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四百一十四章 偷偷画像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不到半个小时,市局刑警队,法医科,龙慕云和特殊部门的人陆续来到。

    人死了,法医直接拉走做鉴定。

    杨根硕跟着去了市局。

    小会议室里,看着萧米米、龙慕云、王凯和不认识的两个人,杨根硕开门见山:“他们是冲着我来的。”

    “他们?”萧米米倒吸一口凉气,一个人都整的警方焦头烂额,对方竟然还是团伙?“他们是谁?”

    杨根硕摇了摇头。

    龙慕云道:“我们会想方设法彻查死者的身份。不过大牛,你说他们,难道对方还有帮凶?”

    “我想他只是马前卒。”杨根硕沉吟片刻,说道:“因为我们有过简短的对话,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我很快就会知道。”

    一个面生的国字脸男人道:“如此说来,你也不知道对方出于何种目的?”

    杨根硕点头:“没错。”

    “根据犯罪心理学,对方如果目标是你,就不会打草惊蛇,这是不符合逻辑的。”另一个陌生男人,戴着眼镜,三七开分头一丝不苟。

    “我也有问他为什么要滥杀无辜,他说他乐意。”杨根硕摇摇头,“不知道为什么,我倒是相信他的话,他就是兴之所至。”

    “这个变态!”萧米米咬牙切齿。

    王凯道:“对方极其专业,应该是个训练有素的杀手,而杀手都受过惨无人道的训练,人格通常是不健全的。”

    龙慕云看着他道:“大牛,你认为会是哪方面的人?”

    “仇家不少,说不好。但是能够动用国际杀手的,却也不多?”突然,他眼睛一亮,“难道是楚家?”

    “会不会是你在国外的仇家?”龙慕云问。

    “红日国吗?”杨根硕摇头,“不应该呀!”

    龙慕云点点头:“好吧,楚家方面,我来证实。”

    “现在有一点是好的。”杨根硕想了想道,“也就是说,对方目前只是针对我,并没有对我身边的人下手,所以我想,尽快离开,将这个危险带走。”

    龙慕云未置可否。

    萧米米欲言又止。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人兴奋地走了进来。

    “王队,萧师姐,各位,结果出来了,根据基因比对,就是凶手没错。”

    案子破了,没人高兴。

    除了可以告慰孔菊云和她的家人,可以适当的安抚人心和舆论。

    ……

    杨根硕回到医院病房,发现破碎的玻璃窗已经换好了,让他有些意外。

    按说大晚上的,想要修理,也找不到师傅吧!

    “大牛,你回来了?”

    “珊珊,你辛苦。”杨根硕回头微笑,看到她灰头土脸的,就抬手给她擦拭。

    “怎么弄的?”

    “没……没事,”苏灵珊抓住他的手,“我自己来。”

    “洗洗去。”杨根硕上前检查了露西,然后出门上厕所。

    其实病房里也有,但苏灵珊正在那儿洗脸。

    若是平日里,杨根硕绝对会进去,又不是外人。

    可是眼下,他实在没那个心情。

    刚进厕所,差点被一阵寒风吹出来。

    然后,就听到打扫卫生的阿姨嘟嘟囔囔:“谁这么缺德,打碎玻璃也不吭声。”

    杨根硕抬头看去,瞬间明白了一切。

    ……

    毒蛇被拉去市局的时候,迦罗羡雪就知道了。

    虽然想过杨根硕不好对付,可毒蛇死的也太快了!要知道,他还带着迦罗香。

    迪赛已经在路上,自己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半小时后,一个穿着貂裘大衣的时髦女郎,游走在别墅区附近。

    这里紧邻无定河,亲水而居,因为独特的地理位置,房价高的恐怖。

    普通的联排别墅,价格都突破的五百万。

    独栋再加两百万。

    而林家别墅,已经无法用价格来衡量。

    这里植被丰富,若是其他季节,还有一些人在这儿谈情说爱花前月下。

    但眼下不同,再炙热的爱情,也抵不过彻骨的寒风,又是午夜时分,想要发现个行人都难。

    时髦的女人孤独地穿梭在四季常青的绿植间,漫不经心。

    突然耳朵动了动,有野猫凄厉的叫。

    明明没到春天啊!女郎有些不解。

    循着声音走去,她明白了,是一只野花狸猫,腿断了,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女郎眼珠儿一转,将其抱起来,也不嫌脏,放入名贵貂裘温暖的怀中。

    猫儿感受到了温暖和这个女人的善意,也不叫了。

    下一刻,嘎巴一声轻响,它再也发不出声。

    贵妇大多爱猫,但迦罗羡雪不同,她喜欢残杀一切生物。

    因为,从小,她就被迫适应了这样的杀戮,从被动变成主动,变成了习惯,变得乐此不疲。

    远远看到了林家别墅,她加快了脚步。

    绕着别墅转了一大圈,终于找到了一个破绽,脱掉貂裘,露出一身夜行衣,死猫还在怀里,她闯了进去。

    “唉,老天爷不公平,同人不同命啊!”

    “是啊,这天寒地冻的,有人在放着暖气的房间里喝着花酒,我们却要在这里受冻。”

    “你们两个,我都不稀罕说你们,人的出生无法选择,但是,既然已经这样,咱们就要懂得感恩。林家待咱们不薄,从来不把咱当下人,各项收入和紧贴都不错,在西京,你们能找到第二家这样的雇主?”

    “是啊是啊,我们也只是随意抱怨两句,都怪这天气,今年冬天特别冷。”

    “抱怨归抱怨,必须把这份差事当好,你们是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红咱们的岗位呢!”

    几名保安在那里聊天。

    穿着夜行衣的女人,身形如同鬼魅,躲过一个个明岗暗哨,越是深入,越是心惊。

    林家别墅简直就是一个壁垒森严的军事要塞,也有点儿像座迷魂阵,她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进来,但悄无声息的出去可就难了。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出了一身汗,迦罗羡雪方才摸到了主楼,林芷君窗外。

    如同壁虎一般吸附在墙上,倒挂金钩,透过窗帘的一道缝隙,看了进去。

    柔和的黄色灯光下,一个穿着白色瑜伽服的妙龄女孩,手执素描笔,画板上,是个年轻男子的头像。

    看到这一幕,迦罗羡雪笑了。

    根据她的情报,杨根硕应该是跟妹妹林晓萌有染,可是,貌似姐姐也暗恋这个准妹夫呢!

    迦罗羡雪突然觉得有些好玩。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

    迦罗羡雪立刻身体紧绷,藏匿一旁。

    没想到,林芷君比她还紧张,“谁?”

    “姐,是我,你咋还把门反锁了呢!”

    “我准备睡了。”

    “谁还敢闯进去吗?快点开开,我有话对你说。”

    “哦,你稍等,我穿件衣服。”林芷君慌忙将那张画纸取下来,东张西望后,将其藏进了衣柜。

    “姐,我是你妹,你还害怕走光吗?我说两句话就走。”

    “干嘛!”林芷君拉开门,没好气道,一边将故意弄皱的衣服抹平。

    林晓萌关上门,说道:“姐,那封信的事儿……”

    “大牛现在没空,等他从南疆回来再说。”

    林晓萌点点头,走向她的衣柜。

    “你干嘛!”林芷君大吃一惊,本能地做出反应,闪电一般摊开双手,拦住她。

    “姐?”林晓萌皱眉道:“你这么激动干嘛?”

    “你……想干嘛?”林芷君也发现自己的反应过激了。

    “借套内衣,我记得你有新的。”

    “我的不合适你。”林芷君一直自卑来着,第一次如此的理直气壮。

    “上面不合适,小裤裤还是可以共享的。”林晓萌呵呵笑道。

    “一边去,我给你拿。”

    “姐,你今天怪怪的。”

    “哪有?”

    “分明有。”她猛然瞪大眼睛,“啊!难道你柜子里藏着一个男人。”

    “林晓萌,你再胡说,信不信我撕烂……呃……”

    林晓萌将那张画像拿在手里,露出一抹胜利者的微笑,“哈哈,原来只是一个男人的画像啊!嗯,挺像大牛。”

    林芷君闭上了眼睛:“算你狠。”

    “姐……”林晓萌怯生生道,“你不会生气吧!”

    “我随便画的,你别多想,我对他没意思。”林芷君平静地说。

    “我不介意的。”林晓萌挠挠头。

    林芷君深吸一口气,“我不会跟他怎么样,我要将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放在公司的经营上面。”

    “姐……”林晓萌眼圈一红,突然指着窗户捂住了嘴,发出一声惊呼。

    房里的林芷君、窗外的迦罗羡雪都被吓了一跳。

    “死丫头,你一惊一乍的干什么?”林芷君没好气的骂道。

    “姐,快看,下雪了呢!”

    林芷君看过去,果不其然,不知何时,窗外飘起了鹅毛般大雪花。

    林晓萌走到窗台边,打开窗户,想要抓住雪花的一刻,又是一声大叫。

    “小萌。”

    “姐,有东西。”林晓萌扑进姐姐怀里,瑟瑟发抖,“有道黑影。”

    林芷君抱着妹妹,慢慢接近窗户,夜风夹着雪花,将窗帘吹起,不住鼓动。

    姐妹俩心惊胆战,小心翼翼凑近了窗台,往外一看,楼下聚集了几名保安。

    马超抬起头,手里举着个黑乎乎的东西:“两位小姐,别怕,是一只猫,已经摔死了。”

    林芷君微微皱眉,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妥。

    看着姐妹俩关上了窗子,马超将死猫举到面前,摇摇头,“可怜啊,不但摔断了腿,还摔断了脖子。”

    这个时候,迦罗羡雪已经出了别墅。

    能够避过所有明岗暗哨,得亏了那只猫。

    回去的路上,迦罗羡雪就在想,自己的终极目标是杨根硕,即便控制住姐妹俩,也要杨根硕愿意来才行,而别墅是人家的主场。

    要想有所胜算,就必须将杨根硕引诱到自己的地盘。

    仰起头,雪片落在脸上,融化,那冰凉的感觉沁入心间。

    “苍雪阁下,我这里下雪了呢,你那边呢?”

    这一刻,迦罗羡雪前所未有的温柔,她的心中,已然有了计划。

    一个有趣的计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