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五百三十五章替天行道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苏灵珊没当回事,钱四海却是认真的。

    他安排了两个马仔蹲守在医院门口。

    一个是守着苏灵珊的。

    一个却是守着马文才的。

    钱四海当然不可能亲自蹲守,他带着另外几名手下喝酒撸串去了。

    医院这边,随着一项项检查做下来,马小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撸串摊上,钱四海几人酒足饭饱,面酣耳热,一个劲儿品评着小警花,小护士。

    “钱哥,你有福了,小护士、小警花那都是极品。”一个马仔向钱四海敬酒。

    钱四海“呵呵”一笑,“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那小护士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打听打听钱哥是谁?居然三番五次的冲撞,这都是她自找的,这次让她知道钱哥的厉害。”

    又一名马仔用餐纸细心的擦干净竹签的两头,这才将烤串递给钱四海。

    “那简直就是一颗小辣椒,都不知道谁给她的勇气。”钱四海吃了一串烤韭菜,突然眉头一拧,“莫非是月经不调?要是那样就不美了。”

    “嘿嘿……”一个马仔笑道,“钱哥多虑了,就算她不方便,咱们也可以等的嘛!老司机,必须有耐性。”

    “老司机……哈哈哈!”钱四海大笑。马仔们大笑。

    “钱哥,来几串腰子好好补补,说不定晚上就能用上。”

    “钱哥,先办了小护士,过两天,马文才还不上钱,让她妹子肉偿,哈哈……”

    又一个马仔哈哈大笑,突然,他眼睛一亮,指着不远处,说道:“钱哥,你看那儿。”

    钱四海等人望过去,顿时呼吸一窒,再也挪不开眼睛。

    那一张桌子坐了三个人,一男二女。

    男的二十左右,眉清目秀,有些文弱。

    女的一大一小,大的也就是二十出头,小的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

    钱四海他们的注意力当然不会放在男青年身上。

    年纪稍大的女郎一件卡其色长款风衣,坐在小马扎上,也难掩倾城绝色。

    那个小女生更是不得了,虽然身子尚未发育,可是那脸蛋,那身段,就如毒药,撩拨着几个牲口的躁动的心。

    终于,钱四海吁出一口气,“去打个招呼。”

    “明白。”

    一个青皮,一个长发,两名马仔应声而起,走向杨根硕三人那张桌子。

    “哥哥,好饱哦。你摸人家的肚子。”真子伸了个懒腰,打了个饱嗝,拉着杨根硕的手,去感受她的肚腩。

    杨根硕笑着摇摇头,由着小丫头胡闹,问苍雪野姬:“你呢?”

    “我不是猪,这是今晚第十八个摊位了,我不是饱,我都快爆炸了。”

    “呵呵……你真逗。”微笑着的杨根硕突然眉头一皱,因为看到两个痞子过来。

    杨根硕自然能够理解,带着苍雪野姬、沧浪真子,真是太招摇了,何况这又是三更半夜。

    可以理解,但不能接受。

    杨根硕朝着二人后方望去,果不其然,那里还有几个人,其中一个稍稍年长,拴着金链子的大光头,还冲着他微笑致意。

    耸耸肩,看了眼苍雪野姬,苍雪野姬却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

    真子似乎也感受到气氛不对,一个劲儿扑闪着明亮的大眼睛,却是不说话。

    终于,青皮和长毛来到了三人的桌边。

    青皮喷着酒气:“两位美女,我们老大想请你们喝一杯,请务必赏脸。”

    长毛瞪了杨根硕一眼:“小子,你别多话!看你那小身板,估计也吃不消,我们老大可是为了你好。”

    杨根硕同苍雪野姬对视一眼,忍不住笑了。

    真子被二人夹在中间,远离痞子,倒是一点儿不怕,还有些亢奋。

    “你们老大是……”杨根硕瑟缩着,十足“软蛋”模样。

    “那边,”青皮伸手一指,“相貌堂堂,成熟稳重的那一位。”对老大的崇敬之情,溢于言表。

    杨根硕挠挠头:“我只看到头顶最亮的那一位。”

    “你……”秃子不点灯——自亮,这是一句歇后语,这小子显然在诋毁老大。长毛怪眼一翻,“你小子找死吗?”

    “不,不要,别……”杨根硕连连摆手,满脸惶恐,“她们一个是我老婆,一个是我妹妹,你们老大只是单纯的邀请喝酒吗?不会有其他的企图吧!”

    “没啥,顶多你头顶绿几下。”青皮呵呵笑道。

    “可以让你们老大过来吗?不如,咱们拼一桌?”杨根硕谄媚地笑着,提议道。

    “算你上道。”青皮点点头,“我去问问。”

    同长毛一起走了回去。

    这时,摊主一个劲儿冲着杨根硕使眼色,杨根硕却是视而不见。

    摊主借着收拾东西,近身道:“大兄弟,赶紧跑吧,钱四海不是个东西,仗着有点人马有点关系,可是没少祸害大姑娘小媳妇。”

    “是吗?”杨根硕淡淡一笑。

    不多时,钱四海就带着马仔们浩浩荡荡过来,并且形成了包围之势。

    也就是说,杨根硕三人就算想跑也跑不掉了。

    见此情景,摊主只能一声叹息。

    “小兄弟,你艳福不浅啊,居然能有这样的女朋友,还有这么水灵的妹子。”钱四海人畜无害地笑道。

    “过奖了老大。”

    “我可以坐下来吗?”钱四海礼貌地问道。一只咸猪手却是落向苍雪野姬的肩头。

    “当然。”杨根硕眼明手快,一把将苍雪野姬、沧浪真子拉过来,坐在自己的一边。

    钱四海抓空了,一愣,还是在对面坐下了。

    “兄弟爽快,我想认你这个兄弟。”钱四海突然说道。

    “我真是受宠若惊。”杨根硕诚惶诚恐的模样,道:“我猜老大下一句话就是,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哈哈哈,兄弟是明白人啊!”钱四海大笑。

    “想穿我衣服,就要有死的觉悟。”杨根硕冷笑,突然喝道:“滚!”

    “你说什么?”钱四海一拍桌子,瞪大眼睛,挖着耳孔,“老子没听错吧!臭小子,谁给你的胆,我钱四海虽然不做大哥好多年,可是江湖上依然有着我的传说,今天这是怎么了?小护士敢怼我,你个小年轻也敢怼我。”

    “怼你又如何,我还要打你。”

    “来呀,爷爷等着……着!”

    话音方落,钱四海便呼吸一窒。

    因为,面前凭空多出一人。

    此人眼神冰冷如蛇,身体如同出鞘的利刃,杀气逼人。

    让钱四海头皮发麻,浑身战栗。

    下一刻,池边太郎果真抽出一柄寒光如同秋水的短刀。

    钱四海仿佛中了定身法,一动也无法动弹。

    其它几名马仔就没有这种“享受”的过程了。

    因为,突兀地出现了两名冷艳女子,一言不发,拳脚相向。

    砰砰砰砰。

    几名马仔既无招架之功,更无还手之力,就在钱四海眨眼间,就纷纷倒地,苟延残喘。

    “小兄弟,哦不,大哥,饶命!”钱四海吓坏了,深谙大丈夫能屈能伸道理的他,双膝一曲,就跪地求饶。

    “替天行道。”杨根硕淡淡说了句,就端起酒,同野姬真子碰杯。

    池边太郎在国内生活过一阵子,自然明白,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轻易杀人。

    杨根硕口中的替天行道,也并非是赶尽杀绝,顶多也就是给对方来一个生活不能自理。

    池边太郎刚刚反转刀刃,准备用刀背完成这个任务,恭子和芳子却冲了过来。

    恭子一脚将钱四海踹飞。

    芳子准确地判断了落点,先一步候着,待钱四海落下,一拳轰出。

    钱四海砸在一堵围墙上,拼命呕吐酸水。

    恭子、芳子毫不迟疑地上前,一个拧胳膊,一个掰腿。

    嘎巴。嘎巴。

    啊!啊!

    待两个丫头和池边太郎同时消失,其他人方才发现钱四海的惨状。

    四肢反关节扭曲,像一只趴在地上的蜘蛛。

    摊主目瞪口呆,就说这小子有恃无恐,原来还有保镖躲在暗处。

    不过真好,这还真是替天行道了。

    几个马仔看到老大的惨样儿,心底的凉气嗖嗖往上冒,哇凉哇凉的。

    老大不好当啊!有句话说得好: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老板,埋单。”杨根硕举起手。

    摊主咽了口吐沫,走上前来,压低声音:“老大,也没多少钱,不用了,谢谢你替天行道。”

    “我不是什么老大。”杨根硕摇头,很有亲和力地笑了笑,大略看了看,从钱包里拿出五张红票子,往桌上一搁,“多少就这么多了。我们走。”

    说罢,就左手一只大手,右手一只小手,走了。

    “钱爷,要不要报警?”杨根硕刚走,摊主来到钱四海的面前问道。

    摊子上再无客人,一帮人躺在自己的摊位上,这也不是个事儿,摊主还担心钱四海日后报复,于是主动示好。

    “报个屁警,叫救护车,哎吆,疼死我了。”

    “好好。”

    “就叫承恩医院的救护车。”钱四海补充,万一能够邂逅小护士呢!

    秀色可餐的小护士,或许能够缓解一下痛苦。

    十分钟后,承恩医院的救护车抵达了现场,一共三辆车。

    苏灵珊果然出了现场,第一眼就看到了钱四海。

    钱四海疼得生不如死,看到苏灵珊的一刻,眼中还是有了一分激动。

    “冤家路窄啊!钱爷,这是怎么搞得?”苏灵珊笑靥如花,声若黄鹂,但钱四海听来,却是幸灾乐祸。

    “一言难尽!”

    “我看是恶有恶报才对。”

    “我死不了,你最好乖乖伺候你钱爷,否则,等我伤愈出院,看我怎么收拾你。”钱四海威胁道。

    “我好怕怕哦!”苏灵珊冷笑:“我先给你来一针止痛针啊!”

    说着,细长的针头就隔着衣服,扎进了钱四海肥硕的屁股。

    针头刺穿肌肉,被坐骨挡住了。

    “啊!”钱四海身子一震,差点晕了过去。

    “对不住,我技术不说,请您见谅。”苏灵珊内疚地说道。

    “我……我……”钱四海冷汗淋漓,身子冰凉,下一刻,昏死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