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四百五十五章解除诅咒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杨莲霆摇头笑了笑,坦然而真诚:“表弟,就我这样的,还贪图什么家财啊,有什么用啊?”

    杨林道:“父亲的任何决定,我们都无条件拥护。更主要的是,大牛你不是外人,我对你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姐夫相当仰慕,即便他给我种了蛊,我也从来没有怪过他。”

    “都是我,都是我的错啊!”杨柱国顿足捶胸,“若非我处置不当,害的颖儿流产,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父亲,别自责了,这都是命。”杨林摇摇头,“大牛啊,壮壮身体比我好不到哪儿去,原本,家族传到他这一代,实在让人不放心,现在有了你,你们兄弟搭把手,我们就放心了。”

    “人总是得陇望蜀。”杨根硕挑了挑眉毛,“我若是治好了你们,你们身体恢复之后,是不是又会觉得我是个多余的人,想方设法收回分给我的财产?”

    杨林笑着摇头:“大牛啊,杨家的综合实力在八大家族中排不到第一,但是信誉绝对排不到第二。”

    “我只是随便说说。”杨根硕双手同时搭在二人的手腕上,“其他人先出去吧。”

    事关二人病情,杨柱国很听话,带着管家和儿媳妇就离开了。

    尽管儿媳妇对丈夫和儿子充满了担忧。

    对于公公分出去一半家产,她可以不计较。

    可是这个叫杨根硕的家伙,她是有所耳闻的。

    楚家大少楚天阔,姜家少爷姜玉郎,都被这厮废了。

    这厮当得起“心狠手辣”四个字。

    事后虽然给两人治伤,却又狮子大开口,成功榨取了两家大笔钱财。

    如此,又当得起贪得无厌。

    这样一个心狠手辣、贪得无厌的年轻人,给羸弱的丈夫和手无缚鸡之力的儿子治病,会不会心生歹意,假借治病为由,实则痛下杀手。

    他完全有这样的动机啊,一旦成功得手,那么,他就是杨柱国唯一的继承人,这偌大的家业就要全部落在他的囊中。

    女人越想越是紧张,踟蹰着不肯离去。

    “慧芳,不用紧张,就算治不好,情况也不会更糟。”杨柱国安慰儿媳妇曲慧芳。

    杨柱国哪里知道,儿媳妇不光是担心杨林、杨莲霆二人的病情,更加担心他们的小命呢。

    曲慧芳,曲玲珑的姑姑,出身书香门第,正儿八经大家闺秀。

    自从下嫁杨家,一直恪守本分,做着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

    说起来,这些年她也不容易。

    因为,结婚二十几年,就进行了一次房事。

    就是那一次,有了壮壮——杨莲霆。

    有丈夫,却守着活寡。

    “父亲,您对您这个外孙了解多少?”曲慧芳不由得问道。

    “为什么这么问啊?”杨柱国笑问。

    今天,他很开心,感觉外孙跟自己的心的又近了一大步。

    “他是蚩龙的儿子!”曲慧芳将“蚩龙”两个字咬得很重。

    “嗯?”杨柱国点了点头,示意儿媳妇说下去。

    “蚩龙确是人中龙凤,可是,他的眼中,除了大姑,还能容下什么人吗?”

    “你的意思是……”

    “他唯已独尊,野性未驯,任意妄为,除了大姑,其他所有人的生死他都不在乎,否则又怎么做出伤害杨林的事儿?”

    “你担心大牛对他们两个不利?”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任何人面对唾手可得的巨大财富,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你担心自己的丈夫、儿子,还是更担心家产不保?”杨柱国语气有些不善。

    “父亲,这么多年,我是什么样的人,您还不知道吗?”

    “是啊,这些年,你不容易。你做得已经是极好了,是我们杨家亏欠了你。”

    “父亲……”泪水在曲慧芳的眼眶里打转。

    “你还是不了解大牛啊!”杨柱国摇摇头,“我对他的了解比你多点。怎么说呢?咱们杨家是有些家业,但大牛人家还未必看得上。”

    “怎么可能?”曲慧芳惊呼,“还有,谁会嫌自己钱多?”

    “咱们拭目以待吧!”杨柱国也没多说。

    这时候,杨根硕领着杨林父子从会客厅出来,来到三人面前。

    杨根硕一路走,一路擦汗,脸上有些苍白。

    杨林、杨莲霆却好了很多,面色红润,步伐有力。

    是个人都能看出二人的变化,这一刻,杨根硕倒像是个久病之人。

    “老公,壮壮,”曲慧芳惊讶万分,激动不已,忙不迭上前抓住丈夫和儿子的手,“你们好了?”

    “哪有那么容易。”杨林摇头苦笑,“不过,大牛说有办法。”

    “大牛,你辛苦了!”杨柱国拉着他的手,心疼的说。

    看着这张慈祥的脸,杨根硕心头一暖笑了笑,“还好。哦对了,这个给你。”

    杨柱国接过那份文书,“大牛,你什么意思?”

    “这又不是钱,我要它干什么,看过了。”

    “哦。”杨柱国还以为这小子不要家产呢!

    “我想去看看……她的房间。”这一刻,杨根硕的眼神有些飘忽。

    “……跟我来。”杨柱国一愣,眼神黯然,转身在前头领路。

    ……

    看着杨根硕的背影,曲慧芳不禁点头,心说:这小子果然有些门道啊。

    要知道这些年,杨家耗尽资材,聘请了五湖四海的名医,尝试了各种方法,爷俩吃进去的药可以拉几大车。

    结果依然是那副鸟样儿。

    近几年,家里也不折腾了,他们也死心了。

    平日里也就辅以一些固本培元补充元气的名贵中药材。

    但是今天,经过杨根硕的治疗,两人的精神面貌确实有着明显的改观。

    曲慧芳喜悦的同时,也充满了好奇,扶着丈夫、儿子坐下,就忙不迭问杨根硕治疗的方法。

    杨莲霆举起了脖子上的吊坠:“妈,你看,这是大牛表弟送我戴的,要求我连续佩戴半个月,这样才能将蛊虫祛除干净。”

    “就这方法?”曲慧芳有些不信,戴个吊坠,能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是啊,大牛说这个吊坠是他随身之物,佩戴了整整二十年,里面存放着万蛊之王的尸体,可以吓退一切蛊虫。”杨莲霆毫不怀疑杨根硕的话。

    “这么厉害?”曲慧芳还是不大相信。

    “妈,你一定不信,其实我也不大相信,可是戴上之后,明显感觉好多了。”杨莲霆说。

    “可能是心理作用吧!还有,你爸怎么办?”曲慧芳问。

    “大牛问我先给谁治,我当然说先顾着儿子,等儿子好了,再把吊坠给我。”杨林对未来一下子充满了希望,“大牛的意思,从现在开始,要我跟儿子形影不离,这样对彼此都有好处。”

    “好,太好了。”曲慧芳激动地说,突然眉头一皱,“但是,我还有一个疑问。”

    “你说。”杨林看着妻子。

    “如果他只是驱蛊,你们的气色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改善?”

    “大牛表弟给我们输送了真气。”杨莲霆说。

    “真气?”曲慧芳瞠目结舌。

    出身于八大家族的她,对武术并不陌生,甚至每一家都有自己的压箱底功夫。有不少称之为内家拳,修炼有成,就会在体内产生内劲。

    但“真气”是什么玩意,不是传说中或者影视剧中才有的东西吗?

    “是真的。”杨林不住点头,“那种气流在经脉中涌动的感觉,我不会弄错。”

    杨莲霆也是点头如捣蒜。

    “如此说来,这小子不简单啊!”曲慧芳由衷道,再无怀疑,也打心底高兴起来。

    “当然不简单。”杨莲霆笑道,“如果你知道表弟有多少个女朋友,保管吓死你这个当舅妈的。”

    “啊?”曲慧芳不知道儿子怎么突然变换到这个频道。

    “玲珑姐对表弟感觉也很不错呢!”

    “那妮子?”曲慧芳惊讶的合不拢嘴。

    “玲珑姐是表弟的班主任,你没想到吧!”杨莲霆呵呵笑道。

    “世界真小。”曲慧芳摇摇头,“只要这小子真心给你们治病,我不但接受他这个外甥,还会对他感恩戴德。”

    ……

    内宅,西厢。

    冬日明媚的阳光投射进来。

    到处照的光光亮亮,显得金碧辉煌。

    偷偷摸摸的来,跟光明正大的进,感觉自然不同。

    晚上来跟白天来,也不一样。

    窗明几净,纤尘不染。

    梳妆台上,每一样物件都摆的井井有条。

    床单被褥也相当干净整洁。

    就好像一直有人住。

    “二十年来,我每天都有派人打扫。”杨柱国的声音悠然响起,“因为,我总存有一个幻想,幻想颖儿有一天会回来。”

    杨根硕扭头看去,只见杨柱国老泪纵横,不住摇头,“可是为什么,就连做梦,我都没有梦到啊!”

    杨根硕仰起头,闭上眼,深吸一口气,仿佛空气中还有几分母亲的气息,眼眶不由的一阵酸胀。

    “年纪大了,不要总是熬夜想女儿,看到你这样,她也无法安慰。”

    直到杨根硕离去良久,杨柱国才明白过来他的意思。

    杨根硕竟然知道自己每晚在颖儿房中枯坐,杨柱国有些诧异。

    但是,他更能体会到杨根硕话语里的关心。

    外孙总算知道心疼他这个外公了。

    杨柱国含着泪笑道:“这小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