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四百九十二章 姜瑶遇险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远远地,就看到姜瑶在银行门口接受媒体采访。

    拿着话筒的记者身着阿迪达斯薄棉服,留着五四头,颇有姿色。

    当然,在荆崇岭眼中,比姜瑶差远了。

    姜瑶的皮肤特别好,羊脂玉一样白皙细腻,满月一样的脸蛋上,镶嵌一双会说话的大眼。

    简单的扎着马尾,穿着制服,已然有着倾城之姿。

    姜瑶面对话筒、镜头,显得很自然,不像没见过世面的女生。身边还站着经理和保安。

    当记者问起她如何识破对方,并且机智的设法解救时,姜瑶道:“他们很会选择时间,午后两点左右,几乎没有办业务的,他们选择了这个空档过来。”

    “他们一进门,我就觉得不对劲。现在被证明的受害者,当时明显受到了胁迫。整个过程中,我都有这样的感觉,他也表现出这样的神情。”

    “于是,我索要身份证,没想到身份证也被人拿着,这更加让我起疑,于是我又让他填单,其实这个流程是可以免去的。”

    “当看到单子上‘救我’两个字,我震惊了,但仍然不动声色,说他写错了,让他重填,我就去找经理商议。”

    经理终于有了发言的机会:“遇到这种事,我们不可能见死不救,于是我们就当机立断的报警,同时让姜瑶拖延时间,让保安找借口降下卷闸门,防止传销人员逃跑。”

    经理笑道:“后来警方及时赶到,抓住了传销人员,捣毁了传销团伙,这是个皆大欢喜的结果。我们虽然是金融机构,但也会义无反顾的承担一份社会责任。”

    众人鼓掌。

    最后,女记者做了动情的总结。

    出于对姜瑶的保护,报道中,并没有提及她的姓名,甚至,连银行的招牌都没有完全拍进去。

    砰!

    郊区一栋民居内,一只二锅头酒瓶砸在十八英寸的球面彩电上。

    不得不说,老式的crt显像管的确结实,这么狠命一砸,只是在上面留下一道白印。

    哪像那些液晶,小孩的玩具在上面磕碰一下,便告报废。

    电视里,姜瑶正在接受采访。

    而丢酒瓶的男人,眼中满是红光,脸上一道“夏侯惇”式的疤痕越发狰狞。

    “八婆,让你多管闲事!”男人咬牙切齿,咀嚼肌高高鼓起,“小高小艾,去问问这个银行的小妹是不是闲的蛋疼,给她点颜色瞧瞧。”

    “明白了,疤哥。”小高说道。

    “您就瞧好吧。”小艾笑答。

    一高一矮两个人高兴的走了出去,找美女“谈话”,这可是一份令人向往的美差啊!

    ……

    春节过完了。

    各行各业陆陆续续恢复了生产秩序。

    御指天骄的技师也络绎不绝回到了岗位。

    虢闪闪从豫州老家回来了。

    天没黑,虢闪闪就接到一单生意,要她出钟,对方声称包夜。

    虢闪闪也不是没出去过,就跟对方议价。

    报出一千五的价格后,对方表示没法接受,进店一次不过五百。

    虢闪闪理所当然的回答:外面不安全。

    最终,双方敲定了一千三的价格。

    地点竟然是一家五星酒店,虢闪闪心里多少舒服了一些,同时也有些觉得对方小家子气。

    住得起这样的酒店,却舍不得那一点“生理”费么。

    但是她很快就想明白了,八成是出公差来的,差旅费可以报销,但这个费用得自己消化。

    虢闪闪自以为想明白了,就在店里等着,等到十二点就过去,说不定前面还能做几个钟。

    过了个年,再次一贫如洗两袖清风。

    她已经有了过年恐惧症。

    父母当然不知道她在外面做什么,但是,也能想到不是什么正儿八经能够干得长久的工作。

    春节回去,没想到被老妈逼着相亲。

    对方是一名环卫工人,四十五岁,老婆得病死了,有个十八岁的儿子。

    得知对方这么个情况,虢闪闪如何能够淡定,当即暴跳如雷。

    自己才二十五岁好不好,难道只能找一个这样的丈夫?

    母亲不依不饶,问她是不是还惦记着前男友,说人家孩子都打酱油了,难道她这辈子就打算这样?

    虢闪闪哭着说自己的事情,不用母亲管。

    母亲哭着骂她不孝。

    虢闪闪带着一肚子委屈,逃回来上班了。

    只有工作才能麻醉自己。

    只有真金白银,才能抚慰自己的伤口。

    春节,旧社会的人称为年关。

    虢闪闪觉得,这个说法放到现如今,依然贴切。

    过年就是过关呢!

    不管怎么说,总算过去了。

    新年新气象,虢闪闪也有自己的愿望,多多赚钱,然后来上几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今天是初七,上班第一天,虢闪闪一边上钟,一边等待着零点的钟声。

    ……

    黄昏时分,接到了萧阳的电话,杨根硕用车载导航仪接通了。

    “大牛,快下高速了吧!”萧阳问道。

    “是啊,萧局,我的行踪完全在你的掌握之中。”

    “呵呵,小强跟你在一起吗?”

    “是的,强哥就在旁边,要不要跟他讲话?”

    甄庭强立刻坐直了身子,连连深呼吸,准备以最佳的精神状态,向领导汇报工作。

    “不用了,一会儿到了市里,你把他放下,先来我这里一趟。”

    甄庭强一下子瘫软在椅子上。

    “啊?好吧!”杨根硕有些同情强哥。

    “这次桃花乡的事儿多亏有你,我都未必搞的定。”

    “萧局过谦了。”

    “见面细说。”然后,萧阳挂断了电话,毫不拖泥带水。

    “强哥,你没事吧!”杨根硕有些同情甄庭强。

    “没事,我真傻,前前后后根本就没出什么力嘛!领导怎么会想听我的汇报。”

    “别多想。”

    “再说了,我刚毕业不久,市局比我厉害的人多了去了,我有怎么会入局长的法眼,这次适逢其会,抓了个壮丁而已。”

    “甄庭强同志,人不能骄傲自满,也不能妄自菲薄,那么简单的破解,我就不会呀!你还是很厉害的嘛!”

    “大牛,谢谢你。”

    “呵呵,你这么年轻,又是高材生,有空,我跟萧局提提你。”

    “大牛,大恩不言谢。”

    “去去,咱们能上,那是真有实力。”

    甄庭强忍不住摩拳擦掌。

    “坐稳,我要加速啦!”杨根硕道。

    ……

    亲戚提前报到,给姜瑶来了个措手不及。

    上班时,跟同事借了几片姨妈巾。

    下班后,就乘车去了超市买。

    她没学驾照,也一直低调,所以,很多时候都是乘车回家。

    家里车子还是有几辆的,堂堂姜家大小姐,成天里坐公交乘地铁,老爸姜琴都觉得没面子。

    可还真是拗不过女儿,要派司机吧,她死活不让。

    还振振有词,绿色出行,低碳出行。

    让她自己学个照拿个本,姜瑶不停摇头,还让姜琴看一则新闻,一名三十左右的女性,在驾考中紧张到心脏骤停,撒手人寰。

    姜瑶就问她爸,到底是一本驾照重要,还是生命重要。

    姜琴哭笑不得。

    今天,姜瑶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总有人跟踪自己。

    但是,好几次停下来回头看去,都没能发现什么,于是她断定,这是自己的错觉。

    进到超市里,先直奔女性用品区,买了几包七度空间,日用夜用的都有。

    然后来到零食区。

    随手拿了几包辣条丢进筐里,想了想,还是放了回去。

    一来,自己身体好像不方便。

    二来,刚刚看到一则报道,一名少年一口气吃了十包辣条,居然进了icu,十四个小时依然没度过危险期。

    这样的结局,让人怎么同情?

    最终,买了一包德芙,一提卫生纸,就离开了。

    离家不过一站路,姜瑶打算步行回家。

    看了手机才知道,今天是二十四节气第一个——立春。

    然而,傍晚的气温依然很低,滴水成冰。

    路上行人稀少。

    姜瑶戴着口罩、帽子、围巾、手套,穿着白色的长款羽绒服,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提着一个不大的购物袋,缓缓向家里走。

    市政正在对路灯进行改造。

    所以,路的一边,还是老式的灯泡,发出昏黄的灯光;而另外一边,则是新式的led灯,洁白明亮。

    姜瑶眯着眼睛看了看,心想,或许“昏黄的路灯下”这几个字,以后也只会出现在文学作品中了。

    社会真是在一天天在进步。

    很多东西,慢慢的,只会存在于回忆里。

    不知道大牛回来没有?

    姜瑶皱了皱眉,摸出手机看了一眼,突然心中有感,猛地一回头。

    然而,身后莫说是人,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呸呸!”她在心中啐了两口,好好的想什么“鬼”,咽了口吐沫,快步向前走。

    没走多远,前面出现两个人。

    一高一矮,勾肩搭背,东倒西歪,每人手里拎着一只酒瓶,走几步喝一口。

    这就是传说中的醉汉啊!不过,这才几点!

    姜瑶有种不好的预感,侧身往前走,希望对方没有看到自己才好。

    “哇,美女,有美女。”

    “女神,女神请留步。”

    天不遂人愿,好的不灵坏的灵,姜瑶心中慌乱,抬脚就跑。

    两人哪里还有醉酒的样子,跑得比兔子还快,百米速度,都能跟博尔特媲美,一下子就拦住了姜瑶。

    “你……你们要干什么!”姜瑶颤声问道,同时后退一步,咽了口吐沫,同时将袋子抓紧了。

    矮个子成功换位,来到她的身后,封死了姜瑶的退路,同高个子形成一个前后夹击的局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