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四百八十章无条件释放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之前,杨根硕给萧阳发了个短信,大概说了一下情况,萧阳让他不管了。

    没想到竟是罗小梅打了过来。

    罗小梅一上来就语气不善:“王大锤,听说你酒后上岗,不走程序,擅自扣押无辜老百姓,还跟曹正荣勾结,呵呵……你可以呀!”

    “罗副乡长,你……你听我解释。”王大锤心惊肉跳,额头见汗。

    “阿姨,他还准备朝我开枪呢!”杨根硕亲热地叫着。

    “什么!”罗小梅的声音尖细起来,“胡闹,王大锤,你以为我一个副职就治不了你!”

    “不是的,罗副,哦不,罗乡长,我算啥啊,你要收拾老王,还不是三指捏田螺,十拿九稳?”王大锤擦着汗,一脸谄媚,都快哭了。自己走到这一步容易吗?

    这会儿他真是怕了。

    若单单一个罗小梅,他还不至于怕成这样,可是,人家背后有人啊,谁不知道罗小梅攀上了高枝,如今是市局一把手的夫人,两人就领了证准备结婚了。

    警务系统那是上下直管,只要罗小梅在萧阳耳边吹吹枕头风,他王大锤不死也要脱层皮。

    “那么,现在知道怎么做了吗?”罗小梅循循善诱。

    “对您侄儿可以既往不咎,可是,那个叫大熊的犯人,他的确打伤了人。”王大锤还想轻微的抵抗一下,证明自己的存在。

    “王所长,你还是这种态度?好吧,我看我们也不用再谈了。”

    “不是不是,别,罗乡长别挂,我放人,无条件放人!”

    “那岂不是坏了规矩,让王所长很为难。”罗小梅揶揄道。

    “这是老王应该做的。”

    “哼。”罗小梅娇哼一声,挂断了电话。

    王大锤这才发现身上凉飕飕的,原来黄色的棉袄从内到外都湿透了。

    见杨根硕含笑看着他,一时间不明所以。

    杨根硕打趣道:“王所长,莫不是看上了我的手机。”

    “不是不是,怎么敢!”王大锤立刻双手奉还,“小兄弟,老王不知道您是贵人,老王是个粗人,就不要跟我一般见识了。”

    “说哪里话。”杨根硕笑了起来,看了眼倒在地上的防盗门,拍了拍王大锤的肩膀,“我刚才也有些冲动,这样,我出维修费。”

    “哪能啊,不用不用。”王大锤连连摆手。

    杨根硕笑着摇头,直接从兜里摸出一本支票簿,总在电影电视上看到老总开支票,觉得牛逼的不得了,他羡慕的不要不要的,于是自己也搞一本过过瘾。

    刷刷几笔,写好一张八千块的支票,刺啦一声扯下,交给王大锤。

    王大锤先是被他这副做派唬得一愣一愣的,心说这小子八成是个富二代。

    双手接过支票一看,立刻连连摇头,“小兄弟,不需要这么多,八百就够了。”说着就要还回去。

    开玩笑,罗副乡长侄儿的钱,他哪里敢收?再说了,万一是个坑呢?

    “呵呵……王所长,不用客气,我没别的意思,多了就当请大家喝茶。基层民警的确不容易啊。”

    王大锤老脸一红,无言以对。

    “我是这么想的,虽然我平日里不在家,但我的根在这儿,这里有我的兄弟和妹子,曹正荣欺负到我头上,我没有不还回去的道理。”

    王大锤更没法答话了,不能凭这小子三言两语,他就无条件选择站队吧!

    要知道曹正荣跟乡长打得火热,县里面也有些关系,老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

    杨根硕仿佛看透了王大锤的内心,摇摇头道:“我没想拉王所长当帮手,你只要保持中立,我就千恩万谢了。”

    王大锤马上松了口气,表态道:“老王知道怎么做了。”

    杨根硕点点头,来到陶旺三面前,拉起他的手,一脸真诚:“老同学,当年顽劣,真是对不起了。”

    陶旺三一下子没能反应过来。

    按理说,不该是这个结果啊!

    刚刚这厮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都跟王大锤勾肩搭背,称兄道弟,自己算老几,满以为这小子要借题发挥,捶自己一顿。

    没想到,他竟然道歉。

    小学二年级,还不到十岁,说是结上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纯属胡扯。

    如今杨根硕开口道歉,陶旺三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都过去了。”他大度的说。

    “得空,咱同学聚聚,我就上了一年学,就你们几个同学。”

    “好。”陶旺三眼眶一热。

    “咱交换一下电话号码吧!”

    “好。”陶旺三有些尴尬,拿出一只老人机。

    ……

    大熊、大丫、二丫三个直到上了车,还在云里雾里。

    而杨根硕也很诧异,实在没想到罗小梅竟然是桃花乡的副乡长。

    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似乎这么说不大合适。

    千里姻缘来相会?

    也不合适,人家是跟萧阳相会去了。

    只能说是缘分,了不得的缘分。

    因为罗小梅的介入,他却不好太过分,不但没替大熊索要精神损失费,还出了修门的费用。

    想想真是不太划算。

    这时候,他手机响了。

    几乎用大脚丫都能想到,是谁打来的。

    果不其然,是罗小梅的电话。

    “阿姨,给你添麻烦了。”杨根硕接通了笑道。

    罗小梅呵呵笑了两声:“我想,或许我的介入,让你感到了困扰。”

    “为什么这么说?”

    “你不想给我添麻烦,所以处理的比较委婉。”

    “怎么会!”嘴上这么说,杨根硕心中却是大吃一惊,好一个睿智的女人,萧阳只怕是跳不出她的掌心。

    “呵呵……没有就是最好。真没想到你小子是桃花乡的,等我回去了,你请我吃饭。”

    “就怕你待在萧局长的温柔乡里乐不思归。”

    “哈哈……你小子,什么都敢说吗?严格来讲,我也算你的丈母娘啊!”

    “粉嫩粉嫩的丈母娘。”

    “滚蛋!”罗小梅一阵娇笑,之后沉声道:“大牛,你不要着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瞧着吧。”

    就这样,两人结束了这通电话。

    “大牛哥,这事儿就算完了,我真的自由了?”大熊眼眶通红,贪婪的呼吸着外面的空气。

    “当然。”杨根硕有些心疼,“以后不要这么逆来顺受,桃花乡这片天,大牛哥还撑得住。”

    “嗯!”大熊重重点头,注意力重新回到车里。

    这洋玩意儿,他也是第一次坐。跟大丫二丫刚上车时,一样感到新鲜。

    “大牛哥,你好厉害!那个王所长,在咱们这儿,跟乡长就像土皇帝一样。可是你一个电话过去,他吓得脸都白了。”二丫激动地说,一双美眸中全是崇拜。

    “乡里派出所的所长,没品没阶的官,上头比他大的人海了去了。”杨根硕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对这样的级别,有些不屑一顾。

    “大牛哥,你出去半年,都发生了什么?”大丫认真的问道。

    虽然知道杨根硕很有能力,终究会出人头地,干出一番事业,可是,短短半年,就变得好陌生。

    大丫讨厌这种感觉。

    “很多事。”杨根硕声音里透着沧桑。回首往事,总是让人忍不住感慨。

    “你好像有钱了,还认识了不少人。”

    “还行吧!”杨根硕也没细说。

    “你找到姑姑了吗?”大丫问道。当年,几个小伙伴都跟杨根硕一样,喊姑姑的。

    “还没有。”杨根硕有些失落。

    “你不会回来了吧!”大丫问道。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杨根硕笑道。

    “我的意思是,你在繁华的都市扎下了根,在更广阔的天地搏击风流,你不再属于桃源村。”

    杨根硕一脚踩下刹车,车子靠边停下,他打开了顶灯,扭头看着三个小伙伴。

    三个小伙伴也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这是个相对沉重的话题,车厢里的气氛有些压抑。

    良久,杨根硕咽了口唾沫润润嗓子,方才说道:“我……我想带你们出去。”

    “好呀好呀,外面的世界很好玩呢!”二丫激动地说。

    “大牛哥,你说以后到哪儿都要带着我的,不能不算数。”大熊瓮声瓮气道。

    杨根硕的目光来到了最为成熟和理性的大丫的脸上。

    大丫的心情有些复杂,抿了抿嘴道:“大牛哥,这件事下来再说吧!”

    “是啊,不着急的,我还没进村,回来总要呆上几天。走的时候再说。”杨根硕很高兴地说道。

    说罢,他看了眼时间,“哈哈,终于过了初一了,咱们回村。”

    这一刻,杨根硕仿佛忘了一件事儿,那就是,他的很多事,他自己依然做不了主,因为,他还不够强大。

    一路风驰电掣,将车子停在了旅馆门口,让三人在车上呆着,他一头扎进旅馆,将三名司机叫起来发车。

    三名老司机并无怨言,他们经常跑长途走夜路,杨根硕已经相当体恤他们了。

    不多时,长城后面就有三辆货车跟上。

    “大牛哥,三辆车拉的啥呀?”大熊瓮声瓮气道。

    “给你们和村里人带的礼物。”杨根硕笑道。

    “三辆车都是礼物?”二丫惊呼。

    杨根硕摇头笑了笑。

    “大牛哥,这车难开吗?”副驾上,观察了半天的大熊,终于忍不住问道。

    “不难啊,哥改天教你,然后送你一辆。”杨根硕笑着说。

    “好诶好诶。”大熊拍手,“还是大牛哥对我最好。”

    “大牛哥,我也要学,我也要车。”二丫不甘人后道。

    “当然,都可以,你们都是我最亲的人,跟你们在一起,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从前,真好!”

    触景生情,杨根硕眼眶慢慢湿润了。

    这时候,眼前浮现出一张温婉的容颜。

    那是除了大丫二丫大熊之外,陪伴自己最多的女孩,因为比自己大好几岁,所以喊她姑姑,犹记得她给自己洗了好多年的澡。

    大牛,是在她见证下一天天长大的。

    自己还在她胸脯上留下了一个专属于大牛的印迹,“雄牛”纹身。

    姑姑,要是你在多好。

    朦胧的视线里,仿佛看到了姑姑眉眼带笑乘风而来。

    ……

    桃花乡派出所。

    王大锤换了一身衣服,身上舒服多了。

    “三儿啊!给我说说你这个同学。”他对陶旺三说。

    “王所,说是同学,其实没啥情分,不过那小子看起来还蛮念旧。”

    “从哪儿凭空冒出来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你对他的出身就一点儿也不了解?”

    陶旺三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一名联防队员冲了进来。

    “王所,三哥,你们快来看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