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二百五十九章 拜师准备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这天课间,黄豹来到了艾悠悠旁边,这厮自从剃去了豹纹头,整个人看上去顺眼多了,同时,待人接物也没那么嚣张跋扈,学习成绩居然也得到了一定提升。

    “嫂子,大牛哥啥时候来上学啊。”黄豹小声说道。

    对于“嫂子”这个称呼,艾悠悠反应并不强烈,只是有些脸红。

    “你问大牛干啥?”旁边的百合问道。

    黄豹并不确切的知道百合跟杨根硕的关系,但是,冲着人家一口一个大牛的,八成关系比较近。

    “他还是个学生么,开学都快两月了,他才上了几天课。”

    艾悠悠忍俊不禁道:“他呀,也就是来混个毕业证的。”

    黄豹摇头义愤填膺,“不止,他还是来制造饥荒的。”

    “嗯?”百合皱眉表示不解,“黄豹,你啥意思?”

    “看看吧,几大校花都成了他一人的女朋友了,我们这些单身汪还怎么活!”

    “哈哈……”百合拍桌子大笑,因为过于豪放,顿时引起了同学们的围观,她立刻清了清嗓子,正襟危坐。

    但是,不到两秒,依然绷不住,“黄豹,看你不学无术的样子,没想到还挺幽默。”

    “总要有点儿可取之处嘛!能逗百合同学一笑,是我的荣幸。”黄豹依依不舍的挪开目光,落在艾悠悠脸上,“嫂子,就透露一下呗。”

    “等放学的时候,你堵他,自己问他呗。”艾悠悠耸耸肩膀。

    “好吧。”黄豹有些忧虑,“他不会嫌我多事揍我吧。”

    “哎呀,你一个大男人,胆子怎么那么小?”百合又是摇头又是撇嘴,满脸鄙视,“再说了,我们家大牛又不是暴力狂,怎么会随便揍人呢!”

    “那是那是……哎,你们家大牛?”黄豹表情无比精彩。

    “怎么了?”百合没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毛病,突然想起上课铃声,她冲黄豹努努嘴,“曲老师来了,还不滚回你的座位去。”

    “嗳……”黄豹点头离去,心里想着,是不是见了杨根硕问问百合的身份,下次是不是也该改口叫嫂子了。

    ……

    秋日午后。

    苍雪野姬的病房。

    因为两个丫头都有了经济支持,杨根硕花钱也不心疼,直接将其转移进了最高级的病房。

    其实一开始,柳承恩就打算这么安排的。

    然而,从icu出来后,杨根硕就要了一个普通的单间。

    现在这么做,主要还是做给苍雪家族看的,杨根硕觉得,对方一定派有眼线。所以,就让人家知道一个钱的出处。

    中央空调使得室内始终保持在二十五摄氏度,同时,也保证了一个令人舒适的湿度。

    秋日午后。

    阳光从窗子照进来,洒在苍雪野姬鬼斧神工的娇躯上。

    这是杨根硕例行给苍雪野姬擦洗身子的时间。

    因为做了很多遍,如今的他,面对显山露水的诱人风景,已经可以做到相当蛋定了。

    然而,旁边的宫本凉子却依然没法淡定。

    一套程序结束后,苍雪野姬的肌肤白里透红,健康而芬芳。

    杨根硕洗了手,从宫本凉子手里接过参汤,给苍雪野姬喂下去。

    这些事,宫本凉子一直想要代劳,可是,提了无数次,又被杨根硕拒绝了无数次,现在也懒得提了。

    “大牛……”柳承恩推门进来。

    杨根硕忙不迭给苍雪野姬盖上,回过头,一脸不快道:“老柳,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这么大人了,怎么不知道敲门。”

    “呃……”柳承恩呆了呆,哭笑不得,“老头子老眼昏花,什么也没有看到,至于敲门,下次一定注意。”

    接着补充一句:“这儿是医院,大牛你也注意的。”

    “我……我什么也没干,我注意什么。”

    柳承恩哈哈笑道:“也没什么。对了,现在有没有时间?”

    “干嘛!”杨根硕问。

    柳承恩不由分说,将他手里的汤碗给了宫本凉子,拉着他就走。

    “跟我去办公室,有事跟你商量。”

    杨根硕一走,宫本凉子高兴了,端着碗给苍雪野姬喂,一勺一勺的,流出来又用勺子接着。

    “野姬,你知道吗?这个机会对我而言,可是来之不易呢!大牛霸道的很,关于你的一切事情,他都是亲力亲为。好像害怕我抢走了你。”

    “野姬,你知道吗?事到如今,在这个世界上,凉子就你和大牛两个亲人了,他居然还不让我碰你,是不是太残忍了?”

    “野姬,你知道吗?我已经找好了房子,我们两人一起住,你喜欢么?会不会有点期待?我想你可能不会,因为,大牛不跟我们一起。”

    “野姬,你到底还要多久才能醒来?”宫本凉子红着眼圈,“要不,我也学大牛那样,给你物理刺激。”

    宫本凉子说干就干。隔着衣料,那种曾经熟悉的绵柔触感,让她一阵悸动,内心潮湿起来。

    宫本凉子觉得,应该是太久没有触碰的缘故吧。

    ……

    杨根硕让柳承恩拖进院长办公室,看到三颗老葱的一刻,他就明白了。

    果不其然,三人见他,先是齐齐鞠躬。

    接着,华回春代表发言:“老师,我们……”

    杨根硕一摆手:“是不是看到李秀琴出院了,所以,想要完成拜师仪式?”

    “正是。”孙九针一本正经道:“这名不正则言不顺。”

    “恳请恩师选择一个黄道吉日,让我等行拜师之礼。”李素问拱手一揖到地。

    杨根硕沉吟片刻,道:“这件事,你们三个商量着来吧,时间地点确定好之后,通知我就成。”

    三个老头交换眼神后,还是华回春说:“那好,就按老师的意思办。”

    孙九针多问一句:“恩师,一周之后,会不会太晚?”

    “不晚,你们不觉得仓促就好。”杨根硕说。

    “恩师,邀请来宾方面,您出面还是我们出面?”李素问说。

    杨根硕笑问:“你们几个人怎么个意思?是想悄悄的进行,还是要大张旗鼓。”

    “差不多就行了吧!”孙九针道。

    “那我明白了,我出面请上几位见证人。”

    走出办公室,杨根硕自嘲的摇摇头,自己擅自做主,收了几个年纪同老不死一般大的徒弟,不知道他知道之后,会不会气尿。

    ……

    王刑天在别墅安心住下了,享受着上宾的待遇。

    他很开心。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每天早晚都能看见闺女。

    还有一点,林伯和一波保安,经常请求点拨。

    李虎出院之后,听说了王刑天的厉害,也将入了这个行列。

    人之患好为人师。

    王刑天是一代宗师,却也没法例外。

    但他是有底线的,只是做一些粗浅的点拨,同时教授一些体能的训练方法,涉及到师门绝学,他都是刻意的避过。

    即便如此,林伯和李虎等人,也都是获益匪浅。

    越是接触的多,就越会发现,外面的世界多大,曾经的自己就是井底之蛙。

    保安们、李虎和林伯,都是这么觉得。

    而王刑天也开始思考一个问题。

    他的三名入室弟子岁数不小,资质有限,成就也就止步于此了。

    自己的师门绝学——鬼功**,总要找个传人哪!闺女百合显然没什么兴趣。

    这是个问题。

    还有一个问题,他发现闺女百合一天天变得不快起来。

    这天放学后,忍不住问了。

    百合倒是没有隐瞒,怏怏不乐:“这不是还有半个月就要回去了么?”

    “哦。”王刑天恍然,却没有再说什么。

    百合幽幽道:“明明知道是伤疤,揭开之后血淋淋的,而且还会痛彻心扉,可还是忍不住要揭。”

    王刑天叹了口气说:“放心,大牛会陪着你。”

    王刑天脱口而出后,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么一句。

    而百合也没有什么反应。

    ……

    “大牛快来。”

    午夜时分,床头的电话尖叫起来,杨根硕将手从一片温润中取出,接起了电话:“喂?”

    “大牛,你快过来一下,产房。”

    “什么?”杨根硕听出苏灵珊的焦急,然而,更多的却是不解,“你不是急诊科的?”

    “这不是夜班吗?我来帮忙的,你快来!”

    “可是……可女人生孩子这种事,我怕心有余力不足。”

    “少废话,快来,人命关天。”

    说完,苏灵珊便挂了电话。

    “好吧。”杨根硕摇头,露出一抹苦笑,摸了苍雪野姬一把脸,说:“野姬,这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没办法啊,那个……我去兼职一回助产师。”

    门响的一刻,苍雪野姬双手紧握。

    ……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你是产妇的老公,是孩子的父亲,可是,你知不知道生孩子有多危险,你知不知道,你妻子的情况又多么危急。”

    “美女护士,你不要吓唬我!全世界每天有多少人出生,你跟我说危险,危险当然有,那是小概率事件,就跟中五百万、上街给车撞、出门遭雷劈一样。”

    “你……”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都是你们医院的套路,顺产费时费力,费用还低,剖宫你们省事还能多收钱,何乐而不为?”

    “我们……”

    “其实我也不在乎那点钱,我只想要个一个健康的孩子。你们得尊重自然规律,有点儿职业道德吧!君子爱财取之以道,不能昧着良心赚黑钱啊!”

    “你把话说清楚!怎么剖宫,就是生不出健康的孩子了?我们怎么就昧着良心赚黑钱了?”

    “我不是文盲,我百度过的,经过产道挤压,可以挤出孩子肺里的脏东西。至于昧良心,自己想去吧。”

    杨根硕还没走到产房门口,远远就听到一个男人跟苏灵珊争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