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五百四十九章 爱的证明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精彩小说免费!

    “怎么能说是幸运,有你弟弟这个护花使者,自然万无一失。”杨根硕瞪大眼睛说。

    “咦,怎么听着有点酸溜溜的。”萧米米笑道。

    “大牛!”凌洋在杨根硕手臂上拧了一把。

    看到二人如此亲昵的动作,萧丁丁心中轻轻一叹。

    “大牛,你还真的好好感谢感谢我弟弟。”萧米米又说。

    “是啊,这徒弟没有白收!”杨根硕笑着在萧丁丁头上摸了摸。

    “干嘛!”萧丁丁推开他的手。

    “小鬼,你是我徒弟,摸摸你脑袋,还有意见?”

    “不是,男人的头不能随便摸,你不知道啊!”

    杨根硕忍不住笑了。

    “你们严肃点。”萧米米又下了车,从雪佛兰上取下一台笔记本电脑,“那这样吧,凌洋、萧丁丁,你们简述一下案情经过,最主要的是详细描述一下几个嫌犯的外形特征,我要拼图,可能的话,要在最短的时间发出通缉令,因为,就在这一个星期内,我市已经发生三起这样的案子,三名不到二十岁的女孩失踪了。”

    凌洋美眸慢慢瞪大,一阵强烈的后怕。

    现场勘查完毕,提取了能够提取的证据,下属来向萧米米汇报。

    萧米米这边也基本完成了四个人的拼图。

    这个时候,萧阳带着刘震霆赶了过来。

    警察们纷纷上前打招呼。

    尊敬也好,混脸熟也罢,总之机会难得。

    看到鼻青脸肿的儿子,萧阳冷峻的面孔缓和了几分,在儿子肩头拍了拍,“臭小子,好样的。”

    萧丁丁的眼眶一下子红了,犹记得上次老爸夸奖自己,还是学前班得到第一朵小红花的时候。这都猴年马月啦!

    萧阳没有注意到儿子激动的情绪,转过头,目光在萧米米和一帮警察脸上扫过,沉声说道:“同志们辛苦了。但是,我们必须尽快破案,一个星期,三个女孩失踪,三个家庭破碎,性质多么恶劣。我们难辞其咎,责任重大啊!”

    萧阳眉头紧皱:“现在看来,基本可以确定对方就是人贩子,而通过凌洋提供的情况来看,他们主要将掳来的女孩卖去山里,赚取暴利。”

    “毋庸置疑,这帮人已经丧心病狂,人性泯灭,眼中只有钱。他们的作案动机很明确,可是,九成九都是流窜作案,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所以,这就给我们的侦破带来巨大的困难。”

    “但是现在不同了。因为他们暴露了自己的行踪,还有容貌,我们不但可以通缉,还可以根据天眼,查出他们的基本动向。”

    “我们西京不能再有女孩失踪了!大家在辛苦一下,哪怕是万里追凶,我们也不能让这帮牲口逍遥法外,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对得起这身衣服,这头顶的国徽,还有入警的誓言。”

    萧阳用有力一挥手,结束了讲话。

    杨根硕可以看到,现场的警察一个个热血沸腾,甚至包括萧丁丁。

    杨根硕第一次没有笑话萧阳,心里都没有。之前还私底下给萧阳气了个外号叫“萧作秀”,但是,现在萧阳这一番战前动员可圈可点。

    纵观古今中外的那些领袖,哪一个讲话不是极具煽动性的。

    萧阳真是越来越有领导范儿了。

    现场的事情处理完毕,杨根硕负责将凌洋送回家。

    这样一来,就没萧丁丁什么事儿了。

    望着商务车缓缓离去,萧丁丁眼中充满了不舍。

    “弟弟……”萧米米有些同情他,“虽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可是,有些付出,未必就有回报。”

    “姐,我明白你的意思。”萧丁丁落寞一笑。

    “什么意思?”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你让我放弃凌洋。”

    “你都明白,为什么还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萧丁丁长叹一声:“明白是一回事,要真正做到,却是另外一回事。”

    “弟弟……”萧米米发现弟弟似乎成熟了许多,一时间,她也不知道再说什么好。

    萧丁丁摆手打断萧米米,“姐,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还没有失去理智,其实我们都一样,你说是吗?”

    “什么?”

    “我和爸爸都认为杨根硕不是你的良配,可你还不是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我……”

    “好了,萧警官,如果案情方面没有问题,我就回去上药了。”

    萧米米苦笑摇头,看来,他们姐弟俩,那是谁也说服不了谁的。

    “那个,如果让凌洋给谁上药,是不是要好得快一些?”萧米米挑了挑眉毛。

    “那是自然。”姐姐哪壶不开提哪壶,揭自己伤疤,萧丁丁不甘示弱,“可惜呀,被你家大牛给拐走了。”

    “你……这小子。”看着弟弟一路远去,萧米米摇头,苦笑。

    ……

    “大牛,我跟萧丁丁没什么的。”

    “嗯。”杨根硕专心开车,目不斜视。

    凌洋有些急了:“真的,不信你问小丽,在学校里,就是吃饭,我们都不同桌,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杨根硕唇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

    “他每天晚上也上自习,我什么时候走,他就默默跟在后头,我让他不要跟,他就是不听。哦,你放心,我们几乎没有交流。”

    “看来萧丁丁对你是认真的。”杨根硕声音低沉,“这次要不是他,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我会感谢他,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我会告诉他,让他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萧丁丁其实也不错的。”

    “大牛!”凌洋皱起眉头,声音里透着气愤,“你这是什么话,难道还不明白我对你的心?”

    “我明白啊,可是萧丁丁付出那么多,你难道就没有一点感动?”

    “感动跟爱是不同的,而且,你给我的感动太多太重,让我不由自主不能自拔的爱上了你,只怕这一世,我的心里再也装不下其他的男子。”

    杨根硕咽了口吐沫,抿了抿嘴唇。

    凌洋含着泪摇头:“大牛,你是不是对我的感情还是有所怀疑?你知不知道,我在陷入绝境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不是妈妈,而是你,哪怕萧丁丁跳出来挡在我的面前,我还是希望他变成你。”

    “洋洋,别说了。”杨根硕将车子缓缓停靠在路边。

    “不,我要说。你是第一个救我的男孩子,没想到还治好了我妈;你是第一个送我巧克力的男孩儿,没想到还记住了我的口味;你是第一个进我房间的男孩,并且得到了我的初吻。”

    凌洋默默看着他,秀眉微蹙,漂亮的大眼睛里闪动着晶莹的泪光,“大牛,我们都这样了,你还怀疑我会变心?”

    “不是的,凌洋,我的意思是,我不会禁锢你,如果你遇到更合适的男生,完全可以接受一份新的情……”

    “住口!”凌洋大叫着打断他,“大牛,你不可以这样怀疑我对你的感情,你说,我要怎么证明?”

    “不用,不用证明,这不重要,我相信!”杨根硕连连拱手求饶,给凌洋台阶。

    万万没想到,一向温顺如小猫咪的凌洋,也会有这么激动的时候。

    “或许对你不重要。”凌洋幽幽的说。

    杨根硕给了自己一巴掌,“洋洋,我不是这个意思。”

    “大牛,”凌洋突然又变得心平气和,左手盖在他按在档杆的右手背上,声音有着一丝颤抖,“原本我想,等到高考结束,就完完整整的给你,可是现在,我想证明给你看。”

    杨根硕瞪大眼睛,倒吸一口凉气,“不用,洋洋,真的,我相信。”

    凌洋固执地牵着他的手,从羊毛衫的下摆塞进去,按在了她并不骄傲的胸脯上。

    杨根硕完全可以拒绝的,但是,他不能那么做。

    那样太绝情了,太禽兽不如了。

    虽然隔着一层海绵,接触的刹那,两人还都是一个激灵。

    凌洋闭上了眼睛,咬住樱唇,娇躯微微发颤。

    杨根硕抽回带着些许温度的手:“好了,你已经证明了,我送你回家。”

    “不,还没有。”凌洋拿起杨根硕的手机,拨出一个电话,“妈,我是洋洋,我跟大牛在一起,有点事,晚一点回去。”

    说完,直截了当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李秀琴一声长叹,唉!孩子大了不由娘啊!

    车里,杨根硕皱眉看着凌洋:“你还要怎样?”

    “你说。”

    “我说什么呀!”

    “开房或者在车里,随你。”凌洋鼓着气说。

    “洋洋,你不要意气用事。”

    “你住口,我最讨厌你老气横秋。”

    “看吧,现在就开始讨厌我了。”

    “因为那是虚伪的你。”凌洋笑道,“因为你根本就不是坐怀不乱的君子。”

    “我……”杨根硕无语。

    “对我做过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萧姐姐也跟我讲了。”

    “什么?那个坑……坑男人的娘们儿。”

    “去河边吧!无定河畔,清风明月。”凌洋一脸陶醉,仿佛已经同杨根硕在无定河畔只羡鸳鸯不羡仙了,片刻后,又睁开那双蒙着一层水雾的美眸,“我想,你们男人除了床上,什么地方都乐意。”

    “……”

    今晚,杨根硕已经是第n次被凌洋震惊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