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三百九十章 因果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千叶博雅不请自来,手里还拉着个粉雕玉琢的女孩,差不多十岁的样子。

    “野姬,会不会有些冒昧。”千叶博雅醇和的笑道。

    这个男人,给人一种儒雅到骨子里的感觉,而且是表里如一,跟君子剑岳不群完全不同。

    “怎么会!”苍雪野姬彩蝶一般过去,拉住千叶博雅另一只手,“千叶叔叔,您怎么舍得来。”

    “知道你们庆功,所以来蹭饭。”千叶博雅毫不做作地说。

    苍雪野姬愣了愣,冲着那个小女孩行礼,“真子公主,我们又见面了。”

    “野姬姐姐,不用客气。”真子笑道,露出一对小酒窝。

    “来,跟姐姐坐一起。”苍雪野姬拉着真子的小手,将她安置在自己同杨根硕中间。

    真子掀起一双小鹿一般纯净的眸子,问杨根硕:“你就是爷爷口中的无双国士吗?”

    “抬举而已,别当真。”杨根硕忍不住就捏了一下她的小脸,“一认真你就输了。”

    “别动人家的脸。”真子撅着小嘴,推开了他的手,“你又不帅。”

    因为真子一句话,刚才沉闷的气氛淡了很多,大家忍不住笑了起来。

    杨根硕也是哑然失笑,这小美女居然也以貌取人。

    只是,下一秒,他就皱起了眉头,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因为,适才他并未用力,然而,真子脸上的那一片白印久久不散。

    这一晚,大家都喝了不少,都比较尽兴。

    柳承恩喝多了,举着酒杯对着明月,说要与井上同饮。

    然后被龙慕云和三颗老葱送回了房间。

    千叶熏不想回家,但被千叶博雅强行带走了。

    千叶博雅看得出来,妾有意郎无心,而且,作为千叶熏的监护人,他绝不容易千叶熏喜欢一个有妇之夫,去做妾事。

    真子临走时,对杨根硕说:“不知道为什么,爷爷和老师对你评价那么高,野姬姐姐、千叶熏姐姐看你的眼神也那么温柔?我想不通,你长得不帅,而且很闷。”

    这是他给真子公主留下的印象,大家忍俊不禁,杨根硕却笑不出来。

    送走客人,安顿好众人,杨根硕和苍雪野姬也回到了房中,他靠坐在床头,拿着一块平板看红日国的股市行情。

    那些指标,他是一个不认识。

    也就能看个上涨和下跌。

    苍雪野姬坐在梳妆台前卸妆,忍不住问道:“大牛,真子是不是很可爱吗?”

    杨根硕点点头:“是很可爱,这个年龄还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很少了。”

    “什么意思?”苍雪野姬不解。

    “婴儿期的小孩子,一个个带着婴儿肥,都很萌很可爱,等到长个子后,这份婴儿肥就越来越淡,等到上了小学,更是如此。”

    “也是哦。”苍雪野姬回想了一下说道:“我看小学的照片,又黑又瘦,真的一点儿也不可爱。想想那时候的身边的女同学,还真没几个漂亮可爱的。”

    “你这样的家庭尚且如此,何况那些平民百姓的孩子?”

    苍雪野姬卸了妆,抹了一点儿晚上,香喷喷的钻进被子,抱着她的脖子说:“你喜欢真子公主吗?”

    “可爱的东西谁不喜欢?”杨根硕随口说道,然后一愣,“你什么意思?”

    “想不想自己拥有一个。”苍雪野姬满怀期待地看着他。

    杨根硕笑着摇头:“不早了,睡吧,明天你还要上班。”

    “哦。”

    苍雪野姬有些失望。

    ……

    苍雪科技、未来科技的合作很成功。

    苍雪科技起死回生,国家股市也稳中有升。

    然而,基因再生药物的研究,却不会一帆风顺。

    因为,所有的原材料都是稀缺资源,很多东西,有钱都买不到。

    这些不再是杨根硕思考的问题,他准备回国了。

    至于红日国的其他任何事,他不想管太多。

    有因就有果,他不想沾染太多因果。

    “凉子,我先回去,等到来年春暖花开,我再来看你。”

    苍雪家族的祖坟,穿着长款皮大衣的杨根硕嘴里冒着雾气。

    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流让这里一片萧瑟,滴水成冰。

    抚摸着宫本凉子墓碑上的照片,他的心一丝丝的痛。

    即将返回自己的祖国了,那里有很多人惦记他,也有很多让他牵肠挂肚的人。

    只是这一次红日国之行,再次让他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同上次从南疆回来不同,离开南疆,留下的只有牵挂,而这次离开红日国,却有一份永远的失去。

    ……

    “古池塘,青蛙跃入水中央,一声响。”

    阳光明媚的早晨,温和如春的房间,一个稚嫩圆润的童音,吟诵着松尾芭蕉的千古名句。

    只是下一刻,她却咯咯笑了起来,声音清脆,如同百灵鸟。

    “真子,你笑什么?”千叶博雅一脸慈爱的问道。

    “老师,真子不明白,一只青蛙跳进水里,发出声响,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就能成为千古名句呢?松尾芭蕉是不是闲得慌?”

    说完,又发出几声咯咯地笑。

    千叶博雅无奈地摇了摇头,也没生气,“真子,我们的俳句很多从唐诗宋词中演化而来,诗词讲究意境,你要有一种空间想象力,你要去揣作者那一刻的心境。”

    “哦!”真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真子,你还听过‘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意境呢?”千叶博雅循循善诱。

    “嗯……”真子略一思索,说道:“用蝉鸣鸟叫反衬山林的幽静。”

    “真子真棒,说的太好了。”

    “嘻嘻。”得到老师的夸奖,真子的小脸上浮现出淡淡的晕红。

    然后,她眼珠儿咕噜一转,又说:“老师,这两句是不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呢?”

    “相似却不同。”千叶博雅笑着说。

    真子皱起了眉头。

    “青蛙跃入亘古平静的池塘,打破这份沉寂,但很快,池塘又归于更长久的平静。”千叶博雅摇头晃脑,“布满青苔的古池就是万古长空,清脆的蛙越就是一朝风月。美,太美了。”

    扑通!

    真子倒在了地上。

    “真子,你怎么了?”

    “老师,真子好疼。”

    ……

    京都医院。

    主治医师面色凝重:“博雅先生,公主的病情,还是尽快让天皇知道的好。”

    “为什么?”千叶博雅身子一晃。

    “淋巴癌。”医生说。

    这三个字,犹如晴天霹雳。震得千叶博雅面无血色。

    他们不只是师徒,还是朋友。

    千叶博雅没有子嗣,除了侄女,最亲近就是这个学生。

    在心里,他早已将这个聪明灵秀的丫头当成了自己的女儿。

    “怎么办?怎么办?真子不可以有事,医生,你们一定有办法,一定要救救真子。”

    “博雅先生,您冷静点,真子公主的病情很复杂,很不乐观,还是由您同天皇讲吧,让他早做打算。”

    这话是怎么说的,算是病危通知吗?

    前一刻还在跟自己讨论俳句,读到青蛙跃入池塘,发出银铃一般清脆的笑。

    这一刻,她躺在重症监护室的病床上,身上插满了管子。病入膏肓岌岌可危。

    “不!”千叶博雅失声痛哭,这个消息,他都接受不了,又如何让一位年逾古稀,只剩下真子这么一个亲人的老人接受?

    “不!”他大叫着。

    床上那个精灵一般的女孩,她睡得那么恬静,哪有生病的模样,她绝不会有事。

    ……

    离开红日国之前,杨根硕见到一个熟人。

    他跪在苍雪野姬面前:“苍雪小姐,为虎作伥我承认,塔矢亮是我所杀,我也承认,我甘愿领罪,但请饶过我的家族。”

    “家族生意并过来吧!”

    宫本菊腚松了口气:“感谢小姐仁慈。”

    “我只是看在凉子的份儿上。”苍雪野姬淡淡道。

    ……

    红日国京都机场,贵宾通道。

    苍雪野姬抱着杨根硕的腰,广播一步步催促,她都不肯放手。

    “大牛,对不起,我不能跟你走。”她含泪说道。

    刚刚接手家族,百废待举。她怎能因为儿女情长就不管不顾?

    虽然也想跟杨根硕朝朝暮暮形影不离,白天同吃,晚上同眠,然而,生而为人,总有自己需要肩负的责任。

    苍雪野姬要留在她的国度,经营她们的家族产业。

    “没事啊,不要这么说,我会常来看你,有闲暇,你也可以来找我。”

    多情自古伤离别。杨根硕也有些受不了。

    “杨兄弟,请留步!”

    就在苍雪野姬将行李箱交到他手上时,千叶博雅匆匆而来,远远地就急切的喊道。

    旁边的千叶熏也是满眼通红。

    尽管舍不得杨根硕走,但是看到千叶熏这样,苍雪野姬还是忍不住笑了。

    杨根硕也无奈的笑了笑,自己的魅力还真是大啊,这丫头都舍不得自己呢!

    “博雅先生,谢谢你来送我。”杨根硕拉住他的手摇了摇,“马上要登机了,欢迎你来我们的国家做客。”

    看向千叶熏说:“还有你。”

    千叶熏捂住小嘴,大哭起来。

    千叶博雅也眼眶通红。

    看到他们这个样子,杨根硕心头一沉。

    苍雪野姬也发现不对劲了,拉着千叶熏的手问:“怎么了?”

    “真子公主她……”她哭着说不下去。

    杨根硕闭上了眼睛。没想到这么快。

    千叶博雅拉住他的手:“国内的医生,包括诺奖得主宫本菊腚都已束手无策,不过,他向我推荐了您。”

    杨根硕并没表态。

    苍雪野姬看了他一眼,也没有开口劝说。

    但是,杨根硕还是从她眼中看到了祈求的成分。

    千叶博雅说:“所谓公主只是一个名誉称呼,说白了,还是个苦命的女孩子,真子是孤儿,跟爷爷相依为命,若是她有个不测,她爷爷不知如何过活。”

    堂堂经济大臣文学大家哭成了泪人。

    杨根硕一声长叹,撕掉了登机牌。

    终究逃不过这段因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