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二百七十六章 米米挂彩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做啥子,这是俺的位置!”中年人嘴上理论,还动手推杨根硕。

    杨根硕冷笑,一抬手,捏住了对方的手腕。

    “嘶——”他倒抽一口凉气,感觉骨头都要断了,立刻就是龇牙咧嘴。

    杨根硕附耳咬牙切齿道:“禽兽,你就没有妹妹没有孩子么?人家盗亦有道,做禽兽,也得有点底线,这还是个孩子。”

    中年男人做贼心虚,以为神不知鬼不晓,只有小姑娘有感觉,哪里知道,这小子也是了如指掌。

    “不明白你在讲什么?”中年男人摇头,“放手啊,我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算是识趣。”杨根硕冷然说道,“下次这么猥琐,再让我看到,你就等着断子绝孙吧!”

    看着中年猥琐男离开,杨根硕始终没回头,只是给女孩一个让她心安的后背。

    两站路后,小姑娘下车了。

    杨根硕望着她走出去,车门关上的一刻,她才飞快的鞠了一躬,笑靥如花道:“谢谢哥哥。”

    哪怕隔着门,杨根硕也听得见。

    杨根硕报以微笑,挥手再见。

    同时心中感叹:这就是萍水相逢、陌路邂逅,也许两个人一生中,也只有这一次见面的缘分。

    摇摇头,感觉自己都快成诗人了。

    继续往前走,存着一个念想,就是在地铁里碰到萧米米,然后看看她到底在忙什么。

    当然,还带着一个初衷,就是看看能不能发现所谓的“顶族”成员。

    令人遗憾的事,顶族成员没有想象的那么多啊。

    杨根硕都快走到车厢尾部了,方才发现一个人的比较可疑。

    空间小,他的动作也很小。

    杨根硕小心接近,发现男人前面的女孩二十多岁,长相穿着都很有气质,阅女无数的杨根硕都有种惊艳。

    她同这拥挤的车厢格格不入,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出现在这里,就成了猎物,成了凌辱的对象。

    显然被人猥|亵了,但是,女孩子的脸上只有愤怒,似乎,愤怒还在继续酝酿。

    杨根硕凝聚目力,从人缝中看过去,不由倒吸一口凉气,那个猥琐的瘦高个居然拉开了裤子拉链,开始往外掏“东西”。

    地铁正在减速,应该是马上到站了。

    杨根硕害怕打草惊蛇,于是悄悄逼近。

    就在这时,一声清叱炸雷一般,“住手,人渣,我是警察。”

    却是萧米米抓住了猥琐男的胳膊。

    一时间,大家都看向她,包括被她猥亵的气质女孩。

    猥琐男裤子拉链开着,欲辩无从,突然急中生智,在萧米米裸露的皓腕上咬了一口。

    “啊!”萧米米猝不及防,被咬了个正着,发出痛呼。

    “米米!”杨根硕大叫着扑过去。

    那人松口之后,大叫一声“我有艾滋”,然后扑向车门。

    果然,这话相当有效,乘客全都退避三舍。

    杨根硕就要去抓,却被人一把抱住。

    “大牛,好疼!”萧米米哇哇大哭。

    杨根硕眼睁睁看着猥琐男跑掉,只能望洋兴叹。

    回身拿起萧米米的手臂看了一眼,他的瞳孔也不由一缩。

    太狠了!

    两排血洞,血肉模糊。

    杨根硕看着都疼。

    “米米不哭,我给你处理一下。”

    一直以来,萧米米都在生杨根硕的气,后来看到“顶族”报道,她就计划着以身饲狼。

    目的是严惩这个道德沦丧的犯罪团伙。

    蛰伏了个把礼拜,直到今天方才有所收获。

    哪里知道,出师未捷,自己先挂了彩。

    而且还有更加可怕的后果。

    “怎么处理呀!”萧米米嚎啕大哭,“他有艾滋!”

    “你只是片警而已,谁让你擅自行动的!”杨根硕没好气的质问,见萧米米还是哭,他大声呵斥,“别哭了,那是他脱身的小伎俩,你怕什么!大不了传染给我。”

    “怎么传染啊!”萧米米哭哭啼啼梨花带雨道,想通之后,更加伤心:“大牛,人家都这样了,你还没正经!”

    众人这才会意,不少人露出善意的笑容,包括那个刚刚被人猥|亵的气质美女。

    大家伙都打心底里佩服这个神经粗大的小伙子。

    还有,感觉人家是真爱。

    “你真是民警?”气质美女回过头,“这是我的名片,谢谢你。”

    自顾自将名片塞进了萧米米的胸兜里。

    瞥了眼萧米米的手臂,咬了咬嘴唇,“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咬的这么狠,赶紧去医院处理一下吧!”

    “麻烦让让。”一个高个子青年走了过来,“我是疾控中心的,对方声称自己有艾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建议你即刻去注射阻断针。”

    “阻断?”杨根硕皱眉,跟“顶族”一样,这又是一个新词。他闻所未闻。

    青年说:“大家都谈艾色变,但是,知道阻断的却少之又少,打个不恰当的比方,意外怀孕,有紧急避孕药,意外感染艾滋,也有艾滋阻断针。”

    “谢谢,我知道了,我们去自己的医院。”杨根硕说。

    自己的医院?青年有些诧异。

    杨根硕继续请教:“请问,这个在时间上是不是非常紧迫?”

    青年摇头:“没有紧急避孕那么迫切,但是,同样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没法确定自己是否感染。”

    杨根硕哭笑不得,他发现这个年轻人跟紧急避孕干上了,张口闭口都是。

    “你的意思是,一旦怀疑,那就采取阻断措施。”杨根硕虚心地问道。

    “没错的。”青年点头,“还好,你是警察,又是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发生感染的可能,否则,只怕没那么容易得到这个阻断的机会。”

    因为萧米米是警察,又是因为勇敢的抓坏人才负伤的,立刻有人给她让了座。

    杨根硕就站在旁边,而她却一直紧紧抓着杨根硕的手。

    车子还没有到站,杨根硕想要多了解一些关于艾滋阻断的知识,于是继续同青年人攀谈。

    “伙计,你的话我不大明白。”

    “是这样的。一来,阻断是个比较复杂的系统工程,比狂犬病疫苗复杂多了,需要持续用药半个月。二来,国家在阻断药剂的使用方面,也有着严格的把控。”

    见杨根硕还是有些迷糊,对方倒是诲人不倦,“你想啊,若是你刚刚发生了高危性|行为,你就跑去要求阻断,哪有这么多的人力物力?”

    看看车子就要到站了,杨根硕点头微笑:“兄弟,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客气了,术业有专攻嘛!我们国家在这方面的宣传力度,还是有待提高啊。”青年转而冲萧米米道,“警花同志,首先不要害怕,你一定会没事的。”

    “谢谢。”萧米米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车子停稳了,那人飞快地写下自己的号码,给了杨根硕,“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

    望着青年离开,杨根硕感叹道:“真是个热心人啊!”

    回头,拉着萧米米的手腕,“米米,我们下车,赶紧去医院。”

    “大牛,我头晕。”萧米米楚楚可怜,“我是不是已经感染了?”

    杨根硕哭笑不得,半扶半抱着她:“别怕,有我在,我会陪着你。”

    “大牛,幸亏有你。”

    杨根硕摇头苦笑。

    走下地铁,地铁开走了,候车的人不是很多。

    “米米,要不要通知你爸爸。”

    “暂时不要。”萧米米摇头。

    杨根硕点点头,不通知也没事,他就可以全权处理。

    “警察同志,还有这位小弟弟,我的车就在外面,你们去哪,我送送你们。”

    那位气质美女走过来说道。

    长得这么祸国殃民,有车你坐什么地铁,不是没事找事么?

    这句话,杨根硕也就是在心里说说。

    “也好。我的车不在这边,不然还得打车。”

    “这是我应该做的,请。”她在前面带路,来到地面,很快就走到了停车场,远远地,一辆杨根硕不认识的豪车叫唤了一声。

    杨根硕扶着萧米米坐在后排,美女发动了车子,回头道:“忘了自我介绍,我叫第五轻柔。”

    杨根硕突然觉得她有些面善,然而,更感兴趣的还是这车。

    “你们去哪?”第五轻柔问。

    “承恩医院。”

    “……”第五轻柔愣了愣,“好吧,可能时间会久一点。”

    “没事。”杨根硕随口应道,发现萧米米落落寡合,就找了个话题打岔,“米米,这是什么车啊,我都不认识。”

    第五轻柔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抿了抿樱唇,专心开车了。

    “玛莎拉蒂总裁,三五百万呢!”萧米米怏怏地回了一句。

    杨根硕颇感惊讶:“看起来就很漂亮,还真是豪车。”

    “代步而已。”第五轻柔淡淡地说,“其实现在的城市交通压力越来越大,有时候,开车还不如步行来得快。”

    若对方是个男性,杨根硕已经奉送两个字——装逼,这个逼装的,必须给十分。

    对方是个气质绝佳的美女,杨根硕只能在心里说了。

    “大牛,怎么还不到?”

    “别急。这不是刚上车,得有一会儿呢!”

    “好冷,抱我。”萧米米楚楚可怜地看着他。

    “那是你穿太少。”杨根硕耸耸肩,还是张开了双臂。

    萧米米一把扯掉了假发,挪动屁股,坐在他的大腿上,同时,双手缠住了他的脖子,脑袋则是靠在他的肩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