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三百八十章 夜探镇雄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爷爷!”

    苍雪镇雄的房间门口,苍雪野姬一声尖叫,扑了过去。

    抓住他冰凉的手,看着他光秃秃的脑门和嘴巴四周,脸上覆盖青气,指甲都是黑的。

    哪怕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人,也能看出中毒了。

    但是苍雪野姬佯装看不出来,只是流着泪说:“爷爷,你怎么会病得这么重,孙女回来看您来了。”

    耳朵轻轻贴在苍雪镇雄的胸口上,手伸到他的鼻子下方。

    心跳微弱,气若游丝。

    生命迹象还是有的。

    一条手臂上打着点滴,不知道是不是时间长了,扎针的周围皮肤也是一片淤青。

    真的好像可以嗅到一股死亡的气息。

    “大夫怎么说?”苍雪野姬扭头看着苍雪野牛,掩饰着强烈的愤恨,痛楚地问道。

    “病入膏肓,怕是醒不过来了。”苍雪野牛也淌下眼泪。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她看着他,意有所指。

    “命数使然。”他说。

    两人均为点破,但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苍雪野姬幻想破灭,死心了,跪坐在自己腿上,仿佛被抽了脊梁骨,浑身无力。

    “小妹,你旅途劳顿,我让人送你回去休息。”苍雪野牛说。

    苍雪野姬无声地点了点头。

    客房里,宫本凉子一曲舞罢,杨根硕抚掌叫好。

    不因为曲子好听,也不因为舞姿多美,只因她是凉子。

    就在这时,推拉门一开,一个火红的身影扑进来,同时带进一股寒气。

    苍雪野姬扑进杨根硕怀里,嘤嘤而泣,随行而来的武士也已离去。

    她刚要开口,杨根硕让宫本凉子再次播放舞曲。

    在那如同棒子舞的舞曲中,苍雪野姬流着泪,说了自己的发现,自己的推断,以及苍雪野牛的反应。

    宫本凉子脸色震惊,默不作声。

    杨根硕点点头:“如此说来,他这是变相坦白了。”

    “大牛,对不起。”

    “什么?”

    “只怕这次没那么容易离开。”她一抹眼泪,说道,“你带凉子走。”

    “我不走。”宫本凉子不假思索。

    “说什么傻话。”杨根硕轻轻地捏着她的雪腮,“我才刚到好不好,还没玩够呢。”

    摇摇头,正经了一点儿,“既然陪你而来,又怎会舍你而去?”

    苍雪野姬感动不已,将他的手掌按在脸上,泪如泉涌。

    “晚些时候,带我去看看,如果将这件事曝光出去,苍雪野牛还凭什么坐上这家主的位置?”

    “那样一来,对家族也是个灾难。”苍雪野姬说。

    “嗯?你的意思是……”杨根硕不解。

    “大家族里,素来都是家族利益为先,在这个大前提下,每一个人都是可以牺牲的。”

    “你的意思是,苍雪野牛做的不算错。”

    “不,他做错了,他该死,但是,他的行为,还不至于动摇家族之根本,而我如果将他的行为公布于众,家族的名誉地位,甚至公司的股票,都会受到毁灭性的影响。”

    “你不是说,你们家的股票已经跌破发行价了吗?”

    “还可以跌成废纸。”

    “……”杨根硕一阵无语,然后道:“又要惩罚败类,又要兼顾家族利益,真是为难啊。”

    “大牛、凉子,刚回来的路上,我发现有着大规模的人员调动,我想,哥哥是营造了一个外紧内松的局面。”

    “他真要瓮中捉鳖,关门放狗?可惜我不是王八。”

    苍雪野姬摇摇头,实在笑不出来。

    “无论如何,我也要去看一眼你爷爷,万一还能救回来呢!”

    苍雪野姬眼中闪过一道希望,随即黯淡下去:“爷爷不行了,中毒太深,头发胡子全掉光了,就连指甲盖都是黑的。”

    杨根硕瞪大了眼睛。太震惊了。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

    宫本凉子上前,原来是有人送来饭菜。

    宫本凉子接进来,送饭的人离去。

    漆红的小托盘,有米饭、咸菜、烤鱼、鸡蛋、生鱼片,还有一碗黑漆漆的汤。

    杨根硕无语,什么豪门望族,这也太小家子气了吧!搞得跟快餐似的。

    “先吃饭吧。”他提议。

    “我吃不下。”苍雪野姬摇头。

    “听话,吃不下也要吃,我们还要战斗。”

    “野姬,先生说得对。”

    饭菜有没有毒,杨根硕一闻便知。

    竟然没有,他有些失望。

    至于饭菜味道,他觉得尚可果腹,宫本凉子像是完成任务,苍雪野姬则是食不知味。

    快吃完的时候,杨根硕说:“你们的汤不是很有名,不泡一下,怎好意思说自己来过红日国,一会儿我们三个泡汤。”

    都什么时候了,还要泡汤?两个女孩瞠目结舌。

    ……

    “公子,宫本先生来了。”下人向苍雪野牛汇报。

    话音未落,宫本菊腚推门而入。

    “宫本君,请坐。”苍雪野牛并未起身,只是将手从左右女人的胸衣里拿了出来,顺便在鼻子底下深深一嗅。

    宫本菊腚眼中的不满一闪而逝,跪坐在他的对面。

    “苍雪阁下,这么晚了叫在下过来,不知所为何事?”

    苍雪野牛刚要开口,池边次郎如同幽灵一般,缓缓现身。<b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