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三百二十章 窃玉偷香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杨根硕笑了笑,轻轻拉开门。

    但还是惊动了南门彩云,她睁开美眸,砸吧着嘴问:“完事了?”

    杨根硕抬手给她擦了一下嘴角。

    “干嘛?”南门彩云缩了回去。

    杨根硕放到鼻前嗅了嗅,笑笑说:“香。”

    南门彩云这才摸到了自己的口水,想到自己打盹流口水的一幕居然被这小子看到了,多糗啊!

    幸亏他没拿这个取笑自己,即便如此,依然俏脸飞红,皱着鼻子道:“恶不恶心?”

    “男女关系达到一定地步后,就没有恶心不恶心了。”杨根硕一脸坏笑,“任何体|液都可以交换。”

    “住口!”南门彩云一摆手,“既然完事了,我送你回去。”

    “你累坏了,我来开。”

    “算你还有点良心。”这一次,南门彩云并未坚持,两人麻利的换了位置。

    因为在车里交换,两人的身体不免会接触到。

    这种程度的接触,依然引起了南门彩云心中的小小波澜。

    尽管比这更加严重更加彻底的接触都有过。

    杨根硕也是,南门彩云的翘臀擦碰到大牛的一刻,他一阵心旌荡漾。

    杨根硕驾车前行,南门彩云困得睁不开眼,很快就靠在他肩头睡着了。

    杨根硕笑了笑,也没打搅她。

    只是不免想到,是自己长得叫人放心,还是她对自己已然不设防。

    一路无话。

    当车子甫在南门公馆停下,就有两名黑西装迎了上来。

    “杨先生。”

    这两人杨根硕见过,他点点头,下车后,转到另一侧,开门,将南门彩云抱了下来。

    南门彩云哪里还能睡着,尤其是自家门口,在保镖眼前。

    “这么快就到家啦!”南门彩云推开他,就走向家门。

    刚要进屋,又回过头来说:“你开我车回去吧!”

    这句话说完,身影就消失了。她要赶紧洗洗去。

    杨根硕晃了晃钥匙,就要上车。

    “杨先生,老爷一直在等你。”一名保镖说。

    “哦?老爷子还没休息?好吧,带我过去。”

    客厅中,南门雄、孙道林两人正在纵横十九路上拼杀,并没有南门彩云的身影。

    杨根硕进来,南门雄也不抬头:“来人,看茶,大牛,你少坐片刻,看我杀老孙个片甲不留。”

    不多时,一只盛着热腾腾大红袍的青花瓷茶盏送到了他的手中,他端着杯子,踱步来到了二人旁边。

    只见纵横十九路的棋盘上,两人旗鼓相当,到了寸土必争的地步。

    二人频频出手,几乎是不假思索。

    作为一个旁观者,杨根硕都能感受到一股杀伐之气。

    突然,南门雄丢下一颗子,哈哈大笑:“老孙头,一子定乾坤,服不服?”

    大笑间,只见他提起孙道林一大片黑子,如此一来,孙道林的目数比南门雄少了三分之一。

    “唉……”孙道林懊悔不已,“一字落错满盘皆输啊!”

    南门雄哈哈大笑:“老孙,不要这样,你又不是第一次,再说了,胜败乃兵家常事嘛!”

    “你倒是洒脱!”孙道林撇撇嘴,“你知道我多渴望赢一次吗?”

    “哈哈……一把岁数了,还那么争强好胜干嘛!”南门雄摇摇头,看到了杨根硕聚精会神的眼睛,“大牛,怎么了,难道你也懂得手谈。”

    “略知一二。”杨根硕说着,拈起一枚黑子,落在一片白子之间。

    南门雄皱起眉头,跟着落子。

    两人交替落子,五颗棋子之后,孙道林激动地叫道:“起死回生啊,老师,难道你在围棋上也有很深的造诣。”

    杨根硕笑了笑:“哪里?只是被老不死的逼着背了几本残谱,也不知道什么年代的东西,还是刻在竹简上的文字。”

    两个老头顿时说不出话来。

    半晌,南门雄道:“大牛啊,我真是对你口中的老不死充满了好奇,有机会,一定让我见一见,种种迹象表明,那是一位神人啊!”

    杨根硕笑了笑问道:“老爷子,这么晚,有什么指示吗?”

    南门雄起身,拉着杨根硕坐在沙发上,并且招呼孙道林坐,然后说道:“大牛,治疗还顺利吗?”

    杨根硕点点头:“除了中腿治不好,其他很顺利,这不,楚老爷子也是个讲究人,钱都付清了。”

    说起这个,杨根硕是脸不红气不喘心不跳,似乎将一次次变着花样催人家先付款的事儿忘了。

    南门雄也不计较这些:“那就好!楚家家大业大,这点钱,九牛一毛,不伤筋不动骨。”

    “啊?您怎么不早说。”杨根硕露出责怪的表情。

    “呵呵……你小子,”南门雄用手指头点了点他,“这件事这样结局,还算不错。大牛啊,现在的你是有身份又人脉的人,并不是什么愣头青,以后遇到事情,不要一股热血往上冲,不顾任何后果,解决问题的方法很多,要三思而行。”

    “感谢老爷子指点,我知道,您真是为我好。”杨根硕一脸真诚,让南门雄非常受用。

    “但是,作为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还有何脸面苟活于世间?”

    “你小子太偏激了!”南门雄哭笑不得。

    刚刚洗完澡,正准备过来的南门彩云恰巧听到这一句,心弦就没来由一阵颤动。刚刚擦干的身子,又有些湿润了。

    自己居然因为这小子一句热血的话而乱了心绪,看来也是个肤浅不成熟的女人啊!

    ……

    庞嘟嘟身份很神秘,查蓉再三盘问,她就像地下工作者一样,无论如何也不招供。

    最后只好作罢。

    其实,查蓉是担心杨根硕。

    杨根硕可是废了人家孙子,断了人家香火,这种仇恨,称得上不共戴天了吧!

    就这么去了楚家,会否是送羊入虎口呢!

    庞嘟嘟哪能看不出来,查蓉睡不着,闲着也是闲着,于是就顺便拷问自己呗。

    “蓉姐,我知道你担心大牛,不过,既然南门老爷子都出面了,一定没事的。我好困啊,求求你,别搞我了好不好。”

    “你说的都对,可我就是担心。”查蓉看着窗外的夜色,幽幽地道。

    “可以理解,大牛是你第一个男人嘛……”

    “是啊,第一个男人,女人跟男人不一样的……”见身边没动静,扭头看去,庞嘟嘟倒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

    查蓉苦笑摇头,宠溺地摸了摸庞嘟嘟的小脸,回房抱了被子,给在沙发上睡着的庞嘟嘟盖上。

    庞嘟嘟虽然瘦了不少,但以她的体格也休想抱得动。

    盖好被子,倒一杯红酒,拿着手机,来到窗前,伸了个懒腰,又扭了扭腰,就有打电话的冲动。

    突然,“咚”的一声,吓了她一跳,那是什么东西入水的声音,红酒一阵激荡,她发现杯子里凭空多出一颗板栗。

    瞪圆了美眸,视线从地面向上抬,然后就看到了站在房间门口面带微笑的杨根硕。

    查蓉使劲揉了揉眼睛,还是不敢相信,这可是88层二百米高,门都是好好的,他是怎么进来的?

    杨根硕冲他行了一个欧洲骑士的躬身礼。

    查蓉方才确定这不是梦,她一口干掉红酒,将杯子往飘窗上一搁,踢掉拖鞋,扑向了杨根硕。

    杨根硕早早张开双臂,接住了娇俏的佳人。

    两人拥吻着,双双倒在床上。

    唇分之际,查蓉已经是气喘吁吁,并且满面羞红,身子也热了起来。

    这当然是杨根硕双手的功劳。

    查蓉明眸中荡漾着迷蒙的水波,轻声问:“你怎么上来的?”

    杨根硕轻笑:“你男人的能力,永远超乎你的想象。没有飞檐走壁的本事,又怎么窃玉偷香。”

    昏暗的房间里,查蓉笑颜如花,“既然有这本事,为什么不去偷别人?”

    “怕你担心,所以就来了。”

    这话出口,胜过万语千言,查蓉不由分说,樱唇就压了过来,“今晚别走。”

    含混不清,霸道绝伦。

    ……

    出租屋里,苏灵珊揉了揉胀痛的脑袋,醒了过来。

    突然看到苏红盖布满血丝的眼珠,吓了一跳。

    “女儿,你醒了?”苏红盖关切地问。

    “嗯。”苏灵珊敲了敲脑袋,“你没睡吗?是不是因为我占了你的床?”

    “不是不是。”苏红盖摇头道:“女儿,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头有点痛。”

    “只有头痛?”

    苏灵珊脑袋还是不大清楚,蹙眉道:“你什么意思?”

    “没……没什么意思?”

    “你买的什么酒,劲儿真大,对了,大牛呢?”

    “走了吧!”苏红盖心不在焉道,还是不死心,“就真的没有其他地方不舒服?”

    “你想知道什么?”苏灵珊有些不耐烦。

    “不是,爸爸不是担心你吗?好吧,我去给你买早餐,你吃什么?”

    “不用了。”苏灵珊揉了揉头发,昨晚的记忆相当模糊,依稀记得自己被大牛扑倒,可是,好像除了头痛,并没有其他不适啊,她不死心的夹了夹大腿,真的没感觉。说明自己的第一次还在。

    摇摇头,拿起钱包,掏出一沓钱:“你不是身无分文了吗?省着点花。”

    苏红盖热泪盈眶,连连摆手:“爸不要,爸可以养活自己,你还是实习生,收入也不高。”

    苏灵珊笑了笑:“好吧,咱一人一半。”

    说着,将其中一半强硬地塞入苏红盖的手里。

    “你出去一下,让我起床。”&039;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