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四百八十七章 破解困局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杨兄弟,感谢你手下留情,我想以后跟你!”铁柱上前鞠了一躬,目光殷切,言辞恳切。

    众人大跌眼镜。

    杨根硕微微一笑:“若我让你杀人放火作奸犯科,你干是不干?”

    “不干。”铁柱毫不犹豫道。

    杨根硕点点头,点着他道:“给王大锤去个电话,这里的情况照实说。用你的手机。”

    “明白。”铁柱点头,拿出了手机。

    “我先进去,外面交给你。”

    “没问题。”铁柱躬身。

    “阿姨,您受惊了。”杨根硕满面春风,展臂去抱罗小梅。

    “你个小混蛋,怎么就这么厉害呢!”罗小梅娇笑一声,躲了过去,原本想要揪他耳朵的,想想还是作罢了,只是亲昵地抱住了他的胳膊。

    两人就这样旁若无人的进了屋。

    大熊如同门神,守着门口。

    “大牛哥,你没事吧,我看看哪里受伤了没有。”

    一进屋,就没罗小梅什么事儿了。

    先是被二丫夺过去,拉着他的手,左看右看上看下看。

    接着,大丫上前,“来,衣服都弄脏了,脱下来我给你洗了。”

    “不着急,没事的,不用了。”有两个外人在场,杨根硕还真是有些难为情。

    罗小梅再次震惊了,这两个又长得都好看,竟然都对这小子这么好,只怕是青梅竹马的老相好吧!

    难怪老公萧阳对大牛不满意,谁知道这小子还有多少女人。

    同样震惊的还有那名专家。尼玛,不是萧局长女儿的男朋友么,居然还敢出墙,信不信老子回去参你一本,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但是一看人家罗小梅还在,似乎没自己什么事儿啊!

    但是,一番羡慕嫉妒恨,还是不由自主,在心底滋生。

    十分钟后,王大锤带人赶来,派出所就那么几口人,所以,联防队也出动了。

    曹正荣见到出警如此之快的王大锤,一口镍钴合金的牙齿几乎咬碎。

    若是目光可以杀人,王大锤早已千疮百孔。

    不知道为什么,仅仅不到一天时间,昔日的牌友,甚至还都是在张红梅肚皮上战斗过的“战友”,曹正荣对王大锤的怨念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虽然铁柱在电话里说的比较清楚,但王大锤来到现场,还是震惊不已。

    场面之大之惨烈,涉案人员之多,还涉了枪,果然是桃花乡几十年未遇的大案子啊!

    “来人,全都给我控制起来。”王大锤大声喝道。

    民警和联防队的同志轻而易举,就控制了所有人,包括铁柱。

    铁柱束手就擒。

    王大锤这才走到门口,朝着里面喊道:“罗乡长,王大锤救驾来迟,还请赎罪。”

    罗小梅差点没忍住笑,但开门的刹那,已然冷落冰霜。

    “王所长,我是党的干部,是人民公仆,不是太上皇。瞧瞧你的治下,以后工作还有待加强,不能敷于表面,要深入下去。嗯,这些人就交给你,按照正常程序处理吧!”

    “是,保证完成任务。”被这番敲打吓出一身冷汗王,大锤马上立正表态,敬了一个十分不标准的礼,“不妨碍罗乡长处理公务了。”

    说罢,转身就走。

    “王所长。”杨根硕上前几步,叫住他。

    “杨兄弟,有何吩咐?”王大锤客气道。

    没法不客气啊。

    一来,人家是萧局身边的人,于王大锤而言,就像是皇亲国戚。

    二来,刚刚在电话里,铁柱说的很清楚,这几十个人,都是这小子一个人放翻的搞定的,曹正荣拿出枪,人家也是不屑一顾。这实力,简直不是人。

    有背景有实力的人,不客气能行吗?

    “呵呵,吩咐不敢当,”杨根硕勾着王大锤的肩膀,“回去调一下铁柱的档案,如果没有什么劣迹,就给我放回来。”

    王大锤看了眼铁柱,低声问:“杨兄弟要用。”

    “我要用底子清白的人。”

    “包在我身上,祖宗三代都给你查出来。”王大锤拍着胸脯说道。

    “去吧!”杨根硕摆摆手。

    铁柱临走的时候,眼圈一红,冲着杨根硕点了点头。

    很快,人去院子空。

    只是还留下了点点血迹。

    还有几辆完好无损的雅马哈摩托。

    日头西斜,天近黄昏。

    呀无心不知道干嘛去了。

    大熊挑水洗地。

    白寡妇娘仨生火做饭。

    堂屋里只有三个人,杨根硕、罗小梅,还有那个名叫甄庭强的电脑专家。

    自从下午一战之后,两人大多时间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罗小梅毕竟是一位中年美妇,目光里多点东西杨根硕也能接受。

    但是那位电脑专家强哥一直这么看着自己,杨根硕就不自在了。

    这会儿,罗小梅打破了僵局。

    “大牛啊,你什么时候回西京?”

    “就这两天吧,回去还有事。”杨根硕看着罗小梅,“阿姨,你为什么这么问?”

    “你走了我怎么办?”罗小梅看着他的眼睛,目光中带着一抹戏谑。

    杨根硕当然发现了,心说还真是会勾人,难怪萧米米他爸单了这么多年都能被俘。

    甄庭强一下子不淡定了,天啊!这是局长夫人在向这小子表白吗?我肯定不能听啊,会不会被灭口啊!

    甄庭强很想捂住耳朵,但显然不能。很想离开,却又担心领导夫人误会。他的脸都成了苦瓜,都快要拧出苦水来了。

    还好,杨根硕开口了。

    他摸了摸鼻子道:“阿姨,你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你所掌握的东西,可能会让某些人丢饭碗甚至掉脑袋,所以,我建议你跟我同回西京。”

    甄庭强有些怕了。这里可不是西京,穷山恶水,跟化外之地似的。

    从地方黑恶势力敢于攻击副乡长来看,他们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天哪,怎么办?自己还是个处|男,可不能死在这里。

    “我不回,我跟米米她爸通过气了,我要留下来。”罗小梅坚定且理所当然的说,“所以,你也要留下来,留下来保护我。”

    “天啊!”杨根硕抱着脑壳,“阿姨,我自己也是一摊子事儿,不是我不愿意,可是在这儿保护你,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这个全在你呀!”罗小梅居然很光棍地说道,“米米她爸说了,你的鬼点子多,说不准,你很快就能让我变得安全起来。”

    “萧局还真是看得起我。”杨根硕哭笑不得。

    “罗阿姨,强哥,还有大牛,吃饭啦!”就在这时,二丫走进来,脆生生的说。

    大家落座后,罗小梅才发现呀无心没来。

    白寡妇解释:“不用管他,那老东西比较古怪。”

    然后抱歉地笑道:“罗副乡长,还有这位同志,你们一个是领导,一个是城里人,我们家只有粗茶淡饭,希望不要介意。”

    “大姐,瞧您说的,我是在这里避难呢!再说了,大牛也不是外人。”罗小梅笑着说,没一点副乡长的架子。

    甄庭强马上道:“没啥,阿姨挺好的,这种绿色食品,城里吃不到,有钱都买不到。”

    白寡妇点头笑笑,随口问了句:“罗副乡长,大牛跟你很熟?”

    罗小梅是什么人啊!虽然白寡妇问的很随意,可是,她已经捕捉到了其中的言外之意。

    看了眼杨根硕,恰好,杨根硕也朝她看去,两人就是一个眼神交汇。

    罗小梅微笑问道:“大姐,这两丫头是你女儿吧!”

    “是的,大丫二丫,给罗乡长夹菜。”白寡妇吩咐。

    “不用不用,大姐,你这么年轻,就有这么一对漂亮的女儿,没几年你就该享福了。”

    “哦,呵呵……”白寡妇笑着摇摇头,哀叹一声,“唉,不知道将来被哪个王八蛋祸害呢!”

    杨根硕、大丫二丫三人同时瞪大了眼睛。

    罗小梅一口小米稀饭差点喷出。

    但是,似乎话题已经成功转移。

    “大娘,罗乡长遇到点事儿,可能要在咱家多住几天,您看方便不方便?”杨根硕跟白寡妇说道。

    “怎么会不方便,请都请不来的贵客啊,罗乡长,就是这条件有点……”白寡妇搓着手。

    “大姐,我从小也是穷苦人家的孩子,现在又是非常时间,你肯收留我,我已经是千恩万谢了。”

    “千万不要这么说。”

    两个妇女客套了半天。

    罗小梅发现,这样下去就要没完没了了,于是赶紧将话题引到甄庭强身上,“小强,你一直在城里,可能会不习惯,真是抱歉了,要不派车先送你离开。”

    “不会不会。”甄庭强连连摆手满脸通红,“嫂子您能住,我怎么就不能住了,还是那句话,给阿姨添麻烦了。”

    甄庭强是这么想的,风险同机遇并存,谁有机会同领导夫人同甘苦共患难,这就是自己的资历呀!

    或许领导夫人也就随便说说,自己万万不能当真。

    “千万不要再客气了。”白寡妇道,“粗茶淡饭自己随意,吃的不好,但一定吃饱。”

    饭后,白寡妇给两位客人准备了房间,换上了崭新的被褥,听说本来是要留着给大丫二丫陪嫁用的,罗小梅、甄庭强相当不好意思。

    罗小梅当即表示,等大丫二丫出嫁,她会准备一份大礼。

    晚些时候,杨根硕、甄庭强聚在罗小梅的房间。

    三个臭皮匠想要凑个诸葛亮,解开眼下的困局。

    就是要让对方在最短的时间内知道自己有把柄落在罗小梅手中,还不敢对罗小梅怎么样。

    三人沉默了老半天,没一个人能拿出一个好的方案。

    甄庭强是抽烟的,但这是罗小梅休息的房间,他不敢造次。

    杨根硕根本没有抽烟的习惯,偶尔抽烟,完全是为了装逼。

    可是,罗小梅竟然拿出一包细支的芙蓉王,自己抽出一颗咬在红唇上,优雅的点着,吸了一口,这才朝着两个男人让了让。

    “不用客气,小强,姐知道你抽烟的。”罗小梅说。

    话说到这份儿上,甄庭强再不接,那就是矫情了,于是他接过来,先借花献佛,给杨根硕发了根。

    不多时,三人一起吞云吐雾起来。

    杨根硕清了清嗓子,“我先说说,就当抛砖引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