说完。”对于公羊刚毅再次打断他的话,很是反感,眉头直皱,“我们不想知道原因,只想听听你的处理结果。”

    “维多利亚小姐,您的大度,我铭感五内,我真的不知道这个畜生,他……他竟然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公羊刚毅痛心疾首。

    林芷君冷笑:“痛心疾首?只怕这种事儿,你儿子以前没少干吧!只不过,他背靠大家族,所以,一直没有东窗事发。”

    “周筱若,我让你给林芷君下毒,为什么维多利亚小姐有事,林芷君却没事。”公羊帅突然尖叫,“臭女表子,你特么是存心的。”

    刹那间,林芷君、维多利亚、管青丝,乃至刚刚来到客厅的林晓萌,数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了周筱若。

    这些目光都带着强烈的不可思议。

    “筱若,真的是你?”林芷君不肯相信。

    “林总,对不起!”周筱若双手抱拳放在嘴边,不住摇头,不住后退。

    “为什么!”林芷君大叫,捂住心头,很痛的感觉,“为什么?”

    “公羊帅,我弟弟呢?你有没有伤害他?”周筱若没有直接回答林芷君,反而问了公羊帅。

    “还,还没。”公羊帅回答。

    周筱若蹲在地上,痛哭流涕。

    “林总,对不起,他用我弟弟要挟我,我没办法。”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我们都有事,你却没有,原来你有事都是装出来的,亏我平日里把你当姐姐,亏我对你是那么的信任,你居然……居然这么对我!”林芷君激动不已。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一万个对不起。”周筱若泪雨滂沱。

    “你走。”林芷君闭上眼睛,指着大门口。

    “我不想这样的,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周筱若哭得死去活来,对着杨根硕等人鞠躬,“林总对不起,大家对不起,对不起。”

    说罢,捂着前额,摇摇晃晃,一边哭泣,一边离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