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三百五十七章 药族来袭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杨根硕同百合一来到广场,就成了目光的焦点。

    不只是男的帅气女的靓丽,更主要是特殊的身份。

    过了今天,这个年轻的男人,将成为整个蛊族的主宰。

    而这个漂亮的,令女人羡慕却不敢嫉妒,令男人喜爱却不敢亵渎的女人,也将成为蛊神的夫人。

    两人实在般配,一帮文盲心中也能冒出“天作之合”几个字。

    大长老呀买噶,大祭司,五毒,还有一些族人迎了上来。

    “大人,请上座,仪式即将开始。”呀买噶说。

    杨根硕笑了笑,这呀买噶当真是演戏高手,若非自己误打误撞,洞悉了他的计划阴谋,只怕现在依然被他蒙在鼓里,成为一颗任意玩弄的棋子。

    “大人,请。”大祭司颤颤巍巍地说。

    “大人,请,快。”五毒灌了一口酒,他忍不住有些激动,大人终于上位,要成为名副其实的大人了,然而,这个大人是自己找回来的,他很有成就感。

    “大人,我叫向左,是族内酿酒师,请品尝这天地赐予的甘霖。”

    杨根硕并没有接那泥制酒壶,他目光扫了一遍场中的族人,眉头微皱。

    向左不依不饶:“大人,您和百合小姐还拉着我女儿跳舞呢,你不记得我了?”

    “原来是你。”

    “是我,就是我,大人终于想起来了。”

    “你的语言能力不错。”

    “……”

    “你为什么给大家分酒?”

    呀买噶眼中火光一跳,看了眼背后不远处密集的山林,若有所思。

    向左面色平静:“大人,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当然需要美酒助兴,平日里我可没这么大度。”

    杨根硕笑了笑,将酒接在手里,嗅了嗅,一脸陶醉。

    “大人,快尝尝。”向左激动地说。

    杨根硕举起酒壶,扬起脖子,又放了下来。

    向左心中一惊。

    杨根硕将酒壶递给呀买噶,“大长老,这个酒不比你的差,尝尝?”

    “不了,别人的酒我喝不惯。”

    杨根硕耸耸肩:“也罢,美酒当留到庆贺的时候,开始吧。”

    然后将酒壶丢给百合,大步走向属于蛊神的那张椅子。

    椅子狰狞恐怖,可以用来吓小孩。

    他从一群面带醉意的族人面前走过,脸色冷峻,也有种龙行虎步的感觉。

    酒有问题,他刚刚嗅出来了。

    向左有问题,八成是奸细。

    奸细在行动,敌人自然也是虎视眈眈。

    今天的仪式,只怕不会平静。

    呀买噶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却是不动声色,这个老东西,到底在想什么?难道为了一己私利,族人的安危也不顾了吗?没了族人,蛊族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蛊族的敌人有药族和狼族,向左到底是那边的人?

    这种情况下,要是敌人突袭,会死很多族人啊。

    登上九级台阶,站在“宝座”前方,背对众人,心绪逐渐平静。

    百合抱着酒壶跟在旁边,一脸兴奋和期待,只怕她已经忘了回来的目的,现在只觉得好玩了。

    杨根硕突然抱住她的脑袋,嘴唇也落在了她的耳边。

    百合给搞懵了,一动不动,但是,俏脸瞬间充血。心里埋怨死了,这个大牛,这个时候想干什么!

    “哦。”广场上的族人欢呼着,起哄着。

    五毒摇头,由衷道:“大人和小姐感情真好。”想起刚刚过去叫人,两人大白天躲在被窝里,不由在心里补充一句“真好”。

    呀买噶却是不动声色。

    高台子上,座椅旁边,杨根硕依然没有放手,百合挣扎起来。

    “别动,百合乖,听我说,今天必定有事发生,你不可以离开我半步。”

    若是杨根硕亲昵的举动,只是让她害羞,而这句话,带给她的,就是震动了。

    杨根硕坐下了,面对上百号族人,左手紧紧拉住百合的小手,冲呀买噶点头示意。

    呀买噶扮演着司仪的角色,来到了他的位置,宣布开始。

    简单说明了流程。

    第一项,大祭司祷告天地。

    第二项,杨根硕敬献三牲,接任蛊神。

    第三项,全族狂欢。

    大祭司的祷词晦涩难辨,杨根硕相信,没人听懂,或许,大祭司自己也不知道说的啥。

    如此说来,这大祭司谁都能当了。

    但你首先的活到二百五十岁。

    有句话说得好,树老精人老灵,大祭司这个年龄,怕是也成精了。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大家都以为大祭司睡着了的时候,他打了个酒嗝,给呀买噶一个示意。

    呀买噶点头,进行仪式第二项。

    杨根硕拉着百合往下走,百合不断挣扎,想要抽出小手,嘴里说道:“放手呀,干嘛拉着我。”

    杨根硕不为所动。

    “大人,如今是敬献神明,带着百合,不合规矩啊!”

    “我是蛊神,规矩是我定的,百合是我的女人,她有权陪着我一同敬献神明,神明是不会怪罪的。”

    论口舌伶俐,一打呀买噶也不是一个杨根硕的对手。

    呀买噶嘴巴动了动,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心里却狠狠地说,也罢,让你再蹦跶一会儿。

    不过,也有些疑惑,这小子一直很客气随和,怎么突然一下子就强势起来,莫不是以为接任了蛊神,就是天老大他老二吧!

    呀买噶摇摇头,在心里的评价只有两个字——幼稚。

    被杨根硕握着手,跟在他的旁边,看着他俊朗有型的侧脸,听着他铿锵有力的话语,百合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熔化了。

    木偶般给杨根硕扯着,祭拜了神明,又重新回到了高台的座椅旁边。

    “礼成!点火,庆祝。”呀买噶高声宣布。

    “恭喜大人,贺喜大人。”向左喝多了的样子,歪歪扭扭的行了礼,拿着火把点燃干柴。

    浇了油的干柴,轰的一声着了起来。

    而向左摇晃几下,软软倒下。

    “这个棒槌,自己把自己给喝醉啦!”五毒哈哈大笑。

    杨根硕看了百合一眼,她身上竟然有一片光斑,看了一眼东北方向,就将百合一把推倒。

    百合再一次懵了,看着杨根硕的眼神如同受惊的小鹿,刚才只是亲吻,现在不是要……

    杨根硕却是看向广场,大叫“卧倒”。

    噗!一个刚要载歌载舞的族人被箭支穿透。

    喜色在脸上凝固,白眼一翻倒了下去。

    下一刻,剑雨袭来。

    嗖嗖嗖,箭矢滑过长空,同空气摩擦,发出利啸。

    族人狼奔豕突。

    噗噗噗,箭入肉声,人倒地声,不绝于耳。

    但更多的却是先一步倒地,也不是卧倒的姿势。

    血浸染了广场,受伤的族人痛苦哀嚎。

    “不要!”百合大声哭喊。

    “起!”杨根硕一把将其提起,藏于身后,冷酷地说:“先顾自己。”

    他目光凌厉的,看了眼全场,之后密切关注敌人藏身的地方。

    广场上中箭的人有一些,更多人却先一步晕倒,因为酒。

    这个结果倒也不坏。

    五毒也在晕倒的人群中。

    有个人表现出同年龄不相称的速度,那就是大祭司,他跑得比兔子还快。

    还有一个人的反应也出人意料,那就是大长老呀买噶。

    他们逃逸的方向是大祭司的山洞。

    这一刻,百合对呀买噶的表现,失望透顶。

    “退!”

    百合几乎是刚刚听见,就被一股大力拉到身后,然后只见杨根硕扯起虎皮,在身前急速旋转。

    下一刻,三根箭“当当当”落地,散布在杨根硕的脚边。

    与此同时,一阵杂沓的脚步声传来,接着是一声声娇喝。

    “不许动。”

    “不要动。”

    “谁都不准动。”

    一队弓箭女兵迅速占据有利位置,控制了现场。

    然而,偌大的广场上,只有中箭受伤的人不堪痛苦,在那里翻滚,惨号。

    另外的,要么喝了酒晕过去了,要么中了箭,死过去了。

    花小蛮在一群人簇拥下,走到篝火旁。

    她只是在腰上和胸部裹着粗布,一双大长腿,脚蹬鹿皮靴。

    古铜色的肌肤,背着弓箭,插着腰刀,显得英姿飒爽。

    她同杨根硕对视着,相信彼此都还记得对方。他还是那么的强。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瞟向杨根硕的下三路。

    而且,看到他护着百合的样子,心里就没来由有些怒气。

    花小蛮想不通。

    “首领,没发现大祭司和大长老。”属下来到身边低声汇报。

    花小蛮冷冷一笑,一把将装死的向左提溜起来,“人呢?”

    “跑了,大祭司的山洞。”向左回道。

    ……

    山洞里,大祭司气喘吁吁:“快,让大人他们进来。”

    咣当!

    “哎呀,咋给关上了!”呀买噶拍着大腿说。

    “哎呀!这道石门的开关位于山腹之中,一来一去,得两个时辰,大人危矣!”大祭司顿足捶胸。

    “大人,百合……”呀买噶对着石门拳打脚踢,心里却一阵冷笑。

    “大长老,稍安勿躁,药族大军压境,两族间仇深似海,他们两个只怕是凶多吉少……留下力气,为大人和百合报仇雪恨吧!”

    “大人,还有我的女儿,啊——”呀买噶抱着头蹲在地上,失声痛哭。

    原本想着通过控制杨根硕这个傀儡,从而达到掌控蛊族的目的。

    没想到药族突袭,也好,杨根硕身死,自己一样可以打着为蛊神复仇的旗号,掌控蛊族。

    唯一的遗憾只是百合,那么年轻丰腴的身子,着实可惜了。

    花小蛮从山洞收回目光,投向杨根硕,冷冷一笑:“有他足矣。”

    杨根硕微笑致意。

    花小蛮没什么,但那些原始部落的药族女兵一个个怒目而视,似乎杨根硕强过她们一样。

    “首领,我的药。”向左打了个大大的呵欠,眼泪都流了出来。

    杨根硕心中一动,就说这向左形销骨立,看症状,像是毒瘾发作。难道药族还会制造毒品?

    花小蛮勾勾手,待向左凑近后,一柄短刃,从左肋刺入,穿透他的心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