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三百一十九章 大胆征用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楚霸天立刻拿出手机拨打电话,从海外的银行户头转账。

    五分钟不到,他就说好了,让杨根硕确认。

    这一次,杨根硕显得很大度,无所谓道:“楚老先生何许人也,你说好了,我还需要确认吗?”

    楚霸天面带微笑,心里却极其少有的爆粗了:麻痹的,这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吗?

    器宇轩昂的家庭医生进来挂上血袋,就被杨根硕赶了出去。

    那小白脸看不上自己,自己也看不上他。

    “杨先生,现在可以开始了吧!”楚飞云殷切地说。

    杨根硕点点头:“你们也出去吧,我怕你们看了受不了。”

    楚飞云摇摇头,面露悲切:“还有比这更惨的吗?”

    楚飞云说完,方才发现自己的话里有着双重含义,一个是儿子的凄惨下场,另一个,父亲和自己居然花了无比高昂的代价,请来了始作俑者。

    还有比这和这更惨的吗?

    楚飞云想到这里,飞快的看了一眼杨根硕,发现那小子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这才暗自松了口气。

    事情到了这个节骨眼上,钱都掏了,可不敢再有什么反复。

    “有。”杨根硕点头,并无废话。

    楚霸天道:“我不走,飞云,要不你先出去。”

    “我也不走。”楚飞云道。

    杨根硕微笑道:“你们是怕我拿了钱不办事吗?好吧,既然你们要看,但愿不要做噩梦。”

    杨根硕一步步走向不省人事的楚天阔,脚步似乎重于千钧。

    其实,杨根硕是故意放慢了脚步,人家花了两亿多,他必须让这个医疗过程看起来复杂一点,艰难一点,不然,患者家属心里也会不舒服不是?

    他表现出这个样子,让楚家父子都瞪大了眼睛,提起了心脏,屏住了呼吸。

    ……

    高大帅气的家庭医生出门后,看到了倚墙而立闷闷不乐的秘书小慧。

    天使脸蛋魔鬼身材,加上这副落落寡欢的忧郁气质,令家庭医生胯间不禁一热。

    “小慧,你怎么了?是在担心少爷?”家庭医生意味深长的说。

    说话的时候,挨近了一些,摸了一把小慧挺翘的臀瓣,目光热切道:“少爷成了废人,要不以后跟我吧!”

    小慧摇摇头,眼神有些迷茫“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呢!我就在想,那个陌生的年轻人是干什么的?”

    “好像是家主请回来的神医。”家庭医生撇撇嘴,“就他那样的,我看八成是个江湖郎中,家主和大少爷也是的,我这个海归博士都是没治了,他们还非要病急乱投医,到时候,只能是人财两空。”

    “刘医生,你说老板会死?”小慧黛眉轻蹙着问。

    “叫我费翔就好。”刘医生看了眼过道两边,这才压低声音:“子孙袋破了,蛋蛋碎了,幸福根断了,这样活着,男不男女不女,连个太监都不如,生不如死啊!”

    小慧的身子不由一颤,脑补出一副楚天阔日后的惨状:佝偻着腰,不长胡子,说话尖声细气,心理变态。

    刘费翔的声音再度响起:“你想啊,老板原本风流倜傥,且性好渔色,他落得这副田地,只怕是生无可恋了。”

    小慧不禁一个踉跄,她也是万念俱灰。

    曾经,她偶尔也会做一做少奶奶的梦。

    曾经,楚天阔也有那么一次两次满足了她的生理需求。

    只要楚天阔还在公司里当家做主,起码,她的物质生活还有保障。

    然而现在楚天阔却变成了这个球样。

    她抱着双臂,慢慢蹲了下去。

    以为自己攀上了高枝,没想到,没挂住几天,枝丫就断了。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若是让她回到那种买菜还要讲价的生活,她不如去死。

    此时此刻的她真有种“自挂东南枝”的冲动。

    然后,一双有力的大手扶住了她的肩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看着她,那里面有柔情,也有**。

    小慧露出一抹自嘲的笑。

    如同失去灵魂一般,变成了行尸走肉,让刘费翔搀扶着,走进了金碧辉煌的卫生间。

    这是家主专用,刘费翔想着这个时候,家主以及大少爷绝对不可能出现在此,于是便大胆的征用了。

    少爷用过的地方,自己还不是一样征用。

    刘费翔哪里知道,这块风水宝地,少爷的父亲楚飞云,也曾经攻占过。

    当一根又硬又热的东西闯进身体,小慧只是扶住了墙壁,咬住了嘴唇,倒吸一口凉气。

    刘费翔便如慌不择路的野马,混乱冲突起来。

    ……

    杨根硕用了五分钟,方才走到床边,用了五分钟,方才检查完毕楚天阔的男性特征。

    真是太严重了,杨根硕差点往楚霸天父子要一根鸡毛,想想,这样讲似乎太残忍,太有悖于人道主义情怀了。

    这一坨血肉模糊,除非神仙下凡,否则谁也不能化腐朽为神奇。

    杨根硕直接忽略,不过还是提醒一句:“中间部分,我也无能为力,还要借助西医手段,给他找一家正规大医院吧!”

    楚飞云不住点头。

    “就是现在。”杨根硕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楚霸天父子正在不明所以,却见杨根硕掰着楚天阔的腿,在一连串的嘎巴声中,从九十度到一百八,再到三百六,以此类推,一个方位不拉。

    楚天阔醒过来,又昏过去。

    楚霸天目瞪口呆。

    楚飞云终究受不了,捂着嘴,冲了出去。

    楚飞云一路急奔,冲进卫生间,刚要大吐特吐,就发现了刘费翔和小慧连接在一处的身体。

    家里发生了这样的大事,两个下人竟然在此苟且!

    楚飞云突然不想吐了。

    刘费翔吓傻了,都忘了拔出来。

    楚飞云的眼珠一分一分变红,在刘费翔刚刚张嘴准备求情的时候,一脚飞踹,正中对方后腰。

    嘎巴!

    刘费翔倒地,作为一名海龟医术,医术还是有的,从感觉上判断,脊柱起码断成两截。他张着嘴说不出话。

    楚飞云不由分说,一脚踩在对方胯|间。

    刘费翔白眼一翻,幸福地昏死过去。

    小慧惨然一笑,脸上的表情极其复杂。

    可楚飞云并不理会,他认为她人尽可夫。

    “贱人,我儿子满足不了你,你就这么急不可耐,好啊,老子来满足你!”

    说罢,双手毫不留情的捏住对方的臀|肉,很顺滑的进入了。

    家主厕所里的一幕闹剧,杨根硕很遗憾的错过了。

    他治疗的手法令楚天阔眼花缭乱,目瞪口呆,最后,是无穷无尽的震撼。

    杨根硕当着爷爷的面,将其孙子的膝盖骨弄得粉碎,然后一块一块归位。

    楚霸天心想,单单这一手正骨手段,足够他小子吃香喝辣,横行一世了。

    多亏了没有跟他死磕,到头来,说不定楚家就会成为众矢之的呀!

    治疗楚德就更加简单了,甚至,楚家人都没有一个出席的。

    杨根硕深深觉得他们的做法不妥,几千万的医疗费都掏了,过去看一眼下人怎么了?他们或许想不到,这会是多么暖心的举动吧!

    楚家人没有一个,楚家的下人倒有一大堆。

    大家伙围着楚德,嘘寒问暖。

    杨根硕感叹一句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只听楚德悲怆的说:“我现今功力尽失,加上一把岁数,以后不但不能给楚家立功,还会成为负担。”

    “德叔,你一辈子给他们家出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不用担心,他们家给你养老送终,也是应该的。”

    “就是就是,我们大家为楚家奉献一切,甚至生命,总要对我们好点吧!”

    “说起来我就有些生气,德叔做错了什么?值得家主发那么大的脾气,竟然将德叔的腿给踢断了。”

    楚德看得倒是通透:“因为我没有明白家主的意图,我罪有应得。”

    “或许,还有你护驾不力。”杨根硕走进门说。

    “你……”顿时,七八双眼睛看着杨根硕,他们的目光都比较复杂。

    按说,杨根硕废了楚天阔,是楚家的敌人,他们是楚家下人,自然站在楚家那一边,应该将杨根硕视为仇敌才对。

    可是,家主父子将杨根硕待为上宾,聘请回家,为楚天阔诊治。

    这说明家主他们同杨根硕已经化解了恩怨,那么,他们这些做下人的还坚持什么?

    最重要的一点,还是杨根硕为他们争取了权益,用量化的方式,让他们看到了自身的价值。

    仅仅从这一点上来说,他们对杨根硕是感激的。

    杨根硕笑了笑:“我来给楚德治腿,怎么,诸位不欢迎我?”

    “哪里哪里,杨先生快请。”

    有人将其让进来,端凳子的,倒茶水的,递烟卷的,大家伙忙的不亦乐乎。

    杨根硕来者不拒,喝了茶,抽了烟,然后来到楚德面前,“你这条腿让我赚了三千五百万,不亏。”

    楚德闭上了眼睛:“家主大恩大德,楚德百死难报。”

    杨根硕笑着摇头:“迂腐!家主没来,家主的儿子也没来,你这话不是说给我听的吧。若不是我争取,你以后就要跟拐杖为伴了。”

    “楚德感谢杨先生大恩,日后但有差遣,定万死不辞。”

    “得了吧!我不用你谢,因为咱们是各取所需,你正好给了我一个借口。还有,一会儿百死一会儿万死的,你有很多条命吗?你的命都不是你自己的知道不?”

    杨根硕这一通话,说得这帮下人一个个哑口无言。

    “好了,忍着痛。”说罢,一上手,在楚德的惨叫声中,将他的膝盖捏的粉碎。

    “你在干什么!”有人质问。

    杨根硕勃然怒道:“我治病时,谁都无权置喙,否则,我立刻离开,因为,诊金我已经收过了。”

    “大家住口!杨先生,阿德全力配合你。”楚德表态。

    “没啥了。”杨根硕用三根短甘蔗为其做了个简易夹板,就离开了楚家。

    门口的路虎上,南门彩云歪着脑袋托着香腮打盹,一缕口涎拉得很长很细,像蛛丝。&039;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