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四百三十九章 前戏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大牛哥,这里生意好吧,要不是我提前预定,大厅都没位置。”黄豹说道。

    “确实不错。”杨根硕前后左右看了看,“为什么呢?”

    “我们是十年老店。”服务生骄傲的说,然后她问:“哪位点菜?”

    “大牛哥,你看看。”黄豹给杨根硕发了根芙蓉王,又将菜单放到他手里。

    “都说了自家兄弟,不用这么客气,不然就太见外了。”杨根硕哭笑不得,还是让黄豹给他点上了一支烟。

    “大牛哥赏脸,那是给我黄豹面子,你们两个说是不是啊!”黄豹大声说道。

    “那是那是。”朱大常、李正太连忙附和。

    “黄豹,你再这么说,我就走了。”杨根硕作势欲走。

    “别介。”黄豹笑道,“大牛哥,你要敢走,我就死皮赖脸,变成狗皮膏药,贴着你。”

    “你别吓我。”杨根硕表现出一副很惊恐的样子。

    一旁的服务生有些不耐烦,甚至还有些鄙视。

    她自己年纪不大,但眼前这几个明显也是学生。学生和社会上的小混混,明眼人还是能够分辨出来的。

    所以,她觉得他们在装逼。

    “你们到底点不点呀?要不你们看着,我先去忙。”

    “站住,你急什么,这是什么态度?”朱大常狐假虎威,“总要让大牛哥研究研究不是?”

    服务生撇了撇嘴。

    杨根硕笑了笑问:“你们还没点?”

    黄豹说点了烤羊羔肉、香辣小龙虾、卤水拼盘、素拼盘。

    杨根硕翻了几页看了看,随口问服务生:“有什么推荐?”

    “茴香豆、自制豆干都是我们家的特色。”服务生说。

    “那就各来一份。”

    “嗯,还要别的吗?”

    “先这样吧。”杨根硕征求黄豹等人的意见。

    黄豹忙不迭说:“好,不够再点。”

    “你们喝点什么,酒水饮料?”服务生问。

    “你们看呢?”杨根硕看着黄豹三人。

    “酒,必须白的。”黄豹略显激动,不喝点白酒,下面的戏还怎么唱啊?“大牛哥,他们家自酿的高粱酒不错,五十四度的散酒。不过,你喝着会不会档次太低?”

    杨根硕笑道:“我又不是那些当官的,就爱喝个年份茅台。”

    此言一出,黄豹三人,包括服务生都笑了。

    爱喝年份茅台的那个领导声名远播。

    “大牛哥,年份茅台不算啥,只要你乐意,啥喝不起?人头马、八二年的拉菲,路易一世到路易十六……这些你都喝得起。”黄豹掰指头说。

    “就是就是。”朱大常、李正太连声附和。

    这次绝无恭维的成分,这厮跟林家姐妹有染,随便去一个,就中天实业那份家业,在法国买个酒庄都不是事儿。

    杨根硕哑然失笑:“那不是把人家一个王朝都给喝了?”

    几个人又笑。

    这会儿,服务生有些诧异。这个年轻人貌似有些来头。

    接着,杨根硕又说了句令人笑喷的话。

    “黄豹,就算这样,今天也不会帮你埋单。”

    ……

    五十四度的高粱酒,三两一壶,用小碗倒着喝。

    第一次,上了四壶。

    人手一壶,各人自扫门前雪。

    都是不到二十左右的年轻小伙子,这点酒,谁也不含糊。

    菜陆陆续续上来。

    黄豹建议先吃点东西垫垫底儿,得到一致认可。

    朱大常、李正太见了烤肉就不要命了,左手两根右手两根,居然左右开弓。

    黄豹看着直摇头,“这么欠吃么?以后不要说是我的小弟。”

    “哎,能吃能干。”杨根硕笑着说。

    “来。”黄豹给杨根硕将酒碗倒满,然后他自己端起来,等朱大常、李正太伸长脖子咽下烤肉,也端起酒碗,才道:“再次感谢大牛哥赏脸,咱仨敬大牛哥。”

    “敬什么敬啊,一起来。”

    四只酒碗“咣当”碰在一起,齐齐扬起脖子,全干掉了。

    “爽!”杨根硕放下了碗。

    “贼爽!”黄豹给杨根硕倒酒。

    “真特么爽!”朱大常、李正太齐声说道。

    菜上的不快,倒也跟得上吃。

    酒却下的很快。

    每个人的第一壶酒,就在大家伙儿集体行动中消耗殆尽。

    黄豹喊着再拿。

    杨根硕也无异议。这点酒不算啥,今晚就是想喝点。

    看到杨根硕放得很开,黄豹暗喜。给朱、李二人使了个眼色,二人心领神会。

    今晚的幸福,就在一会儿的表现上面了。正儿八经的先苦后甜啊!

    这也算是前戏吧!

    又来四壶酒。

    这回,黄豹带头敬酒。

    这厮跟杨根硕说着掏心窝子话,大打感情牌,说到动情处,不禁潸然泪下。

    他说杨根硕没来之前,他是八班的霸王。当然,那是他不清楚班长第五旻的身份,否则借俩胆儿,也不敢在第五少爷面前嘚瑟。

    那时候,他是觊觎林家姐妹的。所以,在杨根硕来了之后,喧宾夺主,他才屡次三番找杨根硕麻烦。

    后来,事实证明,不是猛龙不过江。

    “大牛哥,咱也算不打不相识,是你让我们浪子回头改邪归正,不光我们,我们父母都很感激你。”黄豹端起酒,“来,大牛哥,咱们走三个。”

    “呵呵……”杨根硕笑了笑,“你把话说到这个份上,看来我不喝不行,只是,你确定要喝三个?”

    “必须喝三个,还请大牛哥入乡随俗,俺们这儿的规矩,就是三六九往上走。”

    杨根硕点点头,转而看向朱大常、李正太,“你们每个人一会儿也要跟我喝三个?”

    “必须的。”朱大常说。

    “最少三个。”李正太说。

    杨根硕拍拍手,叫道:“服务员。”

    “需要什么?”之前那个服务生扒在门口问道。

    “再来四壶。”他说。

    “啊?”服务员、黄豹三人同时惊呼。

    “一壶刚好三个,咱们也省的倒碗里,多麻烦!直接拿壶吹,干脆。”

    说罢,冲着服务员摆摆手,示意她去拿酒。

    然后,将黄豹倒出来的酒倒回壶里。

    拿起自己的壶,跟对方的碰了一下,道:“来,黄豹,感谢款待,先干为敬啊!”

    听得这话,黄豹小腿直接一软。

    见杨根硕昂起脖子灌酒,黄豹嘴里一阵发苦,同两个跟班对视,他们也都面露苦色。

    喝吧!不喝不行啊!不作死就不会死!

    黄豹心里嘀咕着,仰起了脖子,学着杨根硕那样喝。

    心想,只怕今晚三个人都陪不好杨根硕,千万千万要超常发挥,坚持到最后啊!

    否则,就是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功败垂成啊!

    “豹哥,喝啊。”杨根硕将酒壶倒过来,没流下一滴。

    好快!黄豹觉得嘴里的高粱酒越发苦涩。

    好酒量啊!这都下去六两了。他居然面不改色心不跳。

    发现这一点的朱、李二人不由心惊。

    也想到,今晚的幸福只怕来之不易,这场仗想必会异常艰苦。

    黄豹喝了半壶,就有些吃不消了,哀求道:“大牛哥,咱们不这么喝行吗?我也就是半斤的酒量,还得慢慢渗,我怕现场直播了,影响你的食欲啊!”

    “没事没事,慢慢喝,高兴就好。”

    “大牛哥大度啊!”黄豹面露喜色,“朱大常,还愣着干嘛?”

    朱大常站起来,端起酒碗。

    黄豹刚要坐下,被杨根硕拉住了,“坐下喝不算,喝完了才能坐下哦。”

    “呃……”黄豹心头有一群羊驼呼啸而过,刚刚还说这家伙大度,原来就是这么个大度法。

    杨根硕没有在意黄豹的表情变化,看向朱大常,笑着摇头,目光落在他面前的酒壶上。

    “大牛哥海量,我……”朱大常一脸为难,那表情就像是多年老便秘复发。

    就在这时,服务员送来四壶新酒。

    “来,”杨根硕拿起两壶,离席来到朱大常旁边,一壶给他,自己拎起来跟他一碰,“先干为敬。”

    “不敢不敢,舍命陪君子。”朱大常心宽体胖,半斤酒还是可以渗进去的。

    于是,也就豁出去了。

    输人不输阵嘛!

    杨根硕一口气喝了一壶,朱大常也没落人后。

    两人都倒垂着酒壶,让大家伙检验。

    “好。”黄豹、李正太齐齐鼓掌叫好。

    黄豹拉着两人坐下,自己刚要落座,却发现了杨根硕戏谑的目光。

    “我喝。”黄豹受不了了,一口气喝了剩下的半壶,然后笑着让杨根硕看了酒壶底,意思是没有作弊,滴酒不剩。

    杨根硕微笑着点点头,黄豹理直气壮地坐下了。

    给杨根硕拿了三串肉,两只小龙虾,以及其他菜,总之,面前的盘子是堆满了。

    朱大常根本不用招呼,正在大口吃肉。

    将几样菜齐齐品尝一遍,杨根硕觉得,人家生意好也有好的道理,味道地道,相当不错。

    “李正太,你就知道吃,让你来陪吃的吗?给大牛哥敬酒。”黄豹疾言厉色道。

    李正太刚刚剥了一个虾尾抛入口中,霍然起身,直接拎起酒壶,“大牛哥,我敬你。”

    “好。”杨根硕点点头,“这次咱们坐下喝。”

    “你是老大,你说了算。”黄豹道。

    “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杨根硕笑问一句,开始喝酒。

    “大牛哥,哪能啊!我说的是实在话,也是心里话。你是客人,自然要主随客便,你是老大,说什么,我们都得听你的。”

    眨眼间,杨根硕又喝光了一壶,他将酒壶顿在桌面上,“好,今晚陪我喝,不醉不归。”

    李正太这时也喝完了,放下了酒壶。

    “好,”黄豹站起身,激动地说:“不醉不归。服务员,拿酒。”

    朱大常、李正太相视一眼,也面露决绝。

    都是二十郎当岁的年轻人,不就是喝酒吗?谁怕谁呀?喝多了大不了吐呗?

    又不是没吐过,吐了可以再喝。

    年轻人就是有这种连续作战的精气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