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四百一十七章 事与愿违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上车,跟上,还愣着干嘛!”

    刘秉善大叫一声,保镖们纷纷上车。

    四辆车向前驶去。

    然后,拥堵的交通立刻得以缓解。

    交警匆匆赶来,只看到略微变形的隔离带,以及为数不多的保险杠塑料。

    交警一看,头顶就有两种摄像头,心想这个破坏公物逃逸的司机必将无所遁形。

    打电话回指挥中心,让当班人员调取录像,看过之后,就没有然后了。

    只因为,它们是林家的车。

    刘秉善指挥四辆车,紧紧跟随着林芷君,生怕一不小心给跟丢了。

    同时,不停给林芷君打电话。

    终于,电话通了,刘秉善心中一喜,哀求道:“大小姐,不能这么开车,太危险了!”

    “我的话不管用吗?再不停下,我立刻解雇你。”

    说罢,林芷君再次提速。

    刘秉善让人并入慢车道。车水马龙的路上,停下来也不现实。

    然后,给李虎去了电话。

    “李队,我是小刘,出事了。”

    “什么事?”

    “好像二小姐那边,几个兄弟都联系不上。”

    “什么!”李虎吓出一声冷汗,竭力镇定道:“我来了解,你给老子跟着大小姐。大牛一走就出事,我们这些人是吃屎的吗?”

    “李队……”刘秉善为难地说:“大小姐好想知道二小姐在哪儿,但是,坚决不让我们跟着,还用解雇威胁我。”

    “刘秉善,你是第一天出来干的?越是这样,越说明雇主有危险啊!如果你把大小姐也丢了,可不是解雇这么简单,看老子不撕了你!”李虎咆哮。

    “是,是,可是……”刘秉善拖着哭腔,“可是已经丢了。”

    听到这话,李虎如遭雷击。

    “找——”他发出狂吼。

    与此同时,将家里的保安全都赶上街头。

    刚刚发出这样的指令,手机响了,是哥固话的号码。

    “谁?”李虎暴躁地问。

    “李队长是吗?这里是医院,我是警察,你的几名下属伤重入院,像是中毒,情况不容乐观……”

    “请全力抢救,我这里还有更加紧急的事儿。”说罢,就挂断了。

    原来不是兄弟们失职,而是对方过于强大,人家是有备而来,二小姐是被人绑走了。

    现在看来,绑匪是单独联系了大小姐,那么,对方的目的何在?

    李虎的脑袋快速运转着,却是一筹莫展。

    在不清楚绑匪目的的情况下,千千万万是不能报警的。

    没办法了,想来大牛走得不远,还得靠他。

    于是,李虎给杨根硕去了一个电话。

    ……

    姜家。

    家主姜诚正在插花。

    插花是一门高雅的艺术,可以修心养性,陶冶情操。

    当然,成本较高,不是一般工薪阶层玩得起的。

    插花不止是插,还需要剪。

    姜诚手中一盆“登天梯”即将出炉的时候,三儿子姜琴失失慌慌跑来,在门口就喊:“父亲,大事不好了。”

    咔嚓!

    姜诚手上一抖,一剪刀下去,一天的辛苦付之东流。

    “老三,你多大了?怎么还是没有半点城府?天塌下来了,值得你如此慌张?你这样成何体统,小辈们看到了,影响多坏?”

    “父亲,你先不忙数落我。”姜琴擦了把汗,“真出事了,咱们暗中保护林家姐妹的人,把人丢了。”

    “什么!”姜诚霍然起身,指着三儿子,“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林晓萌去了星巴克,她的保镖和咱们的人都跟着,然后,也就一眨眼的工夫,保镖全部中毒,而林晓萌就在咱们人的眼皮子低下消失了。”

    “哎呀!”姜诚抱着脑壳蹲了下去,“大牛第一次让我帮忙,我居然就办砸了,这可咋办啊!”

    姜琴嘴角抽了抽,心说:老爸,您的城府呢?

    姜诚猛然又直起腰,指着姜琴:“我当时分派任务的时候,是怎么跟你讲的?让你派出家里的精英,你是不是阳奉阴违,消极怠工,你老老实实回答我?”

    “父亲!”姜琴哭笑不得,“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人家显然是有备而来,否则行动不会如此隐秘如此流畅,所以,您是不是跟大牛说一声。”

    姜琴也是早有准备,都将老头子的手机拿到了跟前,同时调出了杨根硕的号码,作势欲拨。

    “对方来者不善,只怕不是咱们姜家能够摆平的。唉,到了这个地步,拨吧!”

    姜琴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姜琴立刻交到父亲手上。

    “大牛啊,我没脸见你啊。”姜诚说。

    “我知道了。”电话里,是杨根硕低沉的声音。

    “我……”姜诚还要再说点什么,结果,杨根硕已经挂断了。

    “父亲,他怎么说?”姜琴忐忑的问。

    “他已经知道了。”姜诚摇头。

    “那咱们……”

    “先看看吧!”姜诚唉声叹气,“但有差遣,便赴汤蹈火。”

    ……

    车队停在一处服务区。

    奔驰房车内,杨根硕接了李虎和姜诚的电话,面部已然冰冻。

    事与愿违,终究还是没能将危险带走。

    该死的,终于对自己身边的人下手了吗?

    自己如此严防死守的布置,竟然还让对方得手了。

    真是个棘手的敌人啊!

    “大牛,你去救人吧,我等你。”露西抬起头,睁开眼睛,轻声说道。

    “你都听到了?”

    “没事,去吧,我等你。”露西推他。

    “好,我很快回来。”

    说罢,杨根硕站起身子,整理好衣服,打开门的一刻,露西在后面喊道“小心”,他点头,“嗯”了一声。

    车门关上了,露西死死咬住了下嘴唇。

    每一辆厢式货车里都有一台山地摩托,这是杨根硕准备带到南疆的。

    南疆那种复杂的路况,或许也只有山地摩托才能略显用武之地。

    这时候,摩托派上了用场。

    他卸下一辆,检查了油量,嘱咐几名司机照看好露西,便上路了。

    对方已经发来了定位,同时还有一个信息,写道:苍雪野彘魂归之地。

    戴上头盔,打开手机导航,油门猛轰,山地车如同一只愤怒的野兽,冲出服务区。

    周围车辆全是目瞪口呆,谁在高速上开摩托啊!

    而且,此时的室外温度是零下五度,滴水成冰,驾驶摩托在高速上飞驰,血液都能冻结吧!

    杨根硕的确很冷,哪怕真气运转不休。

    因为那个特殊的定位,他推断跟苍雪家族有关。

    没想到还是苍雪家族。

    怎么会还是苍雪家族?

    因为野彘?还是因为野牛?

    杨根硕索性不去想了,不管是因为谁,都是冲着自己来的。

    只是,对方也太费事了,何必要抓两个?只要其中一个,自己就会乖乖的送上门去啊!

    ……

    西郊一处破败的厂房。

    林家姐妹对这儿并不陌生。

    上一次,跟爷爷一起,被一帮人绑在此地。

    林芷君被吊起来,差点遭遇十人斩,多亏了杨根硕及时赶到。

    最后一番血战,苍雪野彘死了,苍雪野姬昏迷不醒。

    这一次,状况稍好一点,敌人只有一个,而且也没有限制自由。

    一个漂亮的女人,但气质很冷,就像一把出鞘的剑。

    林芷君见到妹妹安然无恙,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

    然而,问这个漂亮而冰冷的女人想要什么时,她却不答。

    林芷君没有想过逃跑,人家单枪匹马,能够从那么多的保镖手中,将林晓萌掳来,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又何必做那些无用功。

    只是几句埋怨是免不了的,责怪林晓萌不该任性,出来还不让保镖跟着。

    “姐姐,对不起。”

    看到妹妹泫然欲泣的模样,她也不忍心苛责太多了。

    “姐姐,你不该来。”林晓萌红着眼圈,“万一……万一,爷爷就没有孙女了。”

    林芷君摇头苦笑:“那也是命数使然。”

    冰山美人在自己的手机上戳弄一阵,就回到了她们面前。

    这次却是主动开口了,而且,表情也没有那么僵硬。

    “妹妹被绑,姐姐自投罗网,这份感情,还真是相当真挚呢!”她说。

    “你为什么要绑我?”林晓萌扬着小脸,气哼哼地质问。

    “就说你不像同胞,又选择这个地方,你是苍雪家族的人?”林芷君平静地说道。

    “不愧是林家大小姐,能够年纪轻轻,就参与公司决策,这份冷静和睿智都不简单。”女人摇摇头,“我叫迦罗羡雪。”

    林芷君冷冷看着她,如果她想说,自然会说,不想说,你问也是白搭。

    “杨根硕已经在赶来的路上。”迦罗羡雪笑了笑。

    “你原来是冲着大牛来的。”林晓萌失声惊呼。

    “又是那个家伙惹的祸!”林芷君咬牙切齿。

    迦罗羡雪笑着摇头:“看来你不是真的爱他。”

    “你什么意思?”林芷君本能的问道。

    “这段恩怨,难道不是因为林家和苍雪家族而起?”迦罗羡雪问道。

    林芷君瞪大了眼睛,迦罗羡雪的话不无道理,当初是因为苍雪家族觊觎未来科技的研究成果,这才衍生出一段血海深仇。

    “你到底是因为谁?”林芷君问道。

    “苍雪野牛。杨根硕杀死了我的爱人,我也要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姐……”看到迦罗羡雪突然疯狂狰狞的面孔,林晓萌缩进姐姐怀里。

    “小萌,别怕。”林芷君安慰妹妹。

    “我有点怕,我更担心大牛受伤,你不是说,上次他都中枪了?”

    “你还担心他做什么,是他造成的这一切,我们都是因为他受苦,现在,我们都应该心安理得。”林芷君气愤地说,“他不是一个称职的男友,更不是一个合格的保镖。”

    “姐……”林晓萌尖声问道,“这样的大牛,为什么你还会喜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