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四百零九章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原来是这样。”露西眼眶也红了,“如果我去了天国,杨根硕也能这样怀念我,我就够了。”

    “露西,你不要这么悲观,大牛既然带你回来,一定会竭尽全力的治疗你,他真的很厉害,这个世界上,似乎没有他做不到的事,只有他去不去做?”

    “你对他这么信任?”

    “因为,我母亲的病也是他治好的……”

    这个下午,两个女孩分享着认识杨根硕的过程,以及相处的点点滴滴。

    其结果就是,露西更加多的了解了杨根硕这个人。

    她决定了,以后也跟凌洋一样,称呼杨根硕为“大牛”。

    令杨根硕意想不到的是,两个女孩子居然一见如故,立刻就成了好闺蜜。

    离开惠园小区,杨根硕马不停蹄去了市局,找到了萧米米。

    杨根硕突然出现,萧米米很不适应,“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

    “你想了解案子的进展?”

    “是。”

    “没有任何头绪。”

    “那个女生呢?”

    “家属拉走,应该已经下葬了。”

    杨根硕点点头,“那我先走,有什么情况及时联系。”

    “喂……”萧米米追出来,只看到了长城suv的尾灯了。

    “过分!”萧米米气得直跺脚。

    不远处,舒雅笑弯了腰。

    “八婆,你笑什么!”萧米米正在气头上,忍不住骂道。

    反正平日里,两人也是口无遮拦百无禁忌。

    “米米,我没招你也没惹你,你可不能这样,恼羞成怒,也不能伤了咱们姐妹的感情。”

    “我跟你绝交。”萧米米咬牙切齿。这家伙还是自己闺蜜吗?看到自己狼狈,你就当成没看见呗,还在那里笑,落井下石吗?

    “要我说,你跟杨根硕绝交才是明智的。”舒雅停下来,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她,道:“我说,你们还没走到最后哪一步吧!”

    “哪……哪一步?”萧米米神情不大自然。

    “就是那层窗户纸啊?”

    “什么窗户纸,难听不难听?”

    “天哪!你打算保留到多大!”

    “滚,要你管。”

    “米米。作为你的好闺蜜,我现在不得不奉劝你两句。”

    “你说。”看到舒雅认真的表情,萧米米拉着她,“请你喝咖啡。”

    市局对面一家叫做“时光咖啡”的店里,萧米米也不问舒雅,分别要了卡布奇诺和拿铁。

    不多时,两杯热腾腾的咖啡送上来。

    两个漂亮女警拿着镀金的小勺子,优雅的搅动咖啡,勺子不时同杯子碰撞,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霎时间,成了咖啡馆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说吧。”萧米米喝了一口卡布奇诺,醇厚的口感在舌尖蔓延,浸润。

    “你的杨根硕很厉害,几乎完美,除了一点。”

    “哪一点?”

    “年龄小。”

    萧米米没有吭声。

    “如果做个情人,那就相当合适了,但是,作为你的好朋友,我知道你的爱情观。”

    舒雅浅浅地喝了一口拿铁,说道:“年龄小,就不够成熟,这种不成熟,在恋爱时期,可能还能给他加分,但是日后,柴米油盐的日子呢?”

    “别说了,我没想那么远。”

    “是啊!”舒雅叹了口气,“我发现,我就是因为想得太远,现在就变成了一个悲观主|义者。”

    萧米米看到闺蜜脸上的落寞,心疼地拉住她的手,“小雅,你最近怎样,过得好吗?”

    “各玩各的,凑合过呗。”舒雅强笑道。

    “这种名存实亡的婚姻,为什么还要维持?”

    “因为我需要这个名分,而他这个时期需要稳定,他在接受考察。”

    萧米米苦笑:“难怪说婚姻就是围城。”

    “所以,你如果不是冲着婚姻,可以去追求你的小情人的。”

    “我们……唉!”萧米米摇了摇头。

    ……

    冬天日头短。

    五点左右,已经夕阳西下。

    杨根硕站在龙慕云的面前,有一会儿了。

    “杨根硕,你去吧,你的建议我会考虑。”龙慕云有些烦躁地说。

    “龙校长,你根本是在敷衍。”杨根硕锲而不舍。

    龙慕云一拍桌子,胸脯起伏:“你凭什么要求我做事,我就是敷衍,怎么了?”

    “你干嘛这么激动?”

    “我喜欢。”

    “亲戚又没来,内分泌……”杨根硕话说一半,停顿下来,慢慢瞪大了眼睛。

    “要你管!”龙慕云瞪了他一眼,“杨根硕,你说的那个根本行不通,这个案子,只能是当地警方介入,你以为单凭你的推测,特殊部门就要插手?”

    “不是推测,我是有依据的。”

    “拿出来。”

    “我……”

    “拿不出来吧!那就乖乖回去等着。”

    “你现在是校长,在其位,就该谋其政,难道你不想早些抓住凶手,让校园恢复之前安定和谐的秩序吗?”

    “我想,但我没没那个权力。”

    “你根本就没有争取。”杨根硕摇摇头,“你的内分泌有点问题。”

    “你……你才有问题。”龙慕云差点跳起来,这厮频道切换的,她差点反应不来。

    “你的亲戚是不是时多时少,爱来不来?”

    “你胡……怎么知道。”

    杨根硕做了个双龙探珠的手势,也就是两根手指指向了自己的双眼,“当然是看的。”

    “不许看。”龙慕云忙不迭退到大班台后面,即便如此,似乎还是没有安全感,于是乎,又拿起一本文件夹,挡在了身前。

    杨根硕哭笑不得:“龙校长,龙同志,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那是庸医。同理,你那里有病,但我是神医,所以从其他地方就能看出来。”

    “你住口!”龙慕云一张脸红云密布,自己的心思被这小子看透,还当面说出来,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现在是在跟你分析病情,我发现,你们这些女人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不明白。”

    “遇到我这样的妇科神医,你们却因为我是个男的,讳疾忌医。”

    “你很像流氓。”

    “是啊,我只是很像而已,而实则是,我是君子。”

    “不信。”

    “我有过很多病人,从她们身上,就能看出我的医德。”

    “谁?”

    “林芷君、林晓萌、南门彩云、曲玲珑……”

    “行啦行啦。”

    “你的病已经影响到了你的性情。冷若冰霜,不是你的本意,我完全可以让你变得热情似火。”

    “滚!”

    杨根硕笑着跑远了。

    龙慕云揉着小肚子,被这厮气得,不但姨妈痛,奶也有点痛。

    看来自己真的有病,要让那小子治吗?

    那家伙医术的确出神入化,这是自己亲眼目睹,并且经过实践证明了的。

    只是,毕竟男女有别。

    而且,他列举的那些女病人,似乎都跟他不清不楚。

    龙慕云甩甩脑袋,还是等自己受不了,再说吧。

    当晚,在绝大多数女孩都不知道他回国的情况下,陪着露西吃了顿晚饭。

    当然,还是象征性的叫了凌洋。

    善解人意的凌洋并没有参加,借口很充分,要陪妈妈。

    结果,陪着露西压了半天马路,最后,她竟然选择了麻辣烫。

    杨根硕对这东西实在不感冒,但主要还是陪这位国际友人不是。

    结果,露西选来选去,只选了六块钱的东西。

    摊主暧昧的笑容,让杨根硕想起了那个很老很老的段子。

    六块钱,十三次。

    很快,露西的那一份就送了上来,杨根硕给她撕开筷子,要了小碗,夹出来一些晾着,嘴里还嘱咐“小心烫”。

    气温都零下了,路边摊除了塑料棚子,也没什么取暖设施,所以,其实,很快就会凉。

    杨根硕如此体贴,露西很是开心。

    但周围的男食客不开心了。

    一来,露西绝代风华,自己妹子无法评价……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二来,自己妹子看到杨根硕的体贴入微,就动脚踹人。男人们很郁闷,她们也不看看自己的档次,还有,人家吃六块,你吃六十。

    依然那句话,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这时候,接到了龙慕云的电话。

    杨根硕很诧异,接通了问道:“龙校长,你想通了?”

    “什么想通了?”龙慕云没好气道,紧跟着无比激动,“杨根硕,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天地良心,我就问你是不是想通让我治疗了?”

    “还没。”

    “呃……”杨根硕品咂出味道了,这就是说她在考虑,“那你……”

    “你为什么对那个案子这么上心?”龙慕云问。

    “一方面,就是为了尽快抓住凶手,不要再有无辜之人枉死。另一方面,因为案子发生在天恩中学,所以我担心对方醉翁之意不在酒。”

    “你的意思是冲着林家或者柳?”

    “有这个怀疑。”

    “好吧,我向上面反映看看。”

    “多谢。”

    “又不是因为你。”龙慕云说完这句画蛇添足的话,就挂断了。

    收了手机,杨根硕呵呵笑道:“有好事,值得庆祝。”

    “什么好事?”露西咬了一口仔肠,笑问。

    “一言难尽,总之是好事。”杨根硕咽了口吐沫。

    “好事,当浮三大白。”露西挑起细长的眉毛。

    “是啊!”杨根硕爽快地说道:“老板,各种烤串都来点。”

    “好嘞。”老板爽朗的应了。

    “我去给你买酒。”露西站起身,拍拍小屁股,善解人意地说。

    “你有钱?”

    “有卡。”

    “算了,拿着。”杨根硕将钱包丢过去。

    露西笑着走向对面的名酒专卖店,而不是旁边的小商店。

    “喂,要国酒。”杨根硕强调。

    “明白。”

    当露西提着一个酒盒子过来,包括杨根硕在内的所有人都傻眼了。

    事实上,自从两人坐在这个摊位上,就一直是目光的焦点,自始至终。

    我去,还真是国酒,国酒茅台,飞天系列,一千多个大洋。

    撸串配茅台,怎么看怎么辣眼睛。

    杨根硕同露西一边撸,一边喝,吃香喝辣,有滋有味,不亦乐乎。

    那些女食客越发觉得杨根硕帅气逼人。

    曾经有个墨客骚人说:男人,要么穿着衣服比钱多,要么脱了衣服比鸟大。

    几十块的撸串配千把块的茅台,这样的男人还够不帅吗?

    与此同时,那些男食客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一万点伤害。

    果然,没有对比,就没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