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四百七十八章 地头蛇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旅馆小院里,杨根硕临风长叹对月长吁的时候,两人女孩闯了进来。

    碎花棉袄棉裤,灯芯绒棉鞋,同样精致的面容,同样妖娆的身姿,同样扎着麻花辫。

    唯有一点不同。

    一个是独辫,一个是双辫。

    时间仿佛停止了。

    三人对视着,沉默着,眼眶一分一分泛红。

    “大牛哥!”

    “大丫二丫!”

    两个女孩扑过来,他张开怀抱,

    她们抱着他,激动的说不出话。

    他抱着她们,也不想说话。

    尽管两个丫头发育的不错,穿着棉袄,都能显示出骄人的丰腴。

    可是,杨根硕这一刻的心头只有缓缓流淌的亲情。

    说来好笑。

    大丫二丫是双胞胎,跟很多双胞胎不同。

    其他双胞胎,随着慢慢长大,就想标新立异,追求个性,比如林家姐妹。

    大丫二丫几乎连发型都一样,她们自己倒是没什么,可是给其他人的辨认带了很大的困难。

    于是乎,就在麻花辫的数量上做了文章。

    独辫,是大丫。

    双辫,就是二丫。

    当然,杨根硕是不可能认错的。

    小时候,两丫头就像跟屁虫一样,光着腚,跟在自己后头,漫山遍野的跑。

    还有个傻乎乎的家伙,叫大熊。

    和尿泥是个记忆犹新的游戏。

    六岁还是七岁的时候,就怀着好奇,熟悉了彼此的身体构造。

    大熊傻乎乎的,并没有参加这个游戏。

    那时候,心思多单纯。

    现在想来,真有些好笑。

    杨根硕还记得,那次自己挨揍了。

    挨了白寡妇的揍。

    白寡妇揍了自己,也揍了自己一双闺女。

    教育她们,女孩子的身体不能让男孩子看,教训杨根硕,从小就不学好。

    当时,大丫二丫反驳,说娘的身体还给大爹看了。

    白寡妇满脸通红,争辩,那是因为两个喜欢,娘要嫁给大爹的。

    大丫二丫不约而同说,她们喜欢大牛,也要嫁给大牛。

    白寡妇哭笑不得,耐心解释,只能一个人喜欢大牛,只能一个人嫁给大牛。

    两个小丫头问为什么。

    白寡妇说因为她们是姐妹。

    她们就说自己不做姐妹了。

    就像小孩子玩过家家,白寡妇也没当真,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

    令杨根硕奇怪的是,老不死的那一次没收拾他。

    老不死的只是告诉他,他从小吃过白寡妇的奶,在人家怀里睡过很多次。将原本属于大丫二丫的“口粮”都霸占了。

    那时候的杨根硕,并不懂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后来,杨根硕渐渐长大,长得玉树临风,也表现出超卓的实力。

    白寡妇就对几个孩子的关系听之任之。

    当然,山村孩子还是比较淳朴的,没有受到资讯和网络的毒害,他们并没有在少年时代发生什么过格的事儿。

    除了一条,杨根硕分别在大丫二丫的胸脯上留下了一个纹身——大牛图案。

    就跟那些证券公司门口一样,一头昂首奋蹄的雄牛。

    白寡妇知道之后,暴跳如雷,说自己女儿日后怎么嫁的出去。

    几个人年轻人再次表明心迹。

    大丫二丫说非大牛不嫁。

    杨根硕说自己会娶她们的。

    白寡妇无奈哀叹:一共俩鸡蛋,还放在了一个篮子里。

    当时杨根硕不懂,现在却懂了。

    懂得了这句笑话,也懂得了白寡妇给他喂奶的意义。

    拥着大丫二丫颤抖的身子,往事就如流水袭上心头。

    两丫头对自己的怀抱是那么的依恋。

    嗅着她们的发香,希望此刻永恒。

    但是,按耐不住心头的疑问。

    “你们两个怎么会找到我?”

    “啊呀,大牛哥,一见你太高兴,差点忘了正事。”大丫一拍脑袋,离开了他的怀抱,拉着他的手就往外走,“快,去救大熊。”

    “怎么回事?”杨根硕皱起了眉头。

    路上,两丫头你一言我一语,他总算弄明白了,顿时义愤填膺。

    大熊也是个孤儿,在村里算是吃百家饭长大,就这样的生存条件,居然也能长得熊高马大。

    总之,比杨根硕还高,足有两米。

    就是人立起来的一头熊瞎子。

    老不死的说他天赋异禀,就传了一套功夫给他,金钟罩铁布衫。

    他一练就是十几年,已经有了相当的火候。

    在杨根硕离开村子进城之前,就跟那家伙打了一架。

    已经破不开他的防御了。

    大熊防御力变态,就是个天然肉盾,但攻击招式却是稀松平常。

    然而,即便如此,旁人想要欺负他也并不容易。

    当初分手的时候,杨根硕让大熊帮着保护大丫二丫,大熊一个劲儿点头,哭得稀里哗啦。

    终于,因为大丫二丫,被人逮进了派出所。

    主要是他心思太单纯,否则谁能带走他?

    连这样的老实人都欺负,杨根硕更是不能饶恕。

    带着两丫头上了车,虽然只是纯国产的车辆,可是两丫头也惊讶不已。

    这里摸摸,那里看看,屁股只坐了半个。

    杨根硕笑着摇头:“首先,不用担心大熊,他皮粗肉糙,顶多就是心理上受点伤害,我一定给他讨还公道,要回来一点儿精神损失费。其次,你们两个不要这么拘束,大牛哥都是你们的,一台车又算得了什么。”

    两丫头果然不担心了,立刻喜笑颜开,二丫还在座椅上颠了颠,说真软和。

    “那是,比家里的床还软呢!要不咱晚上就睡车上。”杨根硕提议。

    “好啊!”二丫拍手。

    大丫也没有反对。

    乡下孩子就是淳朴,你跟她耍流氓,她们都没反应。

    杨根硕突然觉得不太好玩。

    紧跟着想到一个问题。

    “老不死的就不管这事儿?怎么说,大熊也算是他半个徒弟呀!”

    大丫道:“大爹说了,大熊是因为我们才进去的,我们是……是你的人,知道你要回来,所以……”

    “这个老不死的。”杨根硕咬牙切齿。

    “大熊不知道吃不吃得饱。”大丫担忧道。

    “我赌大熊会哭……”二丫说到一半,有些尴尬,毕竟大熊是因为他们进去的,“我好像有点过分哦。”

    “没事,让大熊经历一番,早点了解现实世界的残酷,不是坏事,毕竟,他不可能一辈子窝在山沟沟里。”

    “大牛哥,你变了。”二丫看着他的侧脸说。

    “人都会变的呀。”杨根硕从后视镜看了她们一眼,“你们也变了,半年时间,大了不止一个尺码吧!”

    两人一听,马上就会过意来,俏脸通红,两记粉拳便砸在他的肩头。

    “二丫,你说大牛哥哪里变了?”杨根硕问道。

    “成熟,冷静,像个男人了。”

    “嗬,大牛哥一直就是个男人。”杨根硕呵呵笑道。

    他自然明白二丫的意思,离家大半年,天南地北甚至不止一次的远渡重洋,遇上了那么多的人和事,终结了那么多的生命,自己怎么可能还是之前那个无忧无虑只是惦记着姑姑的少年?

    “曹正荣是做什么的?”杨根硕这才问起事件的始作俑者。

    大丫二丫在乡上集市采办年货的时候,受到了曹正荣的滋扰,大熊跟对方发生了冲撞,对方喊来了派出所和联防队,然后大熊就被关了进去。

    “大牛哥,你看。”大丫的葱指指着窗外。

    此时,长城车走在桃花乡的主马路上,两边是一排门面房。

    墙上都刷着标语。

    买家电到正荣商厦。

    买家具到正荣商厦。

    买电瓶车到正荣商厦。

    买太阳能到正荣商厦。

    ……

    杨根硕瞠目结舌,正荣商厦里的货物涵盖了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这厮搞垄断呢!

    看上去有点财大气粗的样子,难关轻而易举颠倒黑白,将大熊关了进去。

    桃花乡行政中心也就巴掌大的地方,一眨眼,车子就停在了派出所门口。

    大年初一,又是三更半夜,路上根本没人,也没车,只有派出所院子里栽着一杆路灯,发着惨白的光。

    乡街道主马路上没有路灯的,只有沿街商厦的窗户透出一些灯光。

    山区的乡镇还相当落后。

    “好快哦,这就到了?”二丫惊叹。

    她们姐妹之前来看过大熊,给他送过被褥,在乡里都走了两个小时。

    而这车才差不多走了二十分钟。

    将车停在派出所门口,杨根硕推开门,问两丫头:“你们下来还是在车上等着?”

    “一起去。”二丫不假思索。

    “我们给你带路。”大丫想了想,看着杨根硕道:“大牛,一会儿有话好好说,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

    杨根硕就发现,大丫跟二丫的性格差别越来越大。

    大丫考虑问题越发充分,似乎冷静了许多,同样,也显得保守了许多。

    而二丫一如既往没心没肺,好像还有些唯恐天下不乱,这一点跟林晓萌倒是有几分相似。

    “谁是地头蛇啊?”杨根硕呵呵一笑,跳下车,给两丫头拉开车门,又拉着她们的手下车,砰地一声摔上了车门。

    二丫吓了一跳。

    杨根硕揽着两丫头的肩头,进了桃花乡派出所的小院。

    办公楼倒是亮着几盏灯。

    但一路上楼,如入无人之境。

    二楼,过道还是水泥地,墙上贴着马赛克。

    最顶头有个铁门。

    大丫指了指,说道:“大牛哥,大熊就在里面。”

    “关了一个星期了吗?”杨根硕随口问了句。

    “都超过了。”二丫道。

    杨根硕朝前走去,一眼看到旁边就是所长办公室,办公室里鼾声如雷。

    冷冷一笑,推开虚掩的门,一个浓烈的酒气扑鼻而来。

    摇摇头,来到关押大牛的房间门口,发现铁门上有个小窗,将铁片推到一边,朝里面看去。

    与此同时,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看了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