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三百一十七章 和事佬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大牛,咋办你说。”庞嘟嘟问他。

    杨根硕想了想,说道:“同志们,要不你们先回去,等我腹背受敌四面楚歌的时候,你们再来,到时候,他们欺负我就是既成事实,你们也师出有名不是?”

    “少废话,罗里吧嗦,像个女人!”庞嘟嘟不耐烦道,然后冲着领队挥挥手:“洪队长,有劳。”

    “客气了,处理一些突发事件,也是我们分内之事。”说着躬身请示,“要不要留下一个小队?”

    庞嘟嘟看来杨根硕一眼:“不用了,有人狗咬吕洞宾,全部回去休息吧,抱歉,打扰了。”

    洪队长点点头,然后冲着楚霸天伸出一只手。

    楚霸天笑了笑,没有丝毫架子,双手抓住领队的手。

    洪队长不卑不亢:“楚老先生,久仰大名,我想,您一定是个睿智的人,那么,解决争端的方式,是不是有很多种?既然我们已经开始关注此事,希望你们不要出现流血冲突事件,否则,大家都很难做。”

    “当然当然,这位队长,敢问贵姓,下来,老头子登门谢罪。”楚霸天姿态极低。

    洪队长笑着摇头:“我是无名小卒,人微言轻,以楚老先生的地位人脉,想要让我脱衣服,也是一句话的事儿,我哪敢托大,哪敢让老先生拜访?做人不能不识抬举啊!”

    “小友,老头子可是真心诚意呀!”

    洪队长拉着楚霸天的手摇晃两下:“老先生雄风正当时,咱们就此别过。”

    说罢,带人上车,呼啸离去。

    来去匆匆。

    官兵们一走,杨根硕再次成为全场焦点。

    因为,今夜的一切变故,都是围绕着这小子来的。

    因为,这小子恐怖的人脉关系,正在一层层浮现出来。

    “小兄弟,”楚霸天终于有机会说话了,“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自古冤家宜解不宜结,老头子亲自登门,想要跟你化干戈为玉帛。”

    “怎么个化法?”杨根硕淡然问道。

    楚霸天上前一步,楚飞云、一众下人也是齐齐向前。

    楚霸天道:“听说小兄弟医术超群,恳请小兄弟为不肖孙儿尽力医治,楚家必定感激不尽,咱们也可以冰释前嫌,化敌为友。”

    杨根硕冷笑摇头:“这笔生意似乎不划算啊!你只是一句话,我就要屁颠屁颠过去给那小子医治,这就是你们楚家的诚意和善意?我是免费医治吗?我是不是应该感恩戴德?”

    “你……”楚德怒不可遏,“我家少爷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吧,即便是通过法律程序,只怕也就是治安拘留的档次,可是,现如今,你却罔顾法律,痛下杀手!我们家主不计前嫌,纡尊降贵,你居然还不领情,你居然还提什么医药费?我们可是楚家,你搞清楚点,我们只是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吗?”杨根硕冷笑摇头,“杀父之仇夺妻之恨,都算不共戴天吧!老头儿,若是你的老婆女儿落得那副田地,只怕你也有杀人之心吧!”

    “我……”楚德哑口无言。

    “哪个子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杨根硕淡淡摇头。

    “臭小子,不要不识抬举,我们楚家已经表现出最大的诚意,你再看不清形势,你会后悔……”

    啪!

    一声脆响,楚德跪倒在地,右腿膝盖严重变形。

    但是,他却一声不吭。因为,那一脚是楚霸天踢的。

    家奴身份,生死都是家主一言而决,踢一脚算什么!

    杨根硕知道楚霸天此举的用意,自然还是向他传达善意。

    可杨根硕依然不领情。

    楚飞云原本也想说两句狠话,发泄一下心中愤懑的,可是见到了楚德的下场,他紧紧的闭住了嘴。

    作为儿子,楚飞云也是理解父亲的。他相信,没有一个人比得过父亲心中的憋屈。

    楚飞云知道,父亲说到了也做到了,他是豁出老脸,要拯救自己的孙子啊。

    楚飞云顿时感到一种莫名的悲哀,就像看到了楚家日薄西山,名声凋零。

    “小兄弟,我们楚家虽然是大家族,但恃强凌弱、仗势欺人的事情,极少发生,如今,孽障受到了严惩,而家奴也破了功断了腿,请问小兄弟还有什么要求。”

    杨根硕摇摇头:“我就是华佗在世,也治不好你孙子啊!”

    “我只求他双腿恢复。”到了这一步,楚飞云也没有太多的奢望了。

    杨根硕摸了摸鼻子:“比较麻烦,我下手的时候,就没有考虑修复的事情,不然的话……哦,有了!”

    见杨根硕眼睛突然一亮,楚飞云忍不住问:“什么?”

    “给他做个钛合金的。”杨根硕露齿一笑。

    “你……”这小子太过分了,竟然没有一点儿伤人的觉悟,还在这里说风凉话。

    楚飞云尽管生气,却不便发作。

    杨根硕走到雷震旁边,踢了一脚。

    “干嘛踢我!”雷震抗议,然后发现自己能动了。他恼羞成怒,爬起来就撩袖子。

    杨根硕抓住他的手腕,深情地看着他,看得他头皮发麻,然后方才开口:“危机已经解除,还你行动自如。”

    雷震一把拍开他的手,满脸不堪忍受的模样。

    杨根硕哈哈一笑。

    楚霸天父子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那些下人一个个则是面无表情,实则上,是将心中的愤怒掩饰的很好。

    “杨小友,我们爷俩是专程过来请你的,这一刻,我不是什么楚家家主,请你体谅有一个重伤孙子的祖父的心。”

    “我……”杨根硕刚要开口,又有车来。

    远远地,杨根硕就看到了一辆白色大路虎,那是南门彩云的座驾,此时此刻,也是她在驾车,司机后排坐着南门雄,孙道林。

    杨根硕无奈地笑了,没想到,在这个平凡的夜晚,林公馆门前,竟然是如此热闹。

    楚霸天率先迎了上去,楚飞云紧随其后。

    待车子停稳,楚飞云上前拉门,护着南门雄下车。

    楚霸天道:“南门老弟,你可算来了。”

    南门雄微笑点头。

    孙道林随后下车,冲着楚霸天拱拱手:“楚老先生。”

    “孙掌门。”楚霸天回礼。

    事实上,这个孙道林比楚霸天年纪还大,然而,仅仅是年龄而已,权势地位身子功夫,都没法跟人家相比,是以见着面,就要行礼。

    南门彩云最后一个下车,她穿着雪白的卫衣,磨砂蓝紧身牛仔裤。

    杨根硕第一次发现,她的腿这么细长且直。

    仿佛发现了杨根硕品评的目光,南门彩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杨根硕摸着鼻子笑了笑,南门彩云牙根儿痒痒的。

    一帮人向着杨根硕走来。

    南门雄远远地就开腔了:“我毛遂自荐,充当这个和事佬,大牛勿怪呀!”

    楚霸天、楚飞云惊得瞪大了眼合不拢嘴,瞧瞧人家这个热乎劲儿。

    孙道林上前拱手:“老师,我不请自来,万望勿怪。”

    楚飞云咬到了舌头,楚霸天也好不到哪儿去。

    雷震从后面推了杨根硕一把,“你个家伙,毛都没长齐,就学人家收徒弟,还是这么老的……呃,孙掌门,我不是针对你。”

    雷震告了一声罪,依然冲着杨根硕,“你的品味真是有问题。”

    “这位小兄弟面熟得紧,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雷霆雷掌门的令郎吧!”

    雷震抿了抿嘴,算是默认了。

    孙道林笑道:“小友说的不错,我是老朽不堪了,但尚有一颗追求武道的初心,不是有句话说得好,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要说老师品味不行,你的确是误会他了,是我们这些老头子一哭二闹三上吊,他才勉为其难收下的。”

    这个过程,雷震不知道,楚家父子不知道,但南门雄却是清清楚楚的。

    完全是客观事实。

    于是乎,楚家父子就更加惊讶了。

    “时间不早了。”南门雄将话题拉回来,“大牛啊,你愿不愿意卖老头子我这个面子呢?”

    杨根硕笑了:“好吧,我可以充当一回医生,我尽量,但是,不要指望我做到以德报怨。”

    “当然,当然。”楚霸天道。

    杨根硕想了想,笑道:“既然我答应了,我一定使出浑身解数,给他治病,但是,我们只是医患这一层关系,所以……”

    “老夫明白。”楚霸天心中一叹,憋闷的不行,特么的什么世道,这小子打了人,还要花钱请他治病。

    然而,这些不忿,只能深埋心底。

    因为,这小子是孙子楚天阔目前唯一的希望。

    自己父子放下身段尊严,到了这一步,必须一忍再忍,切不可前功尽弃。

    “那好,咱们还是把话先说清楚。姜家姜玉郎,一条腿的价格是一个亿。”

    “什么,你怎么……”

    楚飞云的“不去抢”三个字被父亲用眼神瞪了回去。

    楚霸天暗叹自己孤陋寡闻,姜家虽然比不上八大家,也是一个有着几百年历史的家族,姜玉郎也算是族中屈指可数的男丁,居然也被这家伙废了腿吗?

    听他的口气,也是请他去治好的,并且,还掏了一个亿的医药费?

    楚霸天正要开口答应,儿子楚飞云却问了一个脑残的问题。

    “姜玉郎腿怎么断的?”

    杨根硕有些难为情,还带着几分歉意:“我一不小心就给……”&039;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