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三百七十三章 洒泪而别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杨根硕点点头:“出来很久了。”

    花小蛮喝了一口酒:“我知道你不可能留下来,但是对不起,我也不能跟你走。”

    杨根硕看到花小蛮泛红的眼圈,一阵戚然,强笑道:“不用,我能理解。”

    花小蛮点点头,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下。

    “别这样,我又不是不回来了,或者,等你闲了,可以进城探亲。”

    “探亲?”花小蛮不解。

    “探望亲夫。”杨根硕笑道。

    花小蛮也跟着笑了。

    “对了,有件事情麻烦你。”

    “什么事,这么客气?”

    “狼族的俘虏,我拷问过,让他领路,你带人去趟狼族基地,看看有什么好东西。”

    “遵命,保证完成任务。”花小蛮坐直了身子,挺起胸膛。

    “呃……我是请你帮忙,我的首领大人,我可不敢命令你。”

    “你不是跟人家讲,夫比天高。”

    “你真信?”

    “你说的一切,我都信。”

    “抱抱。”杨根硕张开怀抱,感动坏了。原始社会的女人,就是好骗。

    花小蛮柔顺的倒在他的怀里。

    一个人满眼杀气:“闺女,大牛又勾三搭四,你也不管管?”

    百合没精打采的看了一眼,说:“人家是真爱。”

    王刑天撇嘴:“他真爱是不是太多了点,一点儿也不专情,你看看我……”

    “至少大牛没有勾搭人家老婆,破坏别人家庭。”

    王刑天哀叹一声,脑袋磕在膝盖上。

    只怕有生之年,这个勾搭人|妻帽子是摘不掉啦。

    蛊族男人的杂耍,哦不,应该叫做才艺展示,基本接近了尾声。

    就剩五毒,他将压轴。

    然而,杨根硕喊了几声,他还在那里发愣。

    原来,五毒有件事一直想不通。

    为什么,百合小姐从大长老的闺女,一下子就变成了师父的女儿了呢?

    犹记得,百合小姐刚进城,两人就有碰面。

    只怕那时候,师父就看出来了。

    是了,师父一开始就特别关心百合小姐的事儿。

    可是,却一直将自己蒙在鼓里。

    大长老也是一样。

    看来,自始至终,只有自己这么一个糊涂鬼。

    “五毒,你在想什么,到底演还是不演?”杨根硕一把将其提起来,问道。

    “大人,我不想。”

    “你是不是发烧?”

    “不是,就是心里堵的慌。”

    杨根硕眼珠儿一转,说道:“是不是觉得我们不应该骗你?”

    五毒眼眶一红,未置可否。

    “你都是四十好几的大老爷们了,还跟个娘们似的。这件事过去了,我们还是好朋友,你们还是师徒,这样不是很好?”

    五毒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杨根硕在他胸口上砸了一拳,“这次两族联姻,可都是为了,你只要稍稍表演一下,就可以结束你四十几年的单身生活。靠!你还给我矫情上了。”

    “大人,我演。”五毒说。

    杨根硕突然高声道:“各位观众请注意,下面由我们蛊族的勇士五毒,进行最最精彩的表演。”

    五毒居然腼腆的不敢看人。

    杨根硕又说:“友情提示,五毒的表演可能有一点点出人意表,胆小者注意了。”

    说罢,一脚,将五毒踹到了场中。

    众人大笑。

    王刑天心里有些不平衡,“大牛怎么能这么对待我徒弟,五毒也不生气,一点尊严也没有。”

    百合秀眉微蹙,王刑天但凡开口,她必怼,“你知道什么,大牛之所以促成这次联姻,就是为了解决五毒的单身问题,五毒感激涕零都不够,一脚算什么。”

    “大丈夫何患无妻?”王刑天理直气壮。

    “那你还勾搭人家……”

    “女儿,我投降,我不说话还不行吗,你怎么又转回来了。”王刑天差点哭出来。

    这时候,场上发出一阵女人的惊呼。

    原来是五毒撩起了乌黑的肚皮,然后竟然发出人声。

    花小蛮起身笑道:“没见识的人才会害怕,我告诉大家,这是腹语,没有高深的内功,是没法办到的,看来蛊族首领没有说错,除了首领本人,五毒应该是族内第一勇士。”

    杨根硕瞟了花小蛮一眼,这娘们儿,夸五毒,也要把自己带上,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地位,真是无以伦比呀!

    “五毒,再来个绝的。”杨根硕指着他说。

    “大人,我只会用蛊和用毒,这些都没有什么观赏性。”五毒为难的说。

    花小蛮大度的说:“你随便表演,我们也不是不识货。”

    杨根硕想了想:“就表演你那个叫人毛骨悚然的甲虫。”

    “不好吧,这么多女孩子。”五毒说。

    “靠,一个粗鄙不堪的抠脚大汉,还怜香惜玉了。”

    花小蛮眼睛一亮:“五毒,就表演那个。”

    然后,不知五毒嘴里说了一串什么古怪的咒语,又打了几个口哨,周围就响起了沙沙声。

    杨根硕早有心理准备,再次见到密密麻麻的甲虫大军,依然有些不舒服。想来,自己多少有点密集恐惧症。

    花小蛮还真是女中豪杰,她竟然没有丝毫的不适。

    杨根硕发现,不只是她没有,那些药族女人也都没有,反而看得津津有味。

    花小蛮开口道:“五毒,你喜欢我的哪个姐妹,自己选吧。”

    “选我选我。”十几个女人竟然毛遂自荐,竞争起来。

    优秀的男人,总会变成抢手货。

    别的男人是等女人来选,五毒倒好,一帮女人,任他挑。

    五毒在杨根硕的鼓励下,客服了腼腆,变得不要脸,嘴里念了几句咒语,一二三四,四个女人被甲虫大军托起来,送到了他的脚下。

    这厮,一下子选了四个。

    杨根硕心里不平衡了,骂道:“你丫的行不行啊!”

    岂料五毒还没回话,四个女人异口同声答道:“大人放心,我们有药。”

    杨根硕忍俊不禁,心里祈祷:五毒,你丫的等着精尽人亡吧!

    第二天一早,蛊族族人在大祭司的率领下,将杨根硕等人送出了寨子。

    花小蛮、百合,一路将其送到了最近的镇子上。

    这个镇子名叫云岚镇,一到镇子上,手机就有了信号,然后电话就进来了。

    “大牛,我跟凉子一起得了流感,好严重,浑身痛,我们需要人照顾。”

    苍雪野姬声音嘶哑,嗲声嗲气,娇滴滴的,给人一种春蚕吃桑叶的感觉。

    “怎么回事,你俩好歹都是练武之人吧!身体素质应该不错啊,就算感冒了,也不至于这么要死要活的吧。”

    “还有,怎么会两人同时感冒,难道你们趁我不在,又偷偷地干了那种羞羞的事儿。”

    杨根硕说着,自己先嘿嘿笑了。

    “才没有!”苍雪野姬大叫一声,然后有气无力,“大牛,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儿同情心,我不行了,感觉透不过气来,我感觉见不到你了,永别了。”

    “滚蛋。”杨根硕哭笑不得,“我给你叫救护车。”

    “啊!不用不用。”苍雪野姬叫道,气喘吁吁,“是挺严重,可也就是感冒而已,估计没那么容易死,谁因为感冒叫救护车,会被人笑死的。”

    “那我也没办法了,多喝白开水,多休息。我只能保证尽快回去。”

    “嗯,想你,么么。”

    苍雪野姬挂断电话,喘着气笑了笑,突然,看到镜子里多出一个人。

    ……

    南疆边陲小镇。

    杨根硕无奈的挂断了电话。

    花小蛮笑问:“又一个女人?”

    百合答道:“是两个。”

    花小蛮一愣,抿嘴笑了。

    杨根硕从百合手里接过行礼,尤其检查了那一瓶水,是月牙泉的水,他要带回去鉴定。

    百合给他整理好头发,衣领,就像送丈夫出远门的小媳妇,然后摸着他的脸,踮起脚尖,吻了上去。

    唇分之际,泪水滑下。

    花小蛮红着眼睛上前,将一些重要的药方交给他,强笑道:“大牛,这是我的嫁妆。”

    杨根硕眼眶一红,吻住了她的樱唇。

    良久方才分开,一把又将百合揽过来,怀里拥抱着两个女人,在她们耳边说:“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很快。”

    坐上了破旧的大巴,渐行渐远,视野里,两个流泪的女孩越来越小。

    被一股离愁别绪包裹着,他的眼睛也是酸胀酸胀的。

    深深地吸了口气,又吐了出来。

    这次南疆之行,匆匆大半个月,发生了很多事。

    如今离开,竟让他生出一种恍如隔世之感。

    但是,想着行李箱里的矿泉水、药材和药方,一时间又是踌躇满志。

    这次要大干一番了。

    前半夜跟百合来了两回,后半夜跟花小蛮来了三次,自己依然龙精虎猛,九鞭一尾丸,果然名不虚传。

    颠簸的大巴上,杨根硕开始总结这次南疆之行。

    简单概括为两点:干了一些女人;杀了一些男人。

    这回算是完全放开了裤腰带,在这原始部落了洒下了无数颗种子,不知道会不会遍地开花。

    ……

    西京。

    惠园小区。

    苍雪野姬、宫本凉子租住的两居室。

    两人的确感冒了,偏偏亲戚又来串门,倒不是矫情,的确很痛苦。

    此时分别在自己房里卧床休息,以免交叉感染。

    两人同时感冒,并不奇怪。

    两人一块来亲戚,其实也不奇怪。

    就像科学家分析的夫妻相。

    夫妻俩一起生活久了,细菌让他们产生了夫妻相。

    等到离婚分开了,很快就不像了,更加佐证了细菌作用这一点。

    科学家还分析,亲嘴越多,两人越像。

    如此说来,苍雪野姬、宫本凉子好得跟一个人似的,亲戚结伴来串门,也没什么稀奇。

    苍雪野姬刚刚给杨根硕去了一个电话,就看到镜子里多了一个人。

    身子一震,扭头看去,是一名忍者,那双眼睛还有几分熟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