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五百五十章 厕所里打灯笼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精彩小说免费!

    车|震,或者以天为盖以地为席的野|战,确是每一个男人所向往的。

    杨根硕也并不例外。

    尽管,这在药族,并不稀奇。

    凌洋非要证明,而且给母亲打了电话,又给出如此诱惑的地点选择。

    半推半就间,杨根硕就驱车来到了河边。

    无定河畔,有着诸多人文景观。

    当然,因为气温还没有回升,大晚上,只有五六度的样子,所以,河边人很少。

    有水有码头,有长条椅、垃圾桶。

    仿古的路灯,经过艺术修剪的常青植物。

    若是到了春暖花开,这里必定会成为男欢女爱风花雪月的场所。

    据说,环卫工发现最多的,就是各种品牌的保险套。

    杨根硕和凌洋提前来了。

    车子停下,没开音乐。

    凌洋看着窗外的月色,两人都沉默着。

    杨根硕一只手按在凌洋的肩头,她当即一个抖颤。

    杨根硕笑了:“洋洋,何必勉强自己呢!我还是送你回家吧!”

    杨根硕还没到急不可耐的地步,这个时候“刹车”,还来得及。

    “不回。”凌洋咬着樱唇,扭头看他,并不雄伟的胸脯一起一伏,“我知道你想,否则怎么会找到这么隐蔽的地方。”

    “不是,我……”杨根硕汗了一个,无力辩解,尴尬的笑着,此时此刻,任何的解释都是苍白的。

    不过,对于这里,他并不陌生。

    那枫树林中的滴血一战,仿佛就在昨天。

    转眼间,就是半年时光了啊!

    “抓紧时间吧,难道还要我主动?”凌洋闭上眼睛,上身朝他挺了挺。

    “洋洋,算了,改日吧,这样太草率了。”

    “你还是不是男人!”

    凌洋睁开眼睛,再次拖着他的手,攀上高地。

    “第一次在车里,太委屈你了。”话是这么说,杨根硕的手却已经开始一抓一放。

    “少废话。”凌洋双手绕到背后,解开挂钩。

    杨根硕托着罩罩,并没有急着拉下来。

    他摸到了露出的海绵,摸到了露头的钢圈,心里涌起一股异样的情绪。

    真是个勤俭持家的女孩啊,她收入还可以呀,怎么内衣破了都舍不得买新的。

    “大牛,你磨蹭什么?”凌洋颤声说道。

    “你是安全期吗?”

    “不是。”

    “你有准备安全措施吗?”

    “没有。”凌洋蹙眉,“哎,这些东西不应该是男人准备的吗?”

    “你也没有让我准备呀!”杨根硕哭笑不得,“我又不是三宝局长。”

    “三宝局长是谁?”

    杨根硕打个哈哈:“一个老司机。”

    凌洋翻了下白眼,她不知道三宝局长,但是“老司机”这个词还是知道的,知道是很污的词。

    “都这样了,来吧,大不了事后吃药。”

    “洋洋……”杨根硕深吸一口气,还有些犹豫不决。

    凌洋跟查蓉、萧米米、苏灵珊都不同,她还小,刚刚成人,她的过去太苦了,杨根硕实在不忍心这么草率地对待他。

    可是很明显,她已经动情了。

    她一把拉下罩罩,将杨根硕的手用力按在胸上。

    她感受到了他的粗糙僵硬,娇躯一颤。

    他感受到了她的细腻温润,虎躯一震。

    她抓住他的领口,将他拉过来,樱桃小口堵住他的唇。

    刹那间,两人都像是遇到火星的干柴,熊熊燃烧起来。

    “小飞,别急,再等等。”

    “大荣,还是你沉得住气。”

    数十米外的树丛里,静伏着两个贼眉鼠眼鬼鬼祟祟的男人,他们胳膊上套着红袖标,上面写着“风纪纠正”四个字,眼中却是淫|光大盛。

    自从人们物质生活水平提高以后,就开始追求精神生活了。

    以前连车都没有,哪来“车|震”这个词。

    “马车|震”,可能也是有的。

    有人会带着自己的老婆在车上震吗?或许有,但绝对凤毛麟角。

    大多都是偷食的。

    即便是夫妻,被人撞见,也很难为情的吧!

    大荣、小飞这对小伙伴就瞅准了这么一个可以财色兼收的机会,经常在隐秘的地方巡夜。

    不止一次发现这样的苟且男女,花钱免灾那是少不掉的,更有甚者,二人还能沾沾荤腥。

    这不,杨根硕的奔驰商务开进来的一刻,二人就发现了,他们蛰伏不动,等待时机。

    两人已经纠缠在一起,不过,经验老道的大荣认为,还不到时候,等到二人进入“连接”起来,干到不可开交的时候,他们突然冲出去,强光手电一打,手机快门一按……

    杨根硕并不知道有人暗中窥视。

    这一刻,他哪里还有什么警惕性?

    这一刻,他再也无需凌洋的引导,同样,也再也刹不住车。

    就在指尖探到仿佛淋过春雨的如丝春草时,凌洋松开了樱唇,上身竭力后仰,润泽的唇发出一声娇啼,“啊——”

    突然,杨根硕眼角一跳,第一时间就拿出手,并且给凌洋整理好了衣服。

    凌洋心神激荡,不明所以,因为空虚,而幽怨地看着杨根硕一眼,然后看到了刺眼的手电筒光,还有照相机的闪光灯。

    “啊!”凌洋又羞又急,一下子抱住了杨根硕的胳膊,脑袋恨不得扎进杨根硕怀里。

    “怕什么?咱俩衣服妥妥的,不怕,交给我。”杨根硕拍拍凌洋的肩膀以示安慰。

    “开门,下车!”一个光头拍打车窗。

    “大牛,不要开。”凌洋叫道。她主要是怕丢人。跟杨根硕一起,吃亏的可能性不大。

    “开门!不然我们就要暴力执法啦!”黄毛露出红袖箍,声色俱厉。

    杨根硕淡淡一笑:“我出去看看,你不要出来。”

    说着,还给凌洋戴上了墨镜。

    凌洋的心头淌过一道暖流,大牛总是这么善解人意无微不至。

    杨根硕开门关门一气呵成,同时还用钥匙锁上了。

    彻底瓦解了黄毛企图打开车门将凌洋拖出来的计划。

    光头指着杨根硕:“小子,成年了吗?居然就学着玩女人,还在车上搞?嗯,车子不错,家里挺趁钱吧!不过呢,别的地方我们管不着,可是这地方,就不行。”

    黄毛移步过来,上下打量杨根硕:“我们是无定河管理处风纪办的,我们有执法权,你们伤风败俗,证据确凿,跟我们走一趟吧!”

    两人一唱一和,将杨根硕逗笑了。

    莫说他没听过这么一个职能部门,就算有他也不怕,白的黑的,他都不怕。

    “厕所里打灯笼。”杨根硕淡淡说道。

    “什么?小飞,他说什么?”光头问黄毛。

    “大荣,他说什么厕所里打灯笼。”黄毛对光头说道。

    光头大荣瞪大眼睛,恶狠狠道:“什么意思?”

    杨根硕一拍脑袋:“不知道可以百度嘛!不过,先让我看看你们的证件。”

    “你算老几?”大荣努力的瞪着牛眼。

    “袖箍就说我们的证件。”黄毛小飞还真拿出手机百度了一下,顿时变了脸色,“小子,够狂啊!”

    “小飞,啥意思?”大荣问。

    “大荣,你自己看。”

    大荣接过手机一看,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杨根硕淡淡摇头:“你们找错对象了吧!知道这台车多少钱吗?”

    两人不由自主咽了口吐沫。

    今晚其实没有拿到什么有力的证据,现在看来,这个点子有点硬。这小子说话的语气,就可见一斑。

    “不知道吧,其实我也不大清楚,不过,”杨根硕指头点着二人,“买你们两条命,绰绰有余。”

    两人倒抽凉气,退后一步。

    杨根硕面露讥诮:“还要带我们回去处理吗?”

    “大荣,要不……要不算了。”小飞朝伙伴耳语。

    “别被他吓着,我看他是虚张声势,色厉内荏,有钱怎么了?他们毕竟干了不要脸的事情,有钱不是更好,咱们不能白忙活一场,怎么着也要狠狠敲他一竹杠。”

    两人虽然窃窃私语,却是一字不落钻进了杨根硕的耳孔。

    杨根硕更加好笑,静待二人表现。

    刚刚差点就忍不住将凌洋拿下了,被二人打断,杨根硕的心里很复杂,居然还有些许庆幸。

    “小子,我们真的是纠风办的,我们掌握了你们苟且的证据……”

    “拿来我看看。”杨根硕伸手。

    “休想!”小飞将手机往兜里一塞,“我还不知道你想要毁灭证据?”

    杨根硕挠挠头:“跟你们回去是不可能的,那么,你们打算怎么处理呢?”

    大荣小飞二人对视一眼,仿佛有了决定。

    “小子,你拿两万块,我们哥俩就当啥都没看见,这事儿就算过去了。”大荣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

    “两万块啊!”杨根硕笑容可掬,突然变色道:“你们怎么不去抢?”

    “最少一……一万五!”小飞自作主张,降低了五千。

    杨根硕扑哧一笑,问道:“那个,你们身上有多少钱?”

    大荣眼睛一瞪,“我们身上多少钱,跟你有什么关系?”

    “是啊,我们身上能有多少钱?”小飞跟着说道。

    “这不结了,现在是什么时代?”杨根硕心平气和道:“我身上能有什么现金了,都是刷卡,或者用手机支付的嘛!”

    “这也行!我手机上就有支付宝,你也可以用微信支付。”小飞觉得自己的“服务”很周到贴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