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四百五十八章霸道警花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米米,你们搞什么!”杨根硕哭笑不得。

    “大牛,我们没搞什么,就是一起吃个海底捞,结果珊珊就喝多了,你快来啊!”说着她就挂断了。

    看着手机,杨根硕一阵发呆。

    苏灵珊请萧米米吃海底捞,那不是因为她打赌输了?

    天哪!她们来真的?那么珊珊喝多,难道是因为心里不痛快。

    两个女孩子家的,在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还都喝了酒,哪怕萧米米是个警察那又怎么样?

    简直是太不让人省心了。

    杨根硕急了,二话不说,驾驶长城就冲出了别墅。

    海底捞在城区只有一家,他根据导航,还是能够找到的。

    一路风驰电掣,来到海底捞门口。

    这里的生意永远红火,常常一座难求。等候区几十把椅子都不够坐,生意火爆,略见一斑。

    不知道别人怎么样,杨根硕秉承一个原则,哪怕对方卖的龙肝凤胆、满汉全席那又如何,但凡要排队的,哪怕咱不吃呢?

    很多人却是有着从众的心理,觉得人多味道肯定好。

    可能也有一些人,闲着没事,就享受这种等待的过程。

    这么多食客,停车场自然也不够用,杨根硕着急,直接将车子停在马路牙子上。

    熄了火,就冲进店里。

    刚好,就看到有人纠缠二女。

    “滚开,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娘是警察。”萧米米恐吓道。

    警界之花泼辣劲儿上来了,谁都挡不住。

    那谢顶男笑嘻嘻道:“我最敬佩爱戴警花了,法律没有规定不可以向警花敬酒吧!”

    “我讨厌地中海,再说了,你以为老娘在喝酒,我们在办案,办案懂吗?再不滚,就以妨碍公务论处。”

    “我好怕怕哦!”谢顶男和他的狐朋狗友相视一笑,变色道:“你说你是警察,我还说自己是萧阳呢!若是警察,就不该在这儿喝酒,若不是,冒充警察可是大罪!”

    “就是就是,最高检可是出了戒酒令。”

    “杨哥说到点子上了。”

    几人的纠缠,立刻引起了食客的围观。

    萧米米快绷不住了,偏偏喝多了的苏灵珊还一个劲儿要酒。

    萧米米有些着急,但却并不紧张,一脸讥笑地看着对方,“你说你是萧阳,敢不敢再说一遍。”

    说着,在手机上按下录音。

    “我……我不是,”谢顶男终究不敢留下证据,“但你也不是警察,否则,亮出证件给我们大家看看。”

    啪!

    谢顶男话音刚落,脑门挨了一下,突如其来。

    他吃痛,发出一声惨呼。

    众人眼前一花,就多了个人。

    器宇轩昂的年轻人,手上拿着一本警官证。

    “大牛……”萧米米惊喜地叫道。

    杨根硕竖起手,制止了萧米米,看着瞳孔昏黄的谢顶男:“证件在这里,要不要看看?”

    “看看就看看。”脑门红肿的谢顶男气势明显弱了。

    “你算什么东西。”杨根硕目光一凛,“枪要不要看?”

    说着,抖开大衣,露出一块黑乎乎的东西。

    谢顶男下意识的向后一退。

    “哼!”杨根硕冷哼一声,上前两步,就将满脸通红花枝招展的苏灵珊扛在了肩头。

    转身就往外走。

    “呀,你谁呀,放我下来,我还要喝!”苏灵珊挣扎着,扭动着,说着醉话。

    “乖啦,回去再喝。”杨根硕在她翘臀上拍了一巴掌。

    “大牛,等等我。”萧米米连忙收拾了苏灵珊和自己的随身物品,追了出去。

    一幕闹剧就这样结束了。

    谢顶男感觉自己成了小丑,大家都看着呢!

    不但脑门火辣辣的,脸上也是。

    “杨哥,你看到枪了?”一个朋友问。

    “没看清,应该是。”谢顶男不大自在。

    “要不咱看看去?”另一个提议。

    谢顶男眼睛一亮,“也好,敢打你杨爷爷,这事儿没完,要是还骗了你爷爷,你就死定了。”

    长城车上。

    杨根硕一言不发。苏灵珊说着胡话。萧米米紧张地看着杨根硕。

    “大牛,你生气啦?”

    “你们还真赌啊!这么说,是珊珊埋单?”

    “嗨,我也没想到珊珊这么大反应。”萧米米一阵汗颜。

    “以后不要这样的,刚才我要是再晚一点,你们岂不是要吃亏?”

    “他们敢?”

    “你还真能告诉他们,你是萧阳的女儿。”

    萧米米一阵无语。

    “这样,先送你回去吧。”萧米米看了眼倒在后座上的苏灵珊,无声的点了点头。

    “大牛,你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

    苏灵珊又开始说胡话。杨根硕哭笑不得。萧米米却是心有戚戚。

    车子停在了萧米米的家门口。

    萧米米看了眼黑灯瞎火的家,半天没动。

    “米米,是不是要我给你开车门?”见萧米米迟迟不下车,杨根硕问道。

    “才不是。”萧米米气呼呼的下去了,然后敲了敲侧窗,杨根硕降下车窗,“怎么……唔!”

    却是萧米米勾住他的脑袋,霸道索吻。

    杨根硕很快有了感觉,同她唇舌纠缠起来。

    自从那次给奶奶过了个生日,萧丁丁一下子转性了不少,这不,刚刚从学校晚自习回来。

    背着耐克真皮书包,一蹦一跳走着,想着妈妈过世的早,姐姐和自己都是奶奶一手带大的。

    奶奶一个人拉扯完爸爸,又拉扯他们姐弟,这辈子着实不易。

    所以,萧丁丁想要抓住最后的光阴,考个不错的学校,用自己的努力,让老人高兴高兴。

    另外,晚自习的教室里学生并不多,但凌洋却是其中一个。

    虽然两人有缘无分,虽然只是一厢情愿,但却是自己真心爱过的女孩,哪怕她不喜欢自己,偶有闲暇,静静地看看她,也是好的。

    所以,这也算是一个意外之喜。

    走着走着,萧丁丁突然就定住了,他看到了什么,姐姐在自家门口同一个男人kiss。

    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情敌杨根硕。

    尽管,在那场名不副实的三角恋中,他已经选择了退出,但是亲眼看到这一幕,还是不舒服。

    与此同时,路的另一头,王凯一脚踩死刹车,手动挡的桑塔纳直接闷死。

    尽管已经放弃了萧米米,但同样,萧米米是自己苦心追求了那么久的女孩,她竟然同另一个男人当街热吻,亲眼看到这一幕,叫王队长情何以堪。

    情不自禁的,双手将真皮方向盘握得咯咯作响。

    杨根硕和萧米米很投入,正不知天上人间。

    哪怕旁边的苏灵珊说着胡话,也不能影响他们分毫。

    在气息上,杨根硕自然稍胜一筹。

    萧米米率先坚持不下去,松开臂弯,右手捏着杨根硕的下巴,左手抹了把嘴唇,大口喘着气,眼中的妩媚几乎流淌出来。

    “大牛,今天就放过你了,珊珊也怪可怜的,要不,你就从了他吧。”

    这个女人……杨根硕深深看了萧米米一眼,将玻璃升上去,车子开出。

    走出十几米,就看到萧丁丁低着头背着身子,仿佛没有看到他。

    杨根硕摇摇头,加速离去。

    萧米米走进家门,尾随而来的白色的丰田霸道里,谢顶男瞠目结舌惊慌失措:“小许,掉头,快,赶紧的。”

    “杨哥,咋的了?”司机忙不迭掉头,口里问道。

    “这是萧局长的家。”谢顶男说,脸上布满了惶恐。

    “哪个萧局长?”

    “萧阳啊!哦,人家还是准副市长。”

    “这么说……”

    “当着萧阳女儿的面,我竟然自称萧阳,我……我这简直是厕所里打灯笼,找死啊!”

    “杨哥……”司机小许也不免惊慌,“她应该记不住咱们吧!”

    “记不住你们,铁定记得我。”谢顶男拍着大腿,悔得肠子都青了。

    “不过是几句口角,不至于吧!”小许松了口气,安慰他,“杨哥,他也不知道你的名字啊。”

    “你太小看公安系统的能量了。”

    “不是,我是觉得对方不至于小题大做。”

    “唉!谁能知道海底捞的大厅里,竟然会有这么一尊大佛。借兄弟吉言吧!”

    这一夜,很多人注定无眠。

    这位“地中海”杨哥算一个。

    王凯算一个。

    萧丁丁一个。

    萧米米也睡不着,不停胡思乱想。

    苏灵珊会不会醉的不省人事?

    如果不会,那么也会借着酒劲将大牛推倒吧,就像自己那样。

    那么,他们又会采取什么姿势?来几次?一次多久?

    “啊!”躺在浴缸里,萧米米痛苦的抱上脑袋,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忍不住去想。

    下一刻,将脑袋也沉入水中,不由回想起那一夜的颠鸾倒凤,缱绻缠绵,她的身体很快就有了感觉。

    然后,脑海里杨根硕同苏灵珊盘肠大战的场面愈发逼真。

    ……

    轻车熟路来到苏灵珊的住处,公主抱一路上楼,敲了半天门,没人应答,说明荣若不在。杨根硕心头不免一阵突突。

    小心翼翼,将苏灵珊放在地上,叫了她两声,没有反应,只好在其包包里找钥匙。

    摸了半天就是没有,索性倒出来找。

    鸡零狗碎一股脑出来了。

    在一堆面纸、卫生垫、化妆品中间,找了那把钥匙。

    杨根硕刚刚松了口气,就感觉楼梯在震颤。

    扭头看去,却是上来一个体型臃肿吨位巨大的女人。

    当看到杨根硕的一刻,她的脸有点白,尤其是看到地上一堆女性用品,还有旁边人事不省的苏灵珊时,立刻步履矫健的跑上楼去。

    杨根硕那个郁闷啊!被当成坏人了吗?就她那样的吨位,应该害怕的是自己好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