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三百五十一章 容易受伤的女人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呀买噶看了眼杨根硕胸口的吊坠,说:“大人,若是蛊王破玉而出,它们俩只怕早就落荒而逃了。”

    “不行,百合,我也要一个宠物。”杨根硕说。

    百合娇笑着摇头:“我的大人,你以为是宠物,想养就养?你大错特错了,那是我们的本命蛊,是我们用自己的血喂养的,否则怎么会跟我们心意相通,若是它们有所损伤,我们也会受到反噬。再者说了,每个人只能有一个本命蛊,而你已经有了。”

    “好吧。”杨根硕有些失望的握住了吊坠。

    呀买噶看了看天色,“时间差不多了,今天就到这儿吧!”

    说完,打了个呼哨,苍龙就走了。

    百合打了个响指,金龙伸出舌头,舔干净嘴巴上的酒渍,然后也钻进了一根竹子。你都不知道它在哪根竹子里安家。

    呀买噶拉着五毒走了。

    竹楼前只剩下他和百合两个人。

    斜阳西风,相对而笑。

    “百合,我们干什么呢?”

    “你说。”

    “你不是要教我蛊术,现在你是我老师了呢。”

    “德行。”百合白了他一眼,笑着说。

    女人是需要开发的,杨根硕发现,百合虽然只开发了一般,女人的妩媚也是与日俱增。

    之前,可是个高高在上生人勿近的女王。

    “老师,我要上床学习。”

    “不要!”见杨根硕一脸促狭的笑,百合尖叫:“滚”

    来蛊族的第一天,就这么吃吃喝喝玩玩闹闹过去了了,晚上,广场上依然有篝火和歌舞,但杨根硕没兴趣过去,没有俊男靓女,烧烤也不觉美味,最担心的是族人又送来什么眼珠脑子的,他盛情难却,又难以下咽。

    他这个大人要想同老百姓打成一片,貌似很难。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推脱不去,在家里抱着百合睡觉多惬意。

    哪怕呀买噶磨破嘴皮子,让他多多跟族人亲近,唯有如此,大家才能勠力同心。他还是拒绝了这份美意。

    按照杨根硕的想法,离心离德才好,最好族人现在将将他驱逐出境。

    这里除了百合,实在没什么可留恋的东西。

    不敢多喝,不敢睡死,吃着粗茶淡饭,实在无聊。

    唯一有趣的,就是跟百合一起研究人体构造。

    然而,百合的小嘴还没完全消肿,小手腕也还有些酸麻,杨根硕实在不忍心伊人过渡劳累。

    于是乎,就只能抱着百合老老实实睡觉。

    杨根硕老家也在山里,但跟蛊族山寨一比,那简直就是现代的代名词。

    想当年,电视还不普及的时候,山里的计划生育根本没办法抓,天黑后,山里人除了在炕上捣鼓,实在找不到第二个乐趣。

    杨根硕现在就有这种感觉。

    但还是强迫自己睡觉。做人不能太禽兽。

    第一天只是有些无聊,第二天就更加无聊,第三天无聊透顶。

    期间,百合传授他一些蛊术的基础知识。

    而他一直期盼着百合的大姨妈赶紧滚蛋。

    尽管她大姨妈走了,百合也不会让他进去,但两人可以一起做的事情就多了,比如去泡温泉。

    而下一次泡温泉,杨根硕都想好了,要跟百合来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天浴。

    不挂一丝,回归自然,要超过伊甸园里的夏娃亚当,一片树叶也不行。

    ……

    这天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立冬。

    正午时分的西京,竟然艳阳高照,像春日一般和煦。

    但有经验的老人却忧心忡忡地说,今天的冬天会特别的人。

    冬天,向来是老年人比较难熬的季节。

    苏灵珊依然没能联系上杨根硕,那小子手机一直不在服务区,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

    有点小郁闷。

    还有一点比较郁闷的,就是同事小惠总缠着她,让她陪她去探视贾正经。

    小惠打听出来,贾正经暂时羁押在落霞西路派出所,而这个案子正是由萧米米负责,她见过苏灵珊跟萧米米有说有笑的样子,一口咬定苏灵珊跟萧米米是好朋友,就央求她托萧米米的关系,让她跟贾正经见一面。

    苏灵珊哭笑不得,自己跟萧米米算哪门子好朋友,严格来讲,还是情敌呢!

    但是,终究敌不过小惠的软磨硬泡,或者说是自己的泛滥的同情心,还是陪着小惠,去了派出所。

    见到苏灵珊,萧米米有些诧异,苏灵珊道明来意,萧米米很好说话,立刻做了安排。

    小惠自然一番千恩万谢。

    按照苏灵珊的意思,小惠一个人去就好,她还可以顺便向跟萧米米打听一下杨根硕的下落。

    但是事与愿违,小惠还是将她拉着,一起去见贾正经。

    走进一间临时充当探视室的办公室,苏灵珊第一次领略到了人民民|主专|政的恐怖。

    这才不过两三天,贾正经身上看不出什么伤痕,但精神几乎崩溃。

    乱糟糟干枯的头发,空洞无神却又布满血丝的双眼。

    看到心爱的人变成这副模样,小惠当时就哭了出来。

    哭声里,贾正经眼中多了一丝神采。

    “小惠,你来干什么?”问过之后,才看到了小惠身后的苏灵珊,贾正经一下子变得无比激动,“苏灵珊,你来干什么?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来看我笑话的吧!你一定很庆幸,庆幸没有选我,而跟了杨根硕,是不是!”

    苏灵珊冷冷一笑,未置可否。心里却说:自以为是,无可救药。

    “正经,你冷静点!”小惠哭道,“求求你冷静点,要不是珊珊,我根本见不到你。”

    “我不想见你,也不想见任何人!”贾正经歇斯底里,然后抱住了脑壳。大概是声音太高,有些缺氧。

    “正经,你别这样,求你别这样,我知道,一开始我就知道你不是真的喜欢我,我就是别人的替代品。”

    贾正经呆住了,没想到小惠突然说这个。

    苏灵珊也愣住了。原以为这丫头傻,原来她真的很傻。

    “我都成这样了,我是罪犯,我要坐牢,你现在跟我说这个?”

    “正经,我只想问一句,从开始到现在,你有没有对我有过哪怕一丝的心动?”

    贾正经背过身去,肩头颤动,半晌狠狠地叫道:“没有,从来没有!从始至终,你只是一个满足我变态**的工具。”

    说罢,他流出眼泪。

    小惠的脸上瞬间失血,变得惨白如纸,脚下也是一个踉跄,被苏灵珊抱在了怀里。她的泪水无声的滑下。

    苏灵珊也气出眼泪:“贾正经,你不是人,你知不知道,你都这样了,小惠也不嫌弃你,你知不知道,她已经……”

    “珊珊!”小惠尖叫着打断了苏灵珊,泣不成声,“贾正经,谢谢你,谢谢你告诉我。珊珊,我们走。”

    苏灵珊恶狠狠瞪了贾正经一眼,这才搀扶着悲痛欲绝的小惠缓缓离去。

    “对不起。”小惠刚刚走到门口,贾正经说了一句道歉的话。

    小惠身子一震,扭过头,含泪看过去,贾正经也是满脸泪水。

    小惠含泪笑了,抓住左乳,因为那下面有颗抽痛的心头,她说:“正经,因为你这三个字,无论你做过什么,无论你要做多少年牢,我都等你。和孩子一起等。”

    贾正经如遭雷击,脸色煞白,半晌才道:“你……有了?”

    “贾正经,你这个害人不浅的混蛋!”苏灵珊忍不住叫骂。

    贾正经点点头:“是啊,我是!现在我后悔了。小惠,打掉他。”

    语气坚决,不容置疑。

    “不!”小惠坚决的摇头,“我不要!不管你有没有爱过我,但我是爱你的,这个孩子,就是我爱过最好的证明。”

    “你不要这么幼……这么傻!我身上还有其它案子,我的刑期不会短,如果你对我有那么一丁点好,你就把他打掉,我已经害了你,我不能再害他。”

    小惠摇头笑道:“他会如期出生,会健康成长,会得到足够的爱,我还会告诉他,他的爸爸是个很帅气很棒的医生……”

    “别说了,小惠,别说了。”贾正经捂住脸,无地自容。

    小惠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走了出去。

    ……

    苏灵珊在萧米米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接过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叹了口气。

    “怎么了?刚刚哭过?”萧米米笑问。

    想到同事小惠那悲惨的遭遇,她的眼圈又红了。

    不过没有直接回答萧米米,而是看着她无尽疲惫的俏脸,反问一句:“你是不是很累?”

    “最近有点。”萧米米点头,“这个案子涉及的人较多,都压在我们所。你这是……”

    苏灵珊自嘲一笑:“一时间没忍住,让你见笑了。”

    “说来听听。”

    “很老套的剧情,一个傻女人爱上了一个渣男,爱得至死不渝。”苏灵珊将小惠同贾正经的爱情故事,简单地说了一遍。

    “这个叫小惠的女人真够傻的。不过,人还真不可貌相啊,对贾正经这个人也并不陌生,没想到还是个斯文败类。”

    苏灵珊深吸一口气:“有时候我就在想,在爱情中,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们女人。”

    萧米米愣愣地看着她,然后莞尔一笑:“怎么,你也受伤了?哦,应该这么问,大牛伤你了?”

    “没有。”苏灵珊有些脸红,“只是一时感触。”

    “女人必须独立,有自己的事业,爱情并非生活的全部。”

    “道理我明白,我要向你学习。我也很热爱现在的工作,我想干一辈子。”

    “我想,病人会喜欢你,但医院不喜欢。”萧米米笑着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