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六百一十二章 伤心人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个歪果女人年轻、时髦、洋气,口音虽不标准,也很生硬,但吐字还算清楚。

    而陪同她的,竟是一帮市领导。

    傻子都知道这个女人来历不凡,或者说来头很大啦!

    “这位女士是……”作为世家大少,公羊帅这点见识还是有的,尽管被人直斥其非,还是客气问道。

    然而,这个漂亮的洋妞居然再没看他一眼,而是直奔杨根硕而来。

    所有人都面露诧异,甚至包括杨根硕。

    就连其他市领导都蒙在鼓里。

    唯一明了的就是市长杨开福。

    杨开福那个激动啊,万幸跟杨根硕化敌为友了,要是死磕——当然,也没有死磕的本钱。

    这个歪果女人来头大的吓死人,居然直接找到杨开福,说杨根硕对她有恩,要报答。

    于是,杨开福就领过来了。

    实在是女人身份太高,杨开福想瞒也瞒不住,所以,才有了一众市领导随行。

    作为一名政治老手,杨开福可以预见到,一个名叫“政治利益”的大馅饼儿砸在了他的头上。

    没错的,众目睽睽之下,外国美女直奔杨根硕,仿佛眼里只有他。

    但是,每个人也能看出,杨根硕也是一脸懵逼。

    是以,原本有些不忿,甚至敌意的林芷君也露出疑惑。

    下一刻,那歪果女人大步流星,来到了杨根硕的面前,然后乳燕投林般,扑入杨根硕怀中。

    啊?

    所有人都张大嘴巴,呆若木鸡。

    时间仿佛按下了暂停键。

    整个大厅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咳咳……”杨根硕咳嗽两声,打破这份宁静,这个僵局,略带尴尬,“女士,你没有认错人?”

    嘎!

    不少人咬到了舌头。

    靠啊!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这个女人身份显赫啊!就算错误,也是个美丽的错误吧!

    为什么这样的错误没有降临到自己头上?

    当然,这一刻,现场无数男人都希望这个女人搞错了。

    可惜,女人用行动和话语让他们死心绝望了。

    先是在杨根硕左右脸颊礼节性的啃了啃,这才含泪说道:“你是杨根硕先生,我怎么可能认错?我是维多利亚。”

    杨根硕心头一震,抓住女孩的手,面露怜惜,沉声说道:“原来是那个伤心人啊!”

    维多利亚闭上眼睛,软软地靠在杨根硕的肩头。清泪缓缓流淌。

    原来没搞错,大家都很失望啊!

    林芷君听到维多利亚称呼杨根硕为先生,心里一下子明朗了许多。

    之前还以为是这厮在国外留下的风流情债呢!

    她虽然不明白杨根硕那句“伤心人”是什么意思,但是对这个女人还是保留着足够的警惕。

    拍卖公司的主管坐蜡了。

    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市领导,这场拍卖继续还是……

    主管请示了市长杨开福。

    杨开福颠颠地过来,看了眼倒在杨根硕怀中的维多利亚,眼中的艳羡掩饰的很好:“维多利亚小姐,你看这场拍卖还要进行下去吗?”

    轰!

    与会的所谓商界大鳄,都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这场拍卖跟这个歪果女人有个毛线关系啊!

    你杨开福好歹也是大市长啊,怎么请示一个外国女人?

    “看杨先生。”维多利亚没有起来,她太累了,这个怀抱很温暖,这个胸膛也很结实,但是看了眼旁边一脸警惕的林芷君,露出一抹歉意的笑,“林总,别介意,只是借你男朋友的肩膀一用。”

    听到对方解释,林芷君心里一下子畅快了许多,但是,脸上却有些挂不住,变得通红通红的。

    “我们不是你说的那种关系,所以,那个肩膀你随便用。”

    “真的?”维多利亚轻轻摇头,“都是女人,你的反应逃不过我的眼睛,不要对我产生敌意,我的爱人死了,我的心也死了。”

    林芷君芳心一颤,终于明白了杨根硕那句“伤心人”的意思,连忙安慰:“维多利亚小姐,请节哀,你还年轻。”

    很显然,这句安慰是多么的苍白。

    杨根硕从南疆回来之后,就将大卫道夫的笔记本,用航空特快寄往了上面的地址,他只知道这个女人叫维多利亚,其余一概不知。

    没想到这个女人万里迢迢找来,更没想到,她似乎有着相当显赫的身份背景。

    “大牛,你看……”杨开福征求杨根硕意见。

    然而,这声“大牛”,却是又一次在众人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这么亲切的称呼,两人是什么关系?

    杨根硕饱含深意地看了杨开福一眼,这真是个识时务的聪明人,他八成是因为维多利亚,才当众这么亲切的称呼自己的吧!

    被杨根硕这么一看,杨开福心头惴惴,感觉那点小心思完全被看穿了,这小子不会心生怨怼吧!

    只是他也很纳闷,自己这么些年的修为,为什么就能被这小子一眼看穿,就跟个小透明似的。

    想到杨根硕拥有神奇的医术,他方才有些释然。

    杨根硕看向一脸呆滞的公羊家父子俩,说道:“拍卖基本上结束了,看公羊两父子什么意思吧!”

    “结束了吗?”杨开福问拍卖师。

    拍卖师结结巴巴说了,目前,这块地,公羊家出价二十四亿六千万,比大牛科技的出价高出一千万。

    杨开福微微皱眉:“那结束了没有?”

    拍卖师实事求是道:“我的锤头还没有落下,似乎公羊家族不大乐意出现,可是,大牛科技想要地,钱又不够。”

    “不够就是输,赶紧落锤吧!这块地是我们家的了。”公羊帅同老爹交换了一个眼神,催促道。

    以公羊刚毅的地位,倒是可以不将市领导放在眼里。

    今天总不能将面子丢尽,花点冤枉钱,也就罢了,就这样吧!

    拍卖师看看这个,望望那个,无所适从。

    “慢着。”维多利亚终于离开杨根硕的怀抱,站直了身躯,笑意盈盈看着公羊帅,“你是毅帅地产的当家人?”

    公羊帅虽然比对方高出一头,但明显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压力,底气不足道:“小姐你好,正是在下,我是总经理。”

    “你们公羊家很有钱?”维多利亚漫不经心,问道。

    “谈不上,小富之家而已。”公羊刚毅给出一个保守的回答。

    “我都来了,你们还坚持将这块地收入囊中?”维多利亚微微皱眉,“经过我的了解,你们以这个价格拿回去,完全是赔本赚吆喝,何必呢!哦,是因为那句老话: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

    公羊刚毅没有说话,但显然是默认了。

    “怎么说呢,如果我是你,就会做一个顺水人情,成人之美,手留余香,多好。”

    维多利亚虽然口音不对,但说起普通话来,却是一套一套的。很显然,对东方文化并不陌生。

    “这位小姐,我还不知道你是谁,我们怎么可能因为你几句话,就放弃我们既得的利益,这场拍卖,我们已经赢了。”公羊帅说道。

    “还没有。”维多利亚笑了笑,“这话不是我说的,是拍卖师,他的锤头还没有落下,拍卖没有结束,鹿死谁手,为未可知。”

    公羊帅犹豫地看着老爸,公羊刚毅眉头微皱,略一沉吟,便淡淡一笑:“今日在座的各位都是西京有头有脸的人物,我们公羊家忝为西京八大家族,总不能被人几句话就吓得退兵,总要拿出一点儿实力来。”

    这一番话不软不硬。

    有人佩服公羊刚毅的魄力。

    有人却为公羊家的前程担忧了。

    而更多人却是在看热闹。

    看热闹不怕事大,今天这场拍卖真是太精彩太热闹了,可谓奇峰突起,跌宕起伏。

    最关键的是,还远远没有完。

    可是有一个人看向公羊父子的神情,却充满了怜悯。

    杨开福,他对维多利亚的身份略知一二。

    便是这一二,已经足够碾压公羊家,哦不,是八大家族的总和。

    维多利亚笑了:“公羊家族在西京很了不起,毅帅地产在海外也做的不错,最后再问你们一句,还是不愿意放弃?”

    “你也要帮着杨根硕?杨根硕,你除了依靠女人,还有什么本事?”公羊帅再次讥讽,“不要忘了,你刚刚说过,不会动用任何人尤其是女人的钱。”

    “你放心,我不会,我都认输了。”杨根硕淡淡地说。然后冲着林芷君透出一抹歉意的目光。

    林芷君微微摇头,温婉一笑。

    “别急啊!”维多利亚冲着拍卖公司的负责人甜甜一笑,“容我打个电话。”

    现场,维多利亚拿出一块黄金镶钻、充满土豪气质的定制手机,拨出一串号码,然后是一口纯正的鹰国沦墩腔。

    她的语速很快,反正杨根硕是听不懂。

    林芷君倒是听懂了一些,可惜,也是不明所以。

    唯有公羊刚毅脚下不由得一个踉跄。

    “爸,你怎么了?”公羊帅忙不迭扶住老爸,感到一丝不妥。

    谁能想到,维多利亚的一个电话,就扳倒了一个兴盛了几百年的古老家族。

    然而,事实就是这么残酷。

    维多利亚挂断电话之后,冲着公羊刚毅微微一笑,仿佛在商量什么,“别急,再等一会儿啊!”

    这会儿,公羊刚毅汗如雨下。

    “爸,难道你听懂她说什么了吗?”公羊帅着急的问道。

    就在这时,公羊刚毅浑身一抖,却是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