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三百七十四章 作法自毙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谁!”苍雪野姬喝问。

    噗通!

    忍者跪下了,一柄雪亮的长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然后,眼泪迸射,“小姐,池边罪该万死!”

    苍雪野姬挣扎着起身,靠在床头,蹙着柳眉,“池边太郎?”

    “哈依。”池边太郎拉下面巾。

    “是爷爷派你保护我的?”苍雪野姬摇摇头,笑问:“你何罪之有啊!”

    池边太郎摇头哭泣。

    “嗯?”苍雪野姬敲打晕乎乎的脑袋,“难道另有隐情?”

    “是的。”池边太郎始终是持刀自刎的姿势,“确有隐情。”

    “讲。”苍雪野姬慎重起来。

    “是公子让我来的。”

    “我大哥?”

    “是的,他让我看着小姐,小姐苏醒当天,我就向公子做了汇报。”

    “他想要我死!”苍雪野姬想到了什么,原本因为感冒有些发红的脸蛋,一下子变得煞白。

    “小姐知道?”池边太郎微感诧异。

    苍雪野姬闭上了眼睛:“多老套的剧情,居然又一次上演。曾经多么疼爱小妹的大哥,也向妹妹举起了屠刀。”

    “小姐……”

    “大哥杀我,还不是在图谋家族,他却不知道我的心,我又怎会跟他去争?”

    “小姐不争,然而家主却倾向小姐,公子必须排除这种可能。”

    “你倒是看得透。”苍雪野姬叹息一声,淌下泪来,“这就是大家族的生存法则啊。”

    “小姐……”

    “我现在浑身无力,你还不动手?”苍雪野姬气愤道。

    “不,池边家族世世代代都是苍雪家族的奴仆,忠心耿耿可昭日月。我们虽然服从命令,心中也有是非。”

    “哦?”

    “公子为了继承家族,以我家人性命要挟,我们只能为虎作伥,可是,我池边太郎万万不能向小姐举刀,万万不能!”池边太郎声泪俱下。

    苍雪野姬一言不发,却是看着池边太郎,辨别对方话语的真伪。

    很快,她又摇摇头。

    这些忍者大多是奴籍,从小接受残酷的训练。

    都是偏向于体能方面的训练,所以,他们最不擅长的就是两面三刀,睁着眼睛说瞎话。

    自己是多虑了。

    “你想我怎么做?”苍雪野姬面无表情的问道。

    “太郎不敢!”他看着苍雪野姬,“我愿以死谢罪,请小姐救我弟弟,救我家人。”

    “只怕我有心无力。”苍雪野姬意兴阑珊,“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从今往后,只想跟心爱的人待在一起。但前提是,你愿意放过我。”

    “难道小姐不顾家主的安危,不顾家族的兴衰了吗?”

    “你说什么!”苍雪野姬猛然起身,惹得一阵咳嗽,“你说什么,大哥要对爷爷下手!”

    池边太郎泪流满面:“公子双管齐下,由我对付小姐,而我弟弟……”

    “你弟弟次郎无论如何,也不是我爷爷的对手啊。”苍雪野姬急切地说。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只怕某人太低估爷爷的实力了。”苍雪野姬冷笑。

    无论明枪暗箭,很少有人能伤到爷爷。

    “小姐,上兵伐谋,武力是最下乘的选择。”

    “有话就说。”

    “公子让我弟弟控制了乌纳常的家人。”

    “什么!”苍雪野姬颤抖着,“乌纳常一直照顾爷爷生活起居,是二十年的老人了,他要是算计爷爷,爷爷一定毫无防备。”

    “公子给了一包砒霜。”

    苍雪野姬滑了下去,从坐姿变成了卧姿,面色如霜,泪水滑落,“爷爷,爷爷……”

    “小姐,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家主病倒了,但还有生命迹象。”

    “你说爷爷已经病倒了,而我却什么都不知道!”苍雪野姬支着身子,尖叫着。

    宫本凉子拿着刀冲了过来。

    但她也被感冒搞得头昏脑涨,脚步虚浮。

    差点都听不到这边的动静。

    “住手!”苍雪野姬喘息着叫住她。

    宫本凉子这才发现,那名忍者跪在地上,呈现一个挥剑自刎的姿势。

    她一屁股坐在地上,问道:“野姬,什么情况?”

    苍雪野姬没回答她,而是冲着池边太郎道:“继续你的话。”

    “家主应该还活着。”池边太郎含泪说道。

    “应该?”苍雪野姬气愤地冷笑。

    “是应该。”池边太郎并没有因此改口,“所以,您必须早做决断,或许,一切还可以挽回。”

    他接着补充,“属下死不足惜,只求小姐垂怜,饶过弟弟家人。”

    宫本凉子大致听明白了,同情地看着苍雪野姬。

    苍雪野姬点头:“若我无事,可保你的弟弟家人无事,但,你和你弟弟,只能活一个。”

    “太郎只求一死。”

    苍雪野姬看着池边太郎,池边太郎毫不回避,直愣愣对视,情绪激动。

    若非情况特殊,单单是这种程度的冒犯,也是死罪。

    良久,苍雪野姬轻声道:“你的命暂且留着,继续监视我。”

    “……”池边太郎猛地瞪大了眼睛。

    “若是让野牛觉察任何异样,你、我,还有你的家人,皆是万劫不复。”

    “属下明白。”池边太郎再次顿首,接着凭空消失。

    “大牛,我该怎么办……”苍雪野姬再也坐不住,又一次滑倒在床上。

    宫本凉子挣扎着,上到床上,将她滚烫的身子抱在怀里,“野姬,别担心,等大牛回来,大牛一定有办法。我们必须振作点,现在不是生病的时候,必须尽快好起来。”

    苍雪野姬看着密友,重重的点点头。

    “凉子,大牛不在身边的时候,幸好还有你,谢谢。”

    宫本凉子苦涩一笑:“野姬,只要你不嫌我碍事就好。”

    苍雪野姬:“怎么会?岁月不老我们不散。”

    两个穿着浴衣的漂亮女子,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

    公历十一月二十八日,苍雪家族发出消息,现任家主突发急病,一病不起。

    一时间,红日国上下震动。

    消息披露后,公司股票苍雪科技直接跌停,拖累大盘指数超过百分之八的跌幅,也几乎跌停。

    可见苍雪科技这支权重股的分量,同时也从侧面反映出一点,那就是苍雪家族在红日国的巨大的影响力。

    ……

    这天,杨根硕还在飞机上。

    他就巴望着飞机快点再快点。

    一方面有些担心野姬、凉子的病情,一方面想着,过些天回趟老家,回去看看自己的大丫二丫。

    算一算,自己进城都快小半年了。

    虽然发生了不少事,然而回首过往,依然觉得光阴似箭。

    ……

    这天,苍雪野姬、宫本凉子的感冒得到了控制。

    苍雪野姬也终于彻底的相信了池边太郎的话。

    爷爷的健康出了问题,甚至生死未知。

    苍雪家族也出了问题。

    只怕如今的苍雪家族,都在哥哥苍雪野牛的掌握之中。

    但是,苍雪野姬也心生疑窦,按照池边太郎的说法,爷爷“病”倒那是前几天的事儿,家族今天突然发布消息,中间几天是什么意思。

    而事到如今,池边太郎依然没有接到下手的命令,苍雪野姬分析,哥哥放出这个消息,是希望自己回去。

    爷爷病倒,自己必定要回去,哪怕是必死之局。

    “我回去,如他所愿。”苍雪野姬含着泪说。

    灯光照不到的黑暗角落,响起一声叹息。

    ……

    晚上十点多,杨根硕落地了,谁都没通知。

    一下飞机,就能感受到一股逼人的凉意。

    先坐机场快线,接着换乘地铁。

    他是专程来看看王锁虎的成果的。

    结果,看到了什么?

    基本上,一个车厢是女的,一个车厢是男的。

    这个结果让他哭笑不得。

    是否矫枉过正了?

    他毫无顾忌,挤进了一个女性乘客较多的车厢,发现里面零星的男人都很规矩,竭尽所能,不让女方误会。

    看起来效果不错啊,王锁虎干的不错,值得表扬。

    这一切的变化都是自己带来的呀!

    想到得意处,他忍不住露出微笑。

    这时,地铁拐了个急弯,杨根硕手里的拉杆箱就滑到一个女乘客的脚下,而手也撞在了人家的屁股上。

    女乘客回头怒视,杨根硕赔笑,毕竟是自己不对。

    女乘客见他笑,气不打一处来,“耍流氓是吧!”

    说着,就一个耳光扇来。

    杨根硕哪能让她打到,一把抓住,笑容不变:“打人不打脸,过分了吧!”

    女人冷笑着点点头,挣开手说:“你要倒霉了,你等着。”

    然后掏出手机,对着地铁上一个号码拨过去,“这里有顶族。”

    说完,女人回过头,冲他投来一抹怜悯的眼神。

    我去,这是什么情况。杨根硕目瞪口呆,顿时想到了一个词——作法自毙。

    果不其然,没过三分钟,就有人走来,两个青年,头发花花绿绿,衣服花里胡哨,走路东摇西晃,一看就不像好人。

    偏偏说话很客气也很礼貌:“刚才哪位姐姐打电话?”

    “我。”杨根硕前面的女人举起手,然后回身冷笑:“就是他。”

    两个人年轻人嘿嘿一笑,立刻凶神恶煞挤过来。

    其中一个偏瘦的边挤边说:“小样儿,胆子挺肥的,你这是顶风作案呢!”

    偏胖的那个一把抓住小伙伴,结巴道:“有……有点面熟。”

    瘦的一愣:“谁面熟?”

    胖的结巴:“这位大……大哥。”

    瘦的摸出手机,一看屏保,傻眼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