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二百九十六章 不速之客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有人无视包场通知,强行闯进来,酒店经理苦劝无果。

    眨眼间,几个人推搡着走到了中间院子。

    “秃头佬,你算什么东西,瞎了你的狗眼,不知道我们是谁?在这西京,还没有我们少爷不能去的地方?”

    说完,用力一推,酒店负责人“哎吆”一声跌坐在地。

    杨根硕打眼一看,心说巧了,来人正是楚天阔,西装革履衣冠楚楚,身后跟着四名黑西装狗腿子。

    而酒店经理因为谢顶,那“秃头佬”自然是对他的称呼。

    狗仗人势,主人怎么样,看他的狗就知道了。

    狗腿子如此嚣张跋扈,主人自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酒店经理艰难的起来,冲华回春、孙道林道:“华院长、孙掌门,实在抱歉,我拦不住啊!”

    道歉过程中,还揉了揉屁股。

    因为场子是华、孙二人定的,二人大概介绍了自己的身份,酒店方面觉着已经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了,接待的相当殷勤。

    哪里知道,还有更多的大人物,隐藏在人群之中。

    “彩云!”楚天阔一下子就看到了南门彩云,而目光又禁不住向南门彩云左右看去,顿时就有种“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感觉。

    风格不同的女孩儿一个个好美,他都以为自己是闯入了哪个机构组织的选美现场。

    如此多的花花草草莺莺燕燕,让楚天阔无暇他顾。

    他迫不及待走了上去。

    “站住!”南门彩云一声清喝,“楚天阔,你怎么会来?难道跟踪我!还有,楚大少你真是好大的威风啊!”

    “呃……彩云,你不要误会,我怎么会那么无聊的跟踪你呢?”楚天阔笑容真诚道。

    然而,他的手下却腹诽不已:老板,那些无聊的事儿,您的确没少干啊!

    秃顶经理小腿一软,差点跌倒。

    就说对方如此嚣张,原来人家有嚣张的资本啊!堂堂西京八大家楚家大少,就是将自己的店盘下来,也是碎碎的事儿啊!

    这会儿,他用一双高度散光眼惴惴不安地看着楚天阔。

    南门彩云不依不饶:“那你怎么会来?”

    “这里是吃饭的地方,我路过,就想进来消费,就是这么简单。”楚天阔笑笑说,又要走向楚天阔。

    “站住。”南门彩云再次喝道,“楚大少,你过来什么目的,我不想看到你,还有,难道你没有看到店家的通知?”

    “看到了我才进来的。”楚天阔笑着说,“至于我对你的感情,整个西京又有谁不知道?你站在那里,我当然想要到你的身边去。”

    “堂堂楚家,就是这样嚣张跋扈的家风吗?”南门彩云冷笑,“你的行为,让我觉得恶心。”

    “什么!”楚天阔瞪大眼睛,南门彩云这话很重了,直接上纲上线,他楚天阔有点儿吃不消,如今,他的形象就是家族的形象,若是给家族长辈留下一个败坏门风的印象,长子嫡孙又如何,一样会被放弃。

    楚天阔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眼珠儿一转,回头瞪视保镖。

    保镖心领神会,尽管心中不爽,还是对着秃顶经理打躬作揖,“经理,刚刚是我不对,做人手下,有时候难免冲动,还请你谅解,那个,我愿意赔偿身体和精神上的损失。”

    “没事没事。”秃顶经理心里不舒服,但也必须大度的微笑,若是认为人家给你道歉,就是真心诚意,你还蹬鼻子上脸,那才真是给脸不要脸了。

    “经理,是我管教不严,你有什么要求但说无妨,哪怕是注资,或者合作经营。”

    经理连连摆手:“楚少的美意在下心领了,既然楚少和客人们认识,那我……”

    “谁说我们认识了?”经理的话没说完,杨根硕就发出轻飘飘的声音。

    “是你!”楚天阔顿时咬牙切齿。

    “你认识我?”杨根硕微微一笑,“我真是受宠若惊呢!堂堂楚大少居然认识咱一个屁民一介**丝。”

    “少装蒜,我知道你有些手段,然而,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根本微不足道!”楚天阔骄傲地说道。

    “是吗?难道楚大少准备开战?”

    “怎么,怕了?”楚天阔一脸戏谑鄙夷。

    “你是瓷器我是砖瓦,我怕什么!”

    “算你有自知之明。”楚天阔一脸得色。

    “我是有自知之明啊,这样平凡的我,也让你的情路了几多波折。”

    “你……小人!”楚天阔咬牙切齿,然后扭头看着南门彩云,“你就因为她而三番五次的拒绝我?”

    南门彩云瞪了杨根硕一眼,冲着楚天阔冷冷地说:“即便没有他,我也会拒绝你。”

    “彩云,你这么说,我很受伤噯。”杨根硕笑着说。

    “住口,别捣乱!”南门彩云没好气道。

    杨根硕笑道:“彩云,我发现你有个特点,特别爱让人住嘴,是不是ceo的位置坐得太久了,养成的职业病?”

    “你到底想说什么?”南门彩云不胜其烦,一个楚天阔已经够烦了,这小子也跟着捣乱。

    “我想说刚才你的话让我很受伤。”杨根硕摇摇头,一脸颓丧,“我原以为,在这滚滚红尘茫茫俗世,于亿万人中,没有早一秒,也没有晚一秒,我在这里,你恰好也出现,我们就这样在阡陌中巧妙的相遇了?难道这还不是缘分,难道,你还不会因为我而除却巫山不是云。”

    南门彩云有一阵沉默,然而,完全是因为这一段话,听到最后,忍不住爆了粗口:“滚!”

    杨根硕扑哧一笑,挖了挖耳朵:“楚天阔,听见了吗?彩云让你滚哪!”

    “才不是!”楚天阔瞪着杨根硕,“彩云分明是让你滚!”

    南门彩云扶着额头,感觉脑袋大了一圈

    然而,有人就是不让她安生。

    杨根硕一脸鄙夷:“有人的脸皮还真是比城墙的拐角还厚,而且不见棺材不落泪。你要是不信,你问彩云啊!”

    “彩云……我……”楚天阔刚一开口就反应过来,是杨根硕给他挖坑呢!

    他怎么问?难道直截了当的说“彩云,你是让我滚吗”。楚天阔敢百分之百打赌,这种情况下,她会说“你们两个都滚”。

    无论如何,丢面子的还是自己,这混蛋实在歹毒。想到这里,楚天阔摇头道:“我才不问。”

    “老领导,这……”萧阳知道楚天阔的身份,知道楚家的权势地位,有些替杨根硕担忧,当下请示一旁的南门雄,若是南门雄授意,他倒是可以出面斡旋一下。

    楚天阔或许还不将自己这区区的市局一把手放在眼里,但对于南门雄,就必须执晚辈之礼了。

    南门雄摆摆手:“年轻人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处理。”

    楚天阔终于关注到了其他人。

    “孙掌门,你怎么也在?”楚天阔笑着打招呼,“华院长,孙神医、李神医,今天什么日子啊?你们几位中医泰斗怎么会济济一堂?”

    “因为……”孙道林刚要解释,却见杨根硕微微摇头,于是,他并未多说。

    “咦?又是三清祖师,又是扁鹊、华佗、孙思邈、李时珍的,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你们在祭祀什么?”

    因为南门雄等人坐在里侧,所以,楚天阔还没有看到他们。

    “跟你有一毛钱关系么?”杨根硕眉头紧皱,“你这人怎么就不自觉呢!让你滚,难道听不到吗?从一开始,你就没有被允许进来。”

    楚天阔攥紧了拳头。目光冷冽的看着杨根硕。

    杨根硕打个比方不错,他是烂瓦片,而自己堂堂楚家大少,金枝玉叶,无论如何,都不应跟他硬碰硬,不管是行为上还是口头上。

    一旦同其展开争斗,自己先跌份了。

    大户人家的孩子,都懂得隐忍之道,当面嬉皮笑脸,然后暗地里下刀子。

    原本应该是这样,但今天楚天阔忍无可忍,怒容尽数表现在脸上。

    主辱臣死。

    保镖干嘛吃的,要是没有这点眼力劲儿,也不用混了。

    “闭嘴,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这么跟我们少爷说话,今天让你真切的理解一个成语,那就是祸从口出。”

    一名五大三粗的保镖边说边往前走,距离不过三米时,突然加速,蒲扇大的手掌扇向杨根硕的脸蛋。

    真正的一言不合就打脸。

    保镖根本没将杨根硕放在眼中,这小子就是个瘦弱的小白脸嘛!没想到南门家的孙女也好这口,这小身板,在床上肯定不行啊!

    保镖进攻的途中,还在为南门彩云的性福担忧。

    杨根硕要是知道保镖在心里诋毁他,八成要动用雷霆手段的。

    保镖见这小子也不避让,刚刚有些诧异,当看到他眼中那抹戏谑时,方才觉得不妥。

    下一刻,手腕被人捏住,肩膀被人抓住,然后,身体被人丢了出去。

    显然,人家没想伤他。

    即便如此,他双脚在地上一直向后滑,滑退了七八米,直到被一名小伙伴扶住。

    向后滑退的过程中,保镖看清了出手的老头。鹤发童颜,个头不高,一把年纪,足以做自己的爷爷。

    对方的功夫有点像太极推手,难以想象这样的高龄,竟然能爆发出如此骇然的力量。

    似乎少爷还认识人家,刚刚称呼人家什么“孙掌门”,难道是一代宗师,若是那样,自己落败,也不怎么难看。

    “孙掌门,你这是何意?”楚天阔忍不住问,同时,面现愠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