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四百五十章牛嚼牡丹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静谧的时光,旖旎的气氛,两个有情的人,渐渐的依偎在一起。

    起初,杨根硕见萧米米靠过来,满以为她醉了。

    然而,萧米米的思路非常清晰,口齿也相当清楚。

    “大牛,听说过牛嚼牡丹没?”萧米米靠在他的肩膀上问道。

    “是成语?”

    “好像。”

    “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红酒是用来品的。”

    “跟女人一样。”

    萧米米给了他一拳,“有人用喝白酒甚至喝水的方式喝红酒。”

    “然后,就被说成牛嚼牡丹了?”

    “是啊。”

    “那就跟暴殄天物、焚琴煮鹤一个意思。”

    萧米米扭头看了他一眼,他的目光沉浸在手中摇曳的红酒里。

    “据你所说,你没上过一天学,可是你的文学功底很深呢!”

    “用你们的话说,我就是填鸭式教育牺牲者。”

    萧米米笑了笑,没有言语。

    这个话题过后,两人沉默下来。

    杨根硕在那里想心思,却不知道萧米米也在那想自己的小心思。

    良久,扭头一看,吓了一跳。

    原来,萧米米乌溜溜的大眼睛一直凝望着他。

    “米米,你没事吧。”

    “你说呢?”萧米米咬牙切齿。

    杨根硕不解:“我怎么知道?”

    萧米米坐直身子,一把将其推倒,骑在了他的身上,同时动手扒他秋裤。

    “米米,你这是……”杨根硕紧紧抓住裤腰。

    “我什么我,你个混蛋,这种事也让老娘主动。好吧,一会儿让你哭。”萧米米恶狠狠地说。

    杨根硕被她这句威胁搞得胆战心惊。药族那一夜,他的确哭了,那是永远挥之不去的梦魇。

    抓住萧米米的手:“别冲动,冷静点。”

    萧米米伏下来,呼着酒气和香气的湿唇叼住了他的耳垂,间或,还会用两行贝齿咬上一咬。

    杨根硕被撩拨的汗出如浆气喘如牛燥热难当。

    终于,放开了萧米米的手,改为抱住了她的俏背。

    “大牛,我要做你的女人,就在今晚。”

    萧米米在他耳边缓慢而坚定的吐露,然后调整角度,吻住了他的嘴。

    轰!

    杨根硕体内的血浆仿佛成了汽油,而萧米米这一吻恰似一点火星。

    他一个鹞子翻身,将萧米米压在下面,吻的工夫,三下五除二,便解除了彼此全部束缚。

    然后,他停了下来,咽着口水,端详着身下的佳人。

    两人的喘息尚未匀定。

    萧米米的眼中水波荡漾,有着几分紧张,更多的却是期许。

    “米米,你真的不后悔?”

    本着对女性负责的态度,杨根硕最后一次询问对方。

    虽说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但还有其它发射方式不是。

    萧米米摇了摇头。

    “那我来了。”

    “不。”

    听得这声尖叫,杨根硕的血凉了一大截。

    见杨根硕变了脸色,萧米米促狭一笑,“抱我,去房里。”

    杨根硕一拍脑袋,到底还是人家理智,这沙发是布艺的,实在是不适合作为“战场”,因为事后没法完全消除痕迹。

    就这样抱着萧米米进了她的闺房。

    一路上,萧米米娇羞不已,将脑袋深埋在他的胸口里。

    萧米米的房间,杨根硕依然是第一次进入。

    不过此时,哪有功夫参观。

    将她丢在床上,二话不说压上去。

    ……

    最后,哭得当然是萧米米。

    有疼,也有喜极而泣。

    真特么疼,尽管她不是个普通女孩,从小练舞蹈,长大考警校,在同杨根硕合二为一的神圣时刻,还是疼出了眼泪。

    不过之后,心中就被幸福喜悦填满。

    终于将自己交给了心爱的人,终于让两人的关系名副其实,终于比一些女人快了一步。

    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比同心爱之人做这件事更让人身心愉悦的呢?

    爱是做出来的啊!

    爱情,因此而升华。

    杨根硕也并非吴下阿蒙,已经积攒了不少经验,所以,萧米米痛的不是很久,便迎来了一个作为女人才有的欢乐。

    这种欢乐,是她活了二十几个年头都不曾有过的。

    就像冲浪。

    一次次被抛上浪尖,一次次又跌入谷底。

    一次又一次,整整几十次。

    最后,大坝决堤,洪峰过境,钱江潮生,山呼海啸的……

    极闹之后,便是极静。

    房间里只剩下两人此起彼伏的喘息声。

    一股浓烈的荷尔蒙味道在蔓延,弥散。

    良久,萧米米开口道:“大牛,我好爱你呀。”

    她声嘶力竭的叫唤了半天,这会儿嗓子都哑了,双手双脚如同八爪鱼一般缠着杨根硕不放。

    杨根硕宠溺的刮了下她的鼻尖,“你一定不是对我说的。”

    “嗯?”萧米米一愣,马上反应过来,在他肩膀上啃了一口,“你真坏。”

    “米米,我好爱你呀!”杨根硕埋首她汗津津的胸间。

    “你一定不是对我说的。”萧米米笑道。

    又温存了片刻,两人分开了。

    “大牛,问你个问题。”

    “嗯。”

    “苏灵珊跟你……”

    “什么?”

    “你们上过床没?”

    “有。”

    “麻蛋,晚了一步,我竟然输了。”萧米米一脸不忿。

    “……”杨根硕眼睛瞪得像灯泡。

    “我跟她打赌谁先拿下你,没想到竟然输了,十顿海底捞啊!”

    杨根硕哭笑不得,自己就值十顿海底捞?

    “你赢了。”他说。

    “啊?你不是说……”

    “上到床上,并不代表会发生什么?我们之前不是在病床上共度了一宿?”

    “哈哈,我赢了。”萧米米高兴的说道,不过,很快又变得愁眉苦脸,“但是,要用什么来证明呢?”

    “这个真不好证明。”杨根硕实事求是。

    “来张床照怎么样?”萧米米眼睛一亮,跃跃欲试。

    天哪!警花真彪悍,那种照片也敢拍吗?“这不好吧,我是无所谓,怕影响你的锦绣前程。”

    “只要你不要抛弃我,前程什么的对我来说真的不重要。”

    最难消受美人恩。

    杨根硕一阵动容:“我不会抛弃你,但还是别拍了吧。”

    杨根硕刚说完,萧米米就侧过身去,给了他一个脊背。

    杨根硕一下子糊涂了,贴上去,从背后抱住萧米米。

    这样拥抱的姿势,男性可以充分掌握和感受女性的玲珑浮凸。

    而根据相关机构调查,大多女性也打心底喜欢这样的拥抱,据说可以得到极大的安全感。

    “米米,怎么了?”杨根硕在她耳边问道。

    两个刚刚都那啥了,走出了最关键的一步,算是名副其实的男女朋友了,怎么这会儿就闹脾气了。

    “两个问题。”萧米米转过身来,面对杨根硕,双手护着胸前,不让杨根硕得手。

    主要是,杨根硕动手动脚,她的思路就乱了。

    “我洗耳恭听。”

    “第一,我问你会不会不要我抛弃我,你回答的好爽快,人家说,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不相信男人这张臭嘴,男人床上的话最不可信。”

    杨根硕反驳道:“可是,你们女人不就是爱听?无数的海誓山盟,都是在床上许下的吧!”

    “你暂时或许不会,那么等我人老珠黄呢?”

    “米米,你想得还真叫一个远?想那么远,不是自寻烦恼么?总有一天,我也会到了那种松下、联想的年纪。”

    萧米米没笑,“第二,你不愿意跟我拍照,是不是害怕其他女人,尤其是苏灵珊看到了伤心。”

    杨根硕更是哭笑不得,“你不介意,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说吧,半果还是全果,难道你还要拍视频。”

    “变态呀!”萧米米捶了他一拳,“逗你玩呢!”

    这个话题算是揭过去了,杨根硕暗暗松了口气。

    他从来没想过以这种方式出名,但是,一旦拍了,就是个隐患。

    你总要存储吗?手机上还是电脑上,硬盘上还是网络上?

    云盘都不安全的好不好。

    “大牛啊,你有什么烦心事,跟我说说呗。”萧米米看着他道。

    女人到了这一步,都会以妻子自居,自己男人的心思,她们当然想要弄清楚。

    杨根硕从她的脖子下面抽出胳膊,翻身平躺过来,双手枕在后脑勺,叹息一声。

    萧米米侧身面朝他,双手合十枕在脸下,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等待着他的回答。

    这个样子的萧米米,尤其是刚刚经历了一场风雨,俏脸上浅红残留,可爱中夹杂几分妩媚。

    杨根硕被这一幕迷住了,凑过来,嘴唇从她的眉心开始,眼睛、鼻子、脸颊,一直吻到嘴吧。

    良久,方才分开。

    萧米米笑嘻嘻的看着他,眼中又多了一层迷雾。

    “我告诉你……”杨根硕将杨柱国亲自登门请他回家的事情说了一遍。

    “天哪,我的大牛竟然是杨柱国的外孙!”听完杨根硕的江顺,萧米米发出惊呼。

    “你很介意我的身份?”杨根硕皱眉问道。

    “喂,这是什么屁话!”萧米米撅起嘴,不高兴道:“我什么时候介意过你的身份?我这朵警界之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还不是让你这头大牛吃了。”

    “嘿嘿……”杨根硕满足地笑道:“牛嚼牡丹,恰如其分。”

    “不过……”萧米米在他腰上狠命掐了一把,欲言又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