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三百三十章 顶出国界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晚上,将下午完成的两部作品一口气上传,群里顿时如同开了锅。

    顶爷小雷雷:天啊,极品!上午的小护士波大臀圆,下午这个学生妹更夸张,还有这个御姐……我受不鸟了!

    坐墙等红杏:唉……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我整天坐在墙头上,一直等不到出墙的红杏。小企鹅身边却有着层出不穷的资源。

    正经的绅士:佩服,高山仰止的佩服,小企鹅,难道你是超级富豪,你用钱让形形色色的女人陪你演出,如果是这样,就有悖于我群宗旨,也失去了原来的意义。

    顶爷小雷雷:我觉得不是,虽说有钱人都有些恶趣味,但是,他这么做,除了得到我们的认同,又有什么意义,如果因此而耗费大量的金钱和资源,我认为不值。

    裤裆有杀气:认同小雷雷。

    夜踹寡妇门:认同小雷雷加一。

    杨根硕只是看人交流,并没冒泡。也感到稀奇,“裤裆有杀气”、“夜踹寡妇门”两位难得没有互掐。

    拿着手机,看到百十号人不停发言不停刷屏,也是挺累的。

    有个好现象,群里要求他出任群主的呼声越来越高。

    但是,他在发了一个两千块的红包后,还是果断下线了。

    苍雪野姬,穿着浴衣(和服)的苍雪野姬,是杨根硕最后一记重磅炸弹。

    要是请出外国友人上阵,还达不到效果,他也是黔驴技穷了。

    好在,苍雪野姬深明大义,在杨根硕道出请她帮忙的原委之后,她还有一番慷慨陈词。

    “大牛,我支持你。以前在我们国家的电车上,可以将女人挤到怀孕,那类猥琐的男人有个专属的称呼——电车痴汉。自从颁布了严苛的法律以来,情况大有改观。所以说,政府当局并非无能为力,就看愿不愿意下狠心花力气去整治。”

    “说得好!”

    接下来的事,顺理成章。

    次日,当杨根硕将顶苍雪野姬的视频上传后,群里又一次沸腾了。

    居然九十九个群友全部在线。

    大家看到小企鹅顶完警花顶御姐,再顶护士,再顶萝莉,最后居然顶出了国界,叹为观止的同时,自愧不如,同时纷纷表示,想要见一见顶族里的神人。

    杨根硕顺利接管了群,成了新的群主,发出一个五千元随机红包后,发言表示自己也希望有个同大家面对面交流的机会,同时,也让大家冷静的考虑考虑。并且还表示全凭自愿,如果愿意,他就着手订酒店,并以学术研讨的名义,群友来往的差旅费、食宿费、误工费一律由他这个群主承担。

    此言一出,仿佛再次暴露了他的土豪气质。

    一时间,群友纷纷送上鲜花,还有菊花。

    杨根硕之所以放出这样的豪言壮语,是发现成员基本都在西京或者周边,差旅费可以忽略,至于食宿费,到时候让萧阳来埋单吧!

    杨根硕研究一遍每一个人的信息,便下线了,等待着鱼群主动上钩。

    洗洗上床,拿出老王馈赠的两本绝学,看着看着,进入了梦想。

    ……

    西京这边准备上床睡觉,红日国的国民却正要起床。

    苍雪野牛是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的。

    一脚将两个不着寸缕的女人蹬下床去,两人睡眼惺忪,还是抱着衣服出去了。其中有个是他堂妹,一个是堂弟妹。

    红日国人对于这种禁忌之恋尤为热衷。

    这是一通来自华夏国的电话,跟自己的野心和前程有关,苍雪野姬不允许出现一点儿纰漏,所以,两个女人是必须要赶走的。

    在他眼中,江山是最重要的,女人只不过是泄|欲和繁殖后代的机器,当然,只有一个女人除外。

    那是他最疼爱,从小到大,都可以骑在他脖子上的女人,现在,却又兵戎相见。

    轻叹一声,还是接通了电话,“讲。”

    “主人,那小子来找小姐,然后,小姐盛装跟他出去,没想到,他在地铁上,做出了亵渎小姐的事。”

    池边太郎将不可描述的行为描述了一遍。

    “什么!”苍雪野牛的第一反应就是愤怒,野姬是她的妹妹,亲妹妹,若非得到爷爷的器重,他绝不会向其举起屠刀。他的妹妹,他怎么样都行,但旁人不可以。

    “野姬什么反应?”

    “委曲求全。”

    苍雪野牛有些不解,按说两人的感情基础很深,夫妻之实只怕也有了,为什么要在公共场合那样?

    是忍不住,是追求刺激,还是带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妹妹又怎么会委曲求全?

    苍雪野牛想不通,却没有之前那么怒不可遏了,淡淡道:“继续观察吧!过段时间,我还派人配合你,你必须做好万全准备,在我一声令下的时候,你要保证万无一失。”

    “是的主人,我想……”

    “你的弟弟跟你一样,为了荣誉和前程而奋斗,你的家人目前也很好。”苍雪野牛仿佛知道池边太郎的潜台词,率先回答了他。

    “谢谢主人。”

    “嗯。”

    苍雪野牛挂断了电话,双瞳在旭日的映照下,一片赤红。

    杨根硕必须死,这是一个带给家族耻辱的人。

    妹妹不计较,爷爷也可以不计较,但他不行。

    林家爷孙、柳承恩,这些人也统统死啦死啦地。

    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

    自己终将成为苍雪家族的家主,苍雪家族终将在自己手中发扬光大。

    “主人,宫本先生来了。”池边次郎如同鬼魅般现身,禀报道。

    “来的挺早。”苍雪野牛淡淡一笑,“请他进来。”

    在池边次郎刚刚准备隐身的时候,他喊“慢着”。

    “主人还有什么吩咐?”

    “你哥哥刚才跟我通了电话。”

    “欧尼桑……”池边次郎一阵激动,声带哽咽。

    “他很好,还问了你的情况。”

    池边次郎只是激动地点头。

    “乌纳常的效率如何?”

    “按照主人吩咐,家主已经服食一个星期。”

    “让他加快,知道用什么方法吧!”

    “明白。”

    “去吧!将宫本先生请进来。”

    不一会儿,宫本先生和一名有着华夏面孔的年轻男人走进了苍雪野牛的卧室。

    若是杨根硕看到这一幕,定会小吃一惊。

    宫本先生不是别人,正是上年度医学诺奖的得主,同时还是鬼谷门主老王的大弟子,同时还是虹口道场的馆主,宫本菊腚。

    而他旁边那个留着中分头、人丹胡子的家伙,杨根硕也有一面之缘,姓犬养名胜男,如今已经光荣的加入红日国国籍。

    宫本菊腚身份尊贵,在家族中也是中流砥柱的存在,虽然宫本家族在苍雪家族眼中算不得什么,但是,苍雪野牛对他还保留一份应有的尊重。

    苍雪野牛也懂得“孤掌难鸣”、“一个好汉三个帮”的道理,已经开始为日后的江山稳固物色对象。

    宫本家族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应该可以轻松拿下,于是有了这次约见。严格来讲,应该叫召见。

    不过,看到他没被允许就带了个随从过来,苍雪野牛的不喜立刻表现在了脸上。

    他不喜欢将心思藏在心底,这是源自骨子里的骄傲,在弱小面前,你完全可以喜怒形于色。

    “这位是?”苍雪野牛看着犬养胜男道。

    犬养胜男面色潮红,呼吸困难,仅仅站在这个男人面前,就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他明白,这就是传说中虚无缥缈的气场、威压。

    都说红日国人比泡菜国高不了多少,这样的彪形大汉难道是人造的吗?

    宫本菊腚就好多了,还能保证面不变色,且不卑不亢,“苍雪少主勿怪,他只是我的一条狗。”

    这声“少主”可是喊到了苍雪野牛的心里,如今这个家中,自己是当之无愧的第一顺位继承人,除了华夏国西京那个不确定因素。

    苍雪野牛笑了。犬养胜男也笑了,心里却愤懑不已,难道你以后就要像狗一样活着,为了一个国籍,代价会否太大了?

    “宫本先生,这次请你过来,是有点问题想要请教。”

    “不敢当。”

    “我将宫本先生请进卧室,并没有怠慢的意思,恰恰相反,只有自己人,才能进入我的卧室。”

    “我明白,不胜荣幸。”

    “下面的话,不知道你的狗方便听吗?”

    靠,又是狗!犬养胜男面上春风拂煦,只能在心里靠一下。

    “我的狗绝对忠诚,这点信心还是有的,除非他不想活得更滋润。”

    苍雪野牛点头笑了笑:“听说宫本先生不但医学造诣登峰造极,武学也堪称宗师。”

    “不敢当!”宫本菊腚一脸真诚,“若论家学渊源,宫本家又如何同苍雪家族想比?”

    “可是你又在华夏找个师父。”

    “只学了一些医术。”

    “听说你跟杨根硕交过手?”

    “是!”宫本菊腚脸上露出一抹羞愧的红晕,他何尝不是一个骄傲的人,这一刻,却被人无情的揭开了耻辱的伤疤。

    “结果如何?”

    “惨败。他很强!”

    “算不上惨败!”犬养胜男不知出于何种目的,急切的辩解:“主人跟那小子周旋了很久,一着不慎,方才被制住了膻中穴……”

    发现两人冷冷看着他,他的声音越来越低。

    “比我如何?”苍雪野牛问。

    “苍雪少主想要指点一二?”宫本菊腚说。

    “请……”&039;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