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三百九十八章 命案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两个大汉停下脚步。

    所有人朝着门口看去。

    只见一个前凸后翘曲线玲珑的女人,挟千种风情万般姿态而来。

    她不但成熟,而且知性,那起伏曼妙极其浮夸的曲线,令在场所有女性,包括第五轻柔汗颜。

    “曲老师,他是流氓,有危险。”杨根硕忙不迭说。

    双眼嵌在曲玲珑凹凸有致的身上,几乎拔不出来,回想起那次撞到她翘臀上的感觉,丹田不由一阵火热。

    曲玲珑面不改色,瞪视大旺二旺:“这是学校,给我滚。”

    “玲珑姐,你怎么在这儿。”杨莲霆尴尬地笑道。

    这一幕的转变,再次剧烈的冲击了在场所有人的视觉神经。

    堂堂杨大少在曲老师面前,乖巧的像只小绵羊。

    “我在这里教书育人,是不是没有跟你这位杨家大少爷报备呀!”

    曲玲珑说着,竟然做出了一个叫人瞠目结舌的动作。

    在大家伙都知道杨莲霆显赫身份的情况下,她居然用纤纤玉指捏住了他的大耳朵。

    “疼疼。”杨莲霆抓住曲玲珑的手,“玲珑姐快放手,多丢人啊!”

    “现在知道丢人了?跟我的学生抢女人,还失败了,真丢人。”

    “姐,别说了。哎,不对。”杨莲霆眼睛一亮,“学校不是不让谈恋爱,曲老师,你给我教育他。”

    曲玲珑笑着摇头,自己这个小弟弟还真是智商不及格。

    不过,她却觉得这件事有点儿好玩。

    这个杨根硕真厉害!虽说第五轻柔找了他来做挡箭牌,但明显是不讨厌的样子。

    “杨根硕,作为一名高三学生,学校三令五申不准在校园里谈恋爱,你看看你做了什么?”曲玲珑怒形于色。

    “老师,我们在校外谈的。”杨根硕态度相当好。

    噗!

    不少人没忍住笑。

    第五轻柔忍俊不禁地耸耸肩。

    “玲珑姐,你也应该看出来了,这是轻柔找的挡箭牌,也就是为了拒绝我的道具而已。”杨莲霆适时跳出来。

    “我不这么认为。”第五旻走出来,打断杨莲霆,“姐,我现在是不是可以喊你师娘了。”

    “第五旻!”杨莲霆的眉头多出两道深深的抬头纹,“师娘?”

    然后,他笑开了,“你个落魄少爷,居然也学人家拜师,准备**丝逆袭吗?”

    “是又如何?”第五旻针锋相对。有师父在,怕个球。

    听到第五旻亲口承认自己是第五家族的少爷,哪怕只是个落魄少爷,大厅里也发出一阵“嗡嗡”声。

    实在是这个消息太过震撼了,因为第五旻高中三年,哪怕是担任高三八班班长,也一直给人一副**丝的表象。

    谁能想到,他是堂堂八大家第五家族的少爷。

    “信不信我揍你。”杨莲霆攥着拳头,“信不信我揍了你,你们家里一个屁都不会放。”

    “曲老师,哦不,曲家大小姐。”没想到曲玲珑藏得这样深,杨根硕笑着说,“如果曲家大小姐还当自己是个老师,就不要让校外的人恐吓的你的学生,哪怕这个人是你的小弟弟。”

    “杨根硕,你给我闭嘴。”曲玲珑怒喝,“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曲老师,我是好蛋,你这话往哪儿搁啊!”杨根硕苦着脸申辩。

    他说自己是好蛋?曲玲珑扑哧一笑,被他给逗乐了。

    “等等,玲珑姐,你叫他什么?”杨莲霆突然拉住曲玲珑的胳膊问道。

    “杨根硕啊!姐姐的学生。”

    “杨……杨根硕。”杨莲霆结巴着说道,瞪大眼睛看向了杨根硕。

    “你认识我?”杨根硕看到了他眼中的恐惧,一脸戏谑。

    “不,我不认识你。”杨莲霆都不敢看他眼睛,“我还有事,先走了。”

    杨莲霆二话不说,就往外跑。

    这一幕,自然又让人大跌眼镜。

    听到杨根硕的名字,堂堂杨家大少就吓破了胆,众人哑然,杨根硕头顶的神秘色彩愈发浓郁。

    萧丁丁失望的同时,眉头紧皱,自己还是低估了这小子的能力,还是没能看透他啊!

    不过,在场几个八大家族的子弟却是略知一二的。

    楚天阔那个倒霉蛋就是前车之鉴啊!

    杨莲霆就这么走了,杨根硕索然无味,看着旁边的第五轻柔,“好了,任务完成,放手吧,从此以后,咱们两不相欠。”

    “不放。”第五轻柔娇蛮地说,“陪我跳一支舞。”

    “凭什么,我又不是舞男。”

    “别这么小气嘛,看在第五旻的份儿上。”

    人家是美女大小姐,话说到这个份上,自己不能再拒绝了。

    曲玲珑诧异地看了眼第五轻柔,显然,她的命不如自己好。

    第五轻柔虽然才貌双全,也有商业天赋,将家族公司打理得井井有条,然而,她却不是长房的孩子,将来也就是为长房打工的命。

    看到她的表现,看来是不想屈服命运,只是,杨根硕有这个势力吗?

    啪的打了个响指,曲玲珑说:“戏也看完了,舞会继续。”

    圣诞舞会在零点方才落幕,不少男女牵手成功。

    今年的圣诞舞会必然会让人津津乐道许久,舞会上出现的人物实在是太多太多啦。

    总的来说,承恩中学的校风并不严谨,还是比较开放的。

    杨根硕不知道,也懒得去关心有多少女生会在今夜失贞。将几个女孩子全部送回去之后,他从别墅出发,直奔查蓉那里。

    敲开门,舒缓的音乐,摇曳的烛火,荡漾的红酒,喷香的美人。

    杨根硕不顾一切扑过去。

    小别胜新婚,在查蓉这里,杨根硕可以放得很开。

    谁让她是姐呢!可以包容小弟弟的一切。

    很保守的只来了三次,查蓉死了八回,两人才相拥而眠。

    一夜无梦。

    第二天早上,杨根硕是被手机吵醒的,挪开查蓉一条大白腿,拿过来一看竟然是萧米米,接通了问道:“米米,怎么了?”

    “在哪里?”萧米米声音冰冷。

    “现在几点?”杨根硕看了眼窗外,天还没亮。

    “五点零五分。”

    “这么早干嘛,有事说事,这个点,我当然是在床上。”他坦然的说道,自然不会告诉萧米米,是在谁的床上。

    萧米米也没纠结:“有案子。”

    “有案子你就办啊,跟我汇报干什么,我又不是你领导。”

    “是命案,你们学校。”

    “什么?”杨根硕猛然起身。

    “一个女生,没穿衣服死在了你们学校的松树林里。”

    杨根硕默然片刻,“我来看看。”

    ……

    萧米米如今的编制隶属市局刑警队,因为牵扯到命案,刑警队直接出警。

    辖区民警只能在隔离带外维持秩序。

    杨根硕来到现场,远远地就听见了家属的哭声。

    他想要进入隔离带,被一个小民警挡住了,还好,刘震霆一眼看到了他,喊了声“杨教官”,就把他拉了进了。

    小民警唬得一愣一愣的天哪,我都干了什么,居然拦了刑警队的教官!

    他的腿都软了。

    刘震霆领着杨根硕来到了受害女生的尸体旁边,法医在一旁忙活着,女生的母亲嚎哭着。

    哭着让警察尽快抓住凶手,哭着让警察早些收手,给孩子一点儿尊严。

    女生母亲的话多少有些矛盾,但是这一刻,谁又忍心苛责?

    萧米米耐心的劝慰,说不仔细检查,提取遗留的一切证据,又怎么能够尽快的抓到凶手?

    女孩母亲无言以对,只是眼泪流的更凶。

    萧米米只好竭力安慰。

    只是,无论什么样的话语,也无法消减这种丧子之痛。

    “什么情况?”

    萧米米劝慰无果,来到自己旁边,杨根硕这才问道。

    “孔菊云,高三五班,挺漂亮一女生,十八岁,初步鉴定受到了性侵,死因还有待于进一步鉴别。”

    杨根硕扭头看过去,这个女生他并不认识,脸上还有着淡淡的妆容,显然是昨晚参加舞会化的,长得的确不丑,不过很悲哀,她的生命永远停留十八岁,停留在这个圣诞节。

    因为室外温度低,她的脸上有些发青。

    “米米,这里应该就是第一现场,并没有什么挣扎的痕迹,或许是女生自愿的,至于是什么死因,现在还没法得出结论,只能拉回去做进一步尸检。”

    一个中年法医走过来说道,想来跟萧米米关系不错,否则谁敢称呼“米米”。

    只是他的话有些欠妥,尤其是在死者母亲面前。

    果然不出杨根硕所料,女生的母亲一下子激动起来,“不,不是这样的,我家小云很乖,也没谈过恋爱,怎么可能自愿!”

    “还有,我们小云已经够可怜了,还要做什么尸检啊?不要解剖啊!你们提取的证据还不够吗?我求求你们早些让我们家小云入土为安吧!”

    她嚎啕大哭。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闻者流泪,见着动容。

    “对不起,我们会考虑的。”中年法医说。

    杨根硕拉着萧米米的胳膊,走到近前,说道:“米米,你看她的表情。”

    “表情怎么了?”

    杨根硕看看左右,方才凑近她的耳朵,压低声音道:“她是不是在笑,而且是那种满足的笑容。”

    萧米米吃惊的看着杨根硕,半晌过后,一脚踢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