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六百二十章 再度秒杀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车上,周筱若是有意识的。但却伪装的很好。

    所以,看起来,林芷君反而是症状最轻的一个。

    反观维多利亚、管青丝两人,情况相当糟糕。

    尤以维多利亚最为严重。

    安全带只是绑住了她们的身子,却非双手。

    所以,二人早已将自己的上身剥得只剩一件文胸。

    管青丝的肌肤上显现一个个出血点。

    维多利亚则是大片大片的红疹,她双手想要去挠,被林芷君死死抓住,于是,她就将脑袋埋进了林芷君的胸里。

    这一刻,林芷君心头非常绝望,大牛怎么还不来!

    周筱若的心头也无比绝望,她只是迫于无奈,给林芷君下药,没想到,中招的却是维多利亚。

    她并不确切的知道维多利亚的身份。

    然而,从一帮市领导对人家毕恭毕敬,公羊家族被人家无情碾压,便可见一斑。

    所以,自己即便是被迫的,是无心之过,也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严重后果。

    原本是为了拯救弟弟,可现在,只怕自己也是万劫不复。

    车子外面,那个高大彪悍的拦路之人,周筱若依然认为是公羊帅的属下。

    只见芭芭拉冲向了对方。

    然后一声枪响。

    砰!

    芭芭拉捂着胸口,难以置信。

    她以为武斗,没想到人家用枪,而且还是能够轰死大象的沙漠之鹰。

    她毫无疑问的死了。

    黑暗之中,荆崇岭咂咂嘴:“十六这家伙的运气真是不错。”

    而英菲尼迪里面,林芷君、周筱若已经吓傻了。

    周筱若更甚。

    前一刻,芭芭拉还在为她们开车,这一刻,却变成了一具尸体。

    公羊帅,你不是只要林芷君吗?拿去啊,干嘛杀人啊!

    所以,当那个持枪男人来到车上,周筱若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挡住男人,“你是什么人,要干什么?”

    “滚开!”十六一巴掌,掴在她的左脸上。

    她一头栽倒,耳孔出血,天旋地转,一时间竟然起不来。

    看到车里的一幕,十六乐了。

    “吆西。”他怎能看不出来,三个女人都中了媚|药,尤其他的目标维多利亚最为严重。

    看来,还要多做点事儿,只有男人能做而且爱做的事。

    于是,他动手去解维多利亚的安全带。

    突然,一张嘴咬在他的手背上,是那样的用力。

    “八格!”十六一把抓住林芷君的头发,将其狠狠提起,林芷君狠狠瞪他,嘴上叼着一块皮肉。

    十六又痛又气,一把扼住林芷君的脖颈。

    林芷君一下子就感觉透不过气来,那种窒息的感觉无比痛苦,她抓住那只强壮有力的胳膊,面容扭曲,眼角滚下泪珠。

    周筱若算是看出来了,这不是公羊帅的人。

    公羊帅要的是林芷君,没必要杀人。

    而眼前这个人却要杀了林芷君,他八成是冲着维多利亚来的。

    “林总……”周筱若挣扎着,一把抓在十六的双腿之间。

    “哦!”十六没有修炼铁裆功,最脆弱的部位受击,一声怪叫,松开了林芷君,转而抓住了周筱若的头发。

    “八格,放手!”

    周筱若终于吃痛,放开了手,十六怒不可遏,抓住她的脑袋一下一下撞在玻璃上。

    砰砰砰!

    “筱若,咳咳,筱若……”林芷君捂着脖子,一边咳嗽,一边哭喊。

    周筱若额头破裂,一道血线爬过脸庞。

    随着十六松开手,她的身子软软地倒下去。

    十六揉揉被抓痛的下身,解开了维多利亚的安全带。

    这一次,林芷君没有阻止,她尽力了。

    十六一手叉着维多利亚的腋窝,一手抓住她的大腿,就要将她扛上肩头,突然身子一震。

    扭头看去,不知何时,车前多了一人,那人正冷冷看着他,是那种看待死人的目光。

    “大牛!”林芷君哭喊出声。

    十六头皮一麻,没想到这小子还能赶过来。

    这一次的行动是绑架,哪怕失败了,也不能搭上自己。

    而且,也不敢伤害维多利亚的性命,十六很清楚,若是出现那种情况,组织都要面对欧洲皇家的雷霆之怒。

    所以,十六走下车,他要跟杨根硕切磋一下,他自信,即便不是对手,逃跑也完全没有问题。

    “大牛!维多利亚和青丝情况很不好,筱若重伤。”

    “你怎么样?”

    “我还能忍受。”

    “别怕,我来了。”杨根硕道。

    如此平常的话语,却让林芷君泪流满面。

    “我很忙,你可以选择逃走。”杨根硕冲十六道,若非急着救人,真要跟这个神秘的家伙说道说道。

    说着,杨根硕无视十六,就朝车门走来。

    十六听说这个杨根硕非常厉害,已经不止一名组织成员栽在他的手中。

    所以,刚刚想到的只是切磋,也准备好了逃跑路线。

    可是,他也有着自己的骄傲。

    被杨根硕如此无视,岂能忍受,顿时,怒发冲冠。

    就在杨根硕经过他的身体,真的没把他当回事的时候,他一拳砸向杨根硕的后心。

    “小心。”林芷君示警。

    杨根硕并没回头,但一条腿向后踹去。

    后发先至,十六倒飞而出。

    跌落在路边,一个劲儿咳血。

    远处的黑暗中,荆崇岭忍不住在心里“哇|靠”了一下。

    杨根硕没有继续理会,就要上车。

    林芷君又喊一声“小心”。原来是十六举起了沙漠之鹰。

    “去死,咳咳。”他面露狰狞,说着,咳嗽着。

    但是,目标消失了。

    数十米的距离,杨根硕倏忽而至。

    夺枪,开枪。

    砰砰砰砰!

    连续四枪。

    十六的双手、双膝全部中枪。

    “啊——”沙漠之鹰落地的一刻,枪声的回音还没消失,十六便发出歇斯底里的呼号。

    “哇|靠。”作壁上观的荆崇岭,心尖又是一颤,几天不见,这家伙似乎更强了。

    看了眼满地打滚哀嚎的十六,他的心头有一股悲哀在蔓延。

    毕竟是一个组织的成员,虽然谈不上什么交情。

    组织在杨根硕面前,似乎从来都没有讨到什么好处啊!

    他打开钓鱼包,开始组装一杆大狙。

    杨根硕上车后,就被林芷君抱住,女孩呜呜直哭。

    “小君,我看看你们。”他已经顾不得车里辣眼睛的一幕——两个女孩的罩罩都歪了。

    “我没事,快救维多利亚和青丝,还有筱若。”林芷君忙不迭松开手。

    其实,她也中了毒,只是比较轻微,但这股轻微的毒素也不可小觑,看到杨根硕的一刻,嗅着他强烈的雄性气息,她就不想放手,想要更多,更彻底。

    但是,她还有理智,理智告诉她,维多利亚和管青丝比她更需要大牛。

    “小君,你症状较轻,我先给你处理。”

    不管怎么样,听了这话,林芷君心头还是一暖。

    杨根硕摸出一根自消毒的银针刺入林芷君的顶心,顿时就压制住她的欲|望,燥热的血液冷却下来,神志恢复了清明。

    “你看看周筱若,她只是受伤。”杨根硕说了句,然后双手搭在了维多利亚和管青丝是手腕上。

    甫一接触,杨根硕便吓了一跳。

    肌肤如火烫,脉搏如战鼓。

    很显然,两个女人都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去医院来不及,而且去了也没好办法。

    他的眼珠左右一转,然后有了抉择。

    “小君,能开车吗?”

    “应该,能吧!”

    “算了,还是我来。”刚要起身,却被维多利亚和管青丝缠住。

    管青丝将手伸进了他的衬衣,维多利亚一口咬住他的脖颈。

    两个上身几乎没穿衣服的女人紧贴上来,而且,是那种细腻火热的肌肤,杨根硕差点当成失控,化身禽|兽。

    双手各自冒出两根一针,一根插头顶,一根插脖颈。

    二女松开手,倒回座位,但身子依然剧烈的颤抖,半张的嘴巴依然不住滴下口涎。

    就连林芷君也清楚,二女的毒性只是被暂时压制住。

    杨根硕飞快爬到驾驶位,发动了车子,眉头一皱,还是下去将芭芭拉抱了上来。

    然后,绝尘而去。

    目送车子离去,痛不欲生的十六也是忍不住松了口气。

    虽然废了,但总算保住一条命。

    蝼蚁尚且贪生,好死不如赖活着。

    然后,六号出现在他的眼中。

    “救我,救我。”十六趴在地上,眼中有了一抹希望,用双肘的力量往前爬,地上拖出两道血痕。

    荆崇岭叹了口气,原本准备好的大狙用不上,突然出手,扼住十六的脖子。

    十六透不过气,眼中都是惶恐。

    “你生不如死,且对组织是个隐患,所以,我送你一程。”

    言罢。

    嘎巴!

    十六脖颈一歪,嘴角流下一道血线。

    却是双眼暴睁,死不瞑目。

    荆崇岭左右看了看,将十六的尸体拖进绿化带,发现四下里没人,这才从背包里摸出一个小瓶,将其中的粉末均匀的洒在十六的身体上。

    那粉末极具腐蚀能力,十六浑身上下立刻为一股白烟包裹。

    目睹这一幕的一名流浪汉死死捂住了嘴。还有鼻子,因为有股强烈的恶臭。

    荆崇岭猛然回头,看着流浪汉的方向,流浪汉瑟瑟发抖,差点晕了。

    然后,他身旁的那条流浪狗走了出去。

    “旺财,回来?”他用眼神呼唤狗狗。

    荆崇岭见是一条狗,扬起的手掌又缓缓放下,只是在狗头上摸了摸,便飘然而去。

    然后,流浪汉看到,那地上连液体都没有,只有一个人形的痕迹。

    他抱着脑袋,身子不住发抖,嘴里不停呜咽。这恐怖的一幕,终将成为他永久的梦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