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四百七十四章 林芷君的叮嘱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第四百七十四章 林芷君的叮嘱第(1/2)页

    天:

    杨根硕先是掀起老人的衣服检查了一番,不禁微微点头。

    第五瀚海卧床一年,人事不省,身上居然没有褥疮,没有异味,这份照顾,称得上尽心尽责。

    再触摸老人胳臂、小腿,发现肌肉有些松弛,却并没萎缩。

    回头,深深地看了第五定海和怀特一眼,这才搭上第五瀚海的脉门。

    这一刻,怀特的双眼瞪大到了极限。

    他一直不信中医,看到那些坐堂的老中医通过把脉,就确定病情,然后开方抓药,他无论如何也没法接受,甚至觉得是在糊弄病人。

    西医多透明啊,用数据说话,病人也对自己的病情一目了然。

    怀特觉得,中医就像《道德经》里面那句话——玄之又玄。

    他见过很多老中医,甚至还让对方给自己把过脉,绝大多数都说不到点子上,但是,人家起码有年龄优势,如杨根硕这般年轻的,还真是头一次见到。

    他要看看这厮如何故弄玄虚。

    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糊弄人糊弄到第五家族来了。

    怀特不禁有些幸灾乐祸。

    杨根硕分别在老头的左手和右手探查了脉搏情况,然后又将手掌覆盖在第五瀚海的头顶上,先是掌心,继而指肚。

    双眼紧闭,细心感受。

    众人都屏住了呼吸。

    原本不以为然的怀特,也搞得有些有些紧张。觉得杨根硕故弄玄虚的卖相还是不错的。

    杨根硕双目一开,背负双手,沉吟片刻道:“可以救醒。”

    “真的!”第五定海和第五旻异口同声。

    杨根硕微微点头:“醒来后,应该可以有质量的生活一两年。”

    怀特眼珠子瞪的比鸟蛋还大。因为他咨询过他们国内最权威的医疗团队,对方连刀子都不敢动,遑论给出这样的保证。

    “师父,赶紧的呀。”第五旻激动的催促道。

    “杨先生,第五定海恳请你妙手回春。”第五定海一揖到地。

    杨根硕连忙扶起来,笑道:“你孙子的药是我偷的。”

    第五旻只是有些诧异,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突然说起这个。

    第五轻柔和庞嘟嘟却是惊诧莫名。

    最后一场族比尚未开始,第五定海和他的亲孙子第五阔乐,就被这一瓶药搞得灰头土脸。

    杨根硕这时候出来承认,不怕第五定海跟他急?

    “哦?”不成想,第五定海面色淡然,“那根本不是药。”

    杨根硕笑着点点头:“我知道,所以没让第五旻喝。”

    两人对视一眼,第五定海再次拱手:“老朽佩服。”

    “二爷爷,那你为什么?”相对于杨根硕将其蒙在鼓里,第五旻更好奇第五定海的用意。

    “我只想给阔乐一个心理安慰,然后让我看到他的真正实力,可是他的智商,已经让我失望透顶。”

    “我当时听到你自言自语,对你有些偏见。”杨根硕诚恳地说。

    “无妨!”第五定海喟然叹道:“一世两兄弟,我怎么可能因为区区家主之位,就对兄长起了杀心,实在是不忍心看着他这样受苦,一天天这样下去,直到生机熬尽……”

    说到最后,第五定海已然是双眼通红。

    “不用说了,我明白你的心情,我要开始了,你们……”

    “哦哦,我们回避,大家赶紧回避。”

    第五定海很上道的说道。可是,没有一个人愿意离去。

    “谁想留就留下吧,反正也看不懂,只有一条,出了这个房间,谁也不许提起这事。”杨根硕大度地说。

    几个人,包括怀特脸上都是一喜。

    第五定海点头:“我保证。”

    通过诊脉以及触摸头部血管,杨根硕已经掌握了第五瀚海的症结所在。

    脑溢血之后,因为年事已高,兼之身份尊贵,没有一家医院敢于承接这样的手术。

    而家属也倾向于保守治疗。

    这一年多来,使用了大量活血化瘀的药物,并且聘请了国际级的按|摩师,第五瀚海得到了极其细致周到和全面的照顾。

    花费的资源,车载斗量已经无法形容。

    也正因如此,杨根硕才改变了对第五定海的看法,他对兄长的确有着深厚的感情。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有把握用自己的方法将淤血排出体外。

    一对带着真气的中指,按压在老人的太阳穴上,同时缓慢地移动至头顶百会穴。

    乾坤指,很有没有动用过的乾坤指。

    因为老人早已脱发,头顶光秃秃的。

    于是乎,众人就可以看得很清楚。

    老人头顶的血管鼓胀起来,头顶正中心位置的颜色越发深沉。

    与此同时,顶心的头皮越发鼓胀,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出来。

    老人的身体也在剧烈抖颤。

    第五轻柔、庞嘟嘟两个女孩何曾见过如此恐怖的治疗方式,齐齐捂住了嘴唇。

    第五定海、第五旻、怀特三个男人,也都觉得瘆的慌。

    怀特直接怀疑对方在玩魔术?

    杨根硕的双手已经离开了老人的头顶,此时只是左手虚悬,置于老人头顶五公分处。

    这么一会儿,他的脸色发白,额头见汗。哪怕一个外人也能看出他的不轻松,似乎,老人的一身血脉,都受到他这只手的牵引。

    突然,一道银芒闪过。

    下一刻,老头头顶有粘稠的血液飚出。

    杨根硕踉跄着退后一步。

    “大牛!”第五轻柔第一时间扶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