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四百三十二章 悲催的区代表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第四百三十二章 悲催的区代表第(1/2)页

    天:

    “还不跳?”杨根硕站在三米之外,语带戏谑。

    “阴魂不散!”迪赛怒吼,“你为何穷追不舍?”

    “就算我放过你,你也不会放过我。所以,我必须留下你。”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迪赛话音未落,抬起右臂,三点星芒激射而出。

    与此同时,他作势跳车。

    杨根硕在下风处,天时地利都不在他。

    然而,他还是凭着直觉丢出一根弩箭,就是之前,迪赛涂抹了蝰蛇蛇毒,逼停他的那根。

    迪赛崩溃了。

    他都做了个假动作,还是让对方准确的判断出了自己意图。

    没想到对面这个变态,居然将一支毒箭带在身上,他放在哪里了?自己为什么没有发现?

    迪赛身上带着功能不同的多支弩箭。

    这根箭的毒性,迪赛比任何人都清楚,他自然不能往上面撞。

    就算最终战死,也不能是这样一种窝囊的死法。

    硬生生缩了回来,然后看到了毛骨悚然的一幕。

    自己发出三支劲弩,杨根硕竟然不闪不避。

    而他的身前仿佛出现一个黑洞,四面八方的雪花涌向了他,飞速凝结成一个雪球。

    接着,他双掌拍打在雪球之上。

    雪球崩裂,分散成无数冰刃,射向迪赛。

    当当当。

    三支劲弩无一例外全部击飞。

    更多的冰刃射向了迪赛。

    迪赛虽然对冰刃没有足够的认识,然而,能够将劲弩击飞,力量不言而喻。

    他不敢硬接。

    但灵光一动,转身飞奔。

    迪赛是这么想的,逆风而行,冰刃的动能也会很快耗尽。

    看到这一幕,杨根硕不由一愣,然后一笑。

    看来,这厮是黔驴技穷了。

    于是乎,再次打出一个雪球。

    紧跟着,展开鬼功大法的身法诀。

    其实,只是说起来复杂。

    两人数次攻守,不过耗去了三五秒的时间。

    如今,再次变成一个落荒而逃、一个紧追不舍的局面。

    迪赛很着急,列车不是减速了吗?为什么还没到站?

    两侧只有光秃秃的山壁,即便跳车,也无处藏身,如何逃得掉?

    鲁莽啊!冲动是魔鬼!

    迪赛悔不当初。

    就在这时,后心一凉,那是长期游走在生死边缘,对于危险的敏锐直觉。

    回头一看,不由得亡魂大冒。

    一个雪球,逆风而来。

    足有半人高,还在不断变大。

    讲不通啊!没道理啊!

    这么大的雪球,逆风而行,这完全违背了自然规律。

    迪赛眼睛一亮,想到了原因。

    杨根硕八成就藏在雪球背后,推着球走。

    好啊,给你一份大礼。

    迪赛在手臂上按了一下,一枚箭头较粗的弩箭飞了出去,扎进雪球里。

    嘭!

    雪球爆开,变成漫天飞雪,而背后,哪里有人?

    不好!

    迪赛心中狂叫,慌忙背过手去,发射弩箭。

    就在这时,两条小臂被人扭住,然后,两条小腿同时为弩箭洞穿。

    “啊!”迪赛一声痛呼,扭头吐出一颗弹丸。

    杨根硕瞳孔一缩,探手抓住,用真气将其包裹。

    那枚弹丸在方寸之地旋转不休。

    这样,迪赛一只手得到了自由,一把掐住杨根硕的脖颈,使出九牛二虎之力,要将杨根硕推“下车”。

    杨根硕双脚生根,使出一个铁板桥。

    迪赛猝不及防,就趴向了前方。

    杨根硕屈指弹飞那枚弹丸,揪住迪赛的领口,下一秒,他的脑袋撞在了一块突出的岩石上。

    砰!

    一声过后,迪赛翻了白眼。

    连番激斗,杨根硕竟然出了一身汗。

    当然,汗水很快就被冻结。

    费了好大劲,才揪着迪赛,一起在车顶上趴好。

    因为温度低,杨根硕也不用担心他失血过多。

    因为个头大,正好给杨根硕挡住风雪。

    车子还没进站。

    杨根硕做了点儿好事,将迪赛小腿上的箭拔掉了。

    很粗鲁的动作,不管会不会碰到动脉血管,也不管会不会留下残疾。

    然后就开始考虑三个问题。

    一,跟迪赛在哪儿下车。

    二,怎么带迪赛回去?

    三,回去如何处置迪赛。

    杨根硕发现自己想太多了,虽然未雨绸缪是个好习惯,但是,往往计划赶不上变化,所以,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高铁刚刚进站,杨根硕就揪着迪赛滚了下去。

    迪赛都被冻硬了,落地后发出一连串的嘎巴响,不知道断了几根骨头。

    杨根硕当然不可能在站台下车,那样还不引起极大的恐慌?

    迪赛半死不活,他也好不到哪儿去,手脚麻木,泪涕横流。

    差点给活活冻死。

    据说珠峰峰顶,常年都有十七级的大风。

    杨根硕觉得,今晚在高铁上感受到的寒风,也起码十七级。

    刚刚落地,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十几道光柱锁定。

    “不许动!”接着,是一连串的暴喝声。

    一帮身穿swt服的特警,手里端着微冲,将他们包围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