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六百零三章 母子的担忧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精彩小说免费!

    大牛科技的生产制造车间远离城市,杨根硕打车过去,在门口下车。

    厂房只是彩钢板搭建的简易房,然而,里面的生产如火如荼。

    这里只生产一种药物,就是“大久丸”。

    满负荷生产,都赶不上华回春三个老头卖的快,时常出现供不应求的现象。

    三个老头不止一次提议扩大生产规模,杨根硕却否决了,适当的饥饿营销,能够让人清晰的看到市场的规模。

    杨根硕走进去的时候,被门卫拦住了。

    没办法,他这个老板来的太少,而且还是居于幕后,人家不认识他,也不奇怪。

    居然被自己公司的保安拦住,看来是低调过了头。心头终究有些郁闷。

    于是这厮掏出了警官证丢过去。

    “原来是警察啊,警察也不能进,要有审批手续。”中年门卫大概看了眼,说道。

    “……”杨根硕哭笑不得,“同志,你作为大牛科技的保安,是否知道这家公司的老板是谁?”

    “好像姓杨。”中年保安说。

    “硕哥!”就在这时,一个年轻人大步走来,“硕哥,您怎么来了?”

    然后冲中年保安道:“卓哥,这是虎哥的老大,也是这个厂子的大老板——硕哥。”

    “哎呀,原来是您,快请进。”卓哥连连告罪,“老板莫怪呀,公司规定,闲杂人等不得出入,咱们这药市场好,价格高,所以,就有人生出了歹念,不光有厂外的人,就连一些生产线的工人也会干这事儿,半成品都有人偷拿。”

    “哦,有这样的事情?”杨根硕倒是没怎么在意,反而觉得挺新鲜。

    “这样的事情愈演愈烈,主管迫不得已,下了血本,在厂房内部增加了不少高清摄像头。但是,依然防不胜防。”

    “好好干!”杨根硕在两个保安肩头拍了拍,“我进去看看。”

    刚刚走进厂房大门,就被一个叉车工拦住。

    “什么人,怎么不穿工作服?”

    杨根硕笑了笑,心说这里工人的主人翁意识都很强嘛!

    “那个,这位师傅,你叫什么?”

    “我是这里的叉车工——马文才。”他抬头挺胸。

    杨根硕目光一凝,这才将其对上号。

    “在这里待遇如何?工作辛苦不辛苦?”杨根硕随口问道。

    “你是谁?”马文才开始面色不善,“难不成是劳动保障部门的人?”

    “老师,你怎么来了?”就在这时,华回春走了过来。

    “老师?”马文才大惊,结结巴巴,“华厂长,这……他……是你老师?”

    杨根硕道:“老华,你怎么会在这里?”

    “在其位谋其政,我既然挂着厂长一职,有空自然要过来看看,而且,炼丹制药,原本就是我擅长的领域。”说到这里,不由看了眼杨根硕,忙不迭道:“在老师面前,不应班门弄斧,贻笑大方。”

    马文才之前还有点不信,但现在彻底相信了。

    “华厂长,这位小兄弟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马文才,你不认识他?他就是大牛科技的大老板杨根硕啊!”华回春介绍道。

    “硕哥,是你赐了我一份工作?”马文才激动的问。

    “看到你这么爱岗敬业,我很欣慰。”

    “马文才,难道你不知道,你妈也是老师救回来的?”

    “什么!”马文才心头一震,过了半天,说道:“老板,你放过小霖,好吗?”

    此言一出,华回春、杨根硕全都愣住了。

    华回春笑问:“何出此言!”

    “我们家那么穷,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妹妹小霖。而小霖是个知恩图报不喜欢亏欠别人的人,所以我想,她一定会以身相许。”

    杨根硕瞪大眼睛看着马文才,这个哥哥倒是知道他妹妹的脾性。

    之前就觉得马小霖怪怪的,一副倒贴的模样,好像橡皮糖,差点都甩不掉。

    原来如此。

    马文才续道:“我妹妹那么漂亮,还是一名警察,若是主动投怀送抱,试问哪个男人能够拒绝?”

    “嗯,我也拒绝不了。”杨根硕实事求是道。

    “不行!不可以!”马文才扑通跪倒,苦苦哀求道:“老板,硕哥!小霖命苦,从小到大都没有享过福,她那么勤奋,那么懂事,现在又有了一份体面的令人尊重的职业,她应该得到幸福,请你不要毁了她。”

    杨根硕摸了摸鼻子道:“马文才,站起来说话吧!”

    “老板不答应,我就一直这么跪着。”

    “咦,威胁我?”杨根硕笑问:“你怎么知道你妹妹跟着我,就不会幸福了?”

    “我听说硕哥你女人多的……”马文才瑟缩地扫了他一眼,飞快地说道:“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靠!”杨根硕笑骂,“当面编排领导,有你的,扣工资。”

    “工资可以扣,但请你不要伤害小霖!”马文才言辞恳切。

    “我只会爱她,不伤害她!”杨根硕说着,就走进了华回春的办公室。

    “老师,你一定是在刺激马文才吧!”华回春给他倒了一杯茶,然后笑道。

    “谁说的,马小霖很漂亮,又穿着警服,你懂的……我也受不了啊!”

    华回春笑着摇摇头,这小子有时候就是不正紧。

    “老华,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处理的事情?关于生产方面。”

    “哎,还真有一件。”

    “关于半成品失窃?”

    “原来你都知道了?”

    “听门卫说的。现在情况如何,好转了还是愈演愈烈?”

    “没有明显好转。”华回春如实说道。

    杨根硕想了想:“还真是只要有便宜,就有人占。”

    “这可不是小便宜,咱们一颗药买好几百块,都超过一克黄金了,属于奢侈品。”

    “但毕竟是药啊,偷也就罢了,居然也有人敢吃?”杨根硕提出这样的疑问。

    华回春只是笑着摇头。

    “其实,这种事,如果想查,很容查出来的。”杨根硕摆摆手,“算了,做个实验。”

    “什么?”华回春一下子没能明白。

    杨根硕对他一阵耳语,华回春想了想,微微点头。

    ……

    “小霖,没想到那个杨根硕为咱们家做了那么多事。”

    下午五点,下班后的马文才出现在医院里,他给娘三买了饭,自己和妹妹是快餐盒饭,母亲是小米稀饭、花卷和炒莲花白。

    马母大病初愈,也只能吃这些容易消化的东西。

    听了马文才的话,马母和马小霖同时抬头看着他。

    马小霖平静地问:“你都知道了什么?”

    “给妈手术,给我安排工作,这样的恩情,我一定会报答的,妹妹,你不用管了。”马文才忙不迭道。

    “你知道的就只有这些?”马小霖冷笑着问道。

    “还有?还有什么?”马文才问。

    “为什么高利贷不催了:为什么妈妈受到这样的礼遇;为什么我能够在这里;为什么……”

    马文才眼睛瞪大到了极限:“难道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可是,他图什么呀!难不成真的贪图妹妹你的美色?”

    “住口!”马母太过激动,一下子咳嗽起来。

    “妈!你没事吧!”马小霖连忙给母亲拍打顺气,同事责怪马文才,“哥,看你干的好事。”

    马母很快就不咳嗽了,喘着粗气瞪着儿子,“杨教官是个具有高尚情操的人,不会那么肤浅,你多虑啦!”

    马文才点点头:“或许您说的对,可是我担心小妹主动投怀送抱。”

    “小霖怎么会?”马母震惊。

    “因为报恩。”马文才说道。

    “小霖,你不要糊涂,这可是一辈子的事情,哪怕是天大的恩情,咱们也可以做牛做马来还,不要冲动,做出后悔一生的事情。”

    “你们想什么呢?这不是杞人忧天?”马小霖摇摇头,“就算我有这个想法,也需要人家配合不是?你们不知道,杨教官有很多女朋友,其中之一就是我师姐,我师姐脸蛋比我漂亮,身材比我好。所以,人家都未必能够看上我。”

    “我求他了,我跪下来求他放过你。”马文才激动地说。

    “什么!”马小霖不敢相信。

    “你猜他怎么讲?”马文才咬着牙说,“他的原话是这样的:我只会爱她,不会伤害她。”

    “杨教官真的这么说?”马小霖芳心巨颤,俏脸升腾起两抹红晕。

    “得了吧!我看啊他分明是刺激我……小霖?”马文才的手在妹妹面前晃了晃。

    “哦,干嘛!”马小霖一把打开哥哥的手。

    马文才的眼神有些怪异。

    马母更是忧心忡忡。

    儿子担心的对,女儿只怕已经喜欢上她那个侠肝义胆仗义疏财的杨教官了。

    因为感恩而心生爱慕。

    马小霖要值班,吃完饭就先走了,病房里另一张病床空着,如今,二十个平方的病房里只剩下母子二人。

    马母冲马文才道:“儿子,你的担心不无道理,小霖太单纯,从小到大都没谈过恋爱,可是,那个少女不怀春,我担心她真的喜欢上那个年轻人。”

    马文才不住点头:“可能性很大!”

    “所以,你尽快帮我联络到他,让我这个做母亲的亲口求他,让他体谅一个母亲的苦心。”

    “好好,我尽快想办法。”马文才点头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