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四百七十六章 丈母娘很有压力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跟艾大刚喝了不少,张钰和艾悠悠也喝了一些。

    这顿饭吃的自在温馨。

    杨根硕分析,主要有三个方面原因。

    一个,艾大刚跟自己感情比较特殊。

    二个,张钰对自己心存感激。

    三个,两口子都不反对闺女跟自己交往。

    再加一条,吃饭期间,艾悠悠给自己频繁的赠送几箩筐秋天的菠菜。

    饭后,被艾大刚叫住聊天,又喝了几罐啤酒。

    艾大刚得知他过两天要回老家,立刻就表示要准备些东西,让杨根硕带回去。

    杨根硕说自己早就准备好了,三大车呢!

    但艾大刚却一意孤行,表示那是他的一点心意,毕竟老不死的呀无心救过他的命。

    艾大刚犯困之后,又被张钰叫去。

    张钰的话题比较严肃,也相对沉重。

    她首先对杨根硕表示感谢,至于原因,这个家中,或许只有艾大刚一个蒙在鼓里。

    其次,她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向杨根硕提出任何要求,而且也能看出女儿一颗心都在杨根硕身上。

    然后,她才试探性的问两个年轻人进展到什么程度。

    杨根硕也没隐瞒,更没啥不好意思,毕竟是久经沙场的老司机了,他告诉张钰,自己跟艾悠悠还处在搂搂抱抱亲亲的阶段。

    张钰明显松了口气,“大牛,阿姨接来了的话,你不要介意,如今社会不同了,女人不能一味的依附于男人而生存。女人不能没有事业,哪怕你能给悠悠提供一切物质条件,我还是希望女儿可以考一个不错的大学,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未来。更主要的是,按照目前来看,悠悠她有这个实力。”

    杨根硕点点头,他明白她作为一个母亲的苦心,“但是,跟我说这些又是什么意思?”

    张钰无奈的笑了笑,“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没办法顾虑谈恋爱会影响学习的事情了,我只是希望在高三的下半学期,你同艾悠悠将恋爱关系保持在这种程度。”

    看到杨根硕默然不语,张钰赶紧补充:“我的意思是你们以后的日子还长,现在还小,有些事过早的发生,对身体不好。”

    杨根硕忍俊不禁:“我尽量。”

    “大牛,你能这么说,阿姨已经很感激了。”张钰诚恳地说。

    这是她的心里话,作为一个准丈母娘,却让准女婿知道了自己的全部丑事,只怕一辈子都没法在女婿面前抬起头来。

    何况,如今杨根硕的身份更是今非昔比,仅仅是在林家的地位,就是她要仰望的存在。

    一句话,面对这样的女婿,丈母娘很有压力。

    最后,被艾悠悠抓进了房里。

    小丫头喝了点酒,比较狂野,一见面壁咚加索吻,法式的长吻,带着湿度和热度。

    灵动的小舌如同一头欢快的小兽,杨根硕都想永远含在嘴里。

    吻过之后,她坐在杨根硕怀里,双颊如火,双眸如醉,娇喘微微,漫不经心数着杨根硕的手指,问道:“妈跟你聊什么,要这么久。”

    杨根硕清了清嗓子:“她说咱们还小,未来的日子还长,有些伤身体的事情现在不要做,来日方长。”

    “啊?真哒!”艾悠悠原本有些想法的,可是听了这话,羞愧的无地自容,只得将脑袋深深的埋进杨根硕的胸口里。

    杨根硕笑了笑:“还有呢!她希望你考上大学,有一份自己的事业,希望我们的感情不要影响你的学业。”

    “……”艾悠悠这回不害羞了,美眸中泛起泪光。

    “所以,你以后少撩拨我,男人很多事身不由己。”

    听杨根硕一本正经的说,艾悠悠柔柔地笑着,轻轻抱着他的腰,“让你抱着我睡,不过分吧!”

    “一般过分,也就是我,换个男的,怀里抱着你这么一个清纯可人的小美人,不禽兽才怪。”

    “呵呵,这也是对你的一种考验。”艾悠悠打了个呵欠,还是轻轻的依偎在他的胸口,“给我说点有趣的事儿,比如红日国,比如南疆。”

    “好,说点南疆的吧……”

    在杨根硕记忆力,红日国发生的一切都称不上有趣,反而令人伤感。

    南疆除了那不堪回首的一夜,其它还称得上有趣。

    杨根硕声音低沉舒缓,搜肠刮肚,寻找恰当的词汇,描述南疆一路的风土人情,以及发生的一切。

    他越说越投入,越流畅自然,不知过了多久,大腿有些麻木的时候,发现艾悠悠已经睡着了。

    一直顶着她,她居然也能睡着?

    看着她纯净无暇的小脸,黑长卷曲的睫毛,挺直的鼻梁,樱桃小嘴,杨根硕的心一下子变得无比平静。

    蜻蜓点水般碰了一下她的樱唇,将她放到了床上,盖好被子。

    出门时,看了眼时间,刚好下午三点,太阳出来了,但气温还在零下。

    光秃秃的树枝上堆着白雪,挂着冰棱,闪烁着光。

    车子地盘糊满了污雪,挡泥板和保险杠上也挂着冰棱。

    几个穿着新衣服的小孩子在雪地里堆雪人打雪仗,还有的专门拆人家车子底盘上的冰棱。

    小孩子的世界可以很简单,一个冰棱可以兴奋很久。

    杨根硕却发现,自己再也简单不起来。

    他动手,将自己车子下面的冰棱折断,分发给几个孩子。

    孩子们很礼貌,说着“谢谢叔叔”,然后高兴的跑开了。

    他脸上挂着笑,上车离去。

    买了点阿胶、红酒、巧克力,杨根硕就去了惠园小区。

    都没考虑打电话问一声,因为凌洋和她妈妈似乎没什么亲戚,出门的可能性不大。

    果不其然,按响门铃的一刻,凌洋就打开了门。

    家里有暖气,她穿着洁白的阿迪达斯运动服,披着头发,显得青春飞扬。

    看到杨根硕有些痴迷的目光,她脸蛋微红,柔柔一笑,接过他手里的东西,将他拉了进来。

    “不用换……”

    凌洋意思杨根硕不需要换鞋,可是,他都脱了,穿着袜子走进了客厅。

    “大牛来了?”因为凌洋早就提过,所以李秀琴也不奇怪。

    “阿姨好。”刚刚坐在沙发上的杨根硕赶紧起来欠身道。

    “又带东西!”李秀琴皱着眉头责怪一句,然后问道:“大牛啊,晚上吃饺子可以吗?”

    “当然,我不挑食。”说完,问道:“会不会太麻烦。”

    “怎么会,现在还早,而且咱们又吃不了多少,洋洋,你陪大牛聊天,我一个人就能搞定,很快的。”

    “嗯,好的妈,一会儿就过去帮你。”凌洋说道,看着母亲的身影进了厨房,她才咬了咬唇皮,“大牛,你又买什么?”

    杨根硕上下打量她一番,点点头:“这套衣服,你穿着比我好看。”

    “好贵的说。”凌洋撅着小嘴,“用你那张卡买的,见你穿过,觉得好看,就是想跟你穿一样……”

    越是说到后面,她声音越低,抬眼看去,却发现杨根硕没专心听,而是打开礼盒,拿出一盒德芙巧克力,“送你。”

    凌洋抿嘴笑了笑。

    “阿胶是给阿姨的,当然你也能吃,巧克力是送你的,阿姨也可以吃。”

    “噗!”凌洋笑着摇头,“你的废话真多。”

    “红酒,今天喝的。”

    凌洋拉住他的手,默默看着他,然后拉着他起身,“走,去给妈妈帮忙。”

    五点半的时候,饺子出锅了。

    李秀琴还调了两荤两素四个凉菜。

    凌洋洗了三个高脚杯。是买红酒是送的。

    餐桌上,冒着热气的饺子放在中间,四个凉菜放在四周,三人面前杯子里都倒上了喝的。

    李秀琴端起白开水道:“大牛,来,阿姨以茶代酒敬你一杯,感谢的话,不再多说,总之因为你,这日子越来越有奔头。”

    “妈……”凌洋含泪看着母亲。

    “洋洋,一起来。”杨根硕含笑同李秀琴、母女碰杯,一口喝了一半。

    “慢点喝。”李秀琴摇头劝道。

    “嗯。”杨根硕点点头。

    突然感觉李秀琴跟白寡妇很像,有母亲的样子。

    只有疼爱你的人,才会在酒桌上劝你喝慢点,少喝点。

    以前在老家的时候,白寡妇总是这么劝自己,杨根硕还觉得有些烦,此刻回忆起来,却是那么的温馨,温馨得想要掉泪。

    分了一盘红酒,吃了两盘饺子,这顿饭算是结束了。

    凌洋要帮母亲收拾,被拒绝了,让她陪杨根硕聊聊天。

    于是,凌洋堂而皇之将杨根硕带进自己的房间。

    “我看到姗姗姐了。”这是进房后,凌洋的第一句话。

    “都一个小区的,见到很正常啊!你见过美美么?”

    “是啊,也见过的,肚子都大起来了呢!”

    两人一下子沉默起来。

    “我……”

    “你……”

    两次同时开口之后,两个都笑了。

    “女士优先,你先说。”

    “今晚这顿饭,就算是我们家的年夜饭了。多少年来,年夜饭里只有愁和苦的味道,只有今年……”

    凌洋深深的凝望着他,明眸中水光闪烁。

    “大牛,你知道吗,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你。”终于,她积蓄的泪水满溢出来。

    “都说了,咱们不说这些。”

    凌洋拉起他的手,按在脸庞上,闭上眼睛,轻轻磨蹭着,泪水恣意流淌。

    “好啦,怎么还止不住了,我知道,女人是水做的,但是水分流失过多也不好,就不水灵了。”

    凌洋噗嗤一声笑开了,上前一步,双臂环着他的腰,脑袋枕着他的肩膀,在她耳畔说道:“等高考过后,我就给你。”

    杨根硕虎躯一震,下一刻,嘴巴被堵住。

    刚要更进一步,凌洋逃开,脸上挂着盈盈的笑意,“你要回家的吧,我送送你。”

    “我不急的。”杨根硕意犹未尽。

    “走,我怕自己忍不住。”凌洋伸手拽他。

    结果,却被杨根硕一把拉过去,压在墙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