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四百七十九章 越狱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大牛哥!”大熊热泪盈眶,欣喜若狂地扑到门上。

    “大熊,好兄弟,你受苦了。”杨根硕也是眼眶一热。

    “没啥!”大熊摇头笑道。

    铁骨铮铮的汉子,百般拷打都没掉一滴泪,这一刻却是泪如泉涌。

    “大牛,我想你啦!”

    “好,以后大牛带着你,从小我们形影不离,日后,我们依然搞基。”

    “搞基?”大熊一下子没整明白。

    “就是不分开。”

    “哦!不分开,再也不分开。”

    看到两个男孩相对泪眼,大丫二丫也红了眼眶。

    杨根硕却让他退后,否则,都看不全他那张大脸。

    “大熊,你等着,我这就让你出来。”

    “可是他们说我蓄意行凶,致人重伤,要让我坐牢。”

    “一切有哥做主。”杨根硕信誓旦旦。

    在偌大的西京,都能风生水起,区区桃花乡,还能玩不转。

    “什么人,干什么的,夜半三更来干嘛,现在不是探视的时间。”

    就在杨根硕准备找所长理论理论的时候,一张猪腰子脸出现在办公室门口。

    桃花乡派出所所长王大锤,看到大丫二丫的一刻,他眼中一热,明白了几个人的身份。

    “王所长,我兄弟犯了什么事儿?”杨根硕上前问道。

    “你是谁?”王大锤一脸严肃。

    “我是他哥。”

    王大锤瞪着一双因为酒精有些泛红的眼珠,上下审视杨根硕一番,摇摇头,一脸不屑,“小屁孩一个。我再强调一次,现在不是探视时间,也不是了解案情的时间。”

    杨根硕淡淡一笑:“王所长,这大年初一,你都值班,够辛苦的啊!”

    说话间,摸出烟盒,抽出一根软中华递过去。

    王大锤一愣,心说这小子还挺会来事儿,起码不让人讨厌,也没推辞,就接过了烟。

    杨根硕给他点着,自己也点了一支。

    王大锤是个老烟枪,一口抽下去大半,这才说道:“基层民警很辛苦的,没办法啊,我这个当领导的,能分担,就给下面人分担一点儿呗。”

    “现在是上岗时间?”

    “你是什么意思?”王大锤腮帮子一抖。

    “如果是,知不知道你触犯了多少条禁令?”

    王大锤一声冷笑:“不妨说来听听。”

    他想的很简单,在这桃花乡,除了乡长,他还真不鸟谁,只因为,保险柜里有把五四。

    “警容不整,饮酒上岗,公安部五项禁令,最高检禁酒令……”

    杨根硕不说了,因为对方没听进去。

    “你小子,在这儿等我呢!怎么,想要举报我?”王大锤有恃无恐。

    “那是砸人饭碗的事儿,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干。”

    王大锤抖了抖肩膀,突然脸色一变,疾言厉色:“三更半夜闯入派出所,扰乱秩序,妨碍公务,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们关起来,让你们也吃几天皇粮!”

    大丫二丫一紧张,躲在了杨根硕的背后。

    “好大的官威呀!”杨根硕淡淡一笑,“王所长,你还是一意孤行,不想跟我谈案子?”

    “不谈,老子忙得很,要么滚蛋,要么给你们开房间。”

    “王大锤,我只问一句。”

    “你……你敢直呼老子的名号?”

    “我兄弟是行政拘留还是刑事拘留?”

    “几个意思?”

    “不管什么情况,都不应该羁押在派出所,你居然关了他七天,我要带他走。”

    “佩服佩服,你带一个试试。”王大锤已经一脸狰狞。

    “大牛,好好说话。”大丫咬着他的耳朵说。

    二丫却是一脸激动,情哥哥好男人!

    杨根硕拍拍大丫的手背,给了她一个自己心中有数的眼神,然后冲着铁门道:“大熊,自己出来,一切有哥扛着。”

    “怎么出来呀?”大熊不解。

    “当然是拆门。”杨根硕不假思索道。

    “啊?”大熊咽了口吐沫。

    这可是公家的财产。大熊心里不是很有底,但却对杨根硕有着毫无保留的信任。

    于是撩起了棉衣袖子。

    “哈哈……真是笑话!拆门?知不知道我这间小黑屋用了多少钢筋混凝土,铁门也是王力的,央视上榜品牌,就是一头老虎也……”

    扑通!

    铁门向外倒下,砸在地上,一时间烟尘四起。

    王大锤眼珠子差点瞪出来,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大熊跑出来,随着脚步的移动,楼板都在震颤,他冲到杨根硕面前,一把将其举起来,转了个圈。

    杨根硕落地后,也抱着大熊转了个圈。

    杨根硕哈哈大笑,大熊呜呜直哭。

    “反了,反了,你……你的罪名又多了一条,蓄意破坏公共财产。”王大锤气得浑身发抖。

    “王大锤,”杨根硕叹了口气,“你还真是不识时务,我不知道曹正荣给了你多少好处,但是,你也看到了,我兄弟可以拆门,也可以拆人的。”

    王大锤下意识的退后一步。

    “或许你不信!”杨根硕笑着摇头,“大熊还有一个名字,叫虎痴,你没读过什么书,只怕不知道,撕过猛虎的人,才配称为虎痴。。”

    “你们敢,我是国家公职人员。”

    “但你是队伍中的败类,只会官商勾结,欺压百姓。”

    王大锤咽了口吐沫,也不知道这小子从哪儿蹦跶出来的,嘴皮子挺溜,似乎还懂点法律,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

    但王大锤不怕讲理,就怕对方动粗。

    这个时候,除了那把五四,身边连个帮手都没有。

    他已经打定主意,回到办公室里拿枪,届时一枪在手,天下我有。

    王大锤刚刚转身,一帮人呼啦啦上楼。

    一人粗声粗气:“王所长,门口那辆长城谁的?”

    长城?人家曹总开的可是路虎发现。

    王大锤心念一转,刚刚还说没帮手,这会儿联防队一来,可算是瞌睡遇到了枕头。

    “三儿啊,有人越狱,给我把他们全部拿下!”

    越狱?这厮还真敢说!杨根硕忍俊不禁的时候,大熊出现在他的前面,而两丫头却抓住了他的双臂。

    “什么!”陶旺三瞪大了眼睛,小黑屋的门倒在了地说,那个被自己用过刑的大块头,已经出来,还真是越狱,“他奶奶的熊,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兄弟们上,全部给我拿下。”

    陶旺三说罢,提着警棍,身先士卒。

    “大牛,带大丫二丫先走。”大熊展开双臂,喊道。

    杨根硕一把将大熊两米高的身子拎到了边上,满面春风,“老同学,俺们又见面了。”

    “你是……杨根硕?”陶旺三猛然停下,脸色不自然起来。

    在陶旺三的记忆中,两人虽然同学了一年,但没少被欺负。

    小学二年级的时候,这厮就一个打十几个,后来,因为偷看女老师上厕所,被学校开除了。

    有些恐惧是根深蒂固的,是深入骨髓的。

    当然,也是陶旺三前进的动力,他希望自己变强,希望有机会一雪当年的耻辱。

    “杨根硕,咱们又见面了,我一直祈祷着你不要栽在我手上,没想到今天终于如愿以偿。”

    “你这么想我?”

    “当年你欺负我,还抢走我的初恋,我恨你!”

    “二年级的小屁孩,懂个屁呀!”杨根硕笑着摇头,“有时候还真是怀念那段时光呢!”

    “你当然怀念,因为你都是在欺负别人!于我而言,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三儿,你太执着了。”杨根硕摇头叹道。

    “三儿不是你叫的。”陶旺三嘶吼。

    “不是你说起来,那些事我早忘了,难道就不能相逢一笑泯恩仇。”

    “让我狠狠地揍你一顿再说。”

    “有什么冲着我来。”大熊吼道。

    “大人说话,小孩子被打岔。”杨根硕说了大熊一句,这才看着陶旺三,“你注定不能如愿。”

    “如今我代表执法机关,而你已经触犯了法律,你要是胆敢反抗,那就是罪加一等,我们可以开枪。”

    “什么狗屁逻辑,别惹毛了我,再打你一顿。”

    “你敢!”陶旺三满脸通红,暴跳如雷,却是不敢上前。

    “他不敢。”王大锤出现在门口,好整以暇地说,还对着枪眼吹了口气,拽到不要不要的。

    “大牛,站我后面!”大熊再次挡在了三人面前。

    “王大锤所长,请问里面有子弹吗?你冲人开过枪吗?”杨根硕将大熊拨到旁边,摇摇头,语带不屑。

    王大锤顿时满脸通红。

    还真是被这小子说中了,他开过枪,那都是对着阿猫阿狗兔子鸽子,莫说冲着人开枪,就是对着人的情况都没有。

    “要是你们几个冥顽不灵,说不得我今天就要开枪。”

    “你没这个机会!”

    “你试……”

    王大锤话没说完,就瞪大了眼睛。

    因为,杨根硕动了。

    他的动作好像很慢,实则很快。

    慢到你可以看到他每一个动作,快到,你做不出任何反应。

    他先是来到陶旺三面前,夺下了橡胶辊。

    接着,冲到王大锤面前,扬起棍子。

    啪嗒一声,弹夹脱落。

    然后,持枪的手被他捏住,对着天花板扣动了扳机。

    根本没有子弹。

    即便如此,枪还是被夺了过去,只见他随手一丢,枪立在了地面上。

    直到此时,陶旺三和王大锤才反应过来。

    “你完了,你袭警。”两人异口同声,心中升腾起一股快意。

    杨根硕怜悯的笑了笑,摸出震动的手机,“有电话找你。”

    “找我?”王大锤满脸疑惑,接过手机。

    “王大锤,我是罗小梅。”

    王大锤心里咯噔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