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四百四十九章我陪你喝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将爷爷表情变化看在眼里,杨莲霆开口了。

    “大牛兄弟,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啊!”

    “杨莲霆,交浅言深不妥吧!所以,还是叫大名的好。”

    “呃……”杨莲霆一愣,旋即笑着说,“你不会因为第五轻柔就对我有意见吧!”

    “你想多了。”杨根硕耸耸肩,“我对你的意见,就是无产阶级对资本家的意见。”

    “噗!”杨莲霆笑喷,“表弟你真幽默。”

    “表弟?”杨根硕皱眉。

    “啊?”杨莲霆赶忙捂住嘴,不过,却显得那么做作,他看着杨柱国道:“唉,爷爷,还是你说吧!”

    杨柱国点点头:“大牛,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有能力有魄力,短短时日,便取得了不菲的成就,我相信,你早已知道了我们的来意。”

    杨根硕微微皱眉,未置可否。

    杨柱国灰白的长眉微微皱了皱:“我要向你道歉,然后,请你回家。”

    杨有福、杨莲霆一阵激动。

    杨柱国纵横一生,何尝有过这样的低姿态?

    不料,杨根硕竟不领情。

    “道歉?老爷子何出此言哪?”杨根硕淡然摇头,“回家?我所在之处,便是吾家。”

    “大牛啊,给老头子一点时间,给你讲个故事!”杨柱国恳求道。

    杨根硕瞳孔缩了缩,没点头,也没摇头。

    于是,杨柱国便从女儿杨颖一意孤行,踏入演艺圈成为炙手可热的明星开始说起,到后来同游历的蚩龙一见钟情私定终身,再到他设伏抢夺女儿,致女儿小产,到蚩龙报复,再到关系修复,后来药族异变,蛊神和夫人双双殒命,这前前后后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杨根硕目光有些冷,就说杨莲霆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还有小君口中所谓的家族诅咒,原来是中了蛊。

    他目光变冷,是觉得对方这么着急的想要认亲,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八成以为他这个蛊神继承人,一定身怀什么解蛊之法。

    所谓人老精树老灵,杨柱国活了大半辈子,岂能看不出这小子的心思。

    是以,也不否认,“没错,大牛,在血缘关系上,你是我杨柱国的外孙,我这么急着认你,的确存有一定的私心,那就是为你的舅舅和表哥解蛊。”

    “我还没……”

    杨根硕最后一个“认”字尚未出口,就被杨柱国打断,他说:“我还有更大的私心,你知道吗?这么多年,外公一直以为你也殒身于当年那场大火之中,否则,无论如何,我也要找到你,放在身边呵护,这些年,你受苦了。”

    杨根硕眼眶微微泛红,是啊,自己的童年,青少年,在老不死残酷的摧残下,的确很苦。

    但若非吃得苦中苦,又怎么开得起路虎?

    “你初到西京,很快就崭露头角,我就注意到你,可是,那时候,我并无确切证据,又怎敢相认?”

    “直到你去了南疆,去了药族,去了父母的灵位前拜祭,我才百分之百确定的呀!”

    “我已经失去了女儿,不想再失去失而复得的外孙,杨家就是你的家,而杨家也需要你。”

    “孙儿,跟外公回家吧!”杨柱国双膝一曲,“老头子给你跪下了。”

    见杨柱国这副作态,杨根硕索性背过身去。

    “爷爷不可!”杨莲霆慌忙阻止爷爷。

    “老爷不可!”杨有福也托住了杨柱国。

    “这又是何必?你跪下也没用。莫说我没法解蛊,就算有办法,也会开出一个你们杨家无法接受的价格。”

    杨柱国呵呵笑道:“大牛啊!只要你愿意开价,多少都行,反正我的遗嘱都立好了,杨家的产业,你们表兄弟一人一半。”

    杨根硕回过身子,满脸不信,当更多的却是不在乎。

    “来人,送客。”他道。

    保安走了进来。

    “表弟!”杨莲霆着急道,却被爷爷阻止了,“大牛,这一切或许有些突然,你需要一个消化和接受的时间,我只想告诉你,在这个世上,只有杨家跟你有血缘关系,这种亲情是无论如何也割不断的。杨家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说完,在杨柱国的带领下,一行三人离开的林家。

    二楼露天。

    杨根硕托着一杯威士忌。

    弯月如钩,玉宇无尘。

    他心绪不宁。

    下山的目的是什么?

    寻找姑姑。修炼乾坤造化诀。顺带寻访身世。

    杨根硕并没有像那些被抛弃的孩子那样,心中蕴藏满腔怒气,想要找到自己的生身父母,亲口问问他们当初为什么要抛弃自己,既然不要,为什么又要生下来?

    他没有。

    可是,也不能否认。

    杨家找上门后,有些闹心。

    这时候,放在酒瓶旁边的手机响了。

    走过去,看到屏幕上萧米米的名字在跳动。

    “米米,怎么了?”

    “大牛,谢谢你,谢谢你提醒了粗心的我们,让我们明白奶奶的孤独,我们父子三人陪了她老人家一个下午,充分感受到了亲情的温暖。”萧米米声音略带哽咽。

    杨根硕并不知道今天对于萧奶奶的意义,更不知道,自己一个电话过去,萧阳父子三人就流星赶月一般,飞奔到了萧奶奶那里。

    “你可能不知道今天这个日子对于奶奶意味着什么,但是,都不重要了。”萧米米柔声道,“重要的是,如果这个下午,没人陪奶奶,都不知道奶奶会怎么过?奶奶是老去的母亲,她的内心是那么的孤独,想想就让人心疼。”

    “是啊。”杨根硕附和一声。

    “大牛?”

    “嗯。”

    “我想见你。”

    “我也有点烦。哪里?”

    “我家。”

    “方便吗?”

    “爸爸值夜班,弟弟陪奶奶。”

    “好,喝点什么,红的、白的、洋的?”

    “不用准备,我这里都有。不过大牛你怎么会烦了?”

    “见面再说。”

    “好,等你。”

    杨根硕挂了电话,他连调侃的兴趣都没有。

    跟保安打了个招呼,就驾车离开了。

    风驰电掣,半小时后,出现在萧阳家门口。

    萧米米在窗口,冲他挥手。

    虽说不让他准备,但他还是带了点下酒的东西。

    毛豆花生,鱿鱼面筋,还有一份卤水拼盘。

    一路上楼,打开门的刹那,一股香风扑来。

    萧米米穿着家居服,略施粉黛,头发湿漉漉的,脸蛋红扑扑的,身上有一股沐浴液的香气,头发上也有股海飞丝的味道。

    显然刚刚出浴不久。

    杨根硕喉结滚动了一下,有种预感,今夜有事儿要发生。

    “让你来,你还带什么东西?”萧米米轻声责怪道,眼中波光闪闪。

    “想喝点,怕你准备的不充分。”杨根硕实事求是道。

    “来,我去装盘。”

    萧米米接过东西走向了厨房。

    杨根硕穿上给他准备的拖鞋,脱去外套,登堂入室。

    这是第一次。

    最明显的感觉,暖气好足。

    还有,萧米米准备的比较充分,红酒蜡烛,抽纸就准备了两大包。

    萧米米端着东西出来,看到他傻站着,调笑道:“过来坐啊,难道还不好意思,这可不像你。”

    “有点热。”

    “哦。”萧米米点点头,“今冬的暖气烧得有点热,家里温度正常都在二十六度以上,你也看到我在家里穿得多少了?这样吧,你再脱,穿秋衣秋裤就好。”

    “合适吗?”

    “你怕什么?”萧米米笑着摇头,似有所指,“反正,就咱两个。”

    “我什么都不怕。”杨根硕麻溜地脱掉了裤子和毛衣,移步来到沙发上坐下。

    “你先喝着,厨房里还有东西。”

    点上一对蜡烛,开了一瓶不认识品牌不知道年份的红酒,倒满两只高脚杯,然后撸了一串鱿鱼。

    “看,这是什么?”萧米米端着一盘爆米花,笑眯眯的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了。

    杨根硕点了下头,将一杯红酒送到她的手中。

    萧米米怪怪地看着他,“大牛,你干嘛?想要灌醉我?”

    咣当!

    杯子碰了一下,杨根硕一口干掉了。

    萧米米目瞪口呆,若是按白酒的算法,这一杯少说也有四两。

    虽然没有白酒的辛辣,但也是会上头的。

    红酒是有姿容养颜软化血管等一系列好处,但是过量饮用,依然伤身。

    可是,大牛似乎真有心事。

    算了,陪陪他吧!

    人永远活得那么理智,又有什么意思?

    “大牛,我陪你喝。”萧米米举了下酒杯。

    “你悠着点。”杨根硕话没说完,萧米米就干掉了。

    杨根硕深深地看了眼她的明眸皓齿,拿起一串鱿鱼,用纸巾擦拭了竹签尖端以及手拿的地方,然后交给了她。

    萧米米因为他的细心而有些感动,眼眸迷离的看着他。

    于是,又将鱿鱼串交到他的手上。

    杨根硕诧异道:“不爱吃?”

    萧米米笑着摇头:“喂我。”

    杨根硕慢慢瞪大了眼睛,然后展颜一笑,“这个可以有。”拿着竹签,让萧米米咬住一块,嘱咐她小心倒刺,用力一拉。

    “嗯,味道还不错。”萧米米一边咀嚼,一边点头。

    来而不往非礼也,她用香喷喷的小手抓起一把爆米花,要求杨根硕张嘴。

    杨根硕欣然应允,然后,嘴巴里就填满了“玉米粒的新娘”。

    一时间,玉米的香气、奶油的香甜,以及萧米米手上的芬芳之气,将杨根硕的口腔唇齿填满。

    “喝酒。”萧米米举杯邀饮。

    接下来,两人都很默契,没有大口喝酒,吃着东西,小口浅酌。

    萧米米觉得很雅致。

    烛火跳动,红酒摇曳,舒缓的古典音乐,时间仿佛停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