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六百零五章 叛逆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精彩小说免费!

    高新派出所。

    除了所长、指导员、马小霖,其他人都下班了。

    马小霖换上一套白色的连衣裙,外面披着一件卡其色长风衣,略施粉黛,这才出了门。

    “小霖,才下班!今天好漂亮啊!有约会?”所长一眼看到马小霖,就忍不住一阵惊艳,由衷的赞美道。

    所长也只敢在心里丫丫一番,连一点点觊觎之心都不敢表现出来。

    “不是的所长,有点事。”她回答,脸儿有些红。

    因为一会儿过来的是杨根硕,而杨根硕是人家萧师姐的,若是被人看到自己跟杨根硕约会,岂不是要被人当成是第三者插足?

    所以,她万万不能承认跟杨根硕是那种关系。

    而就在这时,杨根硕的车子停在了派出所的门口,冲着所长点点头,喊道:“小霖,上车。”

    马小霖咬了咬嘴唇,冲着所长一点头,快步上车。

    “所长,您别误会,我们是去办案。”杨根硕画蛇添足道。

    “哦,辛苦啦,感谢呀!”所长嘴上说道,心里却是忍不住腹诽:此地无银三百两。

    “去哪儿?”

    杨根硕歪头看了看马小霖,女孩今晚略施粉黛,依然走的清纯路线。

    微风轻拂,将她的香味吹进了他的鼻孔,沁人心脾。

    当时,还有几缕发丝,拂过他的脸庞,痒痒的,留下一股馨香。

    女孩里面穿着连衣裙,外面披着风衣,这是一种非常方便的穿着。

    马小霖当然知道杨根硕一直在看自己,她窘迫不已,俏脸蒙上了一层红晕,眼眸升腾起一抹水雾,胸腔里仿佛藏着一头小鹿,狂跳不止。

    女人如花。

    女为悦己者容。

    女人打扮的花枝招展,就是让男人看的。

    他是在鉴赏自己吗?又或者,想着从哪里下嘴?

    为了今晚,马小霖天人交战的许久,挣扎了半天,就是想要将自己送出去,还债。

    母亲和哥哥都是太过杞人忧天了。

    自己都没谈过恋爱,完全可以将杨根硕当成初恋啊!

    而现实社会中,又有几个女人最终跟初恋走进婚礼的殿堂,相伴终老的?

    也没见那些女人要死要活的呀!

    马小霖已经下定了决心,今晚势必要将自己给出去。

    “河边。”她说。声音里有着一丝颤栗。

    杨根硕看了她一眼,“黑咕隆咚的,去河边干什么?抓小偷,还是其他案子?”

    “别说话,专心开车,到了就知道了。”马小霖目不斜视道。

    杨根硕点点头,带着她去到上次跟凌洋去的地方,犹记得,那里还发生了一点儿趣事。

    “这里可以吗?”杨根硕轻车熟路抵达了目的地,问马小霖。

    “你可真会找地方?”马小霖有点鄙视,撇撇嘴,“跟其它人来过?”

    “你想说什么?”杨根硕不答反问。

    “大牛,我可以喊你大牛吗?”马小霖直接切换话题。

    “如果你不介意,我也不是很介意,不过,咱们的关系……”

    一句话还没说完,他的眼睛就直了,因为,马小霖在她自己的动作下,上身变得无比袒诚。

    “你干什么!小心着凉!”杨根硕责怪道,忙不迭将她的裙子往上拉。

    马小霖挣扎着,抗拒着,“我知道你都做了什么,我都知道,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因为我才做了这么多,就算我是自作多情,但我真的无以为报,我……只有这个,我是干净的。”

    在杨根硕火辣辣的目光下,马小霖闭上了眼睛,腰背挺得更直了,只是不住战栗的娇躯,以及不停颤动的睫毛,显示着女孩的内心是多么的不平静。

    杨根硕并非圣贤,也不是柳下惠,人家女孩做到了这一步,他如何能够做到无动于衷?

    加上他的手抓住对方的裙子,想要遮住她的身体,但她不让,这就使得杨根硕的手不可避免的触碰到了凝脂玉肤,甚至某些娇嫩的部位。

    手感真是太好了,杨根硕这个老司机都有些把持不住。

    马小霖更是不堪,死死咬着唇皮,脸上几乎滴出血来,指节发白,指甲嵌进掌心肉里。

    马小霖正在等待着蜕变,从女孩蜕变成为一个女人。

    然而,突然听到汽车的引擎声,然后,一阵冷风吹过来。

    “穿上衣服,小心着凉。”杨根硕道。

    她睁开眼睛一看,发现杨根硕打开了顶篷,车子已经在回去的路上。

    “为什么?”马小霖还是穿好了衣服,并且双手抱着自己,仿佛有点冷。

    同时也很失落,难道自己的魅力值竟然低到宽衣解带倒贴,对方都不肯接受吗?

    “什么为什么?”杨根硕扫了女孩一眼,“是问我为什么没有对你下嘴,还是为什么打开顶篷?”

    “前后都问。”

    “前者,我看了你养了二十年的小乳猪,你已经不欠我什么了。”

    二十年的小乳猪?亏他说得出口!马小霖不由一阵脸红。

    “至于后者,当然是要冷却一下沸腾的血液。”

    马小霖摇摇头,侧目看着专心驾驶的杨根硕,心里想着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

    难道天底下真有嫌自己女人多的男人?

    因为杨根硕没有下嘴,接受她的感恩,这使得马小霖对他越发感兴趣,甚至不惜代价,也要征服这个男人。

    哪怕只是身体方面。

    ……

    马小霖来到医院病房,见到了妈妈。

    哥哥马文才上班去了。

    其它病人已经出院,也没安排其他人住进来,搞得跟单间似的。

    见到女儿花枝招展的进来,马母心头不由得一阵突突。

    强颜欢笑道:“小霖,你打扮这么漂亮,干嘛去啦?”

    “约会。”

    马母面色一变,语气变冷:“我渴了,给我接杯水。”

    马小霖不明就里,拿着水杯走向了饮水机。

    马母眯着眼睛看着女儿走路的姿势,很快,一颗心便放回了肚子里。

    作为一个过路人,她还是可以从走路的姿势看出一个女孩是否还是黄花大闺女的。

    “跟谁呀!”马母接过水杯,貌似八卦的问道。

    “你猜。”

    “猜不着。”

    马小霖摇摇头,“还能是谁?我报恩去了。”

    “你怎么那么傻!”

    “大牛说两清了。”

    “他对你做了什么?”马母激动地问道,“我不是拜托他不要对你……”

    “妈!你都干了什么?你居然拜托人家务必拒绝我,不要接受我?你也太过分了吧!这么些年,我第一次倾心于一个男孩子,我的第一次恋爱,就要被你扼杀在萌芽状态了。”

    “小霖,妈是为你好。哪怕你重新找一个男孩,一个普通的男孩,妈妈绝不反对。”

    马小霖摆摆手:“难道感情就这样廉价吗?难道你女儿就那么一文不值,随便是个男的,就能谈一场恋爱。”

    “小霖,妈不是这个意思。”

    “妈,我一向很乖,但是这一次我不能答应你,我感激大牛,我更加爱他,爱的无法自拔,我一定要成为他的女人,哪怕只有一次。”

    “小霖!”

    “就当是留下一段关于青春的回忆,抑或是对于青春的祭奠。”

    平日里越是乖巧的孩子,叛逆起来,越是八头牛也拉不回来。

    就像自己的女儿。

    马母叹息一声,再也说不出话来。

    ……

    林家别墅,杨根硕房中。

    他心烦意乱,于是盘膝在床上打坐。

    眼观鼻鼻观心,意守丹田,却久久无法入定。

    脑海里不时回放那一幅诱人唯美的画面。

    没想到马小霖那丫头的身材也蛮有料的。

    送到嘴边的肥肉,居然拒绝了,杨根硕真是不知道应该给自己点赞,还是一个抽脸,再骂一句煞笔。

    自己不拱,也不知道将来便宜哪头肥猪。

    甩甩头,再一次收摄心神,开始行功。

    乾坤造化诀的修炼日益精深,一个直接的外在表现,就是他的耳力和目力再上一个台阶。

    虽然做不到透视眼,但一双肉眼,却能够看到千米以内的事物了。

    这种能力,若是为世人所知晓,必定惊世骇俗。

    也可能被特殊部门拉去,做切片,搞研究。

    “大牛,你别走,我需要你,就算不做保镖,也不要走,我希望就这样,一辈子……”

    这是林芷君的声音,杨根硕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大牛,你答应给人家治病的,到底什么时候啊?”这是林晓萌的声音。

    杨根硕凝神去听,根据两个丫头呼吸的频率判断,她们是睡着的。

    睡着了,说的只能是梦话。

    没想到,姐妹俩的梦中都是自己。

    没想到,自己在林芷君心目中竟然有着这样的位置。

    这是一份因果,这是一份牵挂。

    杨根硕轻声一叹:看来,自己这个保镖的工作还得持续下去。

    两姐妹再无一句呓语。

    杨根硕的乾坤造化诀行功三十六周天,圆满之后,刚准备收工,身体内部发出一阵噼里啪啦声。

    那种感觉,就像是汽油在管道中被点燃,急剧膨胀的能量就像一场风暴,在狭小的空间里左右冲突。

    杨根硕面色一变,忍着剧痛,因为,那股气劲去了之前不曾开拓过的经脉,不曾关注过的穴位。

    杨根硕面色再变,因为,脑海里出现了八十一列金字。

    竟是《登天梯》。

    玉简上的字凭空消失,原来竟然是钻进了自己的脑子里?

    这些东西,杨根硕再看一遍,顿时心领神会。

    而真气更是不用吩咐,按照登天梯的法诀运转起来。

    天微微亮的时候,杨根硕睁开了眼睛。

    尽管打坐了一夜,却是神清气爽,身轻如燕。

    在床上一个弹跳,脑袋差点儿撞上天花板。

    《登天梯》果然是仙诀,果然是神仙放屁。

    然而因为这个,他不由得又想起了那个忠心护主,却被深埋于地穴的九头蛇怪。

    不禁黯然神伤。

    轻叹一声,洗了个澡,走进厨房,准备早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