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五百一十六章 实锤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

    知味居。

    马小霖要了个包间。

    在萧米米的授意下,点了几个味重的菜。

    水煮肉片,铁板土豆,酸辣肥牛,炝锅鱼,还有一个香菇青菜,一个凉拌苦菊。

    “萧警官……”

    “刘大姐,安心坐着,既来之则安之。”萧米米给她夹菜,“先吃饭,吃饱。”

    “可是我吃不下。”刘菊云哭着说。

    “吃不下也得吃啊,你几天没吃几天没睡啦?小玉回来,你却倒下了,怎么办?”萧米米挠头,“小霖,去拿一瓶二锅头。”

    “啊?”马小霖为难道:“师姐,小瓶还是大瓶?”

    “大瓶,一斤装的。”

    “好吧。”

    不多时,马小霖拿着一瓶红星二锅头过来,就要交给萧米米。

    “给我干什么?”萧米米眼睛一瞪,“倒酒。”

    “哦。”马小霖脸上有些不自然。

    先给刘菊云倒了,她没阻拦。

    接着给萧米米倒的时候,被拦住了。

    “给我倒什么,办案期间,我不喝酒。”萧米米冲她挑挑眉毛,“你陪大姐喝。”

    “啊?”马小霖脸上苦出水来,“师姐,人家……人家……”

    “亲戚来了?”萧米米大咧咧问。

    “没。”

    “酒精过敏?”

    “没有。”

    “那怎么?”

    “怕辣。”

    “喝,这是命令。”

    马小霖抿嘴嘴唇,敬了个礼。

    “别为难小霖同志了。”刘菊云一口闷了一两,眉头都不带皱的。

    马小霖突然发现,刘菊云喝酒的样子,跟母亲很像。

    她连忙给刘菊云满上,端起酒杯:“大姐,我敬你,什么事都会过去的。”

    “唉!”刘菊云又是一口干掉。

    马小霖还没碰到唇边,嘴里已经渗出苦水,但还是硬着头皮喝下。

    结果,一不小心给呛住,一连串咳嗽,眼泪都出来了。

    “笨丫头!”萧米米哭笑不得,上前给她拍打后背,“酒都不会喝。”

    “咳咳,”马小霖抬起头,“师姐,我没事,还能喝。”

    “嗯,我相信。”萧米米回到位置。

    马小霖翻了个白眼,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自己说什么屁话多什么嘴!

    眼看着刘菊云自斟自饮,又是一杯下肚,筷子没动一下,已经进去了三两。

    当她端起第四杯的时候,萧米米按住了她的手,“大姐,我是请你吃饭的,不要一味喝酒,来,吃点东西垫垫底,不然容易伤身子。”

    “萧警官,我还在乎身子吗?”

    “我陪你喝!”

    “不要,萧警官,不要,我知道你们的规矩。”

    “吃点东西。”

    “嗳。”

    “刘大姐,我敬你。”马小霖端起酒。

    “慢点喝。”

    两人碰了一杯,刘菊云依然面不改色,马小霖这一次虽没呛着,白净的脸蛋却是一下子变红了,如同初升的太阳。

    萧米米喊来服务员,要了两碗米饭,给了刘菊云一碗。

    同时,将她面前的盘子里堆满了菜。

    “刘大姐,你把这碗饭吃完,咱们谈案子。”

    刘菊云自然明白她的苦心,点点头,开始扒饭,泪水不是滴入饭菜里。

    萧米米点点头:“小霖,剩下的酒是你的了。”

    “啊?”

    “逗你玩呢,吃米饭吗?”

    “不了,”她摸了摸肚皮,“我在减肥。”

    萧米米迅速吃了一碗饭,刘菊云也吃完了。

    可是几个菜,都没怎么动。

    萧米米摇头,将钱包丢过去:“小霖,去埋单,顺便给我打包。”

    “萧警官,我来。”刘菊云争取。

    “下次。”萧米米道。

    看着马小霖拿着钱包去了,萧米米这才看着刘菊云道:“刘姐,我一直说,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你说呢?”

    “我不明白。”

    “人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刘菊云捂着嘴:“我现在也不奢求什么了?我只希望女儿能够回到我的身边。”

    “对不起。”

    “……”刘菊云猛地瞪大眼睛。

    “你不要激动,我道歉,是因为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可是对你女儿的失踪,还是没有丝毫头绪。”

    刘菊云微微松了口气。

    “我想,她是被谁藏起来了。”

    “为什么?为什么藏我女儿,我们又不是有钱人!”

    “我也不知道。”萧米米摇头,“但我坚信,你的女儿是平安的,她终究会回到你的身边。”

    这些安慰是多么的苍白。

    但是,这位萧警官又是多么的温柔可亲,善解人意。

    她有什么理由再逼迫人家。

    刘菊云唯有借酒浇愁。

    待到马小霖结账回来,刘菊云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但是脸上的泪痕依然没干。

    萧米米一声叹息,看着马小霖:“走,你辛苦一下,咱们一起送她回去。”

    “不辛苦。”马小霖摇头,俏脸上的酒红尚未退去。

    ……

    高新区的民居内。

    虢闪闪、徐小晶、曾小洁待在房间里。

    阮小玉正在上钟。

    虢闪闪发现,今晚阮小玉没哭,反而显得特别兴奋。

    等到被黄毛送回来,虢闪闪质问:“你们给小玉吃了什么?”

    “难道是冰?”徐小晶好奇道,那玩意她涉猎过,男人吃了非常持|久,女人吃了无比激动。

    “比冰高级,是k,我们可是花了血本了。”黄毛笑道。

    虢闪闪猛然瞪大了眼睛。

    她虽然没碰过毒品,可一些常识还是知道的。

    k粉比冰毒还容易上瘾。

    “畜生,你们到底还有没有一点人性,有没有一点良知!”虢闪闪怒不可遏,扑过去在黄毛脸上抓下三道血槽,还不解恨,掐住他的脖子,死命的掐,“人渣,我要杀了你。”

    “臭八婆,婊|子,”黄毛一脚踹开,抹了把脸和脖子,全都破皮,火辣辣疼,“混蛋,自己找死。大头、小朱,关门,给我进来。”

    二人立马下了卷闸门,走进里间。

    “徐哥,你这是……”大头、小朱看了一眼,都不忍再看,这都破相了都。

    “都是这个贱人!”黄毛红着眼,“你们两个给我摁住她,那个,先把她嘴巴给我堵上。”

    大头一下子就扭住了虢闪闪的胳膊,小朱拿来黄胶带,绕着脑袋缠一圈后,嘴巴张不开了。

    两人配合默契,相当熟练。

    徐小晶、曾小洁两人搀扶着目光失去焦点的阮小玉,不敢上前。

    黄毛开始解皮带。

    虢闪闪仰着头,露出一抹讥笑,还以为对方有什么手段,这个她不怕,更不在乎。

    孰料,她想错了。

    黄毛一下子抽出皮带,黄铜皮带扣甩在她的背上,虢闪闪一下子就疼出眼泪。

    “让你多事,让你骂我,让你挠我!寄人篱下,没有一点儿寄人篱下的觉悟。”

    啪啪啪!

    黄毛每说一句,就抽一下,虢闪闪到处躲闪,然而地方太小,一下子都没能逃过,不多时,便是遍体鳞伤。

    “别打姐姐。”阮小玉眼中一下子有了神采,冲出来挡在了虢闪闪的面前。

    黄毛的皮带扣飞到一半,被他强行收回。

    他眯着眼睛道:“既然小玉给你求情,这次就饶了你。”

    说罢,他退后一步,将皮带拴回去。

    “姐姐!”

    三个小女生立刻围住了蹲在地上的虢闪闪。

    虢闪闪忍痛剥掉黄胶带,摸着几个小女孩的脑袋,“不哭,姐姐不疼,姐姐没事。”

    “虢老师,你已经没什么用了,休想吃白饭,今晚你也开始工作吧!”

    虢闪闪眯了眯眼,并不反对。

    “大头小朱,开门,做生意。”黄毛说道。

    两人领命而去。

    不多会儿,卷闸门又嘎吱嘎吱升到了顶上。

    却不知道外面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一路远去。

    转过一个拐角,路灯照出她的红袖箍。

    赫然是居委会的社区联防队员杨大妈。

    “实锤。这下子实锤了!”

    杨大妈一路来到派出所,没想到却被门卫老汉拦住。

    “喂喂,干什么的?”

    “我要报案。”杨大妈指了指红袖箍。

    “大家都出警了,里面没人,你跟我讲。”

    “跟你讲,你一个门卫,也能接案子?”杨大妈一脸质疑。

    “爱讲不讲!”老汉感觉到了鄙视,生气了,拧开收音机,再也不理她。

    收音机里面是一首《空城计》。

    杨大妈摇摇头,告诉老汉有个屁用,说不定还会坏事,作为一名合格的联防队员,发现问题就应该及时上报,让犯罪分子无所遁形。

    既然派出所没人,她决定连夜赶去分局。

    然而,刚到路上,黑暗里就冲出来一辆电摩。

    电摩没开灯,许是坏掉了。

    杨大妈被撞倒在地。

    电摩也倒了,骑电摩的人自然也倒在地上。

    杨大妈感到尾巴骨摔断了,疼的要命,脑袋也疼。

    而骑电摩的却挣扎着起来,一下子捂住脸,只露出两只眼睛:“你没事吧!”

    “你酒驾。”杨大妈闻到一股酒气,蹦出一句话来。

    “啊!”那人一听这话,扶起电摩就溜掉了。

    “站住,你……啊!”杨大妈脑袋越来越疼,然后晕乎过去。

    ……

    第二天早上,杨根硕带着三人上山。

    杰克身体素质不错,上山没什么困难。

    布莱特年过五旬,体力走下坡路了,只好由杰克搀扶。

    而露西,当然杨根硕全权负责。

    好走的时候就走,不好走的时候,就背着。

    杰克也是这么做的,毕竟,布莱特对他视如己出。

    可是,看着前头杨根硕、露西卿卿我我,心里那是相当的不平衡。

    :各位,除夕快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