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五百二十二章 警花受困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

    黎泓俊哪里知道个中缘由,但是,五六根镀锌管已当头砸下,他不及细想,抬起左臂格挡。

    喽啰们“哇哇”大叫,黎泓俊步步后退,就在这时,左膝弯又是一麻,仓促间单膝跪地。

    “哥哥!”黎旌辰再也忍不住,冲了过去。

    “小辰,快跑!”黎泓堪道。

    “听你哥哥的话,没有我们拖后腿,他一个人能行的。”杨根硕一把抱起黎旌辰,扭头欲奔。

    “不走,我不走,放我下来!”黎旌辰拼命挣扎,同时唾骂杨根硕,“胆小鬼,你没用,不是男人。”

    “呃……”杨根硕略一沉吟,“要不,咱也小宇宙爆发一下,男人一回?”

    此时的黎泓俊挺狼狈,单膝跪地,单臂格挡,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

    丢下黎旌辰,杨根硕冲过去,跳起来,双脚在攻击黎泓俊的群匪面门上踏过。

    “啪啪”之声不绝于耳。

    路霸尽数倒地。

    黎泓俊手上压力一空,目瞪口呆。

    黎旌辰也是瞠目结舌,兄弟俩都被杨根硕帅气的动作惊艳到了。

    而此时杨根硕单膝跪地,大口喘气,一脑门汗水,酷似小宇宙爆发身体被掏空的后遗症。

    黎泓俊惊艳过后,就是恼羞成怒:“杨根硕,你这么能打,为什么不早些出手?”

    他感觉杨根硕故意不出手,故意看他笑话。

    “鸿俊兄,这是哪里话,我不是很能打了,看吧,我已经是体力透支超常发挥了。为了确保咱们能够胜利,能够全身而退,我必须用点策略,让你下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嗯,这就好像田忌赛马。”

    “田忌赛马你大爷。”黎泓俊再也忍不住了。

    “大少爷,我们没来晚……呃——”

    就在这时,又一帮人冲来,依然一水马甲,但有别于之前的亮黄色,不过,这次是土黄色。

    为首一个中年人,同黎泓俊挤眉弄眼。

    “黎……”

    “大胆劫匪,还有帮凶。”黎旌辰的话,被杨根硕用语言和行动打断。

    杨根硕故作没有听见“大少爷”几个字,也没看到对方的眼神传递,一下子冲进人群。

    黎正懵了,他们是按照大少爷的要求,过来冒充劫道,给某个人制造点麻烦的,上点颜色的。

    没想到先是看到一帮人倒在地上,“凶器”散落一地,然后,他们的目标竟然对冲过来。

    一时间,措手不及,人仰马翻。

    不过黎正不得不承认,这厮战斗力够强,自己这帮人就算有所准备,也不够人家菜。

    片刻后,一帮人全部倒地,黎正也没能例外,唯一能够表现身份的地方,就是他倒的比较靠前,距离杨根硕比较近。

    这显然不是什么殊荣,也不是什么好事。

    因为很快,领口被杨根硕抓住了。

    “射人先射马。”

    啪!

    “擒贼先擒王。”

    啪!

    “随从不论。”

    啪!

    “首恶必除。”

    啪!

    杨根硕说一句,扇一下,四句话后,黎正的脸蛋肿起老高。距离猪头,也就是两巴掌的距离。

    幽怨的目光看着黎泓俊,却不便说什么。

    几个耳光而已,总不能将主子卖了吧。

    “住手,他是自己人!”黎泓俊为了自己,可以牺牲下人,但黎旌辰毕竟少年,心思单纯,忍不装了出来。

    “自己人?”杨根硕揪住酷似猪头的黎正,左右椅,“自己人,是来救驾的吗?”

    “是,是。”黎正咧嘴苦笑,脸蛋抽疼。

    “鸿俊兄,真是?”

    “是的,他叫黎正。”黎泓俊冷冷道。

    “你兄弟?”杨根硕笑问。

    “不,不敢高攀,”黎正诚惶诚恐,“那两位是我们家公子。”

    “那就是家丁喽?”杨根硕看着黎正。

    “可以这么讲。”黎正点头。

    “你们通常都是黄马甲打扮?”

    “对的,是制服。大冬天,主家体恤我们这些下人。”

    “你叫什么?”

    “在下黎正。”

    “我记住你了。”杨根硕拍拍他的手,“得罪得罪,不打不相识。”

    黎正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好一个不打不相识,自己脸都被打肿了。

    “刚才我们遇到劫匪,你看看,都是制服,所以,以为你们是帮手,一时冲动。”杨根硕指着地上的劫匪向黎正解释,又扭头冲着黎泓俊笑道,“抱歉啊,鸿俊兄,你看这事儿闹得。”

    黎泓俊眼睛眯了眯,能够看出这厮浓重的演戏成分,然而,却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无妨,咱们走吧。”

    让弟弟扶起自己,又冲黎正道:“这些人,交给你来处理。”

    “明白了,大少爷。”黎正看到大少爷脸上的愠怒,心里一阵突突。

    三人上车,这一次,黎泓俊坐到了后排,杨根硕当仁不让,成了司机,亲手操控这台硬派、霸气超豪华的suv,朝着市区的天恩中学方向进发。

    一边驾车,一边哼着小调,那种得意昭然若揭,黎泓俊从后脑勺也能看到。

    他捂着发紧的心口,想到了三国时期的周郎,原来,人真的能被气死。

    同时,他也发现,这个对手,并非是表面上看到的这么弱小。

    ……

    下午三点钟。

    萧米米拉着张小洋三人来到王屠户家门口,停得远远的,发现果然关门闭户,卷闸门放到了最低。

    萧米米示意张小洋三人上前敲门。

    张小洋三人苦着脸,下了车。

    冲着萧米米一步三回头,终于还是来到了卷闸门前。

    “徐哥,”张小洋拍门,三长两短的拍。就是三声间隔长,两声间隔短,这是双方约定的暗号。

    不多时,卷闸门缓缓升起,一头黄毛的徐哥出来,看到三个高中生老主顾,挺开心,同三人勾肩搭背:“小胖,怎么这么早过来?”

    “忍……忍不住。”这是张小胖一早想好的借口。

    “哈哈……”徐哥大笑,“人生得意须径,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说着,就把三人带进屋里。

    就在这时,萧米米旋风一般冲了缓缓降落的卷闸门。

    “警察3疑你非法监|禁未成年少女,从事卖|淫活动。”萧米米立刻亮出证件。

    黄毛懵逼的工夫,张小洋三人如同兔子一般溜了。

    “混蛋,竟然出卖我!”黄毛冲着完全落下的卷闸门大喊。

    “老实点,说,人藏哪里了?”萧米米直接拔枪在手。

    “警花威武,老子佩服。”黄毛大声冷笑道。

    “带路!”萧米米怒喝。

    黄毛举起双手:“警花,我罪不至死吧,你可不能随便开枪,这不合规矩。”

    “如果你的犯罪属实,你就离死不远了。”

    萧米米并不清楚,她这句话,让黄毛坚定了决心。

    之前,三人就针对最恶劣的情况,有过一番对话,并且达成了共识。

    黄毛:“知道我们犯什么罪吗?数罪并罚,死刑都够了。所以,只有孤注一掷。”

    大头和红毛相继认同。

    终于,黄毛领着萧米米进了摆着架子床的房间。

    刹那间,萧米米看到三双凄楚无助的眼睛,两个极其疯狂的人。

    三个小女生,手脚被绑,嘴上贴着黄胶带,此时,其中两个的脖颈上海架着匕首。

    拿匕首的大头和红毛已然陷入疯狂。

    “放下枪。”

    “放了徐哥。”

    “我真的会下刀子。”

    “我真的会。”

    大头、红毛,分别用人质威胁萧米米,逼迫萧米米。

    “小玉别怕,姐姐是来救你的。”萧米米认出了阮小玉,出言安抚。

    “哦,你们认识?”红毛心里有底了。

    “你们这帮人渣,难道就没有母亲,没有姐妹?”萧米米忍不住骂道。

    “警花,您说对了,我们都是孤儿,什么都没有。”红毛回道。

    “呃……”萧米米一时间接不上话来。

    “放了徐哥,立刻马上。”大头手颤抖着,刀锋碰到了阮小玉脖颈的肌肤,划开了细细的血口,有血珠渗出。

    阮小玉只是凄楚的落泪。

    “住手!”萧米米大喝一声,枪在手指上一转,枪把朝向了黄毛。

    黄毛一把夺过去,哈哈大笑,“警花果然识时务。”

    然后卸下弹夹一看,惊呼道:“还真是真枪实弹!”

    “警花,你糊涂啊,真是不应该一个人来。”黄毛晃荡着枪口,不住摇头,“现在,你不是自投罗网?你既然知道我们的罪行,我们会坐以待毙吗?”

    萧米米心里凉飕飕的,因为眼前这个黄毛太过冷静,“你们是跑不掉的。”

    “我看你是立功心切,然后搭上了自己。”黄毛摇头笑道。

    “徐哥,别说废话了,先绑了再说。”红毛催促。

    “你们敢?”萧米米瞪大眼睛道。

    “这么漂亮的女人,干什么要当警察,应该好好呆在家里生孩子啊!”黄毛嘿嘿一笑,“我连你的警枪都敢下,还有什么不敢的。”

    萧米米呼哧呼哧喘气。

    黄毛拿来黄胶带,“配合点,不然,你要解救的小女生就要多吃点苦头。”

    “绑!”萧米米心下一横,伸出了一双皓腕。

    黄毛再不耽误,立刻用黄胶带转了七八圈,将萧米米的一双手腕紧紧地捆绑在一起。

    这种捆绑方式,以萧米米一介女流,根本无从挣脱。

    接着,黄毛也封住了萧米米的嘴,捆住了她的双脚。

    然后,萧米米就落得跟阮小玉三人一样狼狈的下场。

    阮小玉只是落泪。

    萧米米连说话都不能够,只能用表情和肢体语言让小女孩不要担心,让她放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