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二百五十七章 打着灯笼没处找的丈母娘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回到几个女孩中间,女孩们自顾自聊天,也没人搭理他。

    他乐得清静,听着萧阳的慷慨陈词。

    “这是一次大胆的尝试,是我突发奇想,是兄弟单位的倾力配合,我们认为,意义重大。”

    杭天成接过话头,“因为其中一方出于服刑阶段,部分人是被剥夺政治权利的,这种情况下,政审过程就变得复杂而漫长,我们是顶着巨大压力的。”

    杭天成大手一挥,“但是,我们认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监狱存在的目的,不只是惩治罪犯,还要承担重塑三观,让他们肩负家庭爱情亲情各种责任,让他们进入这样的角色,让他们能够早日接触社会,日后刑满释放,更加容易的回到社会。”

    “说的不错。”萧阳接过话来,“我们惩前毖后,我们治病救人,这才是法律的真谛,才是我们共和国监狱存在的真正意义。”

    杭天成道:“今天,我们开创了新的历史,开了个好头,以后,在我们秦岭监狱,这样的集体婚礼会一波紧跟着一波。源源不断。”

    台上,两人一唱一和,默契无间。

    台下,气氛热烈,掌声响起。

    “最后,让我们偕同十二对新人,向各位家属和来宾三鞠躬,表达最诚挚的谢意。”

    萧阳和杭天成显然是事先进行了简单的彩排,无论语言还是动作,都配合的异常默契。

    台上鞠躬,台下掌声越发热烈。

    这场特殊的集体婚礼,气氛也因此达到了最高|潮。

    ……

    杨根硕做了人家大哥,就有了操不完的心。

    刘飞坐牢,家里孤儿寡母的。

    刘母恢复的差不多,就想着出院,然而,八仙宫的房子正在拆迁。

    他们倒是早早拿到了补偿款,但之前的家事回不去了。

    于是乎,杨根硕又要给刘母和郭美美找房子。

    这件事当然难不倒杨根硕,中天实业,原本就是地产商,跟很多房屋中介都有联系。

    杨根硕将这件事跟林芷君一说,林芷君相当上心,立刻就做了安排。

    当天下午,杨根硕就接到了一名房屋中介的电话。

    对方相当热情,还说要开车过来,带他过去看房。

    彼此约好了时间,杨根硕就让郭美美和刘母准备着,然后给苍雪野姬喂了参汤,又在身上一番拿捏——物理刺激,这才离开。

    杨根硕刚走,宫本凉子就进了病房。

    她坐在床边,拉起苍雪野姬一只手。

    “野姬,你脸红了,虽然还是醒不过来,但是,大牛说什么做什么,你都知道都有反应的吧!”

    “曾经,你说你羡慕我,可是,现在,凉子有些羡慕野姬了呢。”

    “大牛只是承认我是他的女人,然而,对你所做的一切,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哪怕是一个丈夫,也无法做到这么好。”

    “所以,野姬你赶快醒过来吧!大牛很辛苦,我想,他也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宫本凉子突然感觉手被一捏,马上瞪圆了眼眸,惊喜交加,“野姬,你……你也感觉到了我了,是不是?”

    没了后续的反应,宫本凉子有些失望。

    ……

    李秀琴的病房。

    凌洋正给母亲喂参汤。

    上千万的人参,让杨根硕一分为二。

    凌洋不敢想,这份恩情,几辈子也还不完。

    虱多不痒债多不愁,索性不去想,心安理得的接受,总之,自己的身心都是大牛的,他随时要,随时可以拿去。

    哪怕在喂母亲参汤的时候,凌洋也会胡思乱想,然后经常会有些脸红,有些期许。身体还有些异样。

    知女莫若母,每每这时候,李秀琴就会笑问,“洋洋,是不是又想大牛了?”

    “哪有,别瞎说。”

    这是母女俩重复了无数遍的对话。

    “洋洋。”李秀琴见到女儿发愣,喊了一声。

    “嗯。”凌洋轻声回应。

    “又在想……”

    “打住,你烦不烦啊。”凌洋自然知道母亲要说什么,笑着打断。

    “你发呆,还能干什么?”

    “你想说什么,直说吧。”

    “妈是感觉恢复的不错,不用再在医院花冤枉钱了,能少亏欠大牛一点,是一点,你说呢?”

    “你不要着急,我问问柳院长。”凌洋道,“都到这一步了,必须保证你的身体万无一失,我们才能出院,否则,你受的苦,我受的累,大牛付出的金钱和精力,全都白费了。”

    “嗯,妈妈明白。”李秀琴点点头。

    “阿姨,你想出院?”杨根硕摸着鼻子,走进病房。

    凌洋顿时小脸通红,“大牛,你怎么不声不响就进来了,啥时候来的,是不是在外面很久了,都听到了什么?”

    “没有。”杨根硕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

    “没有最好,非礼勿听。”凌洋故作严肃。

    “没挺多你承认想我。哈哈……”

    “大牛!”凌洋羞得直跺脚,索性背过身去,还捂住了耳朵,按照她的想法,大牛是不会浪费掉这个取笑自己的机会的。

    但是身后居然没动静,扭头一看,杨根硕已经在母亲的床边坐下,抓住母亲一只手,并且闭上了眼睛。

    凌洋有些诧异的看过去,妈妈投来一抹温柔的目光。

    凌洋羞意尽去,脸蛋恢复了粉白,看向杨根硕的美眸中充满了情意。

    “睫毛弯弯,眼睛眨眨……”一个男人哼着歌,出现在病房门口,然后,歌声停了,人也站在那儿不动。

    “萧丁丁?”凌洋见那家伙手捧鲜花,提着果篮,语气很是不善,“你来干什么?”

    萧丁丁得知凌洋妈妈病情好转之后,来过一次,所以,李秀琴也是认得这个小伙子的。

    当时,萧丁丁真的很惊讶,惊讶于杨根硕在不换肾的情况下,治好了李秀琴的病。

    同时,也心生佩服。

    犹记得上一次,凌洋不在,他跟李秀琴拉呱,谈的还不错,相谈甚欢说不上,至少,没有同凌洋相对时那么剑拔弩张。

    萧丁丁仿佛摸索到了一点门道,那就是迂回一下,首先拿下“丈母娘”,然后……

    于是乎,今天又来了。

    没想到,一到门口,就看到杨根硕那个仆街。

    有他在,凌洋有怎么会给自己好脸色。

    萧丁丁正在暗叹运气不佳,搜肠刮肚,寻找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还好,“丈母娘”给自己解了围。

    “洋洋,怎么这样对你同学,这很没礼貌知不知道?”李秀琴呵斥女儿。

    “没事的,阿姨,我应该先跟洋洋说一声。”萧丁丁笑着走进病房,同时放下手里的东西,“我就是来看看您,您恢复的不错吧!”

    “嗳!”李秀琴笑着点头,“谢谢,谢谢你们,没有你们这些同学的帮衬,我活不下来。”

    萧丁丁深吸一口气,挺起胸膛:“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同学之间遇到难处,相互帮衬是应该的。”

    “切——”凌洋撇嘴,“跟自己出了多大力似的,还真以有功者自居了。”

    一听这话,萧丁丁刚刚挺直的脊梁又耷拉下来。

    “洋洋!”李秀琴表情严肃,轻声责备,“不要说这种话,太伤人了。”

    “哦。”凌洋应了一声,走向杨根硕。

    萧丁丁热泪盈眶,看着李秀琴,都想直接跪了。

    多么善解人意的丈母娘,简直打着灯笼没处找啊。

    “阿姨!你别怪洋洋。”萧丁丁道,“洋洋说的对,是事实,在您生病期间,我的确没能帮上什么忙,我惭愧呀。”

    李秀琴轻轻一叹,眼前这小伙子貌似不着调儿,其实,心地还是蛮善良的。

    但是,她也听女儿说过,这小子是个二世祖,那只怕不是女儿的良配呀。

    同为女人,当妈的,又如何不明白女儿心有所属,她的整个身心里只有大牛。

    相比而言,大牛更接地气,同自家女儿有着更多的共同语言。

    在李秀琴心中,大牛真的是什么都好,除了一点,他的女朋友实在太多,她都不知道,自己家的洋洋在大牛心中能排第几。

    从这一点上看,这个萧丁丁似乎又更加合适一点。

    唉,要怪就怪女儿太漂亮,那么多小伙子一个个都很不错,让她这个当妈挑花了眼。

    “大牛,我妈怎么样?”看到杨根硕睁开眼睛,凌洋问道。

    这一刻,萧丁丁无比羡慕,早知道自己也去学医,或者学个护士也好啊!

    杨根硕自然猜不到萧丁丁如此复杂的心思,也没有直接回答凌洋的问题。

    而是看着萧丁丁点头微笑。

    萧丁丁呼吸一窒,心说这家伙笑容有些诡异,难道憋着什么坏?

    “洋洋,阿姨说的对,你这样真的不好,老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人家还带着礼物。”

    见杨根硕一本正经的模样,凌洋有些想笑。

    杨根硕还没有完,他接着说道:“哦,你一定是自作多情了。以为人家是来看你,然而并不是,人家看得是阿姨,你恼羞成怒了。”

    “我不是!”明知道杨根硕胡搅蛮缠,凌洋还是忍不住反驳。

    “我也……我是。”萧丁丁耷拉下脑袋。

    看到萧丁丁的衰样儿,凌洋母女都有些于心不忍。

    凌洋走上前去,冲着萧丁丁鞠了一躬。

    萧丁丁目瞪口呆之际,凌洋含笑说道:“萧丁丁同学,对不起,还有谢谢你。对不起,是因为我刚才的话太重了。我记得,我妈生病期间,你也费了很大力气,为我妈妈寻找肾源,虽然没能真正帮上忙,但是这份心依然难能可贵。”

    “洋洋我……”萧丁丁眼眶一热。

    “听我说完。”凌洋摆手打断他,“我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我都要说声谢谢,还有……”

    凌洋看了眼杨根硕,轻声道:“如果可以,就做朋友吧!”

    看到凌洋温柔地微笑,伸出一只小手,萧丁丁心中呐喊,这不是我要的,但最终还是伸手握住了。
小说推荐