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三百零四章 雨夜对决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苏红盖刚刚数到三,门竟然打开了。

    四目相对,两人一阵愣神。

    苏红盖率先反应过来,立刻将相机藏到了背后。

    原本,杨根硕通红的眼珠,在他一次闭眼之后,就恢复了常态。

    两人都不说话。

    杨根硕脸上凝固着淡淡的笑意。

    苏红盖却没有注意到,尴尬是一方面,更主要的,却是因为杨根硕的三秒,三秒就完事了,如此不中用,女儿日后还有什么幸福可言?

    杨根硕倒是没有生气,人家想方设法将闺女送到自己床上,自己可以不接受,但也不能恩将仇报不是。

    尽管,他又是下药又是抓拍,手段有些下作。

    “你干什么?”杨根硕笑问,并且披上了外套。

    “我……我回来取东西,”苏红盖结巴道:“我女儿呢,你把她怎么了?”

    “你希望我把她怎么样呢?”

    “让开,让我进去看看。”苏红盖想要进屋,却因为杨根硕这尊门神,而没能得逞。

    “让珊珊好好休息,别打扰她。”

    “我当然知道,她是我闺女,我宝贝着呢!”

    “没看出来。”杨根硕冷笑,“要不是我,你早就把她卖了吧,你觉得跟着徐彪,她能幸福。”

    三秒男,跟着你也未必就幸福,苏红盖略带鄙视的说:“现在,你应该改口喊我一声爸了吧!”

    杨根硕抬手在他肩头拍了拍,说道:“以后不要干这种傻事,那个药,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要不是我,珊珊可能变白痴。”

    说罢,杨根硕便走了出去。

    “喂,大牛,喂……”苏红盖喊了几声,楼下却传来车子离去的声音,“靠,太不像话了,难道就这样一走了之?”

    还有,苏红盖认为杨根硕完全是危言耸听。

    什么要不是他,珊珊就要变白痴。

    无数影视作品中,那种情况,不是一炮都能解决的吗?

    走进屋里,看到女儿穿戴整齐,和衣而卧,他忍不住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包括床铺都很整洁。

    三秒钟,脱衣服都来不及,他居然连床铺都整理好了?

    总而言之,在苏红盖心里,杨根硕是坐实了“三秒哥”的名头。

    饭菜还有一些,苏红盖开了一瓶杨根硕带了的白酒,自斟自饮起来。

    皓月当空,微风轻拂。

    杨根硕打开顶棚,徜徉在这夜色之中。

    不少路人已经穿上了秋衣秋裤,所以,就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他。

    他也不以为意。

    突然发现有人跟踪。

    不在车道,而是人行道。

    蓬头垢面,穿着军大衣,手持“打狗棒”,一步十丈,竟同杨根硕的车子齐头并进。

    这也就是晚上,路上人少,不然,一定有人觉得活见鬼。

    两人发现了彼此,眼神交汇。

    杨根硕冲着翘起大拇指,然后翻转向下。

    那人顿时满面怒容。

    杨根硕笑了笑,也不超车,匀速行驶着,遇到红灯也会停下。

    这个时候,那个衣衫褴褛的青年人也会停下来喘口气。

    过了红灯,杨根硕继续朝前开。

    他还有心情和闲暇打开数据上网。

    刚刚连上4g,那个“顶族”群就有消息提示,打开一看,原来是群主正经的绅士上传的视频。

    点开一看,原来是在公交上,他顶了一名身着护士服的女子。

    有不少人发言了。

    顶爷小雷雷说:群主,这是原创吗?

    正经的绅士说:必须的呀。

    裤裆有杀气:女人反应有点假。

    夜踹寡妇门:同感。

    正经的绅士:你们要求太高了,眼睛真毒。

    顶爷小雷雷:群主,我是开诊所的,也请了一名护士,有机会,命令她让我也顶一顶。

    正经的绅士:这样发表作品是可以的,但只能积累经验,要想有所收获,还是要去顶陌生又漂亮的女人。

    顶爷小雷雷:对头。哎,小企鹅呢,为什么不冒泡?

    正经的绅士:也许可能准备给我们一个惊喜吧。

    杨根硕至始至终没有冒泡。一来,因为护士服很熟悉,就是承恩医院那种款式;二来,他好像受到了这个视频的启发,下一部作品也顶小护士。

    车子冲出城区,一路向北。

    出了城区之后,杨根硕将车速提高到八十左右。

    那人也是火力全开,尽管落后少许,却始终没有跟丢。

    不知不觉,杨根硕再一次来到了那个跟自己很有缘分的,已经被淘汰的汽修厂。

    一口气将车子开进去,然后一百八十度调头,停了下来。

    厂房内,一个窈窕的身影扑到门上,从门缝里向外看,当看清来人时,一下子捂住了小嘴,水灵灵的大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大牛?他怎么会来?

    今天是哥哥苍雪野彘的头七,苍雪野姬是一个人悄悄过来烧纸的,就连宫本凉子都瞒着。

    万万没想到,这半夜三更,这狐兔出没荒郊野外还有不速之客,更没想到,这不速之客竟然是自己的爱人。

    苍雪野姬不像让杨根硕不痛快,忙不迭将烧着的纸钱用铜盆盖住,然后又回到门口注视着。

    杨根硕注意力都在来人身上,并不知道自己还被另外一个人的一双清丽的眼眸注视着。

    来人站在车头十米之外,因为车灯的缘故,微微眯着眼睛。呼吸也有些急促。

    杨根硕从驾驶位直接蹦上了引擎盖。并没熄火,只是拉上了手刹。

    这里乌漆嘛黑的,月亮又不知何时钻进了云层,车灯是唯一的光源。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只是故人追了我一路,风尘仆仆,吃灰吃尾气的,让人实在过意不去。”

    “少在这里假惺惺的。”

    “好吧,我认真一点,你找我有事?”

    “你能不能下来说话,站那么高干嘛!”那人颇为不忿,“我不喜欢仰望别人。”

    “呵呵,然而我偏偏就是你仰望的存在。”

    “那是过去。”

    “看来,少帮主今天是来一刷前耻的。”

    “知道就好。”

    “你掰指头算算吧,从十岁开始,每年送上门让我揍一顿,这东西有个惯性,想要一朝翻身把歌唱,谈何容易。”

    “有个屁惯性!杨根硕,有没有胆子跟我打!”

    来人怒吼着,头发根根竖起,里面竟然有东西飞了出来。

    杨根硕左手抓住几根麦秆,右手抓住一只“小强”。

    麦秆还能接受,“小强”也让他给放生了。

    “雷震,别喊了!”杨根硕大喝一声,“虽然是丐帮,怎么说你也是少帮主啊!怎么能搞得这么邋遢,蟑螂都在头发里安家了。”

    “还不是因为你!”

    “什么?”

    “因为要打败你这个毕生强敌,于是我卧薪尝胆,发誓不打败你,绝不洗澡换衣服。”

    “这么狠?”

    雷震曲臂做了个有力的动作:“男人,就要对自己狠一点。”

    “怪我咯?”杨根硕耸耸肩。

    “下来跟我打,要不然我棒子砸烂你的车。”

    “好好,你厉害。”杨根硕跳下车,并同爱车保持一段安全距离。

    “准备好了么?我要进攻啦!”雷震手里的竹杖不停在地面上敲击着,显得无比亢奋。

    “慢着。”杨根硕喊道。

    “又怎了?”雷震问。

    “虽然你是著名的跑酷选手,但你追着我跑了一路,体力消耗也不小,你现在跟我比,输了岂不是有借口了?”

    “输就是输,我雷震从来不找借口。”

    “但是我觉得胜之不武啊!”

    “你到底什么意思,是不是拒绝跟我比!”雷震急了,剧烈地摇头,头发里又有东西飞出。

    “你激动个屁呀,我说得难道不是入情入理。”

    “那你说怎么办?今晚必须比。”

    “你小子还真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

    “住口,你才是王八,缩头王八!”雷震叫道。

    “天哪!”杨根硕不住摇头,“雷少帮主,你居然是这样理解的吗?没文化真可怕!所以说,人丑就要多读书。”

    “你……”雷震被刺激坏了,一声怪叫,竹杖横扫,发出呜呜的利啸。

    杨根硕一个华丽的铁板桥,让过的同时,不待对方变招,手掌在地面一拍,身子滑退三米。

    “慢着!”

    “又怎么了?”雷震高高地扬起竹杖,却没砸下去。

    “你干什么!”见杨根硕伸手解皮带,他尖叫起来。

    “让你别激动,我不是要上厕所,也不是要对你耍流氓,你现在这副形象,一般人下不去手,必须是重口中的重口。”

    “你……”雷震浑身发抖,突然眼睛一亮,“我知道了,你抽皮带当武器。”

    “狗屁!”杨根硕一脸不屑,“跟你打还需要武器吗?那是对我的一种侮辱。”

    “那你是……”雷震突然卡壳了。

    只见杨根硕抽出皮带,裤子却没掉,而他手持皮带往上身一绕,收紧后,竟然是困住双臂的格局。

    “你居然要让我双臂吗?是不是太托大了?好,很好,虽然是我主动挑战你,但是,我依然认为这是你对我的一种侮辱。所以,我不但没有感激,反而充满了怒意和战意。”

    “好啊,那就痛痛快快打一场。”杨根硕也是豪气冲天。

    二人对面,凝立良久。

    就在苍雪野姬都感到不耐烦的时候,天空下起雨来。

    车灯的光柱中,细雨如丝。

    二人的身上也被打上了一层光晕。

    突然,雷震动了,一根竹杖在他手中,竟然势如猛虎。

    杨根硕也是矫若游龙。

    两人战在一处,如丝细雨都被劲气激荡开去,进不了战圈的三尺之地。

    苍雪野姬觉得自己何其有幸,竟然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只见雷震一棍打来,杨根硕一脚将棍梢踩在地上,两人角力,竹杖如弓。

    在那根不知道是什么做成的竹杖接近九十度的时候,杨根硕突然撤脚。

    苍雪野姬一下子捂住了小嘴。

    果不其然,雷震悲剧了。

    啪的一声脆响,他的脑门上多了一道棍痕。

    作为唯一的观众,苍雪野姬差点笑出声来。

    “哇呀呀!”雷震恼羞成怒,再次怒发冲冠,凌空跃起两米,一招力劈华山。

    “等等。”杨根硕抽出手,抹一把脸上的雨水,大叫。

    “又怎么了?”雷震硬生生撤招,烦躁地问道。

    杨根硕掏出手机,“抱歉,接了个电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