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四百一十章 鹤立鸭群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树大招风。

    祸水红颜。

    人怕出名猪怕壮。

    杨根硕、露西这对组合占全了。

    于是,注定要有点事儿。

    一帮人走了过来。

    头发乱糟糟的,眼珠红通通的,穿着都很单薄,身体更加单薄,一个个好像营养不良。

    咬着烟卷的他们,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杨根硕眼尖,这帮青少年是从对面一家网吧出来的。

    “老板,咦?”

    一头白毛,穿着修身羽绒服,弄得跟韩国欧巴似的家伙发现了露西,也顾不上叫吃的,两眼放光,砸吧着嘴,走了过来。

    一帮小伙伴也默契的跟上了。

    “啧啧,这位兄弟,撸串配茅台,生活不错嘛!”白毛叉着小蛮腰,冲杨根硕挑着下巴。

    “还行,赶上好时代啦!”杨根硕笑道。

    “兄弟一看就是有钱人,看看我们这些兄弟,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要不资助一点,让我们也改善改善伙食。”白毛一副打商量的口吻。

    什么资助?还真会说!不就是敲诈么?

    周围,原本准备结账离开的那些食客也不走了。

    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看戏。

    女食客要看看杨根硕到底是不是她们的男神。

    男食客要看看这个骚包怎么被踩在脚下,同时,女伴也被人……

    “老公,他们好可怜。”露西一脸同情,“都是孩子呢!是不是天桥下的无家可归者?”

    白毛感觉伤了自尊,怪眼一翻,正要反驳,杨根硕开口了,“他们不住天桥下,住网吧,他们不是没有家,而是不沾家。”

    露西没听懂,白毛等人笑了,这货是个明白人啊。

    那些食客观众也明白了,更加紧张期待。这年头的小毛孩都是愣头青,为了一点儿上网费就能对人动刀子,这下怕是有好戏看了。

    “兄弟门清儿啊!”白毛深吸一口气,那根六元一包的中南海烧到了烟屁股,他弹飞出去,“既然如此,兄弟表示表示吧!我们真是没钱吃饭了。”

    “抱歉啊!我也没有。”杨根硕打开空空如也的钱包。

    白毛一把拍在桌面上,脸气红了:“没钱还喝茅台,你骗鬼呢!”

    “说起来都是眼泪啊!都是这败家娘们儿,一点钱,全买酒了。”杨根硕指着露西,痛心疾首。

    露西总算看明白了:“你们要敲诈勒索?”

    “洋妞儿,话可不能乱说,我们是借。”白毛笑容可掬。

    “硕哥,我看到他们从长城上下来的,估计真没什么钱。”这时候,白毛旁边,一个只穿着一件夹克的年轻人,擤了把鼻涕说道。

    “闭嘴,沉船还有三分钉,我就不信了。”白毛恼羞成怒,指着杨根硕,“兄弟,你到底是要钱还是……我们这帮兄弟都是粗人,要是唐突了嫂子可就……”

    说到最后,依然是一副很为杨根硕考虑的表情。

    “你叫硕哥?”杨根硕笑问。

    “嘿嘿,在下姓张名根硕,所以大家也喊一声硕哥。主要是咱们西京那位硕哥名声太响,跟风而已。”

    说着,白毛一阵搔首弄姿,自我感觉良好。

    “不是应该避讳吗?”

    “为什么要避讳?那是我偶像,我是他粉丝,我都想跟他姓呢!”

    “我也是硕哥的铁粉呢。”

    “少套近乎,没用。”

    “可是真没钱。”

    “不见棺材不掉泪。”白毛点点头,咬牙切齿,“钱债肉偿,没钱就用你的女人抵,兄弟们,带这洋妞回去,咱乐呵乐呵。”

    “看吧,要动真格的了?人狂没好事,狗狂要挨打刀。”这一刻,那些观众比这帮不良青少年还要激动。

    “露西,你意见呢?”杨根硕问。

    “老公说了算。”露西回笑。

    杨根硕突然举起右手:“报告。”

    “咋?”白毛气急败坏。

    “就你这小身板,就你这海拔,请问你用什么姿势?”

    观众们一阵懵逼。

    “啥?”白毛也是一愣,带回过味儿来,已经满脸通红,恼羞成怒,“驴日的,你作死呢!那我就成全你。”

    话到拳到,一拳砸向杨根硕的面门。

    杨根硕没有闪躲,却是露出了一抹诡笑。

    白毛恰好看到,心里有些发毛。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所有人瞪大眼睛,等着看这个嚣张的家伙变成猪头。

    杨根硕身体微微绷紧。

    脸总不能让打着,咱靠脸吃饭呢!

    反击也要讲究个分寸,总不能让人家说咱以大欺小恃强凌弱。

    还有一点,人家还是自己的粉丝。

    看着慢吞吞过来的拳头,杨根硕想好了策略,捏住拳头,卸掉胳膊了事。

    事后,再让王锁虎敲打敲打,让这些孩子迷途知返。

    就在杨根硕慢慢抬起手掌的时候,一道劲风袭来,他本能后仰,让过一条大长腿。

    梆!

    一声闷响。

    白毛如同伐倒的小树,一头栽倒。

    露西缓缓放下了大长腿,目光冷峻,威风凛凛,扫视一帮不良少年。

    一米七五的身高,即便不穿高跟鞋,在这帮青少年当众,也是鹤立鸭群。

    这一幕太过突兀,莫说观众们和少年们没有想到,杨根硕也想不到啊!

    露西摇摇头:“年纪轻轻不学好,让我替你们的母亲教教你们,怎么做人!”

    下一刻,狮入羊群,漫天腿影。

    一眨眼功夫,十几名青少年全部倒地,哀嚎不止。

    露西抹了下鼻子,“不堪一击。”

    众人嘴巴大张,呆若木鸡。

    嘎吱嘎吱。

    就在这时,几辆车停靠过来。

    打头一辆是白色的长城h9,上面下来一人,他身量不高,脸上扣着墨镜,嘴里叼着烟。

    刚下车,旁边小弟立刻给披上大衣。

    “怎么回事?”他问了一句,看到杨根硕的一刻,傻眼了。

    “虎哥,给我们做主啊!”白毛醒过来,连滚带爬,抱住了王锁虎的小腿,声泪俱下。

    “虎哥,真的是虎哥!”

    “虎哥是西京名副其实的大枭啊!”

    “虎哥前一阵还成荣誉市民了呢!”

    “那是虎哥应得的,他做的那些事,造福了我们广大女同胞。”

    “完了完了,这两个人要倒霉了。”

    “天哪,我的男神!”

    “要是让我选,我还是愿意站在虎哥那一边。”

    “是啊,虎哥虽然长得差强人意,可是你看看人家那派,啧啧……”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

    白毛捂着脸,双目含泪。

    观众们再次懵逼。

    “硕哥,”王锁虎连忙吐掉烟,抖掉大衣,矮着身子笑问:“您怎么会在这里?”

    轰!

    众人心头巨震。他竟然就是硕哥,虎哥的老大,这下子有好戏看了。

    轰!白毛一行五雷轰顶。

    他竟然是真正的硕哥,自己的偶像。

    敲诈硕哥,调戏硕哥的女人,这才是花样作死啊!

    观众们也是这么想的,冒犯道上大哥,下场还能好了去?断手断脚都是轻的。

    大家都很兴奋,第一次见到道上执行帮规。

    “这些是你的小弟?”终于,杨根硕淡淡地开口了。

    “不是不是!”王锁虎连连摆手,脸上写着诚惶诚恐的,扭头疾言厉色:“我现在可是荣誉市民,谁给老子抹黑老子就弄死谁!”

    杨根硕点点头,轻声道:“送这些孩子回家吧!”

    “啊?”王锁虎愣住了。

    “……”观众们瞪大了眼睛,这也太狠了吧!

    “硕哥,饶命啊,我们不想死!”白毛哭喊。

    杨根硕哭笑不得:“谁要弄死你们?回吧,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回去做个乖孩子,该上学上学,不准上网,不准抽烟喝酒,有空多陪陪父母,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将来后悔。”

    王锁虎揉着眼睛,带着哭腔吼道:“都听见了?”

    “听见了!”白毛一帮青少年哭着回应。

    王锁虎扭过头,给杨根硕敬了一根烟。

    杨根硕脱下外套,披在露西的肩头:“咱回家。”

    王锁虎忙不迭从马仔手里夺过大衣,披在杨根硕的肩头,“硕哥,小心着凉。”

    杨根硕点点头,拥着露西缓缓离去。

    “硕哥慢走。”王锁虎动情地说。

    叼一支烟,披一件衣,拥着一个高挑的女人,那一抹有些落寞的剪影,永远铭刻在这帮青少年的记忆深处。

    杨根硕的话,他们也不敢不听。

    “硕哥,偶的男神!”

    不少女食客红了眼眶,轻声呢喃。他不是纯粹的道上大哥,他是教父,还教小孩子怎么做人呢!

    市局宣传科的舒雅,也是女食客中的一员。

    “老公,没想到你名气这么大。”车上,露西歪头看杨根硕。

    杨根硕摇头笑笑:“我一向很低调的,今晚只是想用身份教育那帮孩子。”

    “是啊,他们或许不听父母也不听老师的话,但一定听你的,谁让你是他们偶像呢!”

    “露西,没想到你的功夫这么好。”

    “杰森也就跟我打个平手,不过,比你差远了。”

    “你怎么知道?”

    “你忘了,在你手里,人家毫无反抗之力。”想到那次威胁杨根硕,然后就栽在他的手上,不由脸蛋微红。

    当晚,在露西的再三哀求下,杨根硕留下来陪床,做了一次柳下挥。

    露西的理由很多,而且很充分。

    自己一个女孩子,而且有病,这是个陌生的环境,人家怕怕。

    杨根硕心肠一软,就妥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